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人的理 前方柳暗花明

学习师父《曼哈顿讲法》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十多年的修炼中,虽然经历的考验一次又一次,人的壳也蜕去了一层又一层,但总觉的越往后提高的越缓慢,修炼心性的历程也越艰难。近来学师父《曼哈顿讲法》,顿觉热血涌动,心潮难平。其中有惭愧,有自责,更多的是心性升华后的欣喜和激动。

带着执著脚下山重水复

我的职业是教书育人,平时的工作、生活中,我要求自己注重人格修养,提高思想道德。把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作为自己人生观的重要组成部份。别人不愿当班主任我当,公共卫生没人扫我义务承包,学生到家里来若带礼物,我以高出几倍的价格返钱。这样一来,在单位里上上下下,左邻右舍都给了我一个正直、好人的评价。

面对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无论“正直”、“好人”在别人心目中是褒义还是贬义,我却把这些视为自己的精神财富而倍加珍惜。社会价值取向在变化,我依然固守着被人看不惯的、陈旧的人生观,以独善其身为乐。从而也越来越鄙视那些溜须拍马、追名逐利的小人,讨厌那些不顾人格尊严、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的庸俗之辈。進而形成了自己疾恶如仇的性格特征。

在工作中,我总把方便让给同事,把困难留给自己。长此以往,就有人把别人的宽容与忍让视为软弱可欺,工作拈轻怕重,对别人苛刻以求。当无理要求得不到满足时,就搬弄是非,勾心斗角。我无力与人争斗,心中又不平衡,只能背地里默默的郁闷、烦恼。

由于我们住的离公婆家很近,所以节假日往来频繁。我也把那里当作自己的家,洗衣做饭,端茶倒水,殷勤侍奉两位老人。公婆也在亲友面前夸我是好儿媳。可时间一长,彼此都非常熟悉了,婆婆有时就连讽刺带挖苦的说我哪里哪里长的不好看,对我的相貌表示不满。因为我把他们当作是自己的亲人,所以说什么也从没介意。后来我惊讶的发现,每当有什么好吃的时候,婆婆就把其中好的挑选出去,剩下的才让我那刚几岁的孩子吃。这时我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觉的我把你们当成亲人去孝敬,你不把我当回事也就算了,竟然这样虐待我的孩子,天下哪有这样的奶奶?可一想到她是长辈,我还是不能说什么,也不好说什么,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吧。这样我不动声色,一如既往的继续着平静的生活。后来这样的事我就视而不见,习以为常了。

正法修炼以后,因为有工作,有家务,还有非常重要的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我倍觉时间紧迫,压力很大。节假日没有休息时间,也就不能经常去看望公婆。自觉的这种情况下少去几次也无可非议,他们也能够理解。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过年时,当我们领着孩子,带着礼物,风尘仆仆的推开公婆家门时,婆婆坐在炕上,不说话也不看我们,拉着长长的脸,怒气冲冲的向我们示威。意思是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去看望他们?面对这种尴尬的局面,我努力保持平静。我和丈夫拿出给她买的礼物,上前主动说话。等到她情绪缓和以后,我也向她做过解释,但下次再去时场面依然如此。虽然我脸色没变过,但背后感到很伤心,很委屈。觉的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已做到仁至义尽了,还想让人怎么样?为了自己享受,就不顾别人死活,大法弟子也有尊严,人世间也得讲理吧。至此,我原本纯净的心里多了一层隐隐约约的隔阂。

还没等我对这种情况再习以为常的时候,婆婆又当着我和很多人的面拐弯抹角的暗示我不在好人之列,其实是有意在挑衅,看我有什么反应。我的心再一次被触动了。多年来,我的谦卑礼让,任劳任怨,她家亲戚都称赞不已,谁也未挑出我有什么过错。在外面我是被广为尊重的人,到她家我是个免费雇佣的保姆,现在又被开除了“好人”之列。我一味的忍辱不辩、与世无争,她却蛮不讲理的步步紧逼。我无论怎么忍让,为她付出多少,都难以满足她那唯我独尊的贪婪的享受欲望。为了大法弟子的形像,尽管我满身是理,也始终没和她争辩过一句。但心里的委屈却久久难以释怀。觉的心性关太难过,修炼的路太坎坷。

放下人心 前方柳暗花明

回首十多年修炼的心路历程,自以为思想基础很好的我,为什么关、难越来越大,没完没了,心性提高的如此艰难?经过认真学法,反复查找自己,找到的根本问题是:没有超越人的理,没有真正在法中修。

大法修炼者没有仇恨。我疾恶如仇的性格特征是修炼的障碍。而对人“鄙视”、“讨厌”、“如仇”都是从情中派生出来的执著,是应该修去的人心。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无论世人如何不好,我们只有慈悲救度的责任,而没有鄙视、讨厌的理由。

“郁闷”、“烦恼”、“委屈”、“伤心”都是人心的执著。修炼就是修去人心,走出人的理。可是,由于我没有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遇到问题沿用人的思维逻辑,用人心去思考,用人理去衡量。有时在一时一事中明白了,再遇到问题时又回到人的思维定势和思维习惯中去。总把自己当作人,第一念总在遵循人的理,很少用法理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修炼是从本质上提高生命层次的过程。是要走出世间,超越人这一层生命的。总在人的理中徘徊,怎么能走好回天之路?怎么成为一个光焰无际的神呢?

“我没什么过错”,“她蛮不讲理”。在人的理中就算是事实,而在法中看却是偏见。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讲到:“你们从现在开始也是这样,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 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

学到这里,我震惊了,博大精深的法理震醒了我。千错万错,错在我这个修炼人。修炼人把自己的对错当成了大事,这是舍本逐末,没有悟透法理,没抓住修炼的根本。师父在多次讲法中嘱咐我们,社会、家庭都是我们的修炼环境,周围的一切都是为我们的修炼准备的。没有我们的修炼,就不会有这样的环境。别人的“讥讽”、“挖苦”、“虐待”等等,都是师父为我的提高而精心安排,他们(同事或家人)具体实施的一次次考验;“蛮不讲理、步步紧逼”是师父“委托”他们催促我跨越难关,尽快提高上来。人家辛辛苦苦的帮助,我却“郁闷”、“委屈”、“难以释怀”,完全是世俗之见。如果放下人心,走出人理,按照“一举四得”的法理,居高临下的看待这一切,我就应该真诚的感激他们。因为我的提高除师父呕心沥血的栽培之外,其中也有他们的一份功劳。

“心被触动了”。当我学到师父零六年《曼哈顿讲法》中的“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这段法时,犹如醍醐灌顶,一股甘露流入心田。听到师父“也许是我说的”时,顿感心清气爽,沐浴在一片法光之中。一切“委屈”、“伤心”都已无影无踪。同时也惭愧的无地自容。

学了十多年法,修了十多年心, 当刺激心灵时,心还是被触动了。非等师父说出“是我弄来的”,把谜底彻底揭示出来才恍然醒悟,才知道自己如此愚钝,领悟到师父对弟子慈悲点悟到如此细微之处。在此,由衷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修炼的实践中我深深感悟到,带着人心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在人的理中辗转徘徊,脚下就是山重水复;超越人的理,心在法中修,居高临下的去审视世态炎凉,保持修炼人超然的心境,前方则是柳暗花明。

红尘内外,天壤之别。世间的一切都是虚幻和假相。大法弟子切莫把红尘中的俗事当真,忘记自己的神圣使命。同修们,勇猛精進吧!为了兑现那久远的誓约,尽快把人世间的恩恩怨怨全放下,稳健的走好回归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