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病业关的点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今年夏天我出现了比较严重的病业状态:左脚、小腿肿的象个大面包,小腿上还长了多个象小枣似的硬结节,一碰很疼,腿、脚肿的象没蒸熟的馒头,一摁一个坑,穿不上鞋。这个现象,来的很快很猛。当时我就警觉了,我问我自己,为什么来的这么快?这么狠?我开始反思,自己哪点出了问题?

我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

我现在的老伴在他前妻去世后带着一个小男孩与我重组家庭。今年(09年)上半年老伴让我帮他整理他的回忆录。在整理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他写的对他的前妻的怀念。几十年过去了,深情未减,谈起来还哽噎落泪。我不由的产生了妒嫉心,心想,他们的关系太好了,几十年了还没有放下。而且,他还特别偏爱他的大儿子,对我们母子冷淡,从来都没有过一个笑脸。当年他前妻手上长个疖子,他赶着车拉着她到处求医问药,花了不少钱。为了给她治病,他才来北京打工挣钱的。可是她去世时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家里父母没等他到家就把人埋了。他痛苦的在新坟上哭了一天。过了八年在家人的督促下,他才和我结了婚。结婚后不冷不热的,我哪里知道是什么原因。

看到他在回忆录上写的这些,联想到我这前半生的酸甜苦辣,很是委屈。例如,文化大革前期,他得了腰椎盘脱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拉撒都在屋里,我除了生活上对他的护理以外,每天还为他煎汤熬药。当时小儿子刚刚四个月,每天早晨、中午、晚上孩子睡觉时我就帮他按摩三次,帮他恢复健康。可是在后些年我得病时,他却从没问过我哪里不舒服。我腿软的几乎不能走路,三十多岁就拄上了拐棍(不好意思就拄个伞),寸高的门槛迈不过去,用两手把着腿提过去。因为孩子们小,做饭洗衣还得做,班还得上(不上班没工资),一天一付大汤药吃了六年直吃到药物过敏。他从没帮我煎过一副药。那么多年跑医院,他没陪过我一次,甚至一次也没问过我得的是什么病。天冷了我为他们赶做棉衣,每天晚上熬到一两点钟才睡觉,这是家常便饭。早晨他起床穿上新棉衣时,从来没问过我是什么时候做的。

我们共同生活了五十多年,我生了三个儿子,在他的回忆录上却没有提上我一句。为此我的心里难过极了,心想我为他这个穷家含辛茹苦了几十年,还不如人家几年的情深意重。此时不仅是妒嫉,还感到十分寒心,生气,从而产生了怨恨。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心里愤愤不平。

就在这不知不觉之中,在我身上出了前面说的这种特殊的病态反应。当时还没悟到是什么心让邪恶钻了空子,只认为是过关,经反复学法和与同修切磋,才悟到了是强烈的怨恨心、妒嫉心等人心造成的。

今天悟到了作为修炼人,应该明白这些因缘关系,不应产生怨气,更不应妒嫉。他们关系好那是他们的因缘关系。他对我们母子不好,那是我们的因缘关系,生生世世的业债能一样吗?你为什么要妒嫉人家呢?再说现在老伴对我的态度还是不错的,也有了笑脸,对我还是挺关心的,只是方法欠妥。从不正面回答问题,往往是所答非所问,话一出口就带有几分火药味,但他心地善良。其实他这样对待我,作为修炼人来说,这是我的修炼环境,随时都在给我提供提高心性的机会。是因为自己没能始终保持修炼人的状态,才会愤愤不平,产生怨气。再说在我走入修炼以前,他也曾为我治疗眼睛奔波。另一方面,他已是八十岁的人了,还每天汗流浃背的外出采购,使我节省了时间可以多学法好好炼功;再一方面,他虽说不修炼,但他能为我护法。将来我要真能修成得道了,是有他一份功劳的,我应该感谢他,善待他。他是个常人,不能对他要求太高。

师父说:“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你不就两得了,业力还消下去了。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三得。你是个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转法轮》

谢谢师父!今天学到这段法感到非常亲切,这段法真是给我讲的,只因弟子太迷,没有悟到师尊的苦心,没能很好的利用我这个修炼环境修炼自己,还经常产生争斗之心。

再说,他与前妻关系再好,再恩爱也只不过才几年的功夫,她也只是得了一点关爱,就匆匆离去。他是常人,常人就是为情活着,心爱的人故去了,时常怀念,这是人之常情。而我得到的是大法,是层次的提高,是整体的升华。为什么要妒嫉人呢?妒嫉心也是情的产物,这个情不去,你就什么都放不下。由此可见自己头脑里的情还是不少的。

原因找到了,我就多学法,多炼功,多发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头,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随着我心态的转变,症状逐渐消失,现在完全恢复正常。

我现在用这实例给周围人讲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因为修炼了大法,我才能正确处理家庭矛盾。今天我要是没修炼,就他这样对待我,给我造成如此大的伤害,我能放过他吗?那不得吵的天翻地覆吗?孩子们能踏实吗?最起码我不可能再帮他整理什么回忆录了。而我是个炼功人,没有那么做,只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向内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修正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

还有,我身体出现了那么严重的症状,如果不修炼,也就只好得去医院了。即使去医院,花它几千元钱也不一定能好。我是个炼功人,我没去医院,没花一分钱,没用一粒药,就凭着学法、炼功,找差距,“病”就不治自愈了。这不就是大法的威力吗?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么残酷的镇压下,修炼人仍然在坚持不懈的修炼大法,这就是为什么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世界那么多国家支持和保护,因为他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水平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