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在法中成熟起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十几年来,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了今天,也逐渐的成熟起来了。我心中有太多的话要对师父讲,只是被不会写文章这个观念长期障碍着,一连几年的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交流法会都没能参加,失去了一次次师父给我们安排的珍贵机缘,我感到很遗憾。这次我必须冲破这个观念,归正自己,把几年来随师正法中的一些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望同修慈悲指正。

病魔挡不住修炼人的正念

最近一段时间,我发现周围不少同修出现了病业的现象,有的表现很重,持续的时间也很长,而且接连不断的有同修被病魔夺走了生命。我感到很痛心,也引起了我的一些思考。借此法会之机,我想结合自身的情况,谈一下对此问题的认识。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对大法疯狂打压。我因進京上访、坚修大法被恶人绑架,非法关押。一次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放回家后,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状,表现为:不能站,不能坐,站一会儿心就发乱,头发晕两眼发黑,得赶快坐下,不然就会倒下。坐着的时候腰痛肚子发胀,胀的象裂开似的,很长时间不能吃饭,只能喝一点点水。在家里只能后背倚着被子、半坐半躺着,那个滋味真的很难受。脸色发黄发青,嘴唇发紫,头脑中经常翻出癌症的念头。

但那时不管身体多么难受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我坚信师父的话,修炼人没有病。所以,我一直没有把这个现象看的太重,在家人面前尽量表现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不让他们看出我难受的表现,不然的话,非送医院不可,那样会给大法抹黑。

我承受着身体的剧痛,尽量把家中各方面的事情做好。一天三顿做好饭后,丈夫、儿子、女儿他们三人吃的很香很甜,而我也得坐在饭桌旁,不能吃饭也得装着吃饭的样子,喝一点水,肚子就胀的象裂开似的。

很长一段时间,虽然我没认为是病,但那种难受的感受使我认识到我的状态是不正确的。我想:一定是有我做的不符合法的地方,我一直没认识到,被邪恶抓住了迫害我的借口,加重迫害我。

我静下心来多学法,对照向内找。终于,我找出了出问题的原因是:由于邪恶的疯狂打压,我承受着外界和家庭的双重压力。那时,我因坚修大法不放弃,邪恶搞株连政策,丈夫单位被施加压力,不准上班,孩子不准上学(女儿十四岁,儿子才五岁)。我丈夫平时就胆小怕事,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下,他的精神几乎崩溃,象疯了似的,把所有的痛苦和不满全发泄到我身上,多次拼命的打我,往死里打。那时,我对抓我打我的恶人没有怕,但我对丈夫产生了恐惧害怕的心。同时,我的气恨、委屈也伴随而来。那阶段也放松了学法,才使邪恶对我的迫害逐步升级。

我认识到这些后,抓紧时间静心学法,对身体的表现尽量不看不去感受它,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心念一定,就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其它的安排一概不接受。在学法的时候不断的查找自己,归正自己,体谅我的丈夫,善心对待他,因为他也是受害者。去掉了气恨、委屈,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用炼功人的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这样不长时间,病魔的现象也不知不觉消失了,我又变成了一个红光满面、很健康的大法弟子。

通过那一段我身体的前后变化。我认识到:病魔没有什么可怕的,它能挡住人心,但挡不住修炼人的正念。出现病业现象,不要把它看重看大,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坚定学法的基础上,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迫害形式,认真找出自己不符合法的地方去掉它,归正自己,病业现象很快就会消失。

转变观念 救度众生

师父说:“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这也是当前大法弟子圆满过程中要完成的。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责无旁贷的,必须得去做、必须得去完成的事情。”“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当前大家要不能够完成这件事,不能够使众生得度,你们自己就没有完成自己立下的誓约,同时也会给整个正法、宇宙、众生带来灾难。所以我刚才讲,这是大法弟子必须要做好的。”(《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大法弟子都是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的生命,我们更新的生命是宇宙大法构成的。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师父就把我们推到了最高位置,“七·二零”之后,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转入了正法修炼,就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当我明白了这些法理后,转变了为个人修炼,为个人圆满的基点后,我逐渐的去掉了私心,能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好自己不是为了个人提高、圆满,而是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也从法中知道了,现在的世人都是有来头的,是从高层次来到人间盼大法弟子救度的。

