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自己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修炼心得体会,一直是我的愿望,可是一直就没有写成过,追究其原因,一个是自己每当要写一件事情的心性过关的过程时,从头至尾看到的是根本就没有多少提高,而且很差劲;回忆一件事的过程仍然如此,感觉无从写起,这么差的修炼过程,怎么有脸面向师父和同修汇报呢,就想我一定要有所突破,做好一些才有的写。在这种心态驱使下,每次都写一些,但写来写去就泄气了,一直没写成。

这一次我想无论如何不能再错过了,不管自己修炼的如何,也应该汇报一下。心性提高好的地方,想和同修分享一下;不好的地方,也可以暴露一下,从而去掉它,这也是在修炼路上不可欠缺的一环。修这么多年哪能一点提高没有呢?当然错的地方很多,那也是需要修去的,在修炼路上有做的好一点的,不好一点的,都是很正常的。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初期得法的时候,觉的这本书太好了,因为都是自己从来没有看到听到过的东西,感到很新奇,不清楚什么是修炼,在我头脑中没有这种概念。当常人时,我根本对信这个教、那个道的及算命烧香等事,从来不参与也不信,我什么也不怕,所以对师父《转法轮》中所讲的法,我只感到新奇。

因身体情况,发生车祸后成为残疾,所以我不和外人接触,在个人修炼阶段几乎等于没修一样,也不炼功,心性也没有提高上来,法学的很少,不是很爱看《转法轮》这本书,愿意看师父在世界各地的讲法。在个人修炼阶段我只悟到一个法理,那就是修炼人没有病,身体出现难受不是病而是消业,我记得很牢。在过病业关时,我忍过去了。几种常见的疾病,如结石、偏头痛、慢性阑尾炎等症状,经过几次出现后,再没有犯过。

在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时,我因平时学法少,又不和同修们接触,所以也搞不明白到底为什么。最先认识的一位同修因進京上访被迫害,也说了不炼。她是我当时唯一接触的炼法轮功的人.以至后来有常人问我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都解释不了,我只能说:反正书上不是这么说的,电视上说的都是撒谎。我也说不出来有力度的解释,现在想起来很后悔,当初的时间全浪费了。那时,我在个人修炼上几乎等于没提高。

虽然自己不炼功很少学法,可是得到法了,师父没有放弃我。在二零零一年,我遇到了二十年前的邻居,在交谈中得知,她是学大法的,经常和一些同修接触,我很高兴。我很想知道这些是为什么。她告诉我,同修们都出去上访,为法轮功鸣不平等一些情况,及同修们的壮举,我很激动。我才知道我差的太远了,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大法弟子,师父还会接受我吗?

有一天我躺在床上闭眼后,在我天目中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我很激动,那段时间我每天都看,虽然没有什么特别,我知道确定看到了另外空间的东西了。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呀。看到其他同修都在做着讲真相的事情,我很着急,因为我落下很多。同修给我拿来师父的讲法等一些经文,我知道了应该做什么了。

那时因为邪恶迫害,有的大法弟子的家人不让放资料在家,问我放在你这儿可以吗?我一点没犹豫说可以啊。我想参与到讲真相的行列中来。就这样,我家成了同修们存放资料的地方。

之后,送资料和取资料的人络绎不绝,我家邻居说:他家怎么天天这么多人来呢,有的同修一天来几次,取点真相资料出去发,发完再来取。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很长时间,在当时的环境中是不明智的。有的同修说总是这样也不行啊,容易出问题,也影响你学法。我其实也感到不妥,碍着面子,不好意思提出来。

就因为爱面子的心态,导致后来拿资料的同修被抓,说出了我家的地址,很多资料被警察搜走,损失很大,这个资料点就结束了。因为在当时,由于学法不深,在法理上都不清楚,只是在感情上觉的大法好,我要学,返本归真,将来回到真正的家里。我想尽自己的力量,单纯的认为资料发的越多越好。因为自己的残疾而出不去,所以很羡慕那些每天出去发真相传单的人,在当时还没有认识到向自己内心找。

这一次事件后,因书和资料等一切与法有关的东西都被恶警搜走了,仅剩的几本书都是当初借给别人看的,我要了回来,自己开始每天学法,两天一遍《转法轮》。因没人来了,同修们又传说我家有窃听器等,大约有半年多的时间,没有一个同修来看我,我心里很委屈,生出抱怨的心,想想以前的事情就会生气,感到很失落,没有从自己心性上找为什么。

