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明慧网的不解之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十年正法修炼,明慧网是师父发表经文的讲台,是海内外同修交流的平台,是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舞台,也是旧势力和邪恶因素的断头台,在解体邪恶、讲清真相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在中国大陆风雨如晦的黑暗日子里,明慧网就是大陆大法弟子的指路明灯,十年来,我与明慧网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明慧网传经文指点迷津

我和丈夫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当时很少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总是用孩子小、工作忙、家务多等借口掩盖执著,不珍惜集体修炼环境。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真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啊。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由于学法不深,对邪党的认识不足,我们摔了大跟头,几乎放弃修炼。丈夫表现出很厉害的绝症,医生都说他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是慈悲的师父挽救了我们。二零零零年三月我们又从新开始修炼。

那时真是暗无天日。天空总是灰蒙蒙的,太阳只偶尔露出苍白的脸,发出惨淡的光,就象月亮似的。电视、报纸、电台,所有的媒体都撒着同样的弥天大谎,很多同修被抓,我们在大街上碰到了都不敢说话。

二零零零年快过年时,我鼓足勇气去一位老年同修家。听说从市委、“六一零”、国安、派出所到单位,有八个人监控她。但她很坚定,冒着生死帮我找人录了一套炼功磁带。她拿出一张信纸,上面手抄了一首诗《心自明》,她说这是师父的经文,是一个在大城市读大学的学员打电话传来的。那学员说,这篇经文是从明慧网上下载的,明慧网是大法的网站,在海外。犹如黑夜中看到了灯塔,我一下子就记住了“明慧网”这个名字,我想:有机会,我一定要上明慧网。因为在那里可以看到师父的经文。

零一年夏天的一个夜晚,一个熟悉的老学员来到我家。她曾去北京为大法上访,差点被恶警关進戒毒所。她说,从劳教所回来的几个“功友”说:我们已经修成了,应该把书交出去。我说,你修没修成我不知道,反正我没有修成,我修炼刚刚起步。师父讲修炼的人到圆满的前一刻都要学法修炼,把书交出去,怎么学法呢?怎么修?我可不交。那同修犹豫不决,走了。第二天,又来一同修切磋。他说我“过关了”,“坚修大法紧随师”(《洪吟二》〈心自明〉),不交书是对的。

后来,我们接到了《走向圆满》、《排除干扰》、《放下最后的执着》等手抄经文。我用白纸和复写纸抄了,送给其他同修。《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和《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我也抄了好几遍,都能背了。师父的经文通过明慧网把我们带出了最危险的境地,一步步走了过来。

二、第一次上明慧网

我家有一台笔记本手提电脑,单位里也组织员工学电脑。但我那时怕心很重,也很自私。总觉的自己年轻,有文化,如果学会了电脑就会成为重点迫害对像。所以总是找借口加班,很少参加电脑学习。更没想到上明慧网、做资料,依赖心很强。

二零零四年,当地大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我们连上网曝光邪恶都做不了,打电话请外地同修上明慧网曝光邪恶。我意识到自己有责任上明慧网,不能再等靠要了。

我的笔记本电脑的配置很低,只有64MB的内存和8GB的硬盘,不能装杀毒软件,也没有宽带网。我硬是打电话问了动态网的网址,用“拨号上网”的方法打开了明慧网。

映入眼帘的是明慧网宁静祥和的界面和“法轮大法明慧网”几个大字,金色的莲花,我屏住呼吸,看到师父的照片,我的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就象迷失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家园。

我迅速下载了师父的新经文《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可怎么样让同修们看到呢?当时我认识的同修被非法抓捕了二、三十人,监控监听搞的很厉害,特别是邪恶挑唆煽动,有的被捕学员守不住心性,又牵扯出别的学员……一时间,人心浮动,怕心很重。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心想让同修们读到师父的新经文。刚好,那两天我一个人在家。我一路发正念,跑到电脑店买了一台小型的惠普喷墨打印机。关于打印,我什么都不懂,我以为将打印机接上电脑就可以打印。我让店主打印一张测试页给我看,效果挺好。可是拿回家,照样子装驱动软件,却装不上去。

但我相信师父一定会给我智慧。我仔细看了一遍打印机的说明书,找到了原因:这台打印机要求电脑的最低配置是64MB内存,而我的笔记本早已过时,只有64MB内存,带不动。

怎么办?时间过的飞快,要重建当地资料点看来非一日之工,而同修们又都等着新经文。我对着师父的法像合十,心里求师父帮忙:师父,帮我装上打印机,我要印新经文啊!驱动软件就这样装上去了!

我从来都没打印过,但我相信师父一定会帮我的。我试着装上纸,点“文件”下的“打印”,也不知道设置页码,也不知道设置版式,每张纸就只打一面,居然打出了两份新经文!

