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天成 珍爱天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老子讲:“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受大地的承载之恩, 应效法大地;大地又依法于天;而天又效法“道” 的法则运行;“道” 的本性是无为的,其发展变化是自然而然的。

《黄帝内经》主张天人合一,强调人“与天地相应,与四时相副,人参天地”(《灵枢·刺节真邪》)。人的生命是天法在世间的具体体现,人要效法于天道,天和人是和谐统一的;人与天地溶合,相依生存。

人类、生命、地球、宇宙、天体等万事万物,都是高级生命所造就,体现出无量的智慧。因此世间的一切都是和谐的、圆容的、生态平衡的,是天斧神工而成的。

且不谈更大的宇宙天体的组成和运转的奥秘,只说我们地球,就已经够神奇了:四季有序,海陆山川,干湿适宜,白云蓝天,鸟兽花草,生态循环。地球绕太阳公转又自转,自转还有个斜角23度27分,这倾角也谓巧妙至极,它才使地球上有四季的变化。如倾角是45度,则地球上大多数地区的夏天会象赤道一样炎热,冬天会象南北极一样寒冷。这么完美的机制,只能是高层的神在操控。因此,炎黄子孙就流传下这样的成语:浑然天成、巧夺天工。

著名科学家牛顿是个基督徒,牛顿的一位好友总不相信有神。有一次他到牛顿家做客,见到一个精美的太阳系模型。只要一摇手柄,各星球就按自己的轨道运转起来。于是他大加夸奖,问牛顿:“这精密的模型是哪一位能工巧匠做的?”谁知牛顿却不在意地说:“没有人。”他的朋友大惑不解:“谁制作了这伟大的系统,怎么会没有人呢?”牛顿反问道:“如果一具模型必须有人制作的话,为什么实际运转的太阳系,却会是偶然形成的,而没有一位创造者呢?”这位朋友醒悟了,逐渐接受了“有神论”。

笔者儿时经常想:这冰天雪地的严冬,是否有时会长此下去,而春天不再回来了?人每天都是生活在侥幸之中吧?还是有老天爷在管,要么咋会年年岁岁都相同呢!

人类要尊重“天成”,应该把“天成”看得很神圣的,不能轻易地改动地球上的天然环境。比如,非本地物种如果乱加引进而不控制,就会给当地人们的生产、生活和生态环境带来难以挽回的危害,这样的事例很多。1859年,当澳大利亚的一个农夫为了打猎而从外国弄来几只兔子,在那里兔子没有天敌,快速繁殖不断翻番,到1950年,兔子的数量从最初的5只增加到了5亿只,这个国家大部份地区的庄稼或牧草都遭到了很大损失。整个20世纪中期,澳大利亚的灭兔行动从未停止过,但收效甚微。

水葫芦原产南美,上世纪50年代,把它作为优良的青饲料,在中国推广种植,迅速扩散到珠江流域、长江三角洲水网和云南滇池等地。水葫芦在河道、湖泊、池塘中的覆盖率往往可达100%,茂密植株遮蔽了阳光,阻塞了河流航道,降低了水中的溶解氧,使许多原生物种消亡,对灌溉、运输、水产、旅游业等造成严重危害。目前,中国每年用于治理水葫芦灾害的费用都在5亿元以上,仅上海市一年就要从水中打捞出80万吨水葫芦。

造物主所造各地区的天然环境,是讲究生态平衡的,不要人为地改变其原始状态。在20世纪初,美国的凯巴伯森林中约有4000头野鹿,与之相伴的是一群群的狼。为了鹿的安宁,美国总统决定开展除狼行动,到1930年累计枪杀了6000多只恶狼。狼不见踪影了,鹿不久增长到10万余头。兴旺的鹿群啃食光了野草,毁坏了林木,使以植物为食的其它动物锐减。鹿没有天敌追杀,懒化体弱,群体退化,陷于饥饿和疾病的困境之中。到1942年,凯巴伯森林中鹿下降到8000头。美国政府又于1995年实施了“引狼入室”计划。从加拿大运来野狼放生到落基山中,森林又焕发了原始生机。