我每天学法,逐渐的心平静下来了。我想,我既然学大法了,修的是自己。那段时间我坚持学法,不断发正念,觉的自己提高很多。除了家务之外,全部时间我都放在学法上,逐渐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这段期间有一个同修领着外孙来看我,我当时的心情很难以形容。后来这个同修给我手抄了很多师父的新经文、资料给我看。我悟到我应该象其他同修一样也要讲真相,不能只是在家自己学。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写真相信,看到报纸上的地址或明慧网上的地址就写信,还给同学写信。每天上午学法,下午开始写,因用手写很累,一开始不知怎么写才能把握好分寸,一封信要写好几个小时,自己一看也不满意。

有一阶段我想让一个比较有写作水平的同修给我指点一下,传过话去,抱着希望等呀等,后来对方告诉我,能做就做,做不了就算了。这一线希望没了。那我自己写吧,反正我要做。写完后,念给家人听,让他们提意见,家人说写的太啰嗦了。我开始改,一开始一封信写七八张信纸,累的够呛,到后来大量看小册子,综合一下,逐渐到最后每一封信归纳到不超过三张。逐渐写,逐渐改,基本上有点路了。

后来和同修配合,他们到医院、学校、有关部门等抄写人名地址,我们每天坚持写几封信,那个阶段去掉了我很多常人心。有时写的时间很长了,手也累腰也酸,有时就想这几天算了,歇歇吧。每当一两天之后,自己感到不对劲,人家能出去的都在每天忙着救人讲真相,我在家坐着,风吹不着雨淋不到的,还想歇歇,一点苦不想吃能修成吗?从人到神这条路能那么轻松就走到头吗?这不是怕吃苦吗?不行,我还得写。

那时候一两天差不多用一支笔(圆珠笔),从二零零二年至今,邮出去的信不知道多少封了。那时候又没有电脑,又没有打印机,就是根据自己的理解写信,告诉人们真相,法轮大法是什么,天安门自焚真相和江泽民一伙怎么造假迫害法轮功等内容。劝说人们不要听信谎言。对一些讲不通的常人,就通过迂回的方式写信。我让字写的比较好的同修给我抄写信,然后到外地邮寄给认识我的人。有一些反馈回来的信息很好,使我更有信心了。

在写真相的过程中也去掉了我一些常人心,如我写着写着有时就烦躁起来了,想快点写完,我知道这是自己的急性子出来了,这是一种变相的干扰。在这时我一般都是放下笔发正念,清清自己的空间场和一切干扰因素。发过正念之后,一般都能稳定下来,在这个过程中,真正体会到了劳其筋骨,苦其心志。

在写信的过程中也逐步的去掉了自己很强的争斗心,不慈悲的心。举一个例子,在看到网上登出的沧州恶警强奸大法弟子一事,当时我拿起笔就给这个恶警写信,嘴里还说,我得好好损损他,他就是一个禽兽不如的败类。那真的写出每一个字都很尖酸刻薄,就象常人骂街一样,那可真是没有理智。写完后,马上叫别人邮走,也不管字迹潦草。一连邮了两封信后,我感到我的心态不对:他自有法来惩治,我这样的举动,不就说明强烈的争斗心表现出来了吗?

其实我的争斗心在当常人时就相当严重,遇事必须弄出个理来,无论在单位和家里都是这样。一件事情不说出来个理不罢休,必须说清楚。这种心态严重影响了我精進的步伐,也是从小到大受党文化的灌输,满脑子革命情结,爱和人辩论问题,争高低。如果有一点事没和别人一样,当时看是忍了,没有反唇相讥,过后也要重复几遍,嘴里还说,我是修炼人不和他一样,实际上已经和他一样了,也许不如一个常人。这种事情前几年经常发生,自己很苦恼。每当学《转法轮》,看到韩信能从胯下穿过去,有那么大的忍耐力,自己一点刺激的话也听不得吗?修炼人基本的忍都做不到怎么行呢。

我就在这方面加以重视,开始的时候,那真的是憋的难受,然后照镜子和自己说:你是修炼人,你是修炼人,要忍要忍。就这样经过多次的反复,基本上遇到突然的事情就不会太冲动了,也不会硬钻牛角尖了。但是时不时还会有反复。

因我家曾作为存放资料点被邪恶抄过一次家,虽然当初没有多少怕心,过后还是心有余悸,怕心一次又一次不断反复出现,我也在不断发正念铲除,但是没有除干净。特别是刚开始写真相信的时候,出现了很明显的怕心。尤其给街道、派出所、公安局等领导写信的时候,脑子里就会现警察抄家情景:就想会不会被查出来啊,万一被查出来怎么办等等。如果给一般常人写呢,就不存在这种想法了,其实这种状态的出现就是走了旧势力的安排,承认了迫害的存在。特别有街道或者派出所的人上门来时,更是紧张,表面看是很镇静,其实内心还是很怕的。有时我也问自己,怕被抓么?还是怕失去生活的安逸?