如雪中送炭一般,这两份新经文迅速的在同修中传播。象我一样指靠惯了的同修,以前得到的经文印刷都很精致,突然一下子没了,再得到的是两份“新手上路”打印的经文,但谁也没有抱怨,仍然如获至宝。慢慢的,陆陆续续又有一些同修开始做资料了。邪恶绞尽脑汁,还是无法切断我们通过明慧网与师父、与海内外同修联系。

三、第一次向明慧网投稿

我原来有一个很不好的毛病:看《明慧周刊》和资料总是一目十行,走马观花。说看了吧,又说不出道道,说没看吧,又有点印象。还自恃有文化,觉的资料上的文章平白如话,缺乏文采。

二零零六年的夏天,我自己印了两本《忆师恩》,送同修一本,自己留一本,带到母亲家里去。因为字比较小,母亲让我读给她听。这一次是我读的最认真的一次。以前我人的一面总觉的《忆师恩》中的叙事大同小异,而且很平淡。这次一字一句的读,感觉却很震撼。清楚明白记的,那本书有两页装反了,装订线的那一边在外边。我原打算读完后拆开从新装订的,没想到读完后,那两页书自己顺过来了!而书就在我手里捧着读了两个小时!

我悟到那一次一定是师父有意显现神迹帮我转变观念。我反思自己中邪党“无神论”的流毒很深,对佛法修炼认识非常肤浅。我一口气把这件事的经过写出来,题目为《读〈忆师恩〉 沐浴师恩》,通过“网页投稿”寄到明慧网,没想到过两天就登出来了。

我有了信心,就将自己工作中的故事写了一篇《师生心中最珍贵的礼物》又寄给明慧网。写的是我用“真善忍”的“法宝”引导学生,学生進步很大的故事。文中插入了一个学生的书信。过两天,明慧网又登出来了,还放進了“推荐栏目”。我仔细一看,编辑把全文顺序做了调整,并改成“老师的话”、“学生的话”,前边加个简介这样的形式。修改后的文章给人的感觉很简洁,很纯真,也很感人。我这个一向心高气傲的人也忍不住心服口服了。

四、我想做明慧网的通讯员

二零零七年我上网查找《师生心中最珍贵的礼物》,没想到一下子找到了十个链接。打开一看,原来这篇文章被九个地方的真相小册子引用,有一本还把它作为“卷首一文”呢!由此,我得到启发,向明慧网投稿,也可以大面积的抢人、救人。因为明慧网面向全世界,每天都有很多大法弟子、常人上网阅读,而且资料点还可引用广为传播,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呢!

我周围的每一个同修都有一大堆感人的故事,我就去采访他们,将他们的故事记录下来,发往明慧网。

中秋节,我带上月饼和水果来到一位被迫害同修家看望家属。同修被判刑四年。家里剩下白发苍苍的老母、有病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一家人住在一幢很破旧低矮的旧楼房里,靠老母亲微薄的退休金和卖鸡蛋为生。虽然日子过的十分艰难,同修家属却不愿意接受功友的馈赠,她们知道很多同修也很拮据。老母亲在冰天雪地的年关深夜,跌跌撞撞的摸到政法委书记家门口,这些人不开门,前来送礼的人络绎不绝,见此情景,送礼的人赶快走了,没有一个人理睬她。她又多次找到“六一零”办公室,大义凛然的告诉恶人:我儿子没有犯法,炼法轮功没有错,不偷不抢,不嫖不赌,不贪不占,没有什么不光彩的。你们赶快把我的儿子放出来!同修的妻子为了阻拦恶警绑架丈夫,被打的遍体鳞伤,旧病复发,她去要人,几次晕倒在派出所、“六一零”的办公室。而这些失去人性的做恶者无动于衷。

我感慨万千。这些大法弟子的家属,在这样残酷的迫害下,仍然坚守正义和良知。在大陆这个金钱万能的世界,仍然不染尘埃。他们的破衣旧屋,熠熠生辉;而那些参与迫害的官员,豪宅名车,却黑气弥漫。那些可怜的人啊,为了一点过眼烟云的现世的名利,被邪党欺骗,犯下了弥天大罪,把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断送。

我还采访了刚出狱的同修。他们象雪后青松,愈压愈坚。身上的累累伤痕,似乎在诉说着恶人的凶残,脸上却很祥和坦然,言谈中在反思自己的执着,感恩师父的呵护,正法的威严,仍然一如既往的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令邪恶胆寒。

我采访了一些新学员和老学员。大法的神奇在人间显现。有被汽车撞飞三十多米,摩托车撞碎了人却安然无恙的;有癌症晚期诚心念诵“大法好”起死回生的;有退党团队得福报的……

