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救度众生的一念 师父就保护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九八年正月走进大法的。二零零零年与妻子出去送资料,被邪恶非法教养三年。在教养期间,我们同修在一起坚持学法、炼功,不配合邪恶一切指使,不穿号服,不背监规,不参加奴役劳动等,并且给警察洪法,讲大法的美好。大家在一起切磋,我们不能在这里呆着,我们得想办法出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我们被警察看管很严,两道铁门上锁,每天几名警察看守,还有普犯和我们大法弟子住在一起,监视我们的一切行动。

二零零一年五月初的一天晚上,我们想从窗户走,窗户很结实,都是用十六个粗的钢筋,横竖拉着。那天晚上普通犯人因打架,闹到半夜才结束,机会来了,警察与犯人都睡了,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开始动手,开始撬窗户,用铁板凳也没有把铁栏杆撬开。怎么办?都是后半夜四点来钟了,几个同修想起求师父加持,发正念,不一会,手一拉,拉开一个洞,脑袋出去身体就出去了。我们屋里十四名大法弟子,走脱十二人(还有二人没敢走)。监狱的大墙两丈多高,怎么上得去?我们就用板皮钉一个长板,象梯子一样,用床单撕成条,绑上几个横木块儿,立在墙上往上爬,踩上去乱颤,上到墙顶,然后跳到地上。五月初的四点左右,天已大亮,院里还有警察站岗,我们大家真是从警察的眼皮底下走脱,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大大方方的走到公路口。

我们十二人分散开。我和另两位同修在一起,想坐车,身上分文没有,怎么办?我们三人发正念求师父帮忙。等不一会儿,过来一辆出租车,问我们坐车吗?我说:是。上了车,我们去的方向,我们说到地方给钱,和一位同修的朋友联系来送钱,付了车钱。我们三人来到同修的一位朋友家,说了我们的情况,同修的朋友害怕不敢留我们,只能留一人。于是我和另一同修说:我们不能连累别人,赶快离开。又到同修家,同修的姐姐是修炼的人,说我们家属不修炼,不理解,当时他们当地情况也紧张,有不少同修被抓。我们只好在大街上走,差不多一个晚上。我们俩只好分手,各奔东西,那时的心情可想而知。

到了车站,买了车票,到了亲戚家也不敢留,走了多少家都害怕,不敢留。最后经我亲戚送到他朋友家,这家人很善良,怎样都行,使我感动万分,在这样的情况他敢留我。这样我想不能久留,我呆了十天之后。在朋友的帮助下,找到我以前认识的同修,从此开始在外面与其他同修在资料点做资料,长达八年之久。

以上的事实是我被非法劳教期间一念的结果,当时我想到资料点干活,为救度众生做一点我应该做的事情,师父看到我想法,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实现我的愿望。我在资料点干了八个年头,在那几年中,多次受到邪党警察敲门干扰。我们几个人每次都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保护资料点。

有一次警察出动二、三十辆警车,几十名警察把我们居住的小区楼包围起来。挨家挨户敲门,搜查,晚间敲到我们住的房门,我们几个人很镇静,立掌求师父,发正念解体邪恶的一切迫害,否定旧势力迫害和干扰。我们亲耳听一个警察问楼上的人,楼下有人住吗?一个小孩说:楼下那家昨天搬走了。还听到警察说,明明就在这个小区,怎么就查不到呢?包围了小区一天之后,就自动走了。

回想起来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了我们资料点、保护了弟子,保住资料点的正常运行。我们几人感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回想起这件事情时,感动流泪。是慈悲伟大师尊的呵护,只有信师信法为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才是对师尊的最好报答。

以上所写,因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