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讲真相和找准讲真相的切入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一位身在异乡的大法弟子。迫害开始时我正在异乡读大学,毕业后就在这里定居了。我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总结出了我自己的一些方法,这里我仅就讲真相的切入点上和同修交流。

经过多年的讲真相实践,我发现我们如果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讲效果往往会更好。因为我们是“第三者”,讲起话来别人不大会有戒心,也会觉的我们可能比较客观,不会被认为我们是在维护我们自己这个修炼团体而故意夸大。常人在没听真相之前往往脑中装的都是恶党灌输的东西,如果我们猛然间告诉他们我们是炼法轮大法的,可能马上对我们有个“先入为主”的看法,我们还没开口讲呢,他们已经有了极高的警惕,進而和我们产生对立情绪。如果我们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讲就会避免这些问题,并且会引起他们极大的兴趣,想听听我们的看法,并主动谈出一些他们心中的一些疑问,能把他们的心结自然的暴露出来,让他们不知不觉的听進我们所讲的真相内容,可以起到润物无声的效果。当然这是针对大陆当前的特殊情况,这是我们讲真相正念正行的一个好办法。更为重要的,站在旁观者角度讲真相可以使我们随时随地找到讲真相的切入点。举几个例子:

最近我在装修房子。我和来干活的工人经常这样讲:
“帅哥,活干的不错,老家哪里的?”
“连云港的”
“哦,连云港我知道,我在那有很多朋友。哎,听说那边有很多炼法轮功的。”
“不太清楚。”
“我有个你们那边的朋友,就是炼法轮功的,人可好了,炼了十多年了,身体一点毛病没有……

这样话题就打开了,在讲真相时他们会有很多的疑问,我逐个回答,大家心情轻松、自然,更容易解开他们的心结。

这种方法几乎百试百灵。有一次遇到一个扬州工人,我刚提到江魔头(江的老家在扬州),他一下来了兴致,说,“我来给你讲。这个江泽民,首先这个名字就是祸国殃民的,‘泽民’,那就是要把人民淹死在沼泽里,所以他一上台就发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而且我发现了,共产党的这些领导人无论是哪一个,只要一上台,准没好事,邓小平杀大学生,江泽民淹老百姓,到胡锦涛这里,事更多了,大雪、地震、非典、甲流……要说法轮功,你没我知道的多,我以前有朋友就在炼,书我看过,电视上讲的那一套我根本不信……”我一听,连连称赞,你小小年纪知道真多,而且逻辑性很好,总结的很对。

2004年我还在大学读书的时候,有一次学生会请我去给大一新生讲一讲“如何在大学生活和学习”。我在百人的教室里就找准切入点讲真相。我说,作为大学生我们要学会对周围的事物有独立的、理性判断的能力,很多事情我们不能人云亦云,比如你们知道的法轮功,真如电视上说的那样吗?我了解的情况是这样的……,最后,我的演讲非常成功,很多新生向我要手机号,说我懂的多,以后有问题向我请教。

前几天,有位华人的演讲大师来我市進行演讲,有朋友送了我一张票,我想可以到现场发正念和讲真相,所以就去了。结果由于当天大雪,那位演讲大师被困在外地机场了,当传来这个消息后,现场已经等了大半天的三、四千名观众再也按捺不住愤怒的情绪,冲上讲台夺过主持人的话筒要求退票,现场一片混乱,有的人被打的头破血流,最后几十名武警出面控制场面,现场才稍有平息,但还是混乱不堪。有一名武警累了,坐在我旁边休息,我就问他累吧?他说是。我说如果现场都是炼法轮功的,这种混乱的场面绝不会出现。他一愣,然后我就继续给她讲以前我在读高中时当地大法弟子上万人开法会的情况。不论遇到音响或其它方面出现问题时,现场永远是安静、祥和的,秩序井然……他听后说:法轮功真厉害。我说他们每个人都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让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理解别人,所以才会这样。然后我又借机会讲了大法的很多对社会的好处,他听后说终于知道电视上讲的为什么都是假的了。

我在工作、生活中,跟同事、朋友等等聊天时,大家几乎每天都会谈起社会上的一些新闻啊等等,很多都可以和真相联系起来,如谈到恶党腐败,就谈起了恶党的罪行,就谈起了大法被迫害,当然也就谈起了大法的好,真相也就讲到位了。

当然,这种方法也要求我们平时要多学法,多上明慧网了解更多的资讯,同时对常人社会中发生的一些新闻、时事也要有所留意,保证在最基本的消息上不与常人脱节,这样我们才会把真相讲的自然、生动、丰富,才能讲到位。师父讲过我们的功能是无所不能的,同时也讲过我们如果不是抱着目地心去做事,我们的智慧也会源源不断的,“你空间场上的一切,都听你的大脑意识去支配”,(《转法轮》)所以,只要我们善于利用我们的功能、智慧及周围事物,我们就一定能找到任何可以讲真相的切入点,救度更多的众生。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