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市中共邪党人员末日的疯狂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明慧通讯员湖南报道)2009年6月24-25日在湖南省郴州市桂阳中共邪党市委、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主办“反××协会现场经验交流会暨理论研讨会”,郴州市政法委书记王碧元叫嚣“与法轮功的斗争要坚决地不懈地开展下去”,郴州市政法委、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恐怖组织)的小丑们在电视台、报纸相继亮相谩骂、攻击法轮大法。在这之前,北湖区新闻就叫嚣郴州法轮功的标语到处都是,要坚决打击。中共将郴州城管、郴州环卫胁迫上了迫害法轮功的贼船,郴州城管的车与警车一同摆满了郴州的大街小巷,更有那可怜的环卫人员被驱赶去撕毁大法标语,监控大法弟子。

另一方面公安、办事处、居委会等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骚扰。比如郴州苏仙区林业局退休职工汤学林,虽已73岁高龄,曾被迫害致瘫痪,凭着对大法坚定的信念,一步步坚定走过来,完全恢复正常。2009年7月十余不法人员对他进行骚扰,并要抢劫他的大法书籍,在他的正念抵制下,不法人员灰溜溜走了。

2009年8月18日和平路居委会二人骚扰原郴州冶金机械厂办公室主任大法弟子李大尧,19日郴州国安六人非法抄了他家。

湖南省郴州邪党市委政法书记王碧元、610恶人吴代明,与李大伦、雷渊利一样,对迫害法轮功是赤膊上阵, 迫害大法十年, 组织的诬蔑、诽谤大法的活动,强迫机关、企业、学校观看诽谤大法的电影、展览、搞诽谤大法的演说、强迫签名,胁迫众生参与犯罪。比如2001年在市水电局门口摆上桌子,强迫进出的人签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校以看战斗片为名欺骗小学生看诽谤大法影片,小学生上当后叫骂声一片,影片未放完人已跑了一大半。2004年610在市党校搞“反×教图片展”,强迫机关单位、学校师生观看、揭批签名毒害了多少世人。2006年610在郴州“天外天舞厅”搞大规模活动,拉上巨型横幅,强迫签名。天外天舞厅本是那几年民营企业中经营最好的,迫害法轮功的活动后天外天舞厅也即告倒闭,真的是害人也害己。前610头子雷渊利、邪党书记李大伦作恶多端,也喧嚣一时,最终是逃脱不了天理的严惩。

中共的本性决定了它只要存在,它就要作恶。2008年,郴州市政法委、610等在编辑社会安全方面的小册子,都念念不忘迫害法轮功,要把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深入到每一个单位、学校、社区、乡镇、村组。企图毒害所有世人,与中共邪党作陪葬。

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择手段,斑斑血泪,罄竹难书。2008年有廖松林一家五人,最小的上幼儿园,被郴州国安绑架案,家中财产全被国安抢劫,后老幼三代人三妇孺,一分钱生活费都不留。至今廖松林、廖志军父子尚在湖南省常德津市监狱遭受残酷迫害。还有60多岁的妇女将喜莲被劫持到长沙女子监狱迫害;身体被广东花都劳教所迫害尚未恢复的雷安祥劫持到津市监狱迫害;人在外被绑架、家被破门而入遭抢劫的周小红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迫害,各县市遭绑架,在监狱、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尚未统计。

郴州国安在抢劫廖松林一家时,郴州国安的谢功香、郭神光把“卫生巾”一张一张的捏过,其中存折二个计三万多元钱,现金二千多元。这钱就被私吞了,这钱是许郴生被迫害的无家可归寄存在廖松林家的,当廖家多次向他们要这笔未开具手续的钱时,谢功香、郭神光不认帐,郭神光还伸出胳膊挥舞着,你胳膊拧不过大腿,你自认倒霉吧。在没办法的情况下,许郴生办身份证到银行挂失,在办身份证时被郴州国安绑架了。这之后廖小红夫妇、李湘黔夫妇、刘典军、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郭照青等等被绑架。

