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监狱折磨林泽华致瘫、继续关押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大法弟子林泽华在佳木斯监狱被迫害致瘫痪。从2008年11月7日至2009年7月8日八个月,林泽华大部份时间生活不能自理,都得求别人帮助,只洗过两次澡、洗过5次脸、5次脚、洗过5次衣服。监狱那些所谓“干部”根本不在乎他是怎么生活的,特别是有三个月长的期间内,没有派人负责帮助他上厕所,对林泽华的身体伤害极大,病情不断恶化,他除两臂、手、脖子和头部能动,身体其它部位都不能动。吃饭靠在行李上,用托盘和带把缸子吃。

林泽华无论坐卧,臀部都抬不起来,脖子以下,除两臂外都不能动,几乎全身瘫痪。即使这样,监狱方面不释放他,也不给他安排护理。

经过详细了解,现在将他被迫害情况作详细披露,从中可以看出中共恶党豢养下的恶警及其指使下的恶徒是多么的没有人性。

林泽华,男,1962年5月生,职业出租车司机,原籍双鸭山市友谊县友谊镇人,暂住在友谊县凤岗镇三委。因为修炼法轮功,2001年被非法教养一年,2002年9月被非法教养三年,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保外,2004年2月在辽宁鞍山市又被非法教养三年,在海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鞍山市劳教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保外。

2007年9月12日林泽华被双鸭山市国家安全局迫害,恶警用拳击、脚踢他的头部。半夜12点被送友谊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在友谊看守所长达7个月之久,其间被所长蔡永德送友谊县医院插管灌食迫害。

2008年4月10日,林泽华被送七台河监狱集训监区,被服刑人员梁广成罚站,逼迫走队列变相体罚迫害。

08年7月10日,林泽华被从七台河监狱转至佳木斯监狱,此时身体已经被迫害的很虚弱,行动不便,走路缓慢,只是尚能行走,生活起居能自理,但已不能从事体力劳动。7月10日下午刚被关进佳木斯监狱五监区二分监区,分监区长赖保华、主管教改的副分监区长于欢、主管车间生产的副分监区长白小光就分别找他谈话,让他写“四书”放弃大法修炼,并说这是必须的。林泽华不说话,他们让他“考虑”。第二天,分监区指导员王连宇、监区主管教改兼“610”头子副教导员魏孟军又分别找他谈话,让他写“四书”“转化”。

从7月12日到9月6日期间,魏孟军和王连宇,每半个月左右即找林泽华所谓的“谈话”一次,软硬兼施,目的还是逼写“四书”转化,被林泽华拒绝。副分监区长于欢按照赖保华的安排,让服刑人员李鑫(坐班的)每10天左右找林泽华谈一次让林写“四书”“转化”,还用语言哄骗和恐吓威胁,说:你不写就对你上“手段”。

9月7日,王连宇以搜书为借口,对林泽华的床铺、库房行李兜进行搜查,拿走学习用纸、笔、墨水并将它们烧毁,并跟林泽华索要购物卡被林拒绝。第2天他硬是抢走了林泽华的存钱卡,并说分监区决定不准林购物、订餐、不准接见家人、不准打电话、甚至连日常生活用品也不让买,企图以截断经济和通信的手段施加压力,达到强迫写“四书”“转化”的目的。至今10个月过去,林泽华几次索要存钱卡,他们都以不写“四书”不“转化”为由非法扣押着不给他。魏孟军了解此事,对此违反监狱规定的行为不制止,放任纵容。

10月份,服刑人员姜美庚(就是迫害张明辉的人),给赖保华出主意说,要“转化”林泽华,就让他出工干活,身体受不了,就写“四书”了。10月16日下午,赖保华把林泽华从411寝室调到407寝室,安排抢劫犯李岩松(山东富锦市隆川人,37岁)对林泽华进行包夹迫害,不许任何人和他接触、说话,除吃饭、上厕所、不准离开李岩松的视线,平时不准离铺、不许别人帮助林。谁帮助林泽华了,李岩松就骂谁并且说是什么“干部”(即恶警)让他这样干的。一次晚饭后他连哄带骗让林泽华写“四书”被林拒绝,李岩松恼羞成怒恐吓说:我整法轮功最有招了,绝不手软,法轮功没有受得了的,你这身体受得了?“干部”说了不打你、不骂你,就是折磨你。不写“四书”的,不让睡觉,往眼皮上支火柴棍,站着不准动,往手上扎针。

