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生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这十三年的修炼中,从茫然不懂,到理性上的成熟,这其中包含了慈悲伟大的师尊对弟子的巨大付出。在剜心透骨的过关中、在人心的摩擦中、在利益的诱惑中,从法中我找到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都是人心的执著及各种观念,那一切人心都不是我,绝不允许它们存在,然后在法中归正自己、升华自己,从人中走出来。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

一、進京护法

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开始了,面对邪恶的迫害,我认为坚定修炼就是要做的。维护大法、抑制邪恶的意识根本就没有,也不知道为什么同修去天安门证实法。对同修散发真相资料的表现也很麻木。就是这样,恩师依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借同修的口和其它形式的点化,让我悟到:去天安门就是维护大法,师尊遇难,弟子不能漠视这一切,要走出来——维护大法。

悟到了就做,我们决定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去北京,那天下着鹅毛大雪,为了避开检查,我们三位同修骑着自行车去北京。在路上我们不仅要承受身体的劳累,更主要的还要抑制强大的怕心,我们一齐背法。我们一边骑一边背、一边交流,互相鼓励。想想师尊为弟子的巨大付出与承受,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夜深了,我们其中的一位同修被她丈夫截回去了,剩下我们两位女同修,还是怕心最大的,面对茫茫的黑夜,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交流后决定继续走,神认准的路就要一走到底!在路上我们克服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和车胎被扎后的困难,艰难的前行着。后半夜历经了十四个小时终于到达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我们打出了横幅,“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并喊出了埋在心底的“法轮大法好!”那一刻,真有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心态,任凭恶警的殴打,都没有一丝的惧怕,坦然坚定的维护着法。

二、向内找,在法上提高心性

我的学法小组一位同修被邪恶跟踪,抄家并非法绑架,其他五位同修也相继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抄家、有的被绑架,只剩下我和另一位大姐同修没被邪恶迫害,那位大姐同修已把打印机等设备转移走,只剩下电脑,只有我全套设备没有动。看着家里的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设备,心里承受压力很大,怕心被加强,我该怎么办?转移?还是不动?转移吧,把这些东西放到哪家?亲戚家还是同修家?这么多东西转移到谁家都会给人家增加心理负担。修炼的人不是事事都为他人着想吗?宇宙的众神又怎样看待大法弟子这一行为呢?大法弟子不是处处维护大法吗?想到同修被抄家,我还与她们有过手机联系,担心自己的家也会被抄,怕这些东西会成为邪恶迫害我的证据,正在这时,我听到了不少关于国安的监测手段有多阴险、设施有多先進的话,仿佛我家里有什么,邪恶都知道了。当时因为怕一时我没有了正念。

当我不知道如何做才是符合法的时候,只有先加大密度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同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大量学法,我知道只有学好法,找到自己的执著去掉它,才能否定这场迫害。首先,我找到了自己的怕,先分清那不是我,先排斥它、否定它、清除它,再找怕的根源,是自己的心不正招来的麻烦。一个修炼的人——大法弟子,却把自己当作毫无能力的常人,只有人才会惧怕三界之内的邪恶。邪恶才有能力迫害低于它的人,这是人心求来的迫害。当大法弟子将成就未来宇宙的佛道神,将回归遥远宇宙天体的世界里去,在那个境界看邪恶是什么?“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转法轮》)。它怎么能迫害得了神呢!

如果我把这些法器转移了,那不意味着承认了邪恶要到我家来吗?否则我为什么要把东西转移?如果我把法器转移了,邪恶是不是就会顺着我的思维来迫害我?因为“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转法轮》)。那么肯定会来我家抄家,真会把这些法器、真相当作迫害的证据的。我不就等于承认了邪恶的迫害吗?我的行为在招致邪恶啊!”然而,大法弟子是不承认这场迫害的,我不能顺从旧势力的思维,那邪恶就没有招。

邪恶想钻我的空子,为达到迫害它们的目地,就反复的干扰我,一会听同修说邪恶可以在同修家里任意安置微型摄像头,一会又听到邪恶的监控技术达到了如何如何高的程度。通过大量学法,我悟到我的做法没有错,邪恶一看没了招,就在睡梦中干扰我,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了邪恶,如果我不转移大法的东西,会有多危险!邪恶想迫害你,我的心有些不稳,难道我悟的不对?转换法器对就是对大法负责?对自己的修炼?我在反复问自己,“××,你是谁?”“我是大法徒,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你干什么来了?”“我是随师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你用什么救人?”“用大法真相资料才能打开世人的心结。”“你用什么做真相?”“我就用这现代化的工具:打印机、刻录机、电脑等设备才能做出真相来。”“是谁让你做的?”“是师尊让我做的,用它来救人”。“那么把这些法器转移了谁高兴?”“邪恶高兴,师尊不高兴”,“那你能干邪恶高兴的事吗?”回答:“不能,我的存在就是要救度众生,证实法,假如我真的为此而受邪恶的迫害甚至失去生命,我死而无憾!我为众生能舍尽一切”。当这一念一出我觉的周围的环境在变,又变的宁静、祥和了,感受迫害我的邪恶因素消失遁形了。

