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被锦州监狱害死的张立田、崔志林、辛敏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锦州法轮功学员张立田因信仰 “真、善、忍”,遭中共恶党多次迫害关押和骚扰。二零零八年四月,张立田在山东省莱州市朱马村老家被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反××支队和太和公安分局恶警非法劫持到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迫害,之后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零八年八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同年十月份被劫持到锦州监狱二十监区迫害,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在锦州监狱二十监区被监区长程军、副监区长张宝志唆使犯人李勇、刘裴岩等四人毒打致死。家中留下七十多岁多病的老父和十岁的女儿。


大法弟子张立田遗照

法轮功学员张立田,男,终年三十六岁,辽宁省朝阳市人,原籍山东省莱州市沙河镇朱马村。奥运前,二零零八年四月,他在老家朱马村,被莱州市“六一零”头目刘京兵等恶警绑架,他身上带着的九百元钱被恶警抢走,恶警还洗劫了张立田父亲的家,刘京兵等恶警还要将他家中仅有的一台摩托车抢走,后在家人的抵制下,未遂。刘京兵等恶警将张立田转交给了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所谓的反×教支队(支队长王辉)和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锦州市公安局反×教支队和太和分局把张立田劫持到锦州,张立田被关押在锦州第一看守所。之后,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和邪党太和区检察院非法构陷张立田,将他非法批捕。零八年八月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同年十月份被劫持到锦州监狱二十监区关押迫害。于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因不放弃信仰被迫害致死,狱方隐瞒事实,谎称张立田死于突发心脏病,家人称张立田身体非常健康,从没有过心脏病。

张立田在去世前的一个月,他的姨母还来锦州监狱看望过他,姨母见后说张立田身体状况良好,而且张立田在十一月五日还给父亲邮了一封家书,信中说要一双43号的棉鞋。此信的锦州邮戳是“2008年11月5日”。

张立田家属于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在锦州市殡仪馆见到了张立田的遗体,看到遗体表面有许多外伤痕,特别是心脏部位的伤痕尤为明显,他们亲属一致认为这些伤痕是因为外力所致。家属已委托北京律师向锦州市城郊检察院提出尸检申请。监狱恶警张宝志等对家属软硬兼施,百般刁难和恐吓,企图阻止立案。

张立田被毒打致死后,监狱方面对外谎称张死于心脏病;当家属提出委托外省法医做尸检的申请后,监狱方将尸体从火葬场私自拉回锦州监狱,妄图涂抹罪证,对火葬场方谎称:张立田的家属未到,他们要将尸体尸检后,再做处理,并要求火葬场对此事保密。然后勾结锦州检察机关驳回了家属的尸检申请;将打人凶手李勇、刘裴岩等犯人转移,此转移事件被国际媒体曝光后,张宝志等又将李勇、刘裴岩等犯人调回锦州监狱;至今拒绝给家属看死亡证明。

据目击者辗转透露:“张立田在二零零八年十月是因为炼法轮功进来的。入监后,程军、张宝志逼他干活,还罚他站,他不屈服,就打他。他因不放弃信仰,多次遭到犯人和张宝志等暴力殴打、酷刑。十一月十六日,张立田绝食抗议迫害。程军和张宝志于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早上九点多,叫人把张立田带到二楼休息室,叫犯人李勇、刘裴岩殴打张立田,张宝志还亲自动手打他。中午,我们没见张立田下来吃饭。后来听见刘裴岩向别人炫耀说:我把那个法轮功(指张立田)打服了,手还比划他打人的姿势。我们听后嘴上没说,但心里都替张立田捏把汗。因张立田很老实,人也好,有什么东西都舍得给别人,三十多岁连一句脏话都不说,老实人、好人被打我们都很气愤。”