恶徒李松岩四处散布说即使折磨死林泽华也得让他写“四书”“转化”。有良知的服刑人员很反感,说人都这样了,你还折磨人家,你还有人性吗?李松岩对林泽华说,不写“四书”是绝对放不过你的,明天开始你就跟我出工干活。林泽华说我干不了。李岩松说:干不了也得干,谁让你不写“四书”的。林泽华跟他讲真相,他说:你别给我讲什么法轮功不是犯法……

自那以后,林泽华被李岩松逼迫到干活的车间。林泽华身体虚弱得根本无法干活,李松岩就说,你不干每天也得出工来陪着,这是“干部”的意思。你不写“四书”不“转化”就这么折磨你。

因脊柱疼痛和头昏沉坐不了,林泽华每天只好站在车间,站累了就来回走走,每天从早7点一直站到晚4点30分或5点,因行走都困难,去车间带不了餐具,每天中午就干啃一个馒头。

就这样从10月17日一直到11月6日,20天,每天艰难的挪动双腿出工,500米的路程要走45分钟至50分钟。这些情况监区恶警都知道。魏孟军在车间看见明知故问:你坐这干啥?副监区长刘旭对林泽华说:人家都干活就你呆着,好意思吗?每天出工收工林泽华都要先走,却总是走在最后。恶警们为了捞取政绩,明知以此方式达不到写“四书”和“转化”的目的,但仍要这样做,就是变相体罚。有警察问赖保华那个法轮功怎么样了?赖得意的说:整呆了。每天出工时其他监区服刑人员看到林泽华的状况就说:人都这样了还让出工,共产党太没人性了!有的人直摇头。

一次,恶人李岩松嫌林泽华走的慢,一边骂他,一边象疯了一样去拽他,结果,林泽华被他扔出4米以外的楼梯板上(靠扶手一侧)当时林泽华就站不起来了,林泽华质问李岩松,“谁给你这样的权利对待我,你想把我整死啊?”带工分监区长庞茂胜听到喊声走出办公室问:咋回事,见林泽华起不来,不得不让服刑人员(坐班)李才把他背下楼去。赖保华竟然气汹汹的问林泽华:你想咋地?林泽华反问他你想咋地?整人往死整啊!赖保华说:不就写“四书”吗?啥难事啊,写了“四书”,你爱咋地咋地,没人管你。林泽华对他说:哪有写“四书”的说法,把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转化成什么人啊?法轮功是被迫害的。赖保华说:你不写“四书”你就得天天出工。林泽华先扶着墙,试着走,走了大约50米走不动了,停在那。

李岩松气哼哼的说:你走不动想让我背你呀?对另一包夹服刑人员杨永全说:这么走啥时候能走到车间?拖着走!杨永全说这么拖拖坏了,于是脸朝上,脚跟着地拖了七、八米。带工队长庞茂胜看见后让李岩松扶林泽华站起来。问林泽华自己能不能走,能走试着慢慢走走。林泽华咬牙忍着脊柱疼痛艰难的走了七米左右,实在走不动了又停下歇歇。这时各个监区都有人把头伸出窗口看这情况,不知道谁通知了监区长崔艳平(现在调任监狱狱政科科长)他从车间的门走出来对带工队长庞茂胜说:别让他走了,把他背回去。这时,林泽华的两腿就动不了了。林泽华这才被背回监室。