人类总是妄自尊大,不自量力,往往就想主宰一切。有的人也想创造出类似地球那样的原始生态系统。1986年美国在亚利桑那州,兴建了一座封闭式人工生态循环系统。研究仿真地球的生态条件,看人类是否适合生存的问题。其占地面积才1.3万平方米,总体积容量不到20万立方米,就觉得了不起,因此把地球本身称为“生物圈一号”,把这个系统称为“生物圈二号”。结果历时8年,耗资2亿美元,最后确认实验失败,可见人没有天神那样的智慧,人类只能依赖地球才能生存,对地球上的原始生态环境,不能随便破坏。

道家讲:行云流水皆有气,即万物都有灵气。一杯水是有生命的,那么江河湖海就更是有生命的了。如今,人们为了眼前的利益,灌溉呀、发电呀,大动干戈,拦江筑坝,阻截了川流不息的气运,造成了江河断流。特别是长江、黄河像两条大动脉,千万年来流淌在中华大地上,更应保持它的原始生态。近年来中国大陆连续出现诸如松花江断航,黄河、辽河、山西多条大河断流,北方的河流大部份常年干涸或污水横流,长江干流出现罕见的低水位,主汛期枯水;人造水库长期大量蓄水,地壳负重失衡,造成地震等隐患;山和水的结构变更,原始的天然景观遭到了破坏;死水长期不大流动,特别是排污、滥抛脏物,使水质污染。自古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人为地超采地下水导致地裂和沉降,上百个城市被迫限水;13个较大湖泊普遍存在污染和富营养化,甚至危及日常生产生活,全国整体性的水环境危机越来越严重。无锡市2007年5月,太湖由于富营养化蓝藻暴发,水面形成蓝绿色有腥臭味的浮沫,景象惨不忍睹。

地球上除了造物主所造的物种,新的物种是培育不出来的,物种基因的稳定性极难逾越。一些科学家用现代遗传学与现代数学概率论来验证,基因突变产生高级性状的机率几乎是零,概率计算表明,物种进化的可能性小到了绝对不可能的程度。从这一点也证明,“进化论”真是荒谬的假说。动植物育种专家都知道,一个物种的变化范围是有限的,新培育出的品种不是不育,就是又变成原来的亲本。如山羊与绵羊的杂种不活,马与驴的杂种骡子不育。

天成的地球环境,气候条件、人文地理、各种生物,原本是天然循环,天工地造,完美之致。唯物论者却说这都是大自然“偶然地凑合”;进化论者还把动物的保护色等,说成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本来是高级生命大觉者的慈悲,才造就了人类生活在这样一个和谐共生的空间,可是有的人却不知尊重,否认天成,妄谈什么“让高山低头,河水让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等, 真不识天高地厚。前面只谈了中国大陆水环境的危机,对于其它天成的地球资源,人类也须倍加珍爱。无节制的毁林、毁草而耕;乱开矿、乱搞化工生产;大地的荒漠,空气的污染、海洋的毒化都已经到了最坏的程度;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土地板结,人畜为害。1992年世界1575名科学家发表了一份《世界科学家对人类的警告》,开头就说:“人类和自然正走上一条相互抵触的道路。”

那么,是否自然界存在的东西,人类都不能动、不能改变呢?不是的。未来的科学必须是珍爱天然,把山川平原也视为生命体,因势利导的。中国古代大禹治水,不是强硬堵截,而是疏通九河;都江堰顺应自然以用之,化害为利,利泽川西平原两千余年,造就了肥美富饶的“天府之国”,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载入人类水利史册。未来人类的科学,必将承传“天人合一”之理,顺应天成,锦上添花。

尊重天成,不仅仅专指自然界,万事万物皆有定数,还可以应用到一切领域之中。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有其本身的必然规律,所以讲遵从天法而行事,按照老子的“道法自然”,顺其自然而发展。然而,共产党讲的什么“斗争哲学”、“革命理论”, 什么“战天斗地”、“改天换地”,违背了天理、天法,最后必将自取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