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观念 用法衡量一切

摆正修炼、家庭、工作的关系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丈夫最近与一个同修配合做事,在这个过程中,常常对于同修的艰难处境很同情,并给予其帮助,但在帮助的过程中,体现出的是一种人的善,有时执著于自己的善的方式,而忘记了大法的原则,在我与丈夫交流这件事时,丈夫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还觉的自己很善,那一瞬,我发现不仅仅丈夫有把自己理解的善当作是法的标准的问题,自己在修炼中认为自己符合真、善、忍的那一部份,很可能与大法的真、善、忍是有差距的。

由此我想到自己对周围同修的指责,是把自己对真、善、忍的理解当成了标准,来衡量同修,而不是用大法去衡量。在协调同修的过程中,把自己在法中的证悟强加给同修时,也是同样的原因。

当我们一味的忍受邪恶对我们的迫害,而坚定大法时,是一种不符合法的消沉的忍,而不是符合大法的包含着忍无可忍法理的大忍,是对被邪恶利用来迫害法的这些生命的不负责任。当我们在常人中,为了让别人认为我们是好人,而纵容人对大法弟子善的利用,怕得罪人时,是一种掺杂着私心的善,背后是对生命未来的不负责任,而不是法中完全为了别人好的无私的纯善。当我们不分对像,将同修的事到处乱说,不修口,或对邪恶讲一些不该讲的话,给法和同修造成损失时,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真,而不是符合大法的,不给众生提供行恶的机会,真正为法、为众生负责的理性的真。

当我们把我们对法中的证悟摆到大法之上时,容易让我们证实自己,向外看,挑剔别人不符合自己观念的东西,而瞧不起别人,在这时我们就没有做到敬师敬法,用谦恭的心态对待师父,就看不到同修的长处,无法站在别人的角度理解别人,无法把大法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原则摆在第一位,从而影响整体配合,不能有效的救度众生。

写到这儿,我不由的联想到最近接触的同修,很多同修都对如何摆正修炼、家庭、工作的关系而倍感苦恼,不是把工作的事看重了,就是被家庭中的事纠缠,而不能更好的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也存在对真、善、忍的误解。为了工作中让常人说一句好,让家人说一句好,而放弃大法的原则,这里面掺杂了多少名、利、情的东西,宝贵的时间都浪费在应付常人的事上,没有时间学法,没有精力炼功,发正念或少或犯困,讲真相顾不上,或是有心也没有时间做,有的同修在别人指出来时,还觉的自己没有错,只是等忙过这段时间再说,结果左等右等,一件事接一件事,不知等到什么时候是个头,人也渐渐的求安逸,不知不觉中偏离了法。

我自己也有这样的经历。不是从大局出发,而是从小我出发;不是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大任为根本,而是忙于应付人中的各种牵扯名利情的人事。这都是需要我们向内找、把基点摆正和重新调整的。

我的做法是,将一天二十四小时分成不同的时间段。当家事或是单位的事与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发生冲突时,都以三件事为主,再来安排家中的事。在保证三件事尽量不被干扰的同时,如果完成不了家事或是工作的事,我就会找不修炼的家人或是同事协商,帮助我解决常人中的事,使自己的时间、精力能更多的用在三件事上,同时还兼顾了家中和工作的事。实践中,虽然一开始会慢一点,有时也会因别人着急而抱怨你,但当这三个方面协调好之后,真有一种路越走越宽的感觉,每一个方面的责任也都能承担好,各个方面的人也都会越来越满意,但在这个过程中,坚持不懈和持之以恒的状态却取决于不断的学法和向内找,真正在法中理性的升华和勇于实践的决心,在法中生出的坚定正念才是一切的根本保证。

总的体会是大法永远都是我们追求无止境的标准,只有把大法、把救度众生的事放在第一位,大法弟子的助师正法责任的正念的不动,才能真正的以不动制万动。不论在任何环境中,任何条件下,做好三件事都是我们不能动摇的,持之以恒要做好的重中之重,这也是在法中金刚不动的另一面的体现。

个人的一点浅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