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走正最后的路 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得法的,得法后的喜悦至今仍记忆犹新,从此我成了世界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我积极参与当地的洪法活动,组织炼功点和学法点。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迫害大法后,我和本地的同修一起走上了证实法的道路。在这个过程中,我虽然彷徨过、迷茫过、也走过弯路,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我又回到了修炼的路上,回到了师父的身边。

救度众生 我们必须做好

通过学法,我知道了自己的历史责任,在人世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何其荣耀,何其幸运,又何其的丝毫不能怠慢。我知道我的一言一行对世人得救是多么的重要,他们不仅会听我说了什么,要紧的是他们更关注我做了什么。因此,我牢记师父的教导,“怀大志而拘小节”,在家庭中、在单位里、在其他社会环境中,我时刻牢记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给世人留下一个“正”的形像,让世人看到修炼大法的人就是好,邪恶的谎言就不攻自破。

二零零二年,从邪恶的黑窝回来后,我离开了原工作单位,先后换了几家公司。在这几家公司里,我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利益上不争不抢,工作上认真负责,同事们在我身上看到了修炼人的风采,他们很多人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为自己的未来奠定了得救的基础。

来到最近的工作单位四个月后,同事对我说:“你刚来的时候,老板说你是炼法轮功的不想要你,并说有业务也不给你。”可是四个月后的今天,我已经是单位的骨干,老板生怕我离开。大法的威德改变了他。

刚听到同事的叙述时,我心里很不平衡,想一走了之;转念一想,不对呀,我不就是证实法、救度众生来的吗,世人的不理解不正说明他们是被邪恶蒙蔽的吗,不正是需要我们去讲清真相吗?想到这里,我只剩下为世人的觉醒而高兴,已没有丝毫的怨恨心。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和人打交道,也难免有些人请我的客。在这种情况下,我本着不给客户多花一分钱的原则办事,让客户花最少的钱,办最多的事。
在大陆当今物欲横流、唯利是图的社会里,我们大法弟子是当之无愧的浊世清莲,我再给客户讲法轮功的真相,他们大都接受的很好从而得救了。每个人的工作单位都是我们讲真相的场所,与我们接触的人也都是我们的有缘人,我们做的好与不好,也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被救度与否,因此我们必须做好。

改变家庭环境

家里的环境也是随着自己心性的提高改变的越来越好。邪恶迫害大法以来,家人承受了无名的苦难,特别是我被邪恶非法劳教后,父母承受不了打击先后离世,失业的妻子带着几岁的孩子艰难度日。我在邪恶的劳教所被传染上乙型肝炎,回家后又很长一段时间脱离了大法,身体每况愈下,不得不住院治疗。在住院期间我思前想后:我是个修炼的人,我怎么会这样呢?也许是我的这一念,师父又管我了,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半个月的时间我就出院了,在医院里我成了一个奇迹。

我又开始学法了,起头是偷偷的看书,怕家里人看见。后来我想这也不对呀,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为什么不能给大法一个应有的位置呢?我开始慢慢向我的妻子讲真相,讲是因为邪恶的迫害才造成了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而邪恶的迫害完全是出自于妒嫉。我上了网,也让妻子看邪恶迫害的文章,看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我还把讲真相的光盘拿到家里陪家人一起看,这样一来,家人的恐惧心越来越弱。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在第一时间让妻子看,她更认清了中共的邪恶,并同我一起退出了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当然,在家里有时容易放松自己,容易忘了自己修炼人的身份。我的脾气不太好,修炼前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就大发雷霆,修炼后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有时也会犯老毛病,惹的妻子质问我:“你还是修炼真、善、忍的人吗?”这个时候,我羞愧的无地自容,深感给大法抹了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家里,我们也应该做好,我们身边的人也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现在,我可以在家里自由的学法炼功,可以在家里做真相资料,同修们可以到我家集体学法,甚至我的妻子还帮助我讲真相。

互相配合 整体协调

讲真相,救度众生需要我们互相配合,整体协调。我和同修一起建立了当地自邪恶迫害大法以来第一个学法点,带动了我们地区学法点的“遍地开花”。几年来,无论环境如何险恶我们都没有放弃集体学法。

在这个过程中,学法点的同修有配合的好的时候,也有不尽人意的时候。我们发现,当我们配合的好的时候都是我们放下自我的时候;当我们不尽人意的时候,都是我们执著自我的时候。我们悟到,作为未来宇宙不同层次的主、王,我们必须做到“圆容”,当同修有漏的时候,我们应无条件的去弥补,无怨无悔;当同修的办法好的时候,我们应全力的去支持,无私无我。在这方面有经验也有教训。

二零零八年,当地一名同修讲真相、劝三退的时候,被恶警绑架。事情发生后我们没有象以往那样分析同修哪里有漏,哪里做的不好,而是全体行动起来,发正念的发正念,贴真相材料的贴真相材料,要人的要人,同修的家人也被带动起来了,该同修很快就被营救出来了。

二零零九年,我们这里有一位老年同修过病业关,这位同修平时怕心就很重,围绕是否帮助这位老同修,大家发生了分歧。有一部份同修主张到医院里、到他家里帮他发正念,有一部份同修主张还得靠老同修自己,在救度众生时间紧的情况下都去帮他发正念不值得。大家争论了很长时间,在大家的争论中这位老年同修离开了我们。不可否认老同修本人有自身的原因,但是我们大家没有配合好,整体有漏,给邪恶留下了可乘之机,也是应当谨记的。

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方式也越来越多样。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当地的同修开发了手机发短信讲真相这个项目。我深刻体会到利用手机短信讲真相的过程也是我们修炼的过程。在这之前,我也用手机短信讲过真相,但效率不高没有坚持下来,放弃了。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现在我买了可以改串号的手机。开始的时候不会操作,又要改串号,再加上经常被邪恶封卡,感觉很麻烦。我心里开始犯嘀咕:一张卡二十五元钱,发了几十条短信就不能发了,这样成本太高了。我斤斤计较于一张卡发了多少信息,一条信息几角钱。

我想放弃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这个项目的时候,遇到也做这个项目的同修,他讲了外地的同修一张卡能发上千条真相短信,给我莫大的信心,他告诉我要向内找自己。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发短信也有修炼的因素在里面。我怎么能计较一张卡发多少短信呢,因为我们不是为发短信而发短信,我们是在救人。当然,发的越多越好,但就是一张卡发了一条短信,让一个人明白了真相,从而使这个人得以被救度,这个人背后又代表着多么庞大的宇宙体系的芸芸众生呀,这么大的一件善事太值得去做了!

心性提高上来了,一切都跟着改变。一张卡由起初的发几十条,到上百条,到二百多条,现在一张卡能发到五百多条真相短信,做这个项目的同修也由开始的两人发展到现在的七、八人。我的做法是从明慧网每天的“迫害真相”、“大陆综合”中摘录参与迫害者的手机号码,编辑之后再给这些人发短信讲真相,一来震慑这些恶警,解体邪恶,营救同修;二来救度那些善念尚存的人。发短信过程中会收到谩骂的回信,但是我没有气馁,也没有影响我继续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我们就是要救人,多救人。

很惭愧还有很多人心没有修去,比如色欲之心、求安逸心、急躁心等。我要好好学法,在法中不断洗净自己,精進做好“三件事”,走好走正最后的路,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