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初走入大法修炼的,也算是老弟子了。当时由于婚姻的不幸,在经济和精神上的压力下,身体非常不好,带着年幼的孩子生活很艰难,是伟大的师父使我们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懂得了人生的真谛,从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我们母女的生活环境也改善了,我与父母及弟弟之间的矛盾也都化解了,因为我们都修大法了,是师父给我善解了一切。

维护大法 证实大法

在这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我们一家人在魔难中相互鼓励,相互扶持,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都走过来了。

九九年“七·二零”开始迫害时,我们正在当地办九天学法班,同修们听到消息后,没有被吓住,都觉的应该去省政府,到省政府时,那里已有好多学员,后来我们被带到了双城一所学校里,被关的同修有几千人。当时来了好多警察,他们就象土匪一样,在人群中把年轻的男大法弟子往车里推,要带走,我们一起制止,他们根本就不理睬,我们好多同修相互挽起胳膊挡住了警车的去路,我们虽然互不相识,但是我们的心是一致的,决不允许把我们的同修带走。当时我心里一直在背师父写的《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恶警又调来了消防车,要往大法弟子身上喷水,又有一排排同修挡往了大门口,就这样僵持了半个多小时,最后他们把车上的同修都放下来了,后来我们被当地政府接回去了。他们每天都上门骚扰,还派邻里监视,把我家接收电视的大锅盖,放像机等物品抢走,至今未还,当时真感到象天塌下来了一样,压的透不过气来,听到有很多同修進京上访,我从内心真的很佩服他们,但是因为自己有怕心,放不下孩子,放不下利益之心,开始没有走出来证实大法,在多方面的压力下,我外出打工去了。我利用工作之便写真相信,往出邮送,可是总感到自己象是躲起来了,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心里很痛苦。突然有一天,接到家里的消息说小妹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被抓了,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当时我眼泪夺眶而出,我真的很惭愧,对不起师父,我不配做您的弟子,就连小妹那么软弱胆小的人为了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都能去北京证实大法,而我……。我知道是那颗为私的心在阻挡着我,怕身体受苦,怕看不到孩子,怕经济受损失,师父写到“怕心是不是执著哪?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精進要旨》〈为谁而修〉)我当时有一念,我一定得去北京,随之干扰也很大,多次请假老板都不给,直到年末我才回到家中,弟媳看见我就说,我就等你呢,咱俩一起去北京吧。

二零零一年元月四日,我们就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很顺利的到达了天安门,刚打开横幅没几分钟就被带走了,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关押在本地看守所,当时很后悔没听师父的话,由于学法少,没有站在法上看问题,多是用人心去看待,有机会都没走脱,让世人对大法犯了罪,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非法关押了六个月,并被勒索了六千多元钱。我没因此而被吓倒,反而更加坚定起来,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正念,让我有信心走好以后的路。

在证实法中修去怕心

由于我们地区离市里较远,资料短缺,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我与一位在看守所中认识的同修A联系上了,当时她被迫流离失所,在市里与同修租房住,每次都是她帮我准备好资料后,我就去取,当时也有很多的顾虑,怕心很重,我知道这样做是对的,无论怎样我都要承担起这份工作,一边怕一边做,那时也有很多是人的勇气,心里不停的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不允许邪恶迫害我,随着不断的学法在法理上有了新的认识,明白自己是在做最神圣的事,邪恶是不敢动我的,师父也不允许邪恶迫害的,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正念越来越强,每次去取资料,家里的同修就帮发正念加持我,直到我平安回来,也有遇到危险的时候,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就这样我们运作了一年多。

二零零二年,A同修回到了当地,我们为了给市里同修减少压力,就自己成立了小资料点,开始我们五人,没过多久有两位同修被恶警绑架,正念闯出后去了外地,另一同修也因事离开了,就剩下A同修我俩。到现在我都非常感激A同修对我的包容理解和支持,她对我说:“如果有什么事你不敢去做,你千万别硬撑,跟我说,我去安排。”我嘴上答应着说行,可我心里却有坚定的一念,我一定能行,就这样她负责打印,進耗材等,我负责运送。由于我们当时学法少,整天忙于做资料,忽略了心性的修炼,干扰接踵而来,不是电脑坏了就是打印机坏了,A同修就得大包小包拿到市里去修,更麻烦的就是搬家,因租房住,房东经常查看,觉的不安全就得搬,又不能让别人知道,每次都是A同修、我和孩子搬,累的腰酸腿疼,有一次搬完家,我说:“以后再也不搬了,是邪恶在迫害我们。”后来才悟到那就是正念,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搬过家,直到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同修出钱给买的)。

