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的整训和奴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网上早有曝光。本文仅从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在这里的亲身经历和见闻,来揭露该劳教所是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

被非法押送到劳教所后,恶警就让你把衣服、鞋、袜全部脱光,下来就叫你做“下蹲”,被抓到这里来的大法弟子,大都是五十岁以上至七十多岁的老年妇女,能做得了多少个?可是恶警不管你死活,一直做到人都要背过气去了,才叫你穿上囚服,立马进行整训。

什么叫“整训”?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想得出来的方法整人,比如站军姿,跑步,军蹲,蛙跳……如果做不到,就叫一群普犯蜂拥而上把你打个半死。整训是很苦的,就是年轻吸毒犯都吃不消,何况我们老年人,而且不许在整训场上穿脱衣服,早上穿多少就是多少,你就是热得全身衣服都湿透了,也不许你脱一件。整训的时间没有一定之规,恶警想整训多久就整训多久,很多人受不了,脚肿得老大,连鞋都穿不进去,整训期间偶尔有一点休息时间,就规定你背所谓“号令”条款,背不到,就要被扣一半的饭,本来就吃不饱,还要被扣一半的饭,所以整天饥肠辘辘,整训期间不给水洗头洗澡,天天汗流浃背,衣服湿了穿干了,干了又湿了。晚上睡觉挤得不能平躺,每个人都只能侧着睡才能躺下那么多人,而且规定不能向着墙睡。

整训完了,就开始做生产,做什么?有的剪胶皮(据说是汽车轮胎里用的),有的包糖果,有的折纸盒,(装头痛粉的),有的做卫生巾……胶皮不说,可糖果、头痛粉、卫生巾都是要讲卫生的,可是在这里就不讲那么多了,尤其是包糖,你要看见了,保证你从此以后不再买糖果吃了。做这些事,不是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而是有任务的,比如剪胶皮,一个小时规定剪几十个,折纸盒一天折几千个……。根本就完不成。有的偶尔完成了,那么明天就给你加任务,所以弄得来不及上厕所,不吃饭也完不成它那个“任务”,完不成怎么办?罚做车间清洁,或热天晚上罚站一两个钟头等等。本来早上5点多钟起床,有的人为了完成生产任务,3-4点钟就起来排队上厕所(因人多,厕所蹲位少) ,以免生产时上厕所耽误时间,即使这样,还是完不成那个“任务”。为了少受迫害,也有人“买任务”,把自己的日用品或吃的东西给一点帮做事麻利的吸毒犯,就把她所做的分一部份给你,完不成任务又没有钱“买任务”,就只好挨罚了。别人都睡了,罚你站两个小时,到11点,再叫你写“思想汇报”。恶警认为你没写好就不许你睡觉,叫你重写,再写不好,就强迫你把这些“没写好”的纸吃到肚子里。有些人吃了这些纸出现严重的病态,有的写不好还要挨打。记得有一位同修被打得说不出话,动弹不得,睡了几个月。恶警为了掩盖事实就骗大家说“她出了车祸”。

除了身体上迫害,精神上的迫害也很严重,在劳教所,大法弟子一天24小时都被监视,经常被搜身检查,上厕所,洗脸,洗脚,洗澡都被大声呵斥,而这种精神迫害又往往是和身体迫害结合在一起的。比如监控认为大法弟子哪里不对,就要报告恶警,恶警就用各种各样的“体罚”来迫害大法弟子,罚生产,罚做清洁,罚站,罚跑,不让睡觉,甚至“重新整训”。有的大法弟子不配合,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就用封口胶来封口,把嘴都撕烂了,关进小间,不许别人看,有的大法弟子关在小间里也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修炼无罪,放我回家!”有的被按在地上拖来拖去,裤子都被拖成了条条。

在劳教所,恶警不仅在身体、精神上迫害大法弟子,在经济上也挖空心思对大法弟子进行榨取。到了劳教所,就强迫你买桶、脸盒、洗脸帕、牙膏、漱口盅,纸、笔,囚服等等。你自己带了也不行,要在劳教所全买新的,这些东西既贵且质量也差,8元一支的笔拿来不能写字,本子整包拿,日用品只能得一半,囚服还有穿或者要解教了,还要你买新的……甚至洗手池、下水道不通也要大法弟子出钱去修。

劳教所这样迫害我们,但在“上级”来检查时恶警们都要弄虚作假,让我们把清洁做好,安排我们看电视,让我们说,一天生产5个多小时,学习3个多小时……检查的一走,我们又是在训斥,打骂,体罚中做着奴工,每天从早上5点到晚上11点,直至解教。



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所长用车,车身编号“女教所0001”,车牌“渝AD888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