回监室后躺床上林泽华再也起不来了,翻不了身,腰以下动不了了,瘫痪了。赖保华对林泽华说:不让你写“四书”了,让李岩松给你打饭。李岩松开始只给林泽华打饭不管洗饭盆,日常生活其它事也不管。林泽华和赖保华提出换人照顾,赖保华口头答应但没安排。李岩松听说后,非常恼火,气狠狠说:你到“干部”那反映(告)我,从现在开始饭我也不给你打了。结果林泽华生活起居完全没人照顾。他几次要求见赖保华,赖不见,找负责分管监区的指导员王连宇,王推托说现在安排不出来人,和赖保华商量商量。一直拖了半个月也没安排。林泽华再一次要见赖保华,赖告诉李岩松:你让他自己找人护理,不写“四书”不“转化”不管。这期间林泽华只好求可怜他的服刑人员,这个给打一回饭那个打次汤维持,但吃饭的饭盆没人给刷,上厕所没法去。

林泽华11月7日瘫痪。在他多次要求下12月才让他到监狱医院检查,人已经瘫痪生活都不能自理了,那监狱的医生竟然说林泽华“没事、没病。”分监区干部不安排护理,监区的干部是知道的,但无人过问,他们明知道这是违反纪律和法律,但是为了达到强迫林泽华写“四书”“转化”的目的,就一味的放纵和纵容下属为所欲为。林泽华找监区长宫兆福,要求人护理,宫兆福推给负责监区的魏孟军,但魏孟军从不提此事。分监区指导员王臣负责监区内,林泽华找王臣要求安排人打饭刷盆,王臣气哼哼说:哪有人给你安排,我来伺候你得了呗。林泽华仍然找不到任何人给他解决生活上的基本需要,找谁谁不见。林泽华无法去厕所,只好偶尔请服刑人员背他去。一次,一服刑人员在林泽华的请求下背他去上厕所。魏孟军知道后竟对这个服刑人员说:这事分监区安排人,你管干啥,以后别管了。魏孟军明知道分监区没给安排人护理却说出此话。

林泽华迫害瘫痪的事在网上被曝光后,他们才安排了一个服刑人员白天负责他4天去一次厕所,其它什么都不管。分监区长表面安排李岩松晚上送林泽华去一次厕所。李岩松根本不管。林泽华要求见赖保华,赖不见,李岩松说对林说,你不写“四书”不见你,存钱卡也不给你。你瘫痪了,谁管你。这监狱死个人象死只小鸡一样,哪年不死两人,上报也有名额。“干部”就等着你床上拉,床上尿呢,这监区也不多你一双筷子,养着你,不写“四书”绝对过不去,也不给你保外。

林泽华每天只好吃一个馒头,喝水只是润润口,因为还得控制少上厕所。没人护理,林泽华求人从垃圾桶里拿回两个塑料瓶装尿,满了没人倒就憋着。有时需要大便根本没人送他去厕所,就只好往回憋,憋的头昏脑胀。有时大便小便一起来,就前面往回收,后面往回憋。有时小便来了特别是晚上没人管,要憋到第二天才能便,求人时还要看别人心情好不好。但大便要出来就往回憋,一直憋到小便尿不出来,大便拉不出来。最长一次他憋了七天。年三十到了。监狱头头到监区搞所谓“慰问”,李岩松怕林泽华喊监狱长,假惺惺的说:看你挺可怜的,过年了我照顾你。他只背林泽华上厕所,其它一概不管。过年七天假,林泽华只大便一次。从初六开始李岩松又不管他了。林泽华只好求别人,可怜他的人帮他一下。没人给刷饭盆,林泽华就把每天的剩饭、汤装在装饼干的塑料袋中,10天左右求人倒一次。

林泽华躺下起不来,为了不麻烦别人,早上别人把他扶起来后,他就一直靠着行李坐着,晚上睡觉时再躺下。就这样,赖保华还让李岩松劝林泽华写“四书”,以写“四书”“转化”作为安排人护理的条件。被林拒绝。

一次林泽华要上厕所,没人帮,他只好求别人把他放到地下,别人问你咋去?他说用手搬腿移动去。他们说这不是骂人吗?林泽华说我也是没办法。两个服刑人员见此情景就抬着他去了一趟厕所。

