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唯有精進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零七年元旦得法的新学员。两年多来,在修炼的路上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深知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悉心呵护。每当听到《师尊的手》这首歌,我的眼泪总会不由自主的流下来。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把我从痛苦的泥潭中拉出来。虽然知道修的不精進,但我还是想把修炼中的一些体会写出来,以表达对师父的无限感恩!

得法前,我的生活大多是在痛苦无助中度过的,丈夫自小对婆婆的依赖性很强,对钱财又看的很重,虽然不在一起住,家中的大小事都由婆婆掌管,特别是我要孝敬我的父母,丈夫都会极力的阻拦,破口大骂,丈夫和婆婆总怕我把钱和东西都给了娘家人,因为我的娘家离这里较远,生活条件不是很好。虽然我有工作,但是我的工资我也没有权利自己花,而且我每天买了什么东西,花了多少钱,丈夫都要和我算帐,稍有差错对我非打即骂,我的自尊心又很强,夫妻间的争吵不断。认为他们不把我当人看。我把这一切都归罪于婆婆身上。对她的怨恨心越来越大,只要一提起她,浑身都会哆嗦。有时还想她若死了,我们家就安稳了。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了什么。认为自己怎么瞎了眼嫁到这样的家庭,命运对我如此的不公。一次偶然间去邻居家串门,看到她们在炼法轮功,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我得法了。以前听她给我讲过大法的真相,那时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不认同。同修拿给我《转法轮》让我看,没想到越看越想看,一口气竟看了一百多页,师父句句话都说到我的心里去了。从此我们仨人每天都在一块学法炼功,不断的学习《转法轮》,我明白了我生活的不幸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让我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奇。这里就不多写了。

这里说一下我因为执著亲情所走过的一段弯路。零七年九月,家里装修房子忽视了学法,又执着于怎样把房子装修的更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儿子突然肚子疼,由于不能从法理上认识,只想怎样把他的病治好,还想我修大法了,儿子不应该这样啊,去了好几家医院都查不出病。同修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相,我太执著儿子的病了,对他的情太重,让我放下这个心。可我不悟,还求师父:师父啊,你让儿子的病好了,我可好好修炼。最后我竟然决定放弃修炼,先治好儿子的病再说。

当我真的想放弃大法,想把大法书送给同修的时候,我抱着《转法轮》痛哭起来,此时我才明白我将要失去的是什么,才明白大法的珍贵,内心的痛楚却无法用语言去形容,最终我还是把《转法轮》留了下来。在儿子住院期间,听着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想到师父的慈悲,泪水总是止不住的流。此后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感到自己就象一具空壳一样,没有了思想。有一次,同修告诉我:她家的玻璃上,铝合金的门上,门口的瓷砖上共有四处盛开了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让我去看。我半信半疑,当我看到那一簇簇圣洁的婆罗花时,我激动的哭了。同修告诉我,婆罗花的出现,是师父在鼓励我从新走回到大法中来,也是在鼓励我们四个同修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啊。

当我从新走回到大法中来,我倍感修炼机缘的珍贵。回首走过的这段弯路,就是平时不重视学法,更不知向内找,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修炼。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修自己把你认为的自己的痛苦、感情的冲击、心性干扰等这些事当成好事。你把自己的这些痛苦啊、你自己的魔难啊都当作是坏事,那就是常人。”

当我下决心坚修大法时,旧势力却利用丈夫干扰我,不让我到同修家去,有时干扰我炼功。我不为所动,一次晚上从同修家回来,進门就发现丈夫的脸色很难看,问我去哪了,我说去同修家了,他张口就骂,我没理他,儿子看到心里不平,回了他几句,他就要动手打儿子,我说:“师父教导我们做好人,你骂我打我都不和你一般见识,你还要怎样。”他跳起来踹了我两脚,又打了我三个耳光,我一点儿也不觉的痛。他还说:“你敢上大街上说吗?”我高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连喊了好几遍。他看我意志坚定再也不说什么了,好象对我毫无办法。从此后他也不怎么阻拦我了,但有时还是会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向内找,发现自己慈悲心不够,没有把他当作应该得救的众生对待。

随着不断的修炼,法理的升华,我对婆婆的态度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不再怨恨她 ,我给她讲大法的美好,给她带上大法的护身符,让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因为婆婆患有慢性肾病,去年这个时候整天在家躺着,很少出门。 前段时间,婆婆告诉我:她经常默念大法好,身体比去年强多了,快七十岁的人了,竟然刨了三沟地瓜还不觉的累。看的出,婆婆的精神状况好极了。公公以前说我们反党,我就给他看师父的讲法,他也转变了态度并退了团。儿子从小因为我们夫妻经常打骂,脾气也不好,经常摔东西,我把大法的法理讲给他,慢慢的他的脾气变的温和,听话了。

