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丹东市振兴区公检法构陷任秀芬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2009年11月6日9时许,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法院以其同谋丹东市振兴区公安局、检察院、永昌派出所、特务吴宝锁合谋捏造的事实,对法轮功学员任秀芬公开非法开庭。北京律师到庭为任秀芬作无罪辩护,将他们合谋捏造的所谓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逐条驳回,并当庭揭露他们捏造事实陷害任秀芬的罪行。辩护律师指出法庭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任秀芬,并且同时追究陷害任秀芬者的刑事责任。

从振兴区法院宣布休庭至今,任秀芬的父母及亲属多次去法院要求放人。但是,法院从上到下,所有参与迫害的人都在躲避任秀芬的家属,相互推脱不放人。

东港市前阳镇法轮功学员任秀芬,40岁左右,2009年6月25日去丹东市振兴区法院旁听,被永昌派出所恶警推拽上警车绑架抄家,随后非法关押在丹东白房看守所。以下是任秀芬被无辜迫害的过程:

一、遭特务吴宝锁迫害

2009年6月25日上午,家住东港市前阳镇的法轮功学员任秀芬与亲属高某一同去丹东振兴区法院旁听。两人在丹东四道沟6路车站上车。家住四道沟的特务吴宝锁与妻子生作英也同时上车,坐到了任秀芬与亲属高某的边上。坐车期间,吴宝锁主动与任、高二人搭话,并说老伴有病,脑血栓,他带老伴到市内医院去看病。任、高二人见两人年岁这么大(80岁出头),身体有病很痛苦,心里非常同情,就告诉其老伴生作英:诚念“法轮大法好”,身体就会见好。生作英点头称是。吴宝锁对此表现出格外关心的样子,并以此为切入点,不断地向任、高二人询问有关法轮功被迫害的事。他还主动地向任、高二人要法轮功真相光盘和真相材料,说话语气非常诚恳。

奇怪的是,吴宝锁夫妻二人并没有去医院,也在振兴区法院下车。而且一直跟踪任、高二人。振兴区法院办案人陶振华也向任秀芬的父亲证明:吴宝锁下车后一直跟踪任秀芬。任秀芬进法院内旁听,在振兴区法院办公楼内被吴宝锁和永昌派出所的恶警劫持。在楼内,有一恶警手里拿着3个光盘(什么光盘不知道)硬说是任秀芬的。永昌派出所的恶警几个人把任秀芬从楼内拖到楼外,强行推上警车拉走。丹东振兴区检察院竟把恶警拿的三个光盘作为法庭上给任秀芬定罪的“证据”!

任秀芬被陷害之前,吴宝锁经常到四道沟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杨瑞华开的修理部去闲坐。坐的位置始终是在修理铺的门边,窥视着到修理铺来的每一个人。他知道杨瑞华是法轮功学员,就在杨面前狠劲地骂中共邪党。他说自己是丹东市局退休干部、老党员。他深知中共邪党的流氓、腐败,非常痛恨这个邪党,并主动要求退党。他自己起了个化名叫“吴波”,交给杨瑞华,叫杨瑞华给他退了。杨德修理部在四道沟6路车站对面,而吴宝锁家约在6路车站附近的小区,所以,以后的日子里,他几乎每天都去修理部坐坐。中共邪党流氓、腐败为世人所共知,连小孩都知道。它的残暴、邪恶已为全世界人民所共愤。可是,花钱收买一个80多岁的人当特务,还真是令人难以想象。所以,杨瑞华也没对他想得太多。

2009年7月,吴宝锁跟杨瑞华要《转法轮》看,说他想学大法。并且还向杨要真相资料看,表现得很虔诚。而后,他又叫杨瑞华把所有认识炼法轮功的人都引荐给他。杨瑞华感到有点奇怪。后来,吴宝锁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到杨瑞华的修理部,杨瑞华也知道了任秀芬被他陷害的事。杨瑞华知道是被邪党利用了,他也是受害者。从大法修炼者的慈悲角度讲,杨瑞华没有去恨他,而且还想要挽救他的良心。

一段时间后,吴宝锁又来修理铺。杨问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看见他?吴宝锁说,他这段时间病倒了,打了挺长时间的针。杨瑞华觉得他又可悲又可怜,就想让他们认识到自己干的坏事得到的报应。杨瑞华向他讲述“善恶有报”的天理,并且提到任秀芬被无辜迫害的事。希望能唤回他的良知,把他加害于任秀芬的错误立即纠正过来。没想到,吴宝锁非常激动地脱口而出:“你的意思是说任秀芬是我害的吗?我对天发誓:我吴宝锁决不会干那种事!”云云。

