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尘万里促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们夫妻一九九六年得法,继而带动家人和亲属加入修炼,修炼后家庭和睦,境界升华,许多疾病不翼而飞,深感大法的超常与神奇。然而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党开始疯狂镇压迫害大法弟子,修炼环境遭到了空前的破坏,造谣诬陷、围攻监视、绑架关押,一时铺天盖地,到处充满了邪恶的嚣张。为了抵制对大法的诬陷,为大法清白说上一句公道话、妻子几次進京上访,均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洗脑班,工资强扣,亲属株连,迫害不断升级,从单位到家里,邪恶的压力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真实的暴露了中共邪党的凶残和丑恶。

看着大法被诬陷,看着上访被阻截、看着众生被无知的欺骗毒害,我们心如刀割,怎样才能还大法与师父清白?怎样拯救被毒害的众生?在空前的魔难中,我们擦干眼泪,坚持学法和与同修交流切磋,一年后终于走上反迫害、救众生的修炼道路。十年来,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们坚持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历尽风风雨雨,在风险和魔难中摔打升华,日益成熟,也从内心里体悟到师父给我们指出的是真正的金光大道。

一、在走出来的过程中,不断发现执著、洗净自己。

俗话说:“万事起头难。”在邪恶猖獗的环境下,走出来的每一步都是严峻的考验。刚开始发真相资料时,最大的障碍就是怕心。我与妻子从小就是人们认为的那种老实巴交的人,在邪恶黑云压城的情况下走出来发资料,是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开始白天怕被邪恶看见,就都选择半夜两三点钟夜深人静的时候,即使这样心里也紧张的象打鼓,上下楼腿抖的不听使唤,有一点动静或遇到外边出租车的灯光,心跳的半天平静不下来,好象四面八方都是邪恶的眼睛。现在让我想起来脸红的是,当初由于发资料怕邪恶发现查手印,叠真相资料时戴着手套叠,还特别在纸上擦上一两遍,以防留下痕迹。冬天往往戴上大口罩,捂的严严实实,让人好看不出来。记的有几次发真相资料时,乘车到人较少的公路旁,老远把资料往干净点的地方一扔,就赶紧跑到马路对面去走,使本来堂堂正正的事,做的象“小偷”一样胆胆突突,这哪是大法弟子应有的心态。正如师父所指出的“人心太重的大法弟子啊,我领你们走的是神的路,而有些学员就是固守着人的观念。”(《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现在回想起来都很惭愧。

怕心象山一样挡着我们做好发放真相的事,但我们没有退缩,在邪恶环境中一味逃避是根本提高不上去的,只能在坚持发放真相资料中不断消减怕心,修好自己,于是我们从少发、勤发、到较熟悉的地方发开始,然后逐渐增加数量和扩大范围,由只是黑夜发,到白天上街、买菜也发。同时每次出发前都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回来后通过学法及时找自己不足,不断总结提高。特别是越遇到所谓紧张的“敏感日”,越象平时一样出去发放真相资料。遇到邪恶干扰时,努力稳住心正念对待。前年夏季的一个晚上,我到一个村庄发放真相资料,刚刚把真相标语贴完,一辆警车快速驶来,车灯打的通亮,在离我只几米处车速突然减速几乎要停下来,车灯照到我的身上,这时我没有慌乱,而是迎着警车从容走过去,绕到旁边,继续走自己的路,结果那辆车停了一分钟就开走了。二零零八年邪党开奥运会期间,到处如临大敌,汽车、火车到处都设专人查包,不管大包小包,连钱包也不放过。我和妻子照样外出发放真相资料,一天上一辆公共汽车时,邪党治安员挨个查包,妻子试探着问我还上不上车,当时我正念挺足,心想既然出来了就不能退回去,跟着众人一起上了车,路过治安员时她喊着“哎,你的包”,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象没听见似的往车后走出,找个座位从容坐下,治安员见我没理她,后边乘客又不断涌来,也就不了了之。这样我们坚持用正念代替人心,不断去除怕心,做真相也就越来越顺利。

