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相由心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相由心生”一词在神传文化中佛道两家都有所用。这里的“相”一般是指事物的表现形式,就是人们日常生活中所见到的各种事物的表象,而这种表象变化万端,都由于人心的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表现状态。

佛家讲“相由心生”,主要是让众生明白“可见之物,实为非物”,“物事皆空,实为心瘴,俗人之心,处处皆狱。”这个“相”是假相、虚相、幻相,并非真相、实相,所以告诉人们不要执著于“相”,被世间万物所累,要从中超脱出来,到达幸福的彼岸。

相术中“相”一般是指面相,也概指整个相貌,“相由心生”即是说有什么样的心境,就有什么样的面相,一个人的心思与作为,可以通过面部特征表现出来。《四库全书》论述:“未相人之相,先听人之声,未听人之声,先察人之行,未察人之行先观人之心”。也都强调了“心”决定了人的面相,面相的变化也是“心”的变化带来的外在表现。

裴度、裴章的故事便是最好的例证。

唐朝裴度少时贫困潦倒。一天,在路上遇见一行禅师。大师看了裴度的脸相后,发现裴度眼光外浮,纵纹入口,是一种乞食街头、饥饿而死的相,因而劝勉裴度要努力修善。数日后,裴度在香山寺,拾得一妇人的玉带归还了她,救了她父亲的性命。日后又遇一行禅师,大师看裴度目光澄澈,脸相完全改变,告诉他以后一定会出将入相。裴度以为一行禅师在与他开玩笑。一行禅师说:“七尺之躯不如七寸之面,七寸之面不如三寸之鼻,三寸之鼻不如一点之心。”禅师嘉许他的善行。果然裴度历任宪、穆、敬、文四朝重臣,为“将相全才”,当时有“勋高中夏,声播外夷”的盛名和地位,史书中称他“事四朝以全德始终”,“其威誉德业比郭汾阳”。裴度有子五人,都声名显赫,多有作为。

另说裴章,山西省河东地区人,他的父亲与神僧昙照法师极为友善。法师精于相术,他看裴章的相,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将来的功名事业,一定很有成就。

裴章二十岁时,娶妻李氏,隔年他到太原作官,妻子则留在家中。数年后,裴章又遇见昙照法师,法师十分惊讶于他相貌的变化:天庭倾陷,地阁尖削,掌心有黑气盘绕,法师告诉他恐有不测之祸,宜谨慎防范,并追问做了什么缺德事。裴章反省数年来的所作所为,只有在太原与女人私通,算是有违伦理,并无其它亏良心的事。昙照法师叹了一口气说:“你本来有美好的前程,奈何不知珍重,与别的女人行淫,你这样自己摧残福德,实在太可惜。”过不多久,裴章真的灾祸临身。有一次,他在浴室洗澡,部下進入行刺,裴章刀中腹部,五脏尽出而死。

古时候有一句谚语说:“有心无相,相由心生;有相无心,相随心灭。”这句话是说:一个人的相貌是会随着他的心念善恶而改变的。

其实从古代中医学和现代生理学、心理学来分析,“相由心生”道理也十分简单:一个人的相貌由形和神两部份组成。形貌纯属生理特征,神貌既包含生理因素,也取决于后天修为。生活中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日久天长就会凝固于人的脸上,可谓“有诸内必形诸外”。心念即生,必然作用于身体,如果内心平和宁静,神清气爽,达观宽厚,磊落光明,便会气血调和,五脏安宁,功能正常,身体康健,必是满面光华,神采飞扬,让人看了心情舒爽,自然乐于亲近交往。

这样来看“相”与“心”的关系:“相”是表,是外在的表现,“心”是里,是内心的活动;“相”是虚幻不实的,处于被动状态,是“心”的外在反应;有什么样的“心”就有什么样的“相”,“相”随着“心”的变化而变化,也叫“境随心转”、“相随心迁”。可见,“心”是“相”的因,“相”是“心”的果。要是一个人自己的心自己主宰不了的话,那就被动的被外在的环境所影响、所带动,就成了“心随境迁”了。如果能做到心不动,那么,就可以抑制外在的环境不发生变化,所以,释迦牟尼讲过“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由此可见,无论是环境还是相貌,都是自己的“心”决定的,“相”是“心”的一面镜子。为人要有怎样的“心”境呢?荀子曰:“相形不如相心,论心不如论德。”古代最有影响的相术书《太清神鉴》中论德:“为德之先,为行之表”,“德在形先,形居德后”,“去恶从善,消灾避凶”。

当人心中装着“真、善、忍”、真正按照“真、善、忍”行事的时候,会给周围的人带来“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影响。朋友,你在关照自己的内心上下功夫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