“我们以为张立田被打后会被送去关小号,可下午一点听中心岗的犯人说,张立田还在二楼,都打了好几次了。午饭时,至少有四名犯人看见张立田要求喝水,却没有人敢给他水喝,因为李勇和刘裴岩在张的身边,在看着他。还有人看见凶手把张立田拖到楼外,冻他,再打他。”

“到下午两点多,就传来了张立田被打死的消息,我们都震惊了。尸体被李敬刚、杜海涛、李俊来等犯人从二楼抬下来,听他们说张立田偎在墙角死了,瞪着双眼,死不瞑目…。在场有多名犯人看见。许多知道内情的犯人非常气愤。当天晚上开始,凶手刘裴岩、李勇就蔫了,一句话也没有了。

目击者还透露:“十一月二十一日清晨,打死张立田的凶手被管教从监舍带走,去向不明。”

“张立田家属来后,程军、张宝志让犯人统一说张立田死于心脏病,我们全监一百六十三名犯人,都知道张立田是被打死的。第三天市城郊检察院的人来调查,但都是程军、张宝志安排的犯人做假证:“知道怎么说不?会说不?”几个犯人连忙说:“会说。”

张立田,原籍山东省莱州市,曾在辽宁省朝阳市精密带钢厂工作,修炼法轮大法后,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事忍让,宽以待人,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埋头苦干。他的工作岗位是开行车,他在工作期间从不离岗,哪有活哪到,谁分派什么活他都没有怨言。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氏为首的邪党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张立田多次受到公安的骚扰和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被朝阳市双塔区光明派出所非法抓捕,送进朝阳市拘留所,半个月后,被勒索二千元钱,才被放回家中。当年七月,张立田认为在被拘留期间,他被迫写下的保证不对,找到朝阳市公安局政保科声明自己写过的保证作废,被恶警酷刑折磨,将他的双臂吊起,头部朝下,臀部上撅,吊在墙上。张立田的妻子来到政保科后,看见丈夫被如此折磨,据理力争,张被放回。

二零零一年春天,张立田夫妇带着幼小的女儿外出遛弯,被朝阳市凌凤派出所警察开警车拦住,当时张立田正抱着女儿,警察一拥而上,欲绑架他,女儿吓得哇哇大哭(由于多次迫害,孩子见到警察就哭),张立田夫妻大声斥责警察,要求将孩子放下,警察散开,张立田瞬间飞快走脱。从此,张立田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一年七月朝阳市精密带钢厂非法将他开除。

二零零一年的夏天,张立田被朝阳凌凤派出所绑架,张被关进朝阳市十家河套拘留所,他绝食抗议,遭到警察的野蛮灌食,十九天后,张生命垂危,被放回家中。但凌凤派出所威胁说他们随时都可以把张抓回去,他们还经常威胁张的妻子。果然不久,一天张立田出去买菜,又被凌凤派出所非法抓捕,这次恶警直接就把他送进了朝阳市西大营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在劳教所,张立田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被管教大队长于振涛殴打,副大队长李福还把张立田长时间关进小号迫害等。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日傍晚,恶警齐宗民和街道委主任马跃又到张立田家进行骚扰、非法抄家,并要张的身份证,张没给。恶警齐宗民趁机偷走了张的手机,事后齐拒不承认。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恶警齐宗民和另一警察,又闯入张立田家中,乱翻一通,恐吓要挟张立田,声称还要给其送教养。遭受多年的迫害和骚扰,给张立田家庭生活和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和不安,张立田不得不回到老家山东省莱州市沙河镇朱马村…。

二零零八年四月再遭绑架直至去世……。

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虐杀在锦州监狱已不是第一次了,二零零八年以前,锦州监狱已将两名学员迫害致死。他们的名字叫崔志林和辛敏铎:

法轮功学员崔志林,男,阜新市人,崔志林2002年9月18日遭市“610”绑架,被非法判刑11年,被关押锦州监狱。2004年8月4日在五监区被迫害致死,年仅43岁。次日家属接到通知说他“跳楼自杀”。


