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追求精神刺激”的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做了一个梦,梦到在一个大操场上,有很多单杠、双杠等体育器械和过山车一类的儿童游戏设施。这时过来一个人问我:“这些好玩不好玩?”我指点着说:“别的四平八稳的,都没什么好玩的,就是这个‘独木桥’和那边一个悬梯好玩。”刚说完,我就醒了。醒来后我心想:都四十岁的人了,怎么做这么个梦?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人心啊?我仔细找了找,发现了一个很危险的人心,就是“追求精神刺激”。

《转法轮》中,师父讲道:“人就追求精神刺激,怎么解渴怎么来。那个作者也抓住这个特点了,反正你怎么解渴、怎么高兴,他给你使劲写。写的越玄你越愿意看,那只是艺术中的夸张。真正有这种功夫的人就不会这样干了,特别是更不能拿出来表演的。”

反思自己,“追求精神刺激”这颗人心太重了。好奇心非常强,什么都想尝试,听到什么都想体验体验。而且,做什么都想做到“顶”,常人们都说我做什么都很入迷,很“执著”。当常人时看书、看影片,专看一些很刺激视听的凶杀、武打、言情等东西,在紧张凶险、跌宕起伏的情节中和令人心醉神迷的悲欢离合中满足寻求刺激的人心。记的当常人时,有个比我年龄还小的常人,曾经认真的跟我说过这句歌词:“平平淡淡才是真。”我当时没吱声,可是心里嗤之以鼻,认为平淡如白开水,那有什么意思?我就是要生活多姿多彩,绚烂如锦绣。由于求心太重,造成经历很坎坷,遇到很多波折。弄的身心疲惫,生活一塌糊涂。

这颗人心反映在修炼上也很突出。就是什么证实法的项目也想做,总感觉自己手头的项目不够大,不够轰轰烈烈。总想找一个“最过瘾”的项目做。不是说不能同时参与多个项目,但是浮躁、贪多的人心是不能有的。还体现在,盲目攀比劝退的数目,不能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责任中的证实法的工作。

更严重的是,非常喜欢读“正念闯出魔窟”一类的文章,读的时候感觉很过瘾,对写这些文章的同修,隐隐约约的有一种羡慕感,感觉他们不虚此行。虽然从法中知道,大法弟子是不应该被迫害的,真正修的好的大法弟子根本不会遇到这些事情,可是,因为那颗“追求精神刺激”的人心没有去掉,所以那种羡慕感也一直没有完全消去。我想,这颗人心,也是我在“七·二零”去北京证实法时,本来能理智的避过魔难却不走脱、被关到看守所时反而有一种兴奋感的根本原因,也是影响我一直不能摆放好“安全与正念”之间的关系的因素之一,做事不稳,总是求大,求“最”,求“突出”。

写到这里,我感到身体内有些很重浊的东西被清除了,身体很净、很轻。我知道是师父帮我去掉了。谢谢师父!

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