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真、善、忍同修 才是真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我是2007年初走入大法的新学员。近来学法偶然悟到自己修炼中有一个失误,特写出来与同修切磋。法理不清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做常人时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喜好读书学习,有时还写点稿子。走入大法实修后我基本上保留了这个习惯。但除了读师父的书,就是上明慧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其它的书报、杂志都戒了;有时还给明慧投投稿,明慧同修为了鼓励我,还不时给我刊载点出来。按说这两点都是好事,但由于我没有把握好,结果把好事变成了个人修炼中的障碍。一是认为自己会学、会修、比别人修的快、修的好,在潜意识中有高人一头瞧不起同修的心理;二是把写稿子当作个人修炼的一条“捷径”,用写稿子代替学法、修心性(当然给明慧写切磋交流稿件也是一种修炼,我这里只是觉的主次不能颠倒)。这样呢就导致两个关系摆不正:一是没有摆正学法与写稿的关系,把写稿子放到了首位。

由于三件事都要做,加上我是新学员,个人修炼与证实法溶到一块了,这样就更加显的时间、精力不够用。于是只有在学法上打“折扣”(不是有意而为):一是参加集体学法时间少了;二是个人用来学法的时间短了;三是学法为了求進度求数量,就拿出做常人时养成的“一目十行”的习惯快速阅读,导致学法不入心:法理不显现,心性提高慢,长时间在一个层次中打转还不自知。

二是在集体学法小组内没有摆正与同修的关系。由于经常上明慧(实际上几乎是天天上),所以我掌握的资讯就比其他同修相对要多一点。特别是对于邪恶迫害和安全隐患方面的问题,我想为了整体提高共同升华,觉的有些事情有必要对同修说一说,提醒一下。按说这个出发点也是好的。但由于我学法走了过场,囫囵吞枣的看起来学了不少法,其实好多法理并不清晰。以至在与同修相处时常常出现好心没有好结果的不正常现象。现在才意识到我在个人修炼中只注意了修“真”,而忽视或者说轻视了修“善”和“忍”。

仗着自己能上网、能写稿这点“本事”(其实同修并不知道我给明慧投稿的情况),那说话的口气和态度就多少有点居高临下、盛气凌人、得理不让人的架式,有时还不顾及同修的脸面、情绪、感受。直言直语的弄的有的年轻同修下不了台。这样一来就产生了一种矛盾的现象:我说啥同修也能听,同修大都是年纪大、得法比我早,涵养比我好,一般能忍。但有时从神情、态度上还是能看出一些他们心里的憋屈:你一个新学员,又不是协调人,是不是太严格了啊?是不是有逞能、显摆的心啊?我这样写这样说并非无地放矢猜忌同修,我一旦察觉到了周围这种不对劲的情况后就赶紧向内找(其实也没好好找深挖根),就忙着给同修道歉剖析自己。同修这才舒了心、有笑容,夸我“悟”性好。但过不了多久又是一个原地踏步式的“恶性循环”。搞的我身心俱疲,不由的生出一些不符合修炼人心态的怨恨、疏远之心。走了旧势力邪恶因素间隔同修的路,心想“独善其身”吧,少管“闲”事。

由于我个人修炼状态和整体修炼状态总是在这个层次中提高不上去,不说是一盘散沙吧也有点象一盘散沙了,就给了邪恶以可乘之机。在一个多月时间内,本城区先后有四名同修被邪恶绑架,一人被非法抄家,造成的损失还比较大。其中有两名同修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至今还有一人未回。痛定思痛,我想应该是彻底向内找、清醒的时候了!

我放下了多写稿、求发表的执著,静下心来通读大法。当一次通读《转法轮》到第十二页最下面的三行:“铺开讲,法很大。到了极高点上去讲,那就很简单了,因为法就象金字塔形的。到了极高层次上用三个字就可以概括,那就是真、善、忍,显现到各个层次就极复杂了。”读到这里我的心动了一下,若有所悟。过了几天,再一遍通读《转法轮》到第十四页倒数第七行至九行时,我的眼睛久久不能离开。师父说:“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是啊,我做到了“真、善、忍同修”吗?这段法何止学了上百遍,我怎么就没留心到“同修”这两个字呢?

我觉的,我们作为一个修炼人,仅仅说真话、办真事、直截了当、坦率坦荡那是远远不够的,有时甚至还是错误的、快言快语、不顾及他人的承受。虽然“真”也是宇宙的根本特性,但在我们修炼中只是一个基础、一个起点、一个最起码的要求。重要的还要修“善”。师父教导我们:“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如果不注意修善,那么有些事情很可能就会弄的事与愿违。有时不但帮不了人、救不了人,甚至还有可能把事情做坏,适得其反。我在个人修炼中仅满足于求“真”而忽视了修“善”,不注意善待同修,以至“忍”也没能做好,摆不正与同修的关系就是一个例子,也是一个教训。其实同修的种种“表现”,都是在给我提供修炼环境,帮我去心。可惜我悟的太晚。在此,我要向同修真诚的道一声“感谢!”

至于“忍”,我们作为一个修炼人,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则必须做到。因为有的时候能忍就是“真”,不能忍就不是“真”;有的时候能忍才是“善”,不能忍则不“善”。忍时虽然无声,却能使“真”、“善”和“慈悲”的力量和作用发挥到极致。在启迪良知、救度众生方面,“忍”的无声常常胜过有声而效果殊胜!师父教诲我们:“忍,它是个很强的东西,是超过了真和善的。整个修炼过程都得叫你去忍,守住心性,不可妄为。”(《法轮功》)

正准备结束本文时,我突然又想到了“同修”的另一层意思。不管悟的对与不对,我还是想顺便说几句。我们要做到“真、善、忍同修”,那是师父开示的法理,没得说的。但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同一师门的大法弟子,是不是应该互相帮助、互相提醒、共同修好一块回家呢?“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那是“同修”吗?只顾自己修好、修圆满而不管其他同修如何,你能撇下那些一般化的同修独自上天回家吗?师父要求的可是“等你们都成熟起来了,下一步就开始。”(《别放纵别招鬼◎师父评语》)我理解的这个“都”就是要我们整体提高、共同修好、一起回家的意思。大家不都是眼巴巴地盼望着师父开始下一步、法正人间吗?师父的法都讲白了,标准也出台了,那就是要“都成熟”!要不将来面对神的大审判时,问你一句:“正法中你在正面起作用中尽职尽责了吗?”(《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你如何回答?所以,想圆满回家就要“都成熟”。要“都成熟”就必须“同修”!只有真正做到了“同修”才是真修,才能真正地助师正法。不是空喊几句套话,“随着龙船叫叫号子”,凑凑热闹,就可以过关的、修成的。

一点体悟与同修切磋,不足之处敬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