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法好 丈夫临危受保护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 相信大法好 丈夫临危受保护

  • 看大法真相治好了我的病

  • 凳子碎了,人安然无恙

  • 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 相信大法好 丈夫临危受保护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是九八年十月到姐姐家串门,姐姐说你炼功吧,这功可好了,我说我什么也不学,什么也不信,这些年尽上当了,现在我什么也不相信了。姐姐说,那你就听听录音带行吗?我说听录音带行。于是姐姐就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拿来放给我听。我越听越觉得好,越听越爱听。古今中外,历史和现在什么都讲的那么明白,可我边听边睡觉。因为我患遗传性高血压,在二十多岁时血压就高达170-180,有头痛病,结果真就象师父说的那样:“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进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从这开始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丈夫见我每天一有时间就读《转法轮》这一本书,觉的好奇。我对他说,你也看看吧,这书非常好。于是他也看了两遍《转法轮》,也说这书很好。我说那你也炼功吧,他说他放不下常人心,做不到书上要求的,你修吧!

    在二零零一年,我家邻居要盖房打地基,到我家找车拉沙子,因为我丈夫不太会开车,就找别人给开车,在拉沙子回来的时候,车开的非常快,在路上就画起龙来了,不跑直道,车开的飞快,我丈夫在车上坐着,一下子就被甩到车前地上去了,车又直奔他开过来,这时他的大脑非常清醒,知道爬起来是来不及了,马上就把腿一勾两手插进两腿之间,勾成一团,瞬间车就从他的腿边过去了。后边的人可都看到车是从他的腿上压过去的。人们都吓坏了,赶紧上前来问,摔坏了没有?丈夫站起来,看看自己哪儿也没坏,只是擦破一点皮。大家都说“好险哪!”真是捡条命。回到家里他跟我说这经过时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我说这是大法师父救了你,不然的话你可能真是够呛了,他也点头承认。

    在二零零一年的秋天,我们俩人在装豆秸的时候,我家的小四轮车怎么也摇不着火了,地里有一个放羊的人看见了就来帮忙摇车,可是他也没有摇着,就把手松开了。这时车上的摇杆开始反转,嗖的一下就从车上飞出来直奔我丈夫的头飞过去,却一点都没有碰到他的头。当时我站在车上看的非常清楚。过后丈夫说,他只觉得一股凉风从耳边过去。这要是撞到他的头上,那人一下子就完了,那么快的速度碰上一点都受不了的。这又是师父救了你。

    二零零七年秋天,我们把苞米拉回家堆在院子里,决定在院子边上搭一个包米寨子存放苞米。寨子是用三根大横梁搭的,有两尺多高,人能钻进去。苞米装一半的时候,丈夫说,如果这六车苞米要是都装上,这三根大梁可能会支撑不住。说完,他就去找砖头,想把把底下用砖顶住。当他把砖找来放在一边正要往底下钻时,只听“咔嚓”,一声三根大横梁一齐断了。这多吓人哪,如果再晚一步,等他钻进去再断的话,那后果真无法想象,还不得被压成肉饼啊。我对他说,咱们真幸运,又是师父保护了你,又救了你一次命。丈夫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知道是师父救了他。那个时候,他总是默默的支持我,支持大法,也在不断的洪法,经常给人讲法轮大法好,说修大法的都是好人。正因为如此,他虽然没正式修炼,师父还是保护了他。


    看大法真相治好了我的病

    我有个亲戚前几年得过过敏性哮喘,一到春夏天,农田里打药时的季节,他就犯病,喘的特别厉害,几乎要憋死。后来为了避免过敏原,从农村搬到城市里住。在四年前,他又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病,喘憋得更厉害,住院治疗,医生专家确诊为肺炎,整个肺都象蜘蛛网样,没有特效办法治疗,据说最多能活五年。

    我听说后去看他,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好病。告诉他真相,他说:“有些真相小册子我看了,我是早上起来去散步时,从垃圾箱边捡的,我拿回来看,觉得人家说得很好,我很愿意看。”我说你学吧。

    他看了大法的书,并且念给他老伴听,从那以后他的病不知不觉也好了,现在已经三年多了,身体一直很好。从此他老伴也得法了,全家早已办了三退,他老伴眼睛看不见,只有天天听师父讲法,学炼功,现在她用放大镜看书,大的字能看见了。他们都很佩服大法的神奇,很感激大法师父救了他们。


    凳子碎了,人安然无恙

    邻居郑太太是位退休教师,今年六十多岁了。她相信法轮大法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在半年前她就退出了邪恶的团组织,还得到了神韵晚会光盘和护身符。

    郑老师在今年八月份来到黑龙江通河老家探亲。有一天晚饭后,她坐在一个半米高的塑料凳子上洗脚,正洗着脚,突然“啪”的一声塑料凳子碎了,凳子变成了大小不等的碎片,人实实在在的蹲坐在塑料碎片的地上。

    那么高的凳子,郑老师又那么胖,岁数又那么大了,一下子蹲在地上,家里人吓坏了,都认为她摔坏了。但是,郑老师从地上慢慢爬起来,身上一点伤也没有。接着,郑老师走了几步,哪里都好好的。郑老师从脖子上摘下护身符笑了笑说:“没事,我身上带着大法护身符呢。”

    全家人都感到特别神奇。


    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八年底的一天,我开车去文登办户口关系。当走到文登郊区一条九十度转弯的泥土路上,路不太宽,路上没有人走也没有车辆,我就疏忽了安全问题,就急速的向前开,正准备转弯时,突然不知从那个方向窜出一条大狗,挡在路的中间,随后有几个人出现在路面上。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刹车来不及,也来不及转弯,“嗖”的向前直冲,一头栽到路旁四米深的大沟里,车翻过去了,在场的人都吓呆了。

    好一会儿我们从车里爬出来,庆幸的是我们四个人谁也没有受伤,只有我的胳膊擦破了一点皮。当我们找人把车从沟里吊上来一看,车也是轻伤。我们四个人心里明白:这是大法师父保护了我们,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因为我们明白了大法真相,退出邪党组织,才有这样的福份。车在坠沟时,车里人在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把这事写出来,希望善良的人们快快明白大法真相,退出邪党组织,为自己有个美好未来负责,不要错过这瞬间即逝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