然而在法庭上,振兴区检察院的公诉人所念的“吴宝锁和生作英的证词”,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到了。

令人痛心的是,吴宝锁不但不思改悔,反而觉得在杨瑞华身上这台戏已经演到头了,怕自己干的丑事大白于天下,又丧心病狂地把杨瑞华送进监狱。2009年9月21日,杨瑞华被四道沟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

吴宝锁的表演使我们不难看出,中共邪党的流氓暴政已经使中国社会道德沦丧到如此可怕的地步!象吴宝锁这样马上要进棺材的人,中共邪党都要收买来迫害法轮功,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事呢?天要灭这邪党不应该吗?我们反问吴宝锁,你陷害任秀芬从邪党那里骗来的那点钱,除了你打针、吃药花掉的,还剩下多少呢?老天爷如此警告你,你还执迷不悟。神佛清算你的时候,决不因为你快进棺材了,就减轻你的罪过。你对大法与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罪行,老天爷一笔一笔的给记着,你躺在棺材里也要一滴不漏地偿还!再说,你们做了这么大、这么多损德的事,给你的儿女、子孙后代带来的是什么?那还不是他们的耻辱吗?!

二、政法委“610”操控、中法插手、公检法合谋

永昌派出所的恶警在没有任何实事根据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没有任何调查、取证过程,也不出示任何证件、证明,在光天化日之下,将任秀芬强行非法绑架。绑架后,对任秀芬进行超时刑讯逼供。威胁任秀芬,强迫任秀芬接受他们捏造的谎言。并诱骗仁秀芬:承认有罪了,就立即放人。遭任秀芬拒绝后,就将任秀芬非法关进丹东看守所。丹东看守所是丹东邪党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关押期间,丹东看守所从所长到恶警紧密配合振兴区公检法,利用各种卑鄙手段迫害任秀芬,逼着任秀芬“转化”、认罪。而且不让任秀芬的家属和其它任何人接见任秀芬,打听任秀芬的情况也不告诉。

直到2009年10月28日,家属请来了正义律师为任秀芬无罪辩护。律师当日下午去丹东看守所接见任秀芬,看守所的所长还威胁律师说:“这些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任秀芬是最听话的一个。”一词给律师施加压力。律师接见任秀芬时,其所长又令恶警安排刑事犯人装扮成打扫卫生的,在接见室里晃来晃去,偷听律师与任秀芬的谈话。

丹东振兴区公安局与检察院将永昌派出所与特务吴宝锁捏造的伪证,进一步深加工后,又将任秀芬转交到振兴区法院迫害。当然,整个过程还在丹东市政法委“610”与振兴区政法委“610”的直接操控下,在丹东中级法院的指导下进行的。用公检法人自己的话讲:上边叫我们怎么做,我们就得怎么做。公检法得听“610”的。

三、法庭内外的表演,正邪一目了然

11月6日上午,振兴区法院与公检法合谋,以完全捏造的谎言给任秀芬非法开庭。北京律师到庭为任秀芬作无罪辩护。开庭前,该法院院长找律师谈话,要律师“配合”他们。律师感到当时的气氛好象在策划政治运动,而不是堂堂正正地依法执法。

律师在接见任秀芬时,了解了任秀芬被陷害的全过程。依照国家的法律,任秀芬完全无罪。而违法犯罪,该被送上法庭的恰恰是这些执法犯法的公、检、法和故意陷害任秀芬的吴宝锁夫妻。这些人不是在依法保护好人,而是把大量的时间用在策划、实施迫害好人上。法律变成了一纸空文。公检法变成了“610”指挥下迫害好人的工具。整个实施完全颠倒了。

律师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又正好目睹了振兴区法院的法警阻止任秀芬的父母、丈夫及其他亲人入庭旁听的情景,更加寒心的是百姓的血汗竟养育了这么一帮破坏法律的法官。在律师的质问下,他们勉强允许入庭四、五个人。而且这四、五个人必须坐在他们安插的座位,不让家人坐在一起。入庭旁听的其它好几十个人都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人。这些人入庭前在他们制定好的地点站排,而后先让这些人入庭。有几名任秀芬的亲属插进这一排人中,被大黑脸法警给拽了出来。而任秀芬的家属,亲属被指定站在另一边,待他们安排的人进完了,回头告诉任秀芬的家属,亲属说,在法庭内没有座位了。亲属们提出站着也行黑脸法警见欺骗不了,就一脸横肉的对任的家人大呼小叫。如果不是两名正义律师碰上,当众指出他们的违法行为,任秀芬的家人一个也进不去。

