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使用神通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看了十月二十九日《重视养成使用神通的习惯》一文后,我决定把自己的几次佛法神通跟同修分享,以证实“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進要旨二》)。

我是二零零八年初正式得法的。在得法不到两个月的一天上午,我跟一个老同修阿姨去面对面讲真相。我们采用的方式是见人就讲,不挑人,没分别心。那时一上午可以劝三退十几二十个人,正念很足。

同修阿姨在讲的时候,我见马路对面过来一个女人用自行车推个六七岁的孩子,就跑过去跟她讲。她抓住我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专管法轮功的。”我笑着说,“不管你是干什么的,都要救。”那时学法虽不久,但已经高密度的把师父所有讲法学了两遍。法理还算都明白,师父连特务都救,我也不会选择人去救,这就是当时的状态。

我还想继续讲下去,但她笑了,推开我说:“你快走吧。”谁知道走出十来米远,那女人突然被邪恶操纵,放下车子跟孩子,追上来抓住我不放,恶狠狠的说:“你不是本地口音,哪里的?”这时,我脑中闪出师父的法,但记不住全句,只记住了三个字“不配合”。虽然记住了“不配合”,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看。无意中运用了师父讲的“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在我的注视下,她也一动不动,站在那里。这时同修阿姨过来对她说,“她(指我)也是为你好,我们走吧。”我们就这样堂堂正正的离开了。

这是我第一次无意识的运用了正念神通。这完全得力于多学法,初走進来,带着十一年没有法的饥渴,昼夜的学法,而且很入心。我学法时,家人看电视的声音我都听不到。一个“不配合”,一个正念正视,就足以让她呆住。

第二次是二零零八年十月我从东北重返南方后,因为经济紧张就没安网线,每天去网吧下明慧文章回家看,使用个U盘。有一天不小心把U盘丢了,我想起明慧网上有文章说,一个同修去北京证实法时,所带的备用换钱的首饰被恶警抢劫,回家做资料缺资金时,就想这样的小能小术我也该有,就用神通把首饰搬回来了。其中一件,她想留作纪念的,没回来,而想换钱做正事的,都回来了。

我对师父说,“师父,U盘是我的法器,我必须把它找回来。”然后静下心来想,“我还靠你来看明慧,不管你在哪里,都请你回来。”然后想到“身体是个小宇宙”的法,就想不管你在哪里,也没离开这个宇宙,也都在我身体范围内,大周天通了就是搬运功,想到我身体的能量流还不都随着我的意念流动吗?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就看到U盘了。当时,就想这样的小能小术不值得一提,应该是每个大法弟子都具有的,无惊无喜,很平淡。后来安了网线,基本没再使用U盘,它就又走了。我想起师父讲的延长生命的法,是让你来修炼的,而不是过常人生活的。我悟到U盘回来是给我看明慧的,既然我已经不再通过它来看明慧,它跟我的缘份也就尽了。

第三次是在二零零九年三月,在得法一年去烟台出差时,因为学法少了,有点不在法上(动了情,想女儿),就被钻了空子,发烧咳嗽。白天站着讲了五、六个小时的课,晚上回宾馆,躺床上懒得起来关灯,就对着灯用意念说,你灭吧,灭吧。结果,灯“叭”的一下爆炸了。当时我就悟到自己造业了,杀生了。跟师父认了错,向灯赔了罪。那时,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即使新学员,得法晚的,也是有神通的,这就要求我们一思一念更要正。正因为我们的念头威力巨大,所以稍有念不正都不可以。進一步体会到为什么师父要求我们时刻有正念、神念,也在自己的层次上理解了,为什么师父把使用神通叫“发正念”。

第四次是今年六月去江南出差,到了无锡,阳光很强,要用雨伞却到处找不到时,才想起来我把它落在上海酒店的前台了。那把伞除了遮雨遮阳之外,也是我发放资料的伙伴,有它挡着,我可以自如的顺手发放。于是我又坐到床上打坐,说:“正法还没结束,还有很多众生等着我们一起救度,你回来吧。”然后我就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去,临出门时,打开包,伞就在里面,很显眼。