无独有偶的是郴州市郴电国际的干部刘典军,仅仅在电脑上说了几句中共不爱听的话被绑架,从2009年5月非法关押在郴州看守所,放出风说刘典军是法轮功负责人,要判刑,其实就是要钱。后被单位保回。在绑架过程中北湖区国保大队卞力川、刘红兵带着燕泉路派出所,伙同郴州国安,对廖晓红家、李湘黔家、对郭照青租住的房间进行抢劫,并暴力伤人,石教钰不配合喊了“法轮大法好”,就被打倒在地。对郭照青那更是狠下杀手,一进门什么话不说,围上去就是暴打,打的晕死过去。老百姓说: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

就说这北湖区国保大队教导员刘红兵,打人、抢劫的狠毒,当然花钱买个官当,不捞回来能行吗。当年刘红兵还在燕泉路派出所时,派出所刚建不久,中共不拨款,没有经费,那怎么办,也就是警察每天到107国道设卡拦车抢劫。作为警察不知他们有什么权利这样做,就是交警这样干,也是打着执行公务的幌子。而燕泉路派出所干着这违法的勾当,居然解决了经费。刘红兵干这一行也可谓轻车熟路了。

卞力川、刘红兵在抢劫李湘黔家时,抢了一台孩子学习用的电脑、一部电话,实在没什么可抢。只是李湘黔家开店做生意,李湘黔妻子曾四凤随身的包被抢,因为做生意包里有现金2000多元,在清点财物时,这个包就不算了。人被非法关押。李湘黔的儿子为了要回他学习用的电脑,一次又一次的到国保大队,电脑也没要回来。曾四凤从拘留所回家后到国保去要她被抢劫的东西,她做生意随身的小包被换成了另外一个空包。当问她原来的包与包里的2000多元钱时,卞力川、刘红兵气势汹汹的叫:这个包就是你的,那个包里没有钱,里面都是法轮功资料。

2009年4月郴州“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恐怖盖世太保组织)绑架廖小红后,他妻子石教钰带着8岁女儿艰难度日,为了生活她要开店做生意,还要到广州出货,还要照顾年幼女儿,还有丈夫的安危,多次到郴州国安、北湖区国保要人,廖晓红的母亲也千里迢迢从湖南长沙到郴州,到“610”、国安、国保要人,要被抢劫的钱财。“610”的张和平摆出一副“好人”面孔说:我们也知道法轮大法好,上面要我们搞的,我们也没办法,只要你儿子说声不炼了,就可以放人。最后无可奈何的退了7万元,在他们的抢劫历史上,这破天荒的第一次。

北湖区国保卞力川、刘红兵于2009年9月在石教钰找他们要人时绑架了她,她女儿才8岁!一出生就生活在这红色恐怖中,不是父亲被抓,就是母亲被抓,这一次父母同时被迫害。中共这毫无人性的恶魔,带给中华民族的是深重灾难!

更残忍的是,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郴州市北湖区伪法院以田忠民、侯勋、黎静,检察院以莫须有的“利用×教破坏法律实实施”构陷廖晓红、石教钰,并以没有身份证不准亲人、朋友、旁听者入场!用这种手段迫害世人,廖晓红的父亲请的律师指出廖、石二人不构成犯罪,中国没有那部法律认定法轮功是×教。在法庭上检察院公诉人语无伦次,法官席上也无人。这样的法庭丑陋在世界法律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了!

在对法轮大法十年的迫害中,中共使用了古今中外一切邪恶手段,公检法司以所谓法律的名义,而实际是“破坏法律实施”的随意绑架、抢劫、杀戮大法弟子,血债累累,罄竹难书。我们希望一切有良知人,伸出你们的手,为千千万万真诚、善良、忍让作为准则的如廖晓红、石教钰一样大法弟子,为千千万万幼小、无辜生活在中共铁蹄下的孩子们,顺天意、顺民意退出中共邪党团队,解体中共,制止中共继续作恶,还人类以和平、安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