救人心切,我要求自己抓紧时间救人,利用各种形式救人。邮寄真相信、定期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等。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我除了自己单独讲外,还经常和学法小组的两位同修配合讲,效果很好,我们一天的三退人数多则二、三十人,少则十几人。和同修配合讲能相互补充,讲的比较清楚,使听真相的人都能真正明白真相得救。我单独讲真相时也从不敷衍了事,对每个人都认真讲,从中体会到:心怀慈悲才能讲清真相救了人。

一次我去以前住过的楼下去讲真相,看见有五人在井边洗衣服,我走过去和她们打招呼讲真相。其中一位是我以前的对门邻居,我已经给她讲了真相并办了三退。我就和其他四人讲。为了把真相讲清,我在那里一边讲一边给她们压水洗衣服,讲大法的洪传和美好,讲邪恶对大法的迫害,讲为什么要三退等等,讲的很全面也很用心,但当时没有人表示三退。我心态依然平静祥和,没被结果所动。

我刚回家,听说她们就互相议论起来了,当得知有两人早已三退时,其他三人也焦急了,并质问那二人,为什么早退了不告诉我们,同时催促和我是对门邻居的那个人,把我叫回来,给她们也办三退。后来我都给他们送了神韵光盘,并给她们办了三退。这也是真相讲清后的效应。从中也看出,世人真的都在急切的盼得救。同时我也体会到,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傍晚,我们三人经常去菜市场买菜讲真相。有一次和一个农村来卖菜的妇女讲真相时,她很兴奋的告诉我们:到今天你们给我讲真相为止,已经有七、八十人给我讲了,大法这么好,我也想炼法轮功了。可见同修们做的有多好。不用执着一讲就得三退的结果,我们只管放下自我,用心去做,大法的慈悲,该得救的人一个也落不下。

还有一次,我和一同修配合讲真相,当和一年轻漂亮的小媳妇讲时,得知她家庭条件很好,可年纪轻轻的一身病,一张漂亮的脸暗淡无光,一副痛苦的表情,她曾去了几所大医院也没能治好她的病,她说:“如果能让我有个好身体,就是一贫如洗我也知足了,两次怀孕都是宫外孕,我心里真是害怕极了。”当我们和她讲真相时,她很愿意接受,也很相信。最后我们告诉她,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一定会好起来,她很高兴的表示回家后一定诚心念。

不到十天,我们又看到了她,发现她大变样,漂亮的脸上增加了几分喜悦和光彩。她兴奋的告诉我们:她回家后,每天都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睡梦中都在念。她的丈夫问她:你睡觉时你念什么“好”?她还说这救命的九个字已深深的扎入了她的心中。她现在一身病全好了,去医院检查时,医生都感到惊奇。

她很感激大法的师父,很感激大法弟子让她明白了真相,生命得救了。她说她会告诉更多的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还高兴的说:我把大法弟子给我的真相资料放在一个盒子里保存好,每当心情不好时,拿出来看看就好了。并且说:我看了资料,自己也觉的是一个神,不是一般人。

有一次,她在去买衣服的路上,一辆汽车迎面向她撞来,她大声说:真善忍好!瞬间,汽车擦肩而过,没有撞上她。她二十八岁有病时,人家说她象三十五、六岁的人,现在人家说她象个小姑娘。

在这几年讲真相中,这样的例子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无数的事实已证明,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无比超常和神奇。师父洪大的慈悲,无以言表。