我想提醒同修注意的是,神通是师父给我们用于大法的,只有证实法、救人才可以用。常人事,跟证实法,救众生无关的事,我不敢乱用。用错了,是会掉层次的。这是目前层次所悟,不见得正确。

最近一次展现神通就是昨天。所在城市的一个区法院非法对一名同修开庭。根据“通知”是上午九点开庭,出于安全考虑,我们没带身份证。工作关系,我平常進邪恶的各种部门非常自如,所以我还是照样的直接走進法院,没登记也没人问。

我在里面转了一大圈,清理了一番,快到时间还不见开庭,问询后得知时间改成下午三点钟了。因没带电话,无法通知家里同修下午继续发正念。下午我用同样的方法闯了四次,每次都進去了好几米远,还是被赶出来。

另外三个同修在远离摄像头的方向发正念。当第四次闯入失败后,我警觉的从同修的反方向,居民楼绕过,想跟同修会合。半路,两个同修跑过来,并且喊:“快跑,来抓了。”刚好昨天看到网上有同修运用“神足通”功能。听到同修喊跑,我说了句“神足通”,然后闪進一居民楼内,直接上了顶楼。这时另两同修也跟上来了。

我们请师父与护法神加持封住楼口,不准邪恶進来,同时全力销毁法庭内集聚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坐到那户人家的铁门边上加了一念,“如果这户住的是好人,就出来让我们進去。如果是坏人,就不要出来惊动。”接着就听到里面有响声,一个五十来岁的阿姨开门出来,她要出去逛街,看到我们,就把我们让到屋里了。这期间听到楼下嘈杂的盘问声。然后我们去公园坐到天黑下来,才返回市内。另一同修在伪法院门口走散了,我们一直发正念加持她。晚上十点半接到消息,她也平安。

我们交流,邪恶越来越恐惧,上午给普犯开庭,只有一个门卫,下午面对七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却吓得出动七、八个人守门,而且设了护栏,拉同修的警车里,还有一群恶警。他们是又胆寒,又无计可施。设了局,备了两辆摩托车企图绑架外面的大法弟子,却是两辆摩托警车追不上四个步行女人。整个过程中从上午到下午,几次闯门岗,从警察中穿插多次,都不惊不怕。这也是恶人在门岗处不敢下手的原因之一吧。

总结一下运用神通的经验,首要条件是多学法,师父给了我一个宽松的工作条件,除了出差,白天至少可以学五到七个小时的法。晚上就看明慧。从零八年十月到现在,明慧上的个人所悟,明慧上的文章都是同修证实法的过程中的经验积累。同修在具体证实法过程中所做、所悟、所写的,就是帮我们打开智慧的另一把钥匙。看明慧可以学会如何去悟,如何运用功能,还可以保持精進的状态。个人所悟,明慧就是师父借同修的嘴告诉我们更多具体法理的地方吧。

这里记述了几次运用神通的情况,要表达的是,象我只是修了一年多的新弟子,从得法一两个月就可以运用神通,那些得法十来年的老弟子更是可以随心而用。只要用在正事上。再说了,我们每人不都是有师父的法身看护吗?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只要我们符合了法,哪个邪恶敢靠近敢迫害啊?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神通被锁,还有师父的法身看护呢,关键是,我们要合格。

第一次投稿,修的时间又短,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最后以师父的法《正念制止行恶》来共勉:“在各种迫害中,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恶人,包括用拳脚打学员者。正念强会使其拳脚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恶警、坏人互相行恶,也可以使痛伤全部转到行凶的恶人、恶警那去,但前提是,你们在正念强、没有怕心,没有人的执著、顾虑心与仇恨心的状态下有效。念出即刻见效。正念过程中不惊不怕,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对迫害之外世上的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可用。大法弟子以救人行善为根本,此正念是为了制止恶人行恶,也是警示其他坏人,也是叫世人不要犯罪,目地还是为了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