法院外的大道上,人群中到处都是振兴区公检法的便衣。他们由警车吓唬改成民用出租车窥视。这些手段都被曝光后,他们将车全部撤去了,最后连警服也不敢穿了。只能穿便衣躲在阴暗处,或夹在人群中。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违法的,见不得人的,怕见光的。一些便衣还钻到任秀芬的家属和亲属当中,寻找法轮功的人,伺机迫害法轮功学员。

任秀芬家人入庭时(四、五个人),黑脸法警要求逐个进行“安检”,包括手机等任何东西都不准带。而被他们安排进去的几十人,手机电话,大包、小包都带在身上,家属当时揭露他们,他们不以为然。本来中共邪党的流氓暴政所做的一切都是黑白颠倒,都是假的。

自称审判长的刑事副厅长邵敏宣布开庭。办案人没有出庭。邵敏在开场白中对律师提出了诸多无理要求,阻止律师辩护,包括对中共邪党给法轮功非法定性的辩护,且有威胁之意。

两名律师以法律工作者高尚的职业道德,从维护法律尊严与公民信仰权利的角度,将他们合谋捏造的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逐条驳回。并当庭揭露他们捏造事实,陷害任秀芬的罪行。出庭参与迫害的人被驳得哑口无言。伪证人吴宝锁夫妻没有出庭。

在辩护过程中,邵敏及公诉人串通一气,来阻止律师辩护。张律师开始辩护不到两分钟,邵敏就无理打断三次,想以她的淫威来吓唬律师,并强迫任秀芬接受他们捏造的事实。被任秀芬拒绝后,检察院的公诉人无视法律,当庭威胁任秀芬,均被两名律师抗议驳回。

两名律师依照法律和事实证据,据理力争,堂堂正正地为法轮功学员说公道话,令在场所有人折服。律师的正义辩护使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任秀芬是无辜的,所有的指控都是捏造的,是违法的。任秀芬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利己利人没有错,法轮功叫人向善没有错。

任秀芬的母亲听了律师的正义辩护,更加难过女儿所受的无辜迫害。她当即要求法庭立即无罪释放任秀芬。黑脸法警没让任母把话喊出来,将任母按在座位上,还威胁任母。

最后,邵敏及所有参与迫害的人都已经理屈词穷。邵敏问两名律师:“你们的结论是什么?”

律师回答:“所有中国法律条文,包括两高院的司法解释里都找不到‘法轮功是邪教’这一条。信仰自由是每个公民的权利。任秀芬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没有触犯国家任何一条法律,她做的事情是在她应有的公民权利之内,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来定任秀芬有罪。所以,我们的结论是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任秀芬,并且同时追究陷害任秀芬者的刑事责任。”

一正压百邪。律师的正义之举使不明真相者的良知在复苏。律师的无罪辩护使听者明白了事实的真相,无罪释放任秀芬已为人心所向。压力下,振兴区选择了退路,宣布休庭。也许这是他们早已准备好的选择。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迫害法轮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更知道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善良的好人。根本经不起正义律师的“敲打”,退下来以后再密判,这是一些地区公检法和“610”合谋使用的一种流氓手段。在逃避律师的声讨与家属抗议的同时,继续做恶。

11月13日,亲属及任秀芬的父亲找到办案人陶振华。任的父亲质问陶振华:“律师已经辩护过了,事实非常清楚,任秀芬是被无辜陷害的,你们为什么还不放人?”陶振华说:“放人是不可能。”后又搪塞任的父亲说:“你们10天以后听结果。”据法院门卫讲,该法院于11月10日都集中在丹东中级法院开会。其中包括研究此事。那么,陶振华对任之父亲的回答是不是他们研究的结果呢?

结果如何,我们暂且不说,但是我们必须告诉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决不是普通的常人之理,而是任何生命都无法抗拒的宇宙真理。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干着毁灭自己的事情,下场是极其可悲可怜的!希望你们能早日明白,赶快弥补损失,赎回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