迫害发生了,我和同修千方百计打听消息,准确、及时的将迫害信息上网曝光。报道恶人恶报,尽量用慈悲的心态,修去幸灾乐祸的心。报道恶人的信息,抱着曝光邪恶,制止行恶,慈悲的心态,修去争斗心、气恨心和埋怨心。

开始采访时,心里很害怕。怕邪恶迫害,怕同修不修口,瞎传瞎说,不安全。可是道听途说的,写出来的东西总是不放心,可信度差。就托人去打听,可打听的人往往不是“专业人士”,该问的没问清楚,没用的问了一大堆。不行,还得亲自去。带上笔和本做记录,以免遗忘。

师父要求要揭露当地邪恶已经好多年了,我自己所受迫害我都不敢真名实姓的写,总是动人心害怕邪恶报复。有一次,采访一位女同修,她讲述了被迫害的经历。二零零一年,因为别的同修传给她六张“天安门自焚真相”的传单,被当地派出所酷刑逼供四个多小时。她既不说谁给的,也不说给谁了,被恶警用警棍打的晕死过去。她的哥哥和丈夫去看她,谁也不敢说恶警,反而逼她说出别人。她视死如归,还向丈夫交代了后事。

我在明慧网看到的迫害案例够多了,比这更残忍的都有,但是这个同修的经历特别打动我。原因有三:其一、她学法不学人。当时很多同修以为修真善忍说真话,所以对恶警也毫不隐讳。她在派出所看到桌上有一本《转法轮》,一下子想起了师父讲过要为别人着想,她不说同修和世人,避免别人被迫害,真心为善。其二、她上网曝光的两个恶警,一个曝光了名字,此人再没参与迫害,还讨好大法弟子;另一个当时不知道名字没写姓名,此人直到二零零七年还在做恶。其三,她是当地人,一名医生,修炼大法之后戒掉了打麻将的恶习,脾气温和,在医院视病人如亲人,精心调治,在家里,温柔贤惠,相夫教子。这样一位善良的女性,仅仅因为看了六张真相传单,不愿牵连别人,就差点被打死,胳膊和大腿被打成了黑色。谁正谁邪,一目了然。

我一下子悟到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 ◎师父评语》中的师父讲的:“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我真切感受到了害怕让人知道真相的确实是邪恶。我们被迫害过,我们还不敢说谁在迫害我们,才导致正气不足邪气有余,才导致邪恶反复的迫害。我非常感谢师父这一巧妙安排。我们又专门搜集恶人信息、恶行曝光,窒息邪恶。

一次为了营救一位亲人同修,我托同修询问其家属后,将他狱中情况上网曝光。当地同修将此消息编進了当地真相传单。结果,有同修说他身体恶化没有那么严重,这样失真的报道会起负面作用的。我向内找,是因为对同修有“情”。我被迫害时,他参与营救,现在,他身陷牢笼,我做的特别积极,以至于将他身体恶化程度写严重了;并且用了一组排比句,以期达到铿锵有力,激起义愤的效果。那次的传单不仅存在这个问题,而且将迫害时间也搞错了。

望着被涂改的印好了的传单,有同修说要烧掉,不能发出去。我很痛心。我对同修的情、显示文采的心给整体造成了重大的损失。我再也不敢这样干了。我觉的这样的报道对于明慧网是一种亵渎。我再次调查清楚后,从新写了一个更正,并向明慧编辑部道歉。

我回想起九八年刚得法时抄《洪吟》,总是用人的语言规范去对照,修炼境界提升后,才一次次的悟到、证实《洪吟》的诗句背后博大精深的内涵。我想在高层生命看来,我是多么的可悲可笑。我更加体悟到修炼的严肃,只有真正的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才是对的。

看到明慧网上同修们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人的故事,我觉的也应该在这方面突破了。这么多年,我总是放不下小知识份子的那点清高、爱面子的心,总是害怕被人拒绝,被人嘲笑而下不了台。我知道这些心不可能带上天国,我就试着面对面讲真相。

一天,我给一位卖东西的老人讲真相,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从兜里掏出一本小《转法轮》来,原来她是同修。她激动的告诉我她老伴因为对大法的正确认识而起死回生的故事。我也很感动。一回家,我就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了,基本上就是那位老人口述的。文字非常朴实,但是老人的正信,大法的威德,却让我感动落泪。孩子很诧异,过来看了,说:一个现代版的神化传说。这篇文章很快发表了,并选在《明慧周刊》上。

在向明慧网投稿的过程中,我也发现了自己的很多人心。如:将发表的文章收集起来,表面上是为了编辑当地真相资料,实际上后面隐藏了一颗证实自己的私心,看我多了不起,写了那么多文章!发表了文章,还不能告诉别人,老想显示自己。一上明慧网就浏览查找自己的文章题目,如果发表了,就喜滋滋的下载收集,而不是静下心来看看同修的文章。待到找出这些心时,又觉的自己太渺小,一切都是师父所赐啊,包括自己的这点能力。