林泽华与李才同乡。李才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每天来照顾他。没人打饭时给他打饭,背他上厕所、倒尿、刷饭盆。李才坐班一天事挺多,为了不给他添麻烦,林泽华还是控制饮食。可是09年2月20日李才走了,林泽华又没人照顾了。林泽华跟分监区指导员王臣要求安排人护理,王臣说和赖队长商量一下。10天后才安排一人,只负责每四天去一趟厕所,其它一概不管。中午没人打饭林泽华就饿着。一位要回家的服刑人员杨春发,同情林泽华,每天中午给他打饭刷盆。林泽华就把早晚剩饭、汤放到中午一起倒掉。杨春发4月20日回家了。此时林泽华吃饭已经十分困难,吃饭时要一只手支撑铺面或把着上铺梯把手,一只手吃饭。

在这种状况下,在林泽华多次要求下才让他到监狱医院检查过两次,而那些监狱恶警硬说他“没有毛病”。监区医院没查出瘫痪的原因,林泽华要求去外面医院检查。

新年过后3月份,监区副教导员魏孟军说:到外面检查,得自己拿钱,家人不许跟着。可其他服刑人员出去看病家人都可以陪同的,有很多先例。林泽华向魏孟军提出要家人陪同,被魏拒绝。到医院之前,监狱医院已和佳木斯二院打好“招呼”(关系单位)。去之前林泽华提出要求检查身体的某些部位,被魏拒绝,说;你说了算哪?

二院是公认的技术设备好的医院,奇怪的是到二院检查,却让到佳市中心医院去拍片说是作核磁共振(不知检查具体部位是哪)拍完片后又回到二院由二院的大夫诊断。大夫看了片子问了林泽华一些问题,因他全身麻木,有的地方没知觉感觉不到或不明显,说的不具体。大夫说:我没看出咋回事,你说的不清楚,要弄明白最后就是做鉴定。魏孟军忙说:不用了,回监狱。最后诊断和片子也不给林泽华看,林要求把片子让家人拿别的医院看看,他当时答应了,却一直没给。回监区后魏孟军对林泽华说:你没事,能下地,下地走走锻炼锻炼。于是,一部份监区恶警就说林泽华是“装病”、“放秋”。指导王臣直接就和犯人李岩松等人说林泽华是装病、“放秋”。

到佳木斯二院看病前,监区教育改造干事赵民找林泽华谈话说:只要你写“四书”“转化”可以让家人陪着,还可以保外,回家治病。以此条件诱惑林泽华“转化”,林泽华不吱声,又说你这身体能行吗?分监区长也让李岩松捎话:赖队长说了,只要你写“四书”“转化”就给保外回家看病,同意就说一声。被林泽华拒绝。很多服刑人员对林泽华说:像你病到这种程度,生活已不能自理,丧失劳动能力,完全符合保外就医条件,换我们早就保外出去治病了。就因为林泽华坚持自己的信仰,病到这种程度,狱方就死死卡着他不放,也不给他治疗。

林泽华卧床半年多,坐都坐不了多长时间。像他这种情况,监狱开什么会与他根本没什么关系。可魏孟军、王臣和狱政干事苏连腾却非叫人把林泽华背到会场上,还美其名曰:全员参加。有一次在监区外面开会,犯人把林泽华背到操场放到地上坐着。他坐不住就躺在地上。许多服刑人员都说“都这样了还开什么会?这不就是整人吗!

林泽华被非法关进佳木斯监狱时,虽然行走困难但生活还能自理。监狱强迫他出工,仅20天时间,就被抢劫犯李岩松摔到楼梯上造成瘫痪。无论从那方面说监狱方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他们不但不追究李岩松的责任,还纵容犯人李岩松残酷的毫无人性的虐待林泽华,这就是在犯罪。

现在林泽华被佳木斯监狱的恶警和恶徒迫害的生活已经完全不能自理。他们认为,高墙之内对大法弟子的完全没有人性的邪恶迫害,他们以为外面没人知道,而且是在中共各级领导背后支持下进行的,所以他们才敢于这样肆无忌惮,如此的不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