观念变 家庭环境也变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稳,会使你周围的环境也发生变化。你害怕的时候,你发现众生都不对劲了。你变的神情清朗的时候,心胸宽广、乐观的时候,你发现周围环境也不一样了。”(《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迫害开始的那几年,我由于站的基点不对,不理智也无智慧,把证实法这样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做的很不好,造成亲人不理解,家里的环境也很紧张,周围的环境也不对劲,那时觉的修炼真苦真累。

后来通过不断学法,我转变了观念,站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基点来看问题。我的心胸豁然开朗,不再计较家人与世人的态度,慈悲善念对待他们。家里与周围的环境逐渐变好了。

从中我认识到:救度众生,除了面对面讲,发资料等多种形式外,自身的形象也很重要。大法弟子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真相,做的好符合了法,人们就会对大法产生正念而得救。否则就会败坏大法,往外推众生。认识到这点后,我平时在言行上处处用炼功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善待所有的人。丈夫和两个孩子从开始不理解不支持,到现在都能理解并支持我修大法。

例如:我家现在住在一个新盖的住宅楼上,现只住了几户人家,不断的有人往这搬家,進来住之前,每家都要装修,楼梯弄的很脏,没人管,我家住五楼,每次都是我把整个楼梯打扫的干干净净。冬天下雪我把外面扫的干干净净。有一个邻居问:谁把楼梯打扫的这么干净?当时我丈夫在场,他抢着回答:这是法轮功扫的,你也快去炼法轮功吧!每当听到这些话,我真心的为这些生命能明白真相而感到高兴,更深深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

我们每年都要回农村老家过新年。大年初一我和丈夫、女儿一起到山上看一看,到路上转一转。我们这里村与村之间相距比较近,村村公路通。由于这几年,我地迫害比较严重,农村同修数量又少,农活又多,一段时间没见到大法的真相资料。

我就利用过新年的机会,带上一些真相不干胶,贴到很醒目的村与村之间连通公路上的电线杆上和显眼的墙上。丈夫和女儿看到我贴,只是笑笑,不再说些不好听的话了。正月初三日是我们这里回娘家的日子,几里地的路,我们不骑摩托车,特意步行,因为路上贴真相资料方便。女儿还帮我贴,丈夫还关心的提醒我注意安全。

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改变了我,改变了我家里的环境。我从自私中走了出来,逐渐成熟起来了。我认为,只要家里出现不对劲的地方,那一定是我的问题,归正了自己,一切也就都顺和了。

唤醒昔日同修 圆容师父所要的

师父洪大慈悲,不想丢下一个得法的弟子,师父要的是整体提高,整体圆满。大法造就了我们,大法圆容着我们,作为大法弟子也要圆容大法,圆容师父所要的。

从师父近期的几次讲法中,我理解,尽快找回那些昔日离开法、掉队的同修是目前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些人能否走回来,取决于我们这些一直走出来紧跟师父正法進程的大法弟子做的好坏。我们修的是无私无我,我们成就的是未来的大觉,大慈大悲,对我们那些同门弟子,我们不能不管不问哪,我们有责任去关心他们包容他们,赶快把他们拉到法中来,让师父欣慰。

这一阶段,我和两位同修配合,到处去找昔日的同修和那些被各种观念障碍走不出来、不太精進的同修,从法中和他们交流,在和每个同修谈话的过程中,我们和他们象一家人一样。关心他们,体贴他们,包容他们,心贴心,把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美好,通过我们传递给他们,使他们能感受到温暖,唤醒他们那颗迷失、麻木的心。我们以法为师,从方方面面引导他们归正。

我们发现,那些还在学法,但不愿走出来讲真相救人的同修(包括一些长期处于病业状态的老年同修)存在一个共同的问题:只看《转法轮》,不看师父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讲法,不愿看《明慧周刊》。

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和同修交流,光看《转法轮》不看师父后期讲法是不行的,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师父的后期讲法都在解《转法轮》,简明扼要,把现成的东西直接给我们,只要照着做就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明慧周刊》也是很重要的,明慧是师父为全世界大法弟子树立的一个我们自己的可信网站。从那里边,我们能清楚的知道全世界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形式。每一期登的全世界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文章,对我们的修炼启发很大。那都是同修们从法中证悟的东西,能直接带动我们认识上的升华,少走弯路。

