诬陷打毒针 四川广安恶警绑架殴打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导)四川广安法轮功学员陈安琼,女,三十多岁,家住广安城北建新街。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晚上八点多在家中被不法警察绑架,恶警借口其打毒针。

十月二十日前,广安代市镇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女学员谭阿姨遭到代市恶警和广安国安恶警绑架和抄家。当时数十恶人气势汹汹要强行闯入谭阿姨家,谭阿姨据理质问他们有什么理由抄家,遭到恶警殴打。恶人抢走了谭阿姨家所有的钱,致使谭阿姨的残疾儿子(盲人)无法生活,谭阿姨家平常就很困难,家徒四壁,全靠谭阿姨捡废品度日。当时有数百人围观,恶徒造谣诬陷谭阿姨是打毒针的。谭阿姨现被非法关押在广安看守所。

十月三日,广安华蓥市彭清莲(音)等两位女性法轮功学员在华蓥市阳和镇遭到便衣特务绑架,也被恶徒污蔑为打毒针的,其中彭清莲遭到阳和镇派出所恶所长蒋昌林的残暴殴打。

用毒针刺人的究竟是谁?

今年十月一日前,毒针伤人事件在全国多省出现,一些民众被刺身亡或住院,民间传得沸沸扬扬,民众惊恐不已,但中共官方媒体却没有报道。而广安的邪恶之徒却安排众多特务到处散布谣言,称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在用毒针伤人,并在最近绑架一些法轮功学员时一概对外宣称是抓打毒针的人。这些恶警在绑架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时为什么要撒谎呢?因为行恶者知道抓捕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是在犯罪,在执法犯法,为世间的天理和良知所不容,所以要为自己披上一件遮羞的外衣,但仍然掩盖不了它们犯下的滔天罪恶。

那么用毒针刺人的凶手究竟是谁?广安一些地方的警察曾先后抓到了部份参与针刺犯罪者,他们的身份和作案动机一目了然,这些人全部都是为利益所驱使,受犯罪头子指使而残害无辜民众的,据说刺伤一个人,可以从犯罪头子那里领到一千五百元报酬,或者更多,使一些不顾良知道义、贪图小利者铤而走险。警方完全清楚参与针刺犯罪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栽赃陷害法轮功呢?因为十年非法迫害,欠下的血债太多,而且,随着世人明白了真相后对迫害的反感,只有昧着良心抹黑法轮功,才能给行恶者自己壮胆。

中共的恐怖毒针

在市井中用毒针伤人的犯罪分子与中共的夺命毒针恶行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在中国,精神病医院不单是用来关精神病人的,它的另一个作用就是中共用来迫害异见人士的工具,可以将任何中共不喜欢的健康人劫持到里面,然后用各种残忍的手段折磨,例如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毒药,将一个个健康、鲜活的生命折磨成真正的精神病,或折磨死,这种恶行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被全国的很多劳教所和洗脑班采用。据明慧网报道,中国大陆至少数千名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精神病医院遭受迫害。

自二零零一年以来,“法轮功人权”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众多国际非政府组织和多国政府提交了一万多份法轮功学员受中共迫害案例。其中不少案例被收录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年度报告中,而这些报告均通告各国政府,中共的迫害在全球范围内曝光、并在各国记录在案。根据英国电讯报(Telegraph)报道,据联合国二零零七年对中共的酷刑调查报告显示,在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收到的各类酷刑案件中,有三分之二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强制关押精神病院,对其施加电刑等各种摧残手段,并对其强行注射或喂食不明药物或其它毒害流体(如大量灌食烈性酒甚至粪便等),以摧毁其中枢神经系统或身体其它系统,引起其剧痛、痉挛、呕吐、思维混乱及强烈的羞辱感,从而达到逼供、逼“悔过”的目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在此种形式的迫害中致残、致疯、致死。有的已经奄奄一息的学员被送回了家,但也因为不明药物的摧残而失忆、失语,有的变成了植物人,有的很快死去,这直接给取证工作带来了难度,这也是中共极度残忍狡诈之处。此类迫害案例正在引起联合国人权机构和很多国际组织的重视。

重庆汤毅被输入不明药物致死。汤毅,重庆市铜梁县安居镇人,西南交大硕士研究生毕业,铁道建筑工程师,修炼法轮功多年,身心受益,因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劳教。约二零零八年八月底过后,汤毅被转到西山坪劳教所中心医院强行灌食、输液,不久汤毅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叫家人“保外就医”,汤毅回家不久出现瘫痪,和大小便失禁等中枢神经受损症状,于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含冤去世,年仅四十六岁。

发生在广安华蓥市老武装部洗脑班的罪恶

二零零五年广安邪恶之徒对非法关押在华蓥市老武装部洗脑班的部份坚定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用强行灌食、偷偷在饭菜中施放不明药物,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关入精神病医院等方式摧残,有学员因此大脑受严重伤害。

王燕,女,三十多岁,广安协兴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日,洗脑班包夹(贴身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张小鹏喊人用筷子撬嘴灌王燕不明药物,说要把王燕变成疯子,牙齿都快撬落了,筷子上都是血。王燕坚持修炼,他们就给她强行打针,说要把王燕变疯,好送到精神病院去。另一位包夹文自珍以及其它包夹人员强迫给王燕打毒针、偷偷在饭里下毒药。王燕因此次迫害导致大脑受严重损伤。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日上午,王燕听到隔壁有很大的响动,象是人的挣扎声。不一会就听到洗脑班书记喻孝福及专门打针的医生在讲:说是一个姓曾的年轻小伙子被用特大号针管打了一针,一会儿嘴冒白泡子了。说是几个人按着曾姓小伙子打针,他拼命挣扎,针药打得太急,那针头断进肉里了,说他可能没救了,已送去抢救。

广安玉峰乡女青年汪世英、广安城南广福工商所退休职工张丛媛、广安市气象局职工罗洪勤等人被强行关进广安精神病院迫害。

中共邪党把法轮功学员关入精神病院并注射毒针,如今邪党恶警反而诬陷和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打毒针,这真是贼喊捉贼,更让世人看清邪党的残忍和无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