溶于明慧网这泓净水,真的很快洗掉了浊世的尘埃。两年前,我第二次脱离魔爪后,我明白了我被迫害的原因: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不坚定,在大陆被迫害的环境中用人的办法保护自己,没有与同修形成整体。我体悟到师父在《路》中所讲的法。一出来我就买了新电脑,装上宽带网,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邪恶拼命阻拦,不停的往我脑子里反映黑窝里的迫害,让我回忆,使我害怕。刚开始时,我就坚定一念:师父叫我这样做,我就要这样做。邪恶说的不算。后来,我悟到共产邪党就是要在大陆制造这样一个恐怖的场,目地是阻止我们修炼救度众生,这些怕心根本不是我,是邪恶通过几十年的暴政强加给我的。试想,如果我在香港,在台湾,在美国或世界其它各地,我就不会因为讲大法好而这么害怕。我就发正念解体这个“怕”,同时坚持背法,讲真相。

由于两次被迫害,丈夫也很害怕。我一坐到电脑前,他就紧张,就发脾气。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躲躲藏藏的。我不怕恶警,也不怕外人,我就怕他。结婚那么多年,我一直都是听他的,他当家。我发现我以前总是把他设想为阻力,总是用“他不让我做”为借口掩盖自己的怕心,推卸自己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我的心多么肮脏啊!我觉的不能再这样藏着掖着,我做的是最正的,他不能站在邪恶的一边毁了自己和众生,同时,我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干扰因素。

我在做事时,他又来了。我就讲给他听,指给他看,还问他做的好不好。他开始大发雷霆,说我又想“進去”,继而骂我,打我,摔东西,怎么也挡不住我。我坚持跟他讲真相。后来他不管了,再后来,他也主动看看我搞的东西。家庭环境就这样开创出来了,他的状态也好多了。

现在我基本上没有什么“敏感日”的概念,也不再在邪党的阴影中生活了。我很平静,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存在退缩,不存在歇息,更不存在“转化”……。

五、邪恶最怕明慧网

我第一次被迫害时,绝水绝食反迫害。邪恶的“六一零”头子摆出一副伪善的面孔去劝我,诋毁明慧网,说明慧网是假的,说我被骗了。当时我没上过明慧网,当时的真相资料都是手写的或油印的。我对他说:明慧网是真的是假的,最好辨别了。你们把明慧网打开,让每个老百姓看看,我们某地的某某是什么样的人,她是怎么死的,你们公安干了什么,如果明慧网是假的,老百姓一对照就全明白了,还不用你们花那么多钱封网呢!那多省事啊!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灰溜溜的走了。

恶警指使犯人对我们進行野蛮灌食,骂骂咧咧的。我质问他们:谁叫你们灌的?把名字报上来!我要把你登上明慧网!恶人的气焰马上消失了,当然他们也不敢报名字了。

第二次被迫害时,恶警千方百计的诋毁明慧网,说:我们辛辛苦苦做工作,使尽了招数,在这里转化了,一出门,明慧网上一篇经文你就反弹了。

现在可好,很多邪恶的招数还没使出来,就夭折了。同修们齐心协力,海内外形成一个整体,明慧网太厉害了。信息多、快、准。在讲清真相、解体邪恶、救度众生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我们当地小资料点逐渐遍地开花,与明慧网单线联系,独立运作。前不久,听到一个看守所的警察抱怨:你们派出所再不要把法轮功往这儿送啦!人还没送来,海外电话都来了好几个!搞的我们的名字他们都知道!一同修在乡镇大街上发资料劝三退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她一進门对警察说:大法弟子救你们来了!赶快退出党团队,记住法轮大法好!灾难来前命能保!三天后,正念走出,临走时,跑到一个个牢门喊:大法弟子要回家了!没退党团队的同胞抓紧机会啊!快报名字啊!她带着一大串三退名字回家。回家当晚,她找到迫害她的派出所当班警察,把他一家人劝退了。第二天,她返回该乡镇继续讲真相,到派出所和国保大队要回资料和MP4……

当地“六一零”头子暴死,市委书记害怕的说:可别叫法轮功知道了,捅到网上就麻烦了!

邪党害怕老百姓上明慧网,强制网民安装“星空极速”、“绿坝”,安装国产杀毒软件,将自由门破网软件当病毒封杀,流氓本性暴露无遗……。魔高一尺,道高万丈,明慧网从来都没有被封住。同修们,让我们正念正行,都来上明慧网,支持明慧网的工作,共同将明慧网办的更好,在整体提高、救度众生中发挥更大作用吧!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