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六一零”、公检法剥夺栗志刚上诉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南岗区邪党法院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诬判大法弟子栗志刚五年徒刑后,栗志刚的家人决定继续聘请律师为栗志刚上诉,但南岗区邪党法院及邪党看守所却百般阻挠、刁难律师会见栗志刚,导致律师至今无法取得栗志刚同意上诉的签字。

栗志刚,男,一九七一年三月十日生。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栗志刚在家中被非法破门闯入的哈尔滨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恶警李树新伙同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郝希东及和兴路派出所马良、李志杰等一伙不法之徒绑架。栗志刚已被非法超期关押在南岗区看守所长达九个月之久,在非法关押期间栗志刚曾遭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周松滨及“六一零”等恶警持续三日的酷刑逼供折磨。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哈尔滨市南岗区邪党检察院王宝龙一伙儿徇私枉法构陷栗志刚,在对栗志刚非法批准逮捕,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向南岗区邪党法院提起了对栗志刚所谓的公诉。

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哈尔滨市南岗区邪党法院在远郊的王岗镇邪党法庭对栗志刚进行了非法的所谓公开庭审,公开庭审却只允许栗志刚父母两人进入旁听,而且还被南岗区邪党国保大队恶警樊祥瑞、单某一边一个死死看着,而所有准备依法参加旁听的栗志刚亲人朋友都被非法拒之门外。十月三十日当天邪党王岗镇法庭戒备森严大门紧锁,全天戒严不办公。当庭栗志刚陈述了自己被酷刑逼供的事实,正义律师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所谓公诉人王宝龙提出的所谓证据被律师依法驳回,整个所谓庭审公诉人没有说几句话。

在非法庭审三日后,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和兴办事处白家堡社区邪党书记邵丽清及一男同事伙同和兴路派出所王振刚(此恶警曾在二零零零年前后以接回去北京上访的栗志刚为名勒索栗志刚父母六千余元钱)假借关心拜访之名实恐吓之实登门骚扰栗志刚父母。邵丽清和其男同事上楼来到栗志刚父母家,恶警王振刚在楼下候着。邵丽清对栗母说:你要劝劝栗志刚。栗母说,我儿子做好人无错,我劝他什么呢?这时邵丽清的男同事恐吓说:你们要注意了,别牵连自己。栗志刚的父亲问道:难道还要牵连九族吗?邵丽清换了副面孔说:我们是来看看家里有什么困难没有?有需要我们帮助的吗?栗母说:有困难,我儿子车号为黑L16B99的面包车被和兴路派出所抢去,前几天还看见在路上开,你帮我们要回来吧!邵丽清说:好,我帮忙问问。可邵丽清至今再也没有出现过。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邪党南岗区法院审判长闫晓霜、审判员马荣耀、审判员宋成章、书记员吕静微及南岗区邪党检察院检察员王宝龙等虽在非法庭审时面对正义律师依法有力的无罪辩护理屈词穷,可仍在“六一零”操控下枉法诬判栗志刚五年。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南岗区邪党法院伪法官宋成章电话通知栗志刚的辩护律师李长明对栗志刚的所谓判决结果。李长明律师要求将判决书寄到自己所在的北京功道律师事务所,宋成章说:好几十元钱我们没有,你要亲自来取。

栗志刚母亲在听到明明无罪的儿子被诬判五年的所谓判决结果后,决定继续为儿子讨回公道。就再次聘请了正义律师李长明和李静林为栗志刚上诉。

十一月二十三日早,李长明、李静林两位律师来到邪党南岗区法院找到宋成章,说明来意并取走了栗志刚的判决书后直奔南岗区邪党看守所依法会见栗志刚。可抵达后,南岗看守所所长孙伟(警号018169)说:法院不让见。两位律师立刻返回到南岗区法院给宋成章打电话问明情况。宋成章语无伦次地拒绝了正义律师提出的正当要求,并蛮横地叫嚣:那你去告我呀!

李长明律师不解宋成章说话的意思,于是直接给闫晓霜审判长、孙继先副院长、董兴东庭长等打电话,可离奇的是办公时间南岗区邪党法院无一领导在。无奈李长明、李静林两位律师又重新返回了南岗区邪党看守所。邪党看守所所长孙伟依然违法拒绝律师会见。李静林律师说:我们是依法会见,你这样不作为(不作为大概的意思是看守所依法有义务安排律师会见而无理拒不安排)是违法。孙伟叫嚣:那你们去告我呀!两位律师一直等到中午午休也没有会见到栗志刚,只好离开了邪党看守所。

下午上班后,李静林律师、李长明律师及栗志刚父母再次来到南岗区看守所找到所长孙伟。面对律师执意正当、合法的要求和栗母的苦苦哀求,孙伟仍然知法犯法就是不同意会见栗志刚并说:想见可以,但是要上面(指“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批。

至今,正义律师李长明、李静林未能依法会见到栗智刚并未能得到栗志刚同意上诉的签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