怕心被逐渐突破后,阻碍我们的另一关就是“利益关”。前几年,我和妻子所在单位不景气,后来倒闭,我们双双失业,每月只靠五百多元生活费养家糊口,还要负担孩子上高中、大学的费用,每月除拿出一部份钱做真相资料外,出去发真相资料还要经常乘车,多时一次就花二、三十元,一个月花掉一百多元是常有的事,这样生活就显的非常拮据,搞的自己把那点钱常算了又算,感到真有点捉襟见肘。有时心里也产生不平衡,认为这样付出太多,也想就近发发资料既省钱又省力。但我们通过学法,发现生活紧绷是表面,实质上却隐藏着很深的利益之心,这执著在钱充裕时很少表现出来,在钱紧时它就突出出来了。比如说钱要是真紧,为什么有些可买可不买的东西照买,为什么在生活上不愿相应节俭一些,为什么在花这些钱时不算计,而钱花在做真相、救度众生上却斤斤计较起来了呢?这不是心性上的问题吗?师父说:“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精進要旨》〈修者忌〉)师父的话象镜子一样照出我们的人心。后来一些同修的事也深深打动着我们,一位老年同修退休后每月只开三百多元钱,却每月拿出二百元钱支持做真相资料。一位年轻女同修,丈夫每月给她二千元生活费,本来是非常宽裕的,她却把钱绝大部份用在做真相上,自己常和孩子吃稀饭拌咸菜。对照师父的法和同修们做法,我们坚定了去掉利益之心的决心,也知道了怎样把钱更合理妥善的安排,这样不但生活上没有受到影响,做真相的资金也得到了很好的保证。

在讲真相过程中,时间长了,发的资料多了或讲真相好一点,最容易产生的就是欢喜心和显示心,不知不觉中觉的自己做的好,了不起,尤其是每次“远征”回来,常常津津乐道的谈起做真相的经历,同修若夸赞几句更是美滋滋的,证实自己的心在膨胀还不醒悟。正如师父所说:“这种显示心理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在做好事上也能体现出来显示心理。”(《转法轮》)后来在与同修切磋中,听到不少同修不显山不露水的做了许多讲真相的事,却始终默默实修,从来不炫耀自己,使我们一下就看到了差距。其实我们无论做多少都只是表面的一点而已,实质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欢喜心、显示心都是证实自我的心,是旧宇宙为私为我属性的表现,如不警惕,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有了这样的认识后,我们就严格要求自己,不再随便谈论这样事情,有时谈起也只是总结不足,这样做真相的心更纯净,效果也更好。

有许多同修认为,夫妻同修做真相是最好的“搭档”,却很少知道夫妻同修也同样存在配合协调上的难题。特别是发放真相资料有了一定办法和经验后,时常各持己见,在去的地方选择上,路该怎么走、资料放的地方合不合适等问题上,也出现埋怨争执,甚至发生相互间的不配合。有几次我们夫妻二人由于道路选择不一样,她说该这么走,我说该这么走,谁也不服从谁,竟导致她按她说的往前走,我按我说的往前走,分道扬镳,走出老远才觉的不对劲,从新走回来。还有一次去一个地方,我说资料应这么发,妻子不赞成,仍按自己的想法发,自己怨气一上来,就不管她了,只顾一路快速往前发,直到把她落的没踪影了,才想起这哪是炼功人哪,赶紧回头。

经过几次这样的事,使我们都看到了执著自我、证实自我的肮脏的心。同修一起出去做资料最重要的就是相互理解和宽容,夫妻同修就更应配合好,怎么会有这样强烈的执著不愿放弃,多可怕呀!久了不等着让邪恶钻空子吗?绝不能继续下去了。我与妻子学习师父“无论个人认为怎样,都要放下心来配合”(《致法国法会》)的教导。经过交流协商,约定做真相时不争论对与错,只要一方提出的办法可行,另一方就无条件圆容,过程中不埋怨,不抵触,主动配合,即使有的地方不合适另一方也要尽力帮助弥补,真的做的不对的地方,回来后交流改正。这样再做起来就不拧劲了,也顺利多了。

心性提高上去了,观念也转变了。如有时走到行不通的地方,就想这里往往是发资料的“空白点”,我们到这也许就是“歪打正着”。有时走着走着就不是预定的路,走到另一个地方,我们就想,那里的众生都要救,这没有错。前年秋季,我们路过一个山区农家种植园,方圆有好几里地,看到园中有几户人家就想去发资料,可是这个种植园用铁丝网和树围的严严实实,我们围着走了好远也没找到能進去的地方,这时妻子不但没埋怨,还鼓励说“再往前走看看”,结果真发现铁丝网有一个刚容人進去的缺口,進去放完资料后,农户的狗就在后面叫了起来,不便从原路返回了。我说也许这边也有缺口的,结果在不远处的树丛旁真发现了另一个缺口。

总之,通过走出来做真相,使我们深深体会到这是一个真正修炼升华的过程,是一个去人心的过程,不走出来许多执著心是无法发现和去掉的。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们在实践中真实的尝到了这样的甜头。

二、在艰苦的磨炼摔打中,逐渐修出修炼者的慈悲智慧

师父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像,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们周围大法弟子多,真相资料发放的覆盖率很高,要避免过多的重复发放,使真相资料发挥更大的作用,有条件的同修就要不断扩大范围,到得真相资料较少的边远地区和“空白点”地方发放。几年前我们就想到了这一点,但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是再难也得做。