大法弟子崔志林遗照

死者身体被打得伤痕累累,惨不忍睹,瘦得皮包骨,双耳、鼻、口均被堵着棉花团,脑后有一窟窿,牙龈已腐烂,后背大面积青紫,两腋下、软肋、胯外、两大腿内侧、膝盖以下、踝骨长期电击痕迹,肘部肉已脱落,睾丸肿大青紫,身体明显被药水(或清水)浸泡并处理过。狱方对家属威逼恐吓,千方百计阻挠家属拍照。

崔志林生前在锦州监狱五监区曾被监区长李秀平、副队长潘志勇、小队长刘建东为了使其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对他进行强制洗脑和暴力转化。其中8天8夜不准崔志林睡觉,铐在特制的大铁椅子上,毒打、体罚、电棍电。他们还指使犯人吴斌、薛林明、张永哲、张万江等监管。喝水、吃饭被限制。2004年8月4日下午,崔志林死亡。狱方声称崔志林在李秀平监区长办公室(二楼)“跳下自杀”。

锦州监狱为了隐瞒罪证,8月5日,管教科长魏晓明召开153名犯人大会,威胁犯人不许乱说,统一口径,妄图使命案石沉大海。

辛敏铎,男,33岁。生前是辽河油田物探公司技术员,业务骨干。因修炼法轮功于2005年8月3日被盘锦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许皓、黄海欧等恶警绑架。盘锦兴隆台区恶党法院随后非法枉判辛敏铎十三年刑,于2006年2月21日将他关入锦州南山监狱迫害。辛敏铎因拒绝认罪,监狱恶警将他关小号,强行灌食等迫害。长期拒绝家人探望。2006年9月1日,辛敏铎被迫害致死。监狱恶警为了掩盖罪证, 9月3日早6点左右,辛敏铎遗体被狱方强行火化。


大法弟子辛敏铎遗照

从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锦州监狱跟随中共卖力迫害法轮功,仅在二零零零年~二零零四年的五年里,就有三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被用各种酷刑迫害致死。上百人被各种酷刑折磨,致伤、致残的无计其数。参与迫害的狱警有近百人之多。而且迫害还在继续,那里至今仍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残忍的迫害。自从法轮功学员张立田被迫害致死后,监狱内更加封锁消息,据刑满释放的人讲:“(别说法轮功)就是犯人说打死就打死,打死算病死或自杀。”

人们不禁要问:锦州监狱的恶警为什么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大胆的草菅人命、事无忌惮的残害同胞?是因为其背后有黑恶势力—中共恶党撑腰。

中共窃国六十年,“假、恶、暴”是它的立国之本,中共的历次运动即是杀人运动,建政六十年来有八千万中国民众的冤魂死于非命,招来天怒人怨。特别在镇压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这十年多的时间里,纵容了假、恶、斗,使社会道德急剧下滑,造假、嫖娼、赌博、吸毒等等社会败象层出不穷,人与人之间失去平和,贪污腐败已成为邪党的第一大特色,这一切的一切,罪在邪党!,如今又犯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滔天大罪。中国有句古话叫善恶有报,这个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大罪的恶党,人不治天治,作恶多端必遭天惩!

中共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几个邪恶魁首,如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李长春等,已经被美、加、澳等国的法轮功学员以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告上法庭。这历史上最邪恶的流氓党将一定被上天灭掉。一切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共产邪党的卖命者,也将重蹈其覆辙。

二零零九年七月九日,八月十二日、十三日,张立田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分别以“紧急呼吁”、及“非法和任意致死”的形式递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锦州监狱跟随中共卖力迫害法轮功的凶手,无论他们逃到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人们一定会把他们送上正义的审判台。

天灭中共在即,因此在此奉劝锦州监狱那些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尽快悬崖勒马,决裂邪党,找回良知,并善待法轮功学员以赎回罪过,尽快三退(即退党、团、队),好在天灭中共的灾难中不做它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