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得福于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学员,由于我的修炼,不修炼的老母亲也跟着受益匪浅,我把她的故事说出来证实大法,真的是一人炼功,家人受益。

清理附体

我得法后,把我妈从农村接来与我同住,我妈来之前的一、二天的晚上,她看到院子里全是火,火焰特别高,火光中还不停的闪着一道道的蓝光,像闪电似的,看了老半天才恢复了正常。

来我家十天左右的时候,凌晨三点多我起来炼功,就听到她喊了一声:哎呀,吓死我了,一个‘大毛的’在我床上下去了!

第二天白天,我问她夜间看见什么了,她说:一个毛乎乎的东西,那么大个,在我床上下去了,被关进一个木箱子,木箱子有个口,它正好把大尖嘴伸出来给我看。

听她这么一说,我就知道那是狐狸附体。在农村,经常会有一些体质弱的妇女被动物附体的事,老家有一个人被附体,请跳大神的,花了多少钱都治不好。是师父给我妈清理了附体。可见家里有一个炼功人,别人都跟着受益。

消减病业

我妈来我家那年是八十六岁,她从五十岁就得了高血压、肺心病,喘得前胸鼓着像前锣锅似的。每年都得输几回液,在农村老家,每年输液瓶子都堆一堆。

可到我这来三年多,她就没输过液,也没怎么吃药,更没犯过严重的病。有时我半夜起来炼功,听到她喘,等我炼完两小时的功,她也好了。

有一次,我把早饭准备好了,她说:“我不吃,我恶心,吃不进去。”因为我妈特别相信大法,她总说:“大师是好人,听大师的没错。”我就给她放师父的教功录像。刚放了十分钟,她就说自己好了,想吃饭了。

安详离世

二零零一年我被邪党关押迫害期间,哥哥和嫂子把我妈送回农村老家,冬天烧煤取暖时没做好通风措施,致使全家煤气中毒,我妈被抢救过来,医生说:这老太太抢救过来也傻了!再后来的某一天,不知怎么我妈在屋里把大胯摔断了,从此就瘫痪在床。她离开我后,肺心病也犯了,大胯断了疼得她动不了,时间一长,后背对着心脏的部位烂了一大片,黑紫色的,往出流脏东西,流在褥子上,把褥子烂了一个大窟窿,晾干了,用手一摸棉花都跟灰似的飞了。那时候她喘的特别厉害,输一天液都得花一百多块钱。

我从劳教所一出来,又把我妈接回来。到我这儿当天病就轻了,三天就完全恢复正常,不喘了,大胯也不疼了。家里人嘴上不说心里不得不佩服,我妈到我这真没病啊。所以炼功人的家属们,你家里有炼功人,那是多大的福份啊,可千万别不拿炼功人当回事儿。

我妈在我这儿又过了两年,九十二岁的时候安详离世,虽然还是瘫痪在床,却没有任何痛苦,当时从医院往老家送,随车的医生护士都问我:“你妈瘫痪那么多年,你是怎么护理的?这身上一点儿没坏,搁我们这专业的护理也做不到这样,没有过这样的事!”当时我就想,炼功人的身体是有能量的,手洗的衣服都杀菌呢。

这些年我被迫害,经济上很拮据,但是作为炼功人的家属,受益的可能不是表面上物质的东西,实质上得到的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办不到的,这都是根本上的东西,只有师父能给做。金钱、名利都是身外之物,炼功人的家属,有些人就是不说良心话,受益了也不说。其实我们只要用心相信大法,没有不受益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