我们首先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机会,利用一切可以接触到的地方,走到哪里发到哪里。几乎一出门就带真相资料,不管是商店、学校、企事业机关、宾馆、展销会、车站、建筑工地、村庄、蔬菜大棚、医院、小区、集市等等,只要是有众生的地方就发,工作之便、工作间隙、上下班的路上、上街购物、陪家人出行都被充份利用起来,就是遇到路上的行人和人较集中的地方,也发正念清除阻碍他们明白真相的邪恶,愿他们早日三退,有个好的未来,不放过使有缘人得救的机会。

我们并不满足于这些。我们原来在单位工作接触的范围很有限,许许多多地方对我们都是陌生的迷,特别是不少边远农村,村名都不知道,地图上也查不着,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打听,可那里有多少要救度的众生啊。要救众生就不能怕难。我们千方百计向纵深摸索着找寻,市里有许多路公共汽车,我们就一直坐到终点,坐的过程中把经过的小区、村庄、单位都默记在心中,然后择机前去发放。很多时候我们把公共汽车或其他出租车的终点作为发放资料的起点,发放中又发现了新的地方,就以新的地方为起点,在新的地方又发现有通其它村庄的路,就顺路摸索,这样一个个不知道的地方陆续被发现,使我们发放真相的范围越来越大。有些边远地区很偏僻,不通车,我们就坐“小蹦蹦”,更多的是步行,逢山过山,遇水趟河,有许多时候翻山越岭走迷了路,就穿越一片片庄稼地或人迹罕至的树林寻找道路,等找到道路时身上常沾满蜘蛛网和叶绿。夏秋季节则被露水打的湿透。有时走到陌生的地方,不知道走多远前边才有村庄,也不知道怎么走才能找到可搭乘的汽车,甚至不知道方向对不对头,全凭估计摸索着走,特别是山区往往选择路差一点就要多翻一座山或几座山。今年夏季,我们为到一个边远村庄,想择近翻过一座山,山的这边树木葱葱,坡也比较缓,不算太吃力,可到山顶一看,山的那边悬崖陡峭,几乎成九十度的坡度,往下望下,很深的山底旁流淌着一条大河,看着都头晕目眩,我们踩着草窝,拽着石头旁的丛树一点点往下移动,尤其过半山腰后,几乎净是光秃秃的大块平板山石,只能身体紧挨山石往下移动,惊险的一会一身透汗,这样的惊险好象只是在电影上看到过,但是再难也得闯过去。就这样我们在做真相的过程中找寻到了更多的众生,范围也越来越广阔,从许多地方都不知晓的人,变成了连地图都未标明的许多小区、单位、农村、街道都尽在心中的“活地图”。

在发放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更多遇到的是想象不到的苦,贪图安逸是无法做好的。由于常到边远地区发放真相资料,每次都要走很多的路,十里二十里是“家常便饭”,即便有时能坐上“小蹦蹦”也颠的你腰股酸疼,比走路还不好受。夏天骄阳似火,走一会就汗满全身,冬天凛冽寒风,好硬的山风多厚衣服都能吹透。很多时候出去半天喝不上一口水,有时突然遇到天气变化,更让你猝不及防。一次我们刚出门不远就看天空乌云翻滚,我们带上雨具,坚持出发做真相,做到半道,天空电闪雷鸣,大雨如注,一会平地就积了半尺多深的水,我们冒雨继续发真相资料,等发完真相资料后我们除了雨伞遮盖的头胸外,全都淋的呱呱透,我们看着对方被淋的那种样子,相互笑着,因为我们明白为救众生吃点苦,值!还有一次,我们出去发真相资料,连续走了七个村庄,并且翻了一座山,回来时晚了一些,所有能搭乘往回赶的车都没有了,望着漫漫的路,我们只能靠脚往回走了,奔波一天非常疲惫,往回走每一步都很吃力,妻子脚上磨出了几个水泡,走一步都钻心疼,我也感到步子沉重,踩到路上的一个个小石子,脚硌的特难受,但我们相互鼓励,心里默念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坚持走过了一程又一程,那天我们上午九点多钟出来返回家时已晚上八点半钟,除了坐车外,整整步行了九个小时。