我们还鼓励这部份有电脑的同修,一定要上明慧网看每日文章,这是偏得,不可失去。当同修对这些问题认识后,我们再帮助他们成立学法小组,溶于集体环境。对于那些暂时不能参加学法组的,就鼓励他们多和同修接触、交流切磋,共同提高。让那些精進的同修带动一下,真正形成比学比修,共同精進的环境,效果不错。其实只要我们有这个愿望,表面上是我们在干,而实质每一个环节都是师父在精心安排,都是师父在做。

对那些因邪恶迫害离开大法,另学其它法门的那部份昔日同修,相比较而言,做工作难度要大一些。但是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也有信心做好,从来没有放弃他们的念头。因为他们毕竟是得过法的生命,大法已经在他们的心灵深处扎下了根,他们明白的一面是渴望回到法中来的。

在和他们交流的过程中,我们的心态非常平静,不被他们的表现所动,慈悲对待他们,帮他们解开心结。完全没有了过去那种看不上他、指责、埋怨、要压倒他战胜他的不良心态,我们完全是为了这个生命好,慈悲对待他。在这个环境中,我们之间的距离拉的很近,没有什么间隔。我们也没有怕受干扰的想法,因为我们心态正,做事在法上,有师父的呵护加持,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任何不正的东西都动不了我们。在慈悲的场中,一切不正的都得解体。这是正法的需要,是师父所要的。

在和同修交流当中,我们尽量先让同修讲话,等找到他的心结再对症下药。这部份同修观点大同小异,都觉的自己修的高,了不起,不用讲真相救人了,好好修自己就行了。针对他们的观点,我们先把师父后期讲法读给他们听,再明确的告诉他,现在只有大法才能真正度了人,其它任何法门不可能再度人,再学也不过是走形式,浪费精力和时间,自欺欺人。再告诉他们:师父多次讲法都明确的告诉我们,大法弟子直到圆满的那一天,就是做好三件事。只学法不讲真相救人,修炼等于零。正法还没有结束,世间的每个真修的大法弟子都要救人。不让救人的那些论调,都是破坏法的邪恶乱鬼搞的。再和他们交流大法弟子真实的身份和下世来救众生的责任。

过程中,师父的法在不断的解体使他们迷惑的东西。他们都在变,对我们表现的亲切、热情。我们不执着结果,只管用心做师父要我们做的。去一次不行,过几天我们再去,不光我们去,还鼓励更多的同修去。

有一个昔日同修,我们第一次去时,尽管她的态度没有多大的变化,我们离开时,她热情欢迎我们下次再去她家。过了几天,我们再去和她交谈时,我们谈了不长时间,她完全清醒了。她很激动,含着眼泪说:师父真慈悲,不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有十个同修,有十一个同修关心我,帮助我,我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同修的感激心理。我们说:你感激师父吧,是师父安排我们来叫你一起回家的,你从现在开始不用太急于做事,把师父的讲法全部用心学几遍,你就知道如何做了。

我们临走时,这个同修一再含泪表示感谢。现在这个同修很精進,在稳稳当当的做着三件事。不多举例子了。我想只要我们用心做,永不放弃,那些昔日的同修就有希望回到法中来。这也是师父要的。

找回昔日同修这件事,在其它地区大法弟子做的都很好。比学比修,我们感到很惭愧。我们地区“七·二零”前得法的人数很多,现在剩下的三分之一多一点。师父正法时间一拖再拖,我悟到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希望这些昔日的同修能尽早回到法中来。我们这件事做的太迟了。但我们相信,有慈悲的师父,伟大的法,我们会把这件事做快做好的,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尽我们的责任,兑现我们史前立下的誓约。我们所有的同修一起下世来,一起返回去。

谢谢慈悲的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