随着正法的進程我们当地又成立了一个资料点,并有了协调人,由于自我心强,遇到矛盾不向内找,只看别人的不足,我们没有配合好,与协调人之间发生了矛盾,在同修中引起了很大的波动,影响了当地的救度众生。有几个月的时间都没有从法上提高上来,没有慈悲的去对待同修,去包容她,理解她,帮助她,整体上出现了问题,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六年A同修被恶警绑架了,并被非法判刑三年,损失很大。我在看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再去执著〉中写到:“我要松散管理就是因为你放不下那常人,从而在工作中心里不平衡。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个小小的人的,工作谁做都是洪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你们这种心不去难道还要带上天国和佛争强吗?”我深深的陷入自责中,看到同修心性有问题,说一遍 ,如不接受就不再说了,觉的无能为力,怕同修生气,用人的情去对待,没有向内修向内找,没有为同修负责,而是怨和指责,无意中干了邪恶高兴的事,给同修加大了魔难。

放下自我,圆容整体

某协调人找B同修让我负责做一部份资料,当时我虽然也向内找,但只是表面,在心里还有对他们的怨,觉的证实法的事也在做,帮助同修学上网,教同修学排版、打印,修机子,做真相币,不用你协调,我照样能做好,有种不服气的心里。就找借口说很忙做不过来,其实是那颗对人有成见的执著心,证实自我的心,争斗心等不想去,就这样失去了提高心性的机会,我也意识到这些不好的心,必须得修去,后来协调人又让别的同修找我,其实就是师父一再给我机会,但我没有悟到又拒绝了,还觉的自己提高了,对协调人没那种怨了,心里想我有我该做的事,为什么非要听你的安排。提高的机会又一次错过了。

有一次一位同修跟我说,协调人说你不配合整体。听到这话,我心里有点不平衡,就说:“整体大的事情我也配合了,什么事都得听他们的吗?”当时我就意识到那个争斗心,不让人说的心出来了,我得赶紧修去它,心里想既然同修说我不配合,那我就真应该好好向内找找了。我找到同修D,我们平时接触很多,彼此都了解,我把这事一学,他马上说了两句,你配合谁呀?谁你都不配合。听到他这一说,我感到很意外,我真象同修说的那样吗?我不停的反问自己,心情非常压抑,回到家中,我坐在床上开始回忆自己的修炼过程,就象看电影一样,边看边用师父的法对照,由于自私心理不愿接触更多同修,自我保护,独来独往,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觉的跟上了正法進程,没被落下,在学法中经常评论这个同修不修口,那个同修不负责,全是指责别人,很少对照自己,所以心性一直没有多大提高。平时也经常说向内找,但都是表面,并没有在心性上真正提高上来。说是要提高心性,但没有从多方面去修,境界的升华那是修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师父说:“其实,你们所过的关,就是在去你们的魔性啊!可是你们一次一次的用各种借口或用大法掩盖过去了,心性没得到提高,机会一次一次的错过了。”(《精進要旨》〈再认识〉)我终于醒悟,同修说的话决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师父在点悟我,这次我发自内心的说:“师父,是我的错,我一定要改,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我就走师父给安排的路”。慈悲的师父看我有这愿望,又给了我一次机会。

有一天,我去B同修单位,他说咱当地做资料的某同修,因事长时间外出了,所以做资料的人没有了,因为量大,协调人准备让某某两位同修现学,我当时二话没说,就答应这件事我来做,B同修也高兴的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说:“那两位同修下乡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都做的非常好,可千万别大材小用了”。当我做出这个决定时,我的内心非常的喜悦,我能为同修着想了,我能配合整体了,这次不是形式上的配合,而是心的配合,这才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所以我们一直配合的很好。

“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所以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用师父给我们“向内修”这个法宝严格要求自己,向内修,向内找,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把自己溶于法中,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再一次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对我耐心的帮助!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