在学法时我不断的向内找,我们学法小组为什么出现这么大面积的迫害?这肯定是整体出现的漏,漏到底在哪里啊?“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当我把自己完全溶于法中的时候,我找到了整体的漏,是我们这段时间都起了干事心,误把干事当作修炼了,而忽视了学法、发正念,让邪恶钻了空子。大家在一起交流时,都找到了这颗心,还找到了有间隔已向邪恶妥协的同修,有意疏远她的心,认识到了这是在帮着邪恶迫害同修,我们是一个整体,正念加持在难中的同修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形成整体法力无边。同修们现在都很精進,但给救度众生带来的损失已无法弥补,有的法器被抄走,有的已转移,但家庭压力很大,不敢拿回来再做资料。这次教训让我们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修炼就是修炼,做事永远代替不了修炼,只有学法修心向内找,保持修炼人应有的内境,才能真正的做好师尊要求我们的三件事,才能真正的完成好我们的史前大愿。

三、向内找,整体升华

我们当地的协调人在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并抄了家,抄出了几百张真相光盘。当我听到这一消息时候,我先找自己,这位老年同修是早期得法的大法弟子,学法扎实,法理清晰。在一起交流时,都会感到对自己提高有帮助,从而对她生出了崇拜心。自己遇到问题不是静心学法,而是去请教她,看看她对自己这件事怎么认识,这样才觉的踏实。那时走了很大一段弯路。感谢师尊的慈悲点化,才使我清醒过来。可是大家都很崇拜她,都想在她那得到提高,各地区包括外县有些学法不扎实的学员还要邀请她去交流、谈体会,甚至有的学员经常去她家交流,也包括外县、外片的一些学法不扎实的学员,这些学员学人不学法的崇拜心很重,让她生出了显示心、欢喜心,让邪恶钻了空子。是大家的人心促成的。我认识到了就找同修交流,同修也都认识到了是学员对她的崇拜心促成的,并在法中认识:一个人修的再好,也是她自己在那一层次的认识,代替不了法,也没有指导作用,只有以法为师才是符合法的。一个修炼的人,只有以法为师,在法上认识法那才是真正的提高。大家都很接受我的建议,转告所有能接触到的同修,只要认识那位同修的都找找自己,看看是否有对她的崇拜心,只要有就要清除崇拜心在另外空间形成的物质,一切以法为大,并正念清除钻我们思想空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很快,几乎所有的同修都得到了这一消息也各自找自己的不足,否定这场迫害。一个月后,这位同修被无条件的释放。事后才知道,她在看守所里也表现的很好,向办案单位的人不断的讲清真相,并找出自己许多不足。通过这件事,同修们更清醒了,也意识到了崇拜心给同修带来的危害。只有以法为师,才是修炼人的根本。

还有一件体现整体升华,大法显神奇的事。

有一位同修到我家谈到了我们地区的一位学员,说她整天神神叨叨的,给她提出不足,她就炸,根本没法交流,现在同修们都不理她了,谁也不愿与她接触了,包括这位同修自己在内。当时我意识到了这是邪恶搞的间隔。不能干让邪恶高兴的事。我就用书信的方式与她交流,善意的提出她的不足,让我们能共同精進。这封信不仅没有对她起到正面的作用,反而对我产生了怨恨,已严重到在同修家见了面象见到了仇人一样,起身就走。让我遇到这事也不是偶然的,肯定是我的问题。当我静心学法时,我才真正的在法中明白了她为什么会这样?我把她那不好当成了她自己,我没有把真正的她和她不好的表现分开,她的执著的加大,那是邪恶对她的迫害。我不仅不主动清除邪恶对她的迫害,还在指责她,她不仅没感受到我在为她好,而让她认为是我在强加给她不好的物质。我们没有形成整体,也没有迫害她就等于迫害我的意识,错在我这。我悟到了就与协调人商量,想把认识她的人聚在一起交流,结果来了许多人。大家一起都各自谈了对她的看法,同修们也都意识到了,及时归正自己不在法上的认识。为了消除间隔,形成整体,把她的事当成大家的事,整体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利用同修执著来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恶因素,参加交流会的同修扭转对此学员的认识后,还要和没有参加交流的同修交流此事,只要认识此学员的都要扭转对此学员的看法,在法中归正。大家都找到了各自身边的同修,都愿意配合。有很长时间没有任何人与此学员接触、交流,我再到她家时发现她变了,她主动承认自己的错,也找出了许多执著,其中包括别人一提她就炸的执著,并诚恳的说:“我现在变了,非常愿意别人给我提意见,因为那是为我好。”我当时悟到了这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结果,同时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四、如何帮助没走出来的同修