以前我们出去发真相资料时都是单一的,就是为了保证安全,尽量不与路人接触,除非非问路不可。这两年随着救度众生的紧迫,我们认为不能固守这样一种模式了。开始把打手机短信、遇路人讲真相也与发放真相溶入一起,能发真相资料发真相资料,间歇时就用手机发短信真相,碰上单个路人就尽量和他讲真相,这样救人的容量就更大了。今年春季,我们发真相资料回来,遇到一位年近五十的农村妇女,主动与我们搭话,我们立即悟到这可能是有缘人,就一边与她攀谈,一边向她讲真相,她很爱听。我们了解她是前边一个村庄的妇女主任,还是个党员,就善意的劝她退出邪党,选择光明未来,她都接受了,并邀请我们到她家做客,热情款待我们。后来我们把神韵演出光盘送到她家,她都高兴的要了。

为了使真相资料达到更好的救人效果,我们用大法给予的智慧,使制作的真相资料越来越漂亮,包装也越来越讲究,有的配上漂亮的祝福图案,有的套上防雨防尘的“新装”,使真相资料能贴、能挂、能放,防雨防尘,看上去就象“精品”,为众生所喜爱。同时充份应用色彩变化、天气变化、季节变化、时间差、地形地貌等方面的知识,使真相资料更快更多的发到众生手中,起到了事半功倍的作用。

三、在师父的精心呵护下 穿越风雨险关走向成熟

在邪党残酷迫害的环境下,坚持发放真相资料是要穿越许多风险的,特务跟踪、恶人举报、绑架、群狗追咬和意想不到的困难等,我们都有所经历,可喜的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都顺利的走过来了。

去年七月,我们出去发真相资料,刚上汽车坐不到一站地,有个年轻人突然吵吵自己手机被盗了,手机上还有重要的信息。结果售票员让司机把车停下来并报了警,说等警察来了挨个人搜,当时我们包里放的都是真相资料,碰到这种情况太意外了。我和妻子交换眼神,共同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制止邪恶的干扰。车不走我们就不停的发,车停了四十分钟后,警察开车来了,只把当事人叫下车问一问,然后挥挥手让车开走,终于化险为夷。

零九年四月的一天,我和妻子到一个地方发真相资料,刚到地方就觉的進入了邪恶布置的监控圈,后面有人跟踪,前面有人堵截,气氛很紧张,我和妻子边走边发正念,请师父保护弟子,智慧的避开了后面的跟踪,并坦然的从前面阻截的恶人身边走过,一直走到安全地带把真相资料发了出去。特别难忘的是,一次我们发放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随后被非法绑架,我们不停的发正念,破除邪恶的迫害安排,几乎把每分钟都用在发正念上。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支持下,我们竟神奇的当天就闯了出来。几次脱险使我们深深体悟到师父“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话千真万确。

不仅遇到危险时师父精心呵护弟子,在遇到难解困难时,师父也是无微不至的呵护。有这样几件事让我们记忆犹新。一年夏天,我们到远处做完真相回来,公共汽车早已停班一个多小时,正当我们站在车站牌门为难时,突然开来一辆公共汽车,我们一招手它就停住了,我们说明情况后,司机热情让我们上车,一直开到我们家附近的车站,事后我们悟到这是师父鼓励我们派的“特殊班车”。还有一次,我们发完真相资料后,想抄近穿过一片玉米地上公路,谁知这片玉米地太大,有方圆十来里地,我们在里面转来转去怎么也走不出去,走走就没有路了。满眼望去一个人影也没有,没办法我们就请师父和正神帮助,想后几分钟的时间,就从玉米地中颠颠簸簸骑车过来一个小学生,当得知我们迷路后,爽快的说:“跟我走”,一直把我们带出玉米地。更感人的是,前年秋季,我们到一个地方发资料,回来时被一条河挡住了去路,河面很宽,水有没膝深,水很凉,水里乱石又多。我们为难之际想起师父,没想到这半天见不到人的地方,突然开来一辆拖拉机,我们请他帮助我们过河,只要过了河就行,司机爽快的答应了。谁知过了河车并没停,继续往前开,我们很诧异,司机说:这里路不好走,我一直把你们送到车站吧。这样一直开了八九里地,把我们送到一个汽车站旁。我们感谢的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司机憨厚的点头笑着,连说“记住了!记住了!”

在坚持做真相过程中,我们不仅感受到师父的时时呵护,也感受到众生对真相的期盼,很多时候到很陌生的地方,那里的人竟象亲人一样向你招呼,当我们问路时那里的人仔仔细细的告诉你,恐怕你走了“冤枉路”,有时到素不相识边远山村,那里的小狗都老远跑过来,在你脚下摇头摆尾的表示欢迎和亲热,使我们倍受鼓舞。

十年来,三千多个日日夜夜,风风雨雨,万里征尘,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引下,我们踏遍了多少山山水水和那陌生的土地,不仅领略到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异常艰辛,也领略到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无限风光。没有师父呵护我们在修炼路上无法走到今天,也无法知道那真正修炼的深刻内涵,感谢您——慈悲伟大的师尊!

双手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