今年四月份,我们村的工厂相继破产,丈夫去外地工作了,儿子住校,由于自己到现在怕心一直没有修去,婆婆晚上就主动和我做伴。每晚我都会和她看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光盘。她说师父讲的这么好,越看越爱看。前几天,我们包饺子,饺子刚出锅,婆婆说:“先给师父端上吧。”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当时我真的很感动!每每想到大法给我的家庭带来的巨大变化,想到师父的慈悲,我总会泪流满面。

当我知道了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是救人,我上班的时候就利用一切机会和接触的人讲真相,劝三退,不认识的就主动和他搭话,然后劝三退,讲真相时不带任何观念,就是救人,大多都能接受。这段时间厂子临时放假了,我和同修利用去集市买菜,去小店买衣服的时候和接触到的人讲真相,看到他们得救了,我真的感到很欣慰。

一次路过一个村子,和一位卖菜的大爷讲真相,他七十多岁了,是个老党员。讲到邪党的腐败,他很认同。但他说:党永远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他自己就是这样做的。我说:“共产党是这样做的吗?从建政以来,不断的搞政治运动,反右,文革,八九年六四镇压学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活摘他们的器官焚尸灭迹。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老百姓不就是为了有个健康的身体吗?自古以来善恶有报,他杀了那么多人,老天能饶它吗?天要灭它,只有赶快退出,才能不被牵连,才能在灾难来时保平安。”他说:“看出你们都是好人,可是我告诉你们,你在我这说行,我不会把你们怎么样,出去可别说让人退党的话,了不得。”无论我再怎么说,他都不表态。这时我推起车子想走,觉的他不可救。可他站起来,走到我跟前问了一些关于大法的真相,最后他说:你们老师不是在美国吗?他怎么不敢回来呀?我告诉他:“师父早在九八年就已定居美国,是美国的永久居民,如果他回来了,他的弟子们都想要见到他,追随他,共产党能允许吗?那对他们来说不就危险吗?师父告诉我们做事要先考虑别人,他不得为他弟子考虑吗?”他点了点头说是啊!这时,我感到他明白的一面还是想得救,我正念十足并严肃的告诉他:“你我素不相识,看你那么善良我才告诉你这样的话,天要灭中共!我不忍心看到你失去生命,你怎么老是固守自己的观念呢?对你有什么好处呢?”我又慈悲的告诉他:大爷您退了吧,我多希望你有个好的未来啊!这时,他终于点了点头说:“退了吧。”

三个月前,在集市上买菜时,看到身边的一位大爷,看到他慈祥的面孔,而且气质非同一般,我想这位大爷多好啊,想要救他,可怎么开口啊。就在我走出几步远的时候,他叫住了我。问我:“你是×××吗?”我说:“大爷您认错人了。”他说我很像他认识的一个人,和他交谈的过程中,得知他是一个大学教授,已退休多年,是个党员。于是我顺便给他讲真相并做了三退。他握着我的手不住的说:“谢谢,谢谢!”他说不知为什么觉的我很亲切,而我也有同感。他和我谈了很多,谈到他的家庭,他人生的不如意,我深切的感受到我和他的缘份不一般。临走时,他再三嘱咐我:要注意安全。

其实,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只要自己有一颗救人的心,师父都会把有缘人引到我们面前来,让我们去救,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当然,我还有许多做的不足的地方。例如在对党文化毒害深的人讲真相就有些困难。我想我应该多看几遍《九评》,因为到现在我还没有把它完整的看下来,对它的认识不清。虽然我能面对面讲真相,可我却不敢走出去发真相资料。还有许多的执著心,如对丈夫的情,色欲之心,不让别人说的心,妒嫉心,安逸心,怕吃苦的心,这些都是要在以后的修炼中去掉的。

两年多来,由于我们三个同修经常在一起学法,切磋,我越来越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助师正法!返本归真!我能得到这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能成为这大法的一个粒子,能成为师尊的大法徒,我是如此的幸运啊!每每想到师父对我的呵护,想到师父的艰难,想到师父的承受,我都会心痛的流泪。唯一能报答师父的,就是在修炼的路上精進再精進!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合十!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