师尊救度宇宙众生,更珍惜大法弟子,包括曾走过弯路或掉队的学员。

我去同修家,路上我偶然遇到了被邪恶劳教三年后回来的同修,得知她已转化。在交谈中,看的出她执著时间,圆满的心很重,把法中提到的时间误认为是正法结束的时间,没结束就非常失望,并对大法产生了怀疑。我针对她的心结,和她讲师尊是救度众生来了,如果现在就结束,那时明白真相的人还不多,得有多少生命被毁掉,师父是救人来了,也是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树立威德,圆满自己而留下的时间。她已经放弃了修炼,大法书都被她的丈夫毁了,并且她丈夫和她的女儿看她看的很紧,限制她的自由。我看她还有想修的愿望,不被她因怕心而拒绝我的心带动,我知道那不是她,我得为她的生命永远负责,得法是一个真正生命的渴望。不由她分说,硬是把她带到我家,把师尊近期讲法等大法资料给了她,并鼓励她,“有师父做主不要怕!”

她看近期讲法后明白了,还想修,别的同修就给她《转法轮》,给她提供真相资料。现在她修的非常精進,三件事做的都很好,不仅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她的女儿也走入了大法并主动的做好三件事了。

还有一位同修,得法不久邪恶就开始迫害了,她与同修失去了联系。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她,她一直想修,但找不到同修,也没有大法的任何消息,我给她找了许多大法真相资料,又帮她与我地区协调人取得联系,找齐了大法书籍,又给她提供了真相资料,建立学法小组。现在做三件事非常精進,家庭环境开创的很好。

五、与我接触的人都是我要救度的众生

我是一个有工作的同修,相对工作时间长,讲真相时间有很大局限性,无论条件如何,大法弟子的使命是一样的,救度众生责无旁贷。我在单位是搞技术的,我就利用到车间检查工艺、质量的机会,广泛与工人们接触。为开拓我讲真相的环境,我先从车间主任和总经理经入手,等他们明白了真相并要了真相资料时,我就给各车间工人讲,遇到不明白真相的反映到董事长那时,就用书信方式给董事长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和我为什么要讲真相的道理,他明白了,只是为我担心、怕我吃亏。我知道这是明白真相的世人的善举。由于人们受造假宣传的毒害,对大法很抵触,我就专门为他们制作了精致的塑封卡片,把《道中》、《做人》打印在了上面,给他们看,他们看了都觉的好,都说讲的很好,我再告诉他们这是我师父写的,我师父告诉了我们许多做人的道理,并讲了大法真相。那时我工作服的口袋里,经常装满了真相资料、小册子、光盘等,一有时机我就给工人们真相资料看。到了年节,给工人、主任们贺年卡片,他们都很珍惜。厂里工人都是董事长带过来的外地人,得知他们要回家过年,我就准备全套的真相资料,让他们带回去给亲人们看,他们都非常高兴。工人们干的工作都非常危险,我就告诉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每人身上都带着大法真相护身符,无论是主任还是工人,在干活时他们心里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有几次事故都有惊无险,否则,都会酿成致命的重大事故,这是师尊在保护他们。当他们离开这里时,全厂上下一百多名工人全都明白了真相。我还给来往我厂办事的人讲真相、送资料,可惜那时没赶上三退。

只要我接触到的世人都是我讲真相的对像。我书包里带的真相资料种类很多,真相护身符、《九评》书、《九评》、《风雨天地行》、神韵晚会等光盘、小册子、破网软件。对学生给破网软件,对陌生人给神韵晚会,对民工给《九评》书、小册子,已三退的就给大法真相光盘和晚会或《九评》盘。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在超市遇到了曾在看守所迫害我们的狱警队长,现已调离看守所,她讲在我们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知道学大法都是好人。这次劝她退党,她爽快的同意了,这是师尊对一个生命的慈悲,尽管她迫害过大法弟子。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我做的还很不够,与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还有很多执著心没去,如:执著自我的心、证实自我的心、怕心等,在讲真相方面力度还很不够,今后我会更加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完成好自己史前大愿。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