通过不断学法,我逐渐悟到,那个怕不是我自己,而是我体内另外空间的怕的那个物质要被清除了,它不甘心,才会出现在我的思想中产生出想象的怕的事情来。作为一个修炼人,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我的一思一念都会形成能量的,经常这样想就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这就是自己求来的。

师父在《洪吟二》〈怕啥〉中讲:“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我对师父这段法深信不疑,每当听说什么事或谁告诉我现在公安怎么样了,产生怕这个念头时,我就会想到师父的这段法,我反复背,一直完全没有了那种怕的念头之后才停下。有的时候,会背不下百十遍,一两个小时,真的把大脑完全空下来了,这样,我很快就把怕心清除了,虽然它还是会有反复的时候,但那种念头很快就消失了。

以前如果同修把很多资料放到我家,或者在我家分发资料的时候,我就会很紧张,脑海中会出现被警察拉出家的情景,现在就没有那样的怕心了。不管有多少资料放在我家,我会觉的没事,那是同修们对我的信任,也是在救度众生这条路上应该做的。作为大法弟子,在当前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应该多承担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做什么都是给自己做的。

我在十几年的修炼路上,虽然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经历,在心性魔炼中,也使自己有了一个很大的飞跃。还是常人时,争斗心、妒嫉心、私心、色欲之心、爱撒谎、虚荣心、显示心等等,已经根深蒂固。遇事总是觉的自己有理,无论在单位还是家庭都是一样。特别经过车祸后,被迫完全换了一种生活方式,当时简直要疯掉了似的,那几年过的浑浑噩噩的,脾气糟透了,自己都不知道能活到哪天。自从得了大法之后,我明白了这一切的根源,我经常说这样一句话:没有大法我不能活到今天,没有大法就没有我。

师父在《洪吟二》〈无阻〉中说:“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我虽然不能出去讲真相,师父也给我安排了修炼的路,从一开始一个人用手写,到后来两个人写,直到现在我们这个邮寄项目组已有七八个人参与,有寄信的,有写信皮的,而且我们现在可以用打印机,打出各种不同的真相信,邮寄给不同的人,如给学生、警察、公安系统的、一般常人的。我们会用打印的比较薄的信纸,两张一封,很正规;同时要求每个人参与写信皮的同修字迹要工整,一定要带着救人的心来写。收信和发信的地址都写的很详细,X省X市X区X路X号等。每一个参与写信的同修,每日发正念来加持所邮的真相信一定能顺畅无阻的到达收信人的手中,看到后会传给亲朋好友,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更多人得救。我们现在每周寄五次,因为不同笔迹,每人一次可邮三到五封不等,这样每天都能邮二十封左右。都在同修们出去办事的时候,捎带着邮寄出去了。据反馈,一般人接到后都会给其他人看,效果还是很好的。

因为寄信需要大量的详细地址,得用一定的时间收集,我们有条件就上网查,或买带有地址的书籍,还有的同修到本地各个医院、公司、机关单位、各个街道等,收集各处的详细地址,还有在外地工作的同修,也会很用心的把地址都收集起来,充实我们完成邮寄这个项目。大家都很用心,

以前因为有怕心,一直不敢上网,现在我可以每天上明慧网查地址和看资料了,同时有些遗憾的是同修们上网登出的恶人的地址,有详细的地址却没有人名,有人名却没有详细地址,感到更可惜。在此建议同修们,能把详细的地址、姓名、邮编这些信息都提供出来,我们就会在一周之内发出去真相信,让我们不同地区的同修,借助明慧网这个平台,共同努力,互相协调,早日结束这场迫害。

师父盼我们早日完成史前大愿,时刻呵护着我们,其实都是师父在做,这一点我很有体会,仅举一例,在二零零七年的冬天,有一阶段我们地址很少,那几天我就在想怎么办。同修们也很忙,那时我还没有上网。一天,我无意中发现写字桌上面有一张印满地址的纸,大约八十多人的通信地址,是全国电器维修点,省市区门牌号、姓名、邮编。我以为是女儿带回来的,她说不是。我才悟到是师父看着我着急救人在帮我呢。我心情很激动。师父为我们的修炼圆满操了很多心,我们没有理由不精進。

在邮寄真相过程中,对我的心性提高有很大的帮助。在邮资问题上,因为邮票价格一涨再涨,每次购买邮票都要五、六百元钱,有时感到很吃力,仅有这么二三个人支持,偶尔心里会有不平衡,但是这些心现在已经去掉了,因为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了的,家里条件越来越好了,同修们也能主动支持这个项目,我的心也变的平和了很多。修炼就是修这颗心,心放下了什么都能放下了。

因为没有写过交流文章,就是想到哪写哪,自己也不满意。有很多想说的话没写出来。我想师父能理解我的心。同修能理解我,我还会继续努力把修炼中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分享,找出不足。

让我们共同精進,完成史前大愿,和师父回家。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