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双梅生前在山西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今天看到大法弟子曹双梅二零零九年七月被山西省女子监狱二队教导员雷润香指使包夹封闭殴打致死,心中无比悲痛。多么好的一位同修啊!下面是我了解到的曹双梅生前在山西女子监狱遭受的一些迫害

曹双梅大概2008年5月被劫持到山西女子监狱的,直接关押到二中队。当时的教导员是粱桂莲,六月一号粱桂莲被调到一中队当教导员,从三中队调来了蕾润香任教导员。蕾润香见一个月还没“转化”曹双梅,就把她关在监狱的禁闭室迫害,由犯人孙芳芬、张新琴、安玲梅“包夹”,每天强制洗脑,播放邪恶的谎言,轮班看着曹双梅。刚开始晚上还让曹双梅睡觉,后来就不让睡觉。

再后来就开始打曹双梅。有一天晚上整整打了一晚上,以前雷润香还每天上四楼问曹双梅的“思想状况”,放话让犯人开始打曹双梅后,就再也不上四楼了,任由犯人迫害。曹双梅的身体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但恶警雷润香并没达到她的目的,雷润香不死心,还在不断安排其他中队邪悟的人来对曹双梅强制洗脑。雷润香曾因在山西女子监狱以所谓的“转化达到百分之百”而上过报纸,由此可知她有多么邪恶。

2009年3月,雷润香又安排曹双梅与本中队已邪悟的人在一起所谓的“学习”,遭到曹双梅的拒绝。雷润香当天停止曹双梅出工,处罚曹双梅在雷的办公室站了一天,并强制看光碟洗脑。第二天,让犯人(病号)看着曹双梅,通知出工再让出工。第三天恶警雷润香反咬曹双梅私自不出工,给其他警察与犯人造成假相,并以此又开始迫害了。曹双梅拒绝报数,戴名牌,不承认自己犯罪。

3月16日晚上9点多封号时,曹双梅告诉大家在心里退出邪恶的共产党,“法轮大法好”。恶警雷润香当着二中队所有的犯人在楼道里用电棍电曹双梅,专电脸、脖子,折磨好长时间。最后把曹双梅拖到教室又电了好长时间,处罚二中队所有人罚站。

那一夜,曹双梅是在教室的地板躺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被抬回监舍时身上都是凉的。上午(3月17日)雷润香就安排由犯人孙芳芬、张新琴(专迫害法轮功)包夹监视起曹双梅,又开始白天黑夜播放污蔑大法的谎言。

在最后迫害一天天升级,曹双梅1米7多的大个,被迫害的一下矮了许多,走路都站不稳,瘦的皮包骨头。

监狱车间以做各种蝴蝶为主(出口),曹双梅常被安排干最脏、最累的活。通常早上7点出工,中午12点收工,12:30—12:40就再出工,晚上7点多收工。最邪的是警察控制人上厕所,上午只许上一次,早上都不敢喝稀饭,更加不敢喝水。每天靠吃下火药。这就是监狱的所谓人性化的管理。

曹双梅被迫害死,恶警雷润香罪责难逃。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将来必须偿还自己犯的罪。

参与迫害的恶犯人孙芳芬,大概年底报减刑,山西省晋城市阳城人,年龄不到30岁,因打架被判5—6年;犯人张新琴,50岁,08年入监属二进宫,因诈骗700万而判无期,上一次也因诈骗600万而判无期;因在监狱迫害法轮功,获减刑,关了14年,出狱不到2年又进去,迫害曹双梅时曾喊自己是无期,老公是公安的,家可能住太原。以上这两恶人在二中队专看管法轮功学员,曾迫害过王素荣、张桂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