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归真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首先感谢恩师慈悲苦度,是恩师用宇宙大法把我从茫茫苦海中救起,引导我踏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一、得法、洪法

我于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这是我人生中一个重大转折点。得法前我是一个名、利、情、色、赌很重的人,是大法从本质上改变了我,使我去掉了所有的恶习,真正改变成一个思想道德高尚的人。

我知道这个法的珍贵,就想:这么好的功法,我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所以我经常用休息的时间到周边地区洪法、送书、送讲法带。帮助有缘人学法,建立学法小组。记的当时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大娘驼背,学法不到两个月就直了。有一天老大娘梦中梦到有七个神仙从天上下来,第二天有七个大法弟子到那儿洪法。

二、证实法

“四·二五”头一天晚上,我得知中共政府有个别人诽谤、污蔑大法。我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人,我要告诉他们我们修的是正法。就这样我和几十名同修连夜進京上访。当时国家领导人答应我们可以炼功,我们就高兴的凯旋而归。但事不到两个月,“七·二零”大规模迫害就开始了,警察非法抓捕了我们很多大法学员,当时我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就这样我和几名同修一起又到政府要人,而当时政府正派很多防暴警察抓人。我家人怕我受伤害,全家出动劝我回家。当时我心里只想着被抓的同修,邪恶不放人我就是不走。

这时家人把我团团围住,七十多岁的老父(在文革期间被迫害过)含着眼泪说“儿呀!回家吧!他们什么事都能干出来呀”。妻子拽着我右手哭着说:“你出事了,我和孩子咋办啊!”儿子拽我左手喊:“爸爸回家吧!”亲侄“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苦苦求我:“叔叔快回家吧!警察要抓人了!”大嫂上前扇了我几个耳光。几位哥哥焦急的望着我。当时我心真的不好受!我也担心,担心我们这一个和睦的大家庭就要因为我的坚持而破裂。是回家?还是维护法?当时的情况我只能选其一。忠孝不能两全,最后我选择了大法。因为是大法开创了一切,没有大法就没有一切,护法是我的责任。后来几位大哥见我执意不走,一拥而上把我抬走送回家。从此家人轮班看着我,我在屋里也急的团团转。越急看的越紧。当我稳下来的时候他们也好象放松了对我的看管。就这样我穿着背心、短裤就跑出来了。当时公路、铁路全都设卡阻止上访,我就爬山路。山上的荆棘划破我的两臂两腿我也不觉的疼,因当时一心想着進京护法。没有怕心,顺利通过各个关卡直到京城。

北京恶警见大法学员就抓,大客车上塞的满满的,我也被抓在大客车上,车子围京城转了转然后押在丰台体育场。在体育场里我看到那么多的大法学员都撇家舍业、冒着风险,为证实大法无怨无悔的。我看到他们的不屈更加坚定了我对大法的信心。看到持枪的武警凶狠的态度蛮横,不知道要把我们送到哪时,我也不惊不怕。后来恶警把这一列车的大法学员押在锦州一学校院内不让出入。当时我就想:不能让他们任意摆布,就和一同修登上楼顶躲了起来,我俩又渴又饿,太阳晒在楼顶上象火炉一样的热。同修有点受不了,我劝他坚持到晚上我们就能出去了。晚上十一点多我俩正念闯出,又踏上了進京的火车。

从北京回来后单位又开始找麻烦,以办班、罚款的形式来威胁我,逼我放弃修炼。我没有妥协,我认定的路一定要走下去,我开始公开炼功,因而又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最后单位以我“太顽固”为由把我开除了。从此我没有了经济来源,再加上亲人的埋怨、同事的不理解和社会的压力,真的感觉矮人一等,心里不是滋味。有理有苦又无处诉。有一种失落感。在这种情况下,我知道只能在大法中找出路,除了师父谁也帮不了我。我一下明白了我是为啥来?为啥苦?都是因为我没有真正放下那颗心才觉的苦,没做到“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修炼人就应该有大慈悲心,大忍之心,舍常人难舍之事。师父的大法又一次给了我勇气。

三、跌倒了又站起来

二零零零年邪恶迫害又升级,作为大法弟子维护大法是我们的责任,不能让邪恶再逞凶,我不能坐视不管,我要進京护法。在几十名同修达到共识后,摆脱了家庭与单位的重重阻拦一起進京护法。在天安门广场上,一辆辆的警车、一群群的便衣特务,看到有很多大法学员打着横幅喊着“法轮大法好”!面对蜂拥而上拳打脚踢的警察,我打开横幅,毅然的站在了天安门广场上,在那一瞬间好象什么都没了。这时我突然感觉自己已被打倒在地,手中的横幅也被抢走了。

我被押回本地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期间由于我人心重,不想承受、正念又不足,加上邪恶谎言的欺骗走了一段弯路,给证实法带来了损失,给自己造下了深深痛悔和永远也抹不去的污点。

从劳教所回来,知道自己做错了,并写了严正声明:表示“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跟上正法進程”。为了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就想多做些大法的事,撒传单、挂条幅、往周边地区运送资料。由于学法少,慢慢的起了干事心。又为了维持生活忙于挣钱。结果学法时心不静、炼功少、发正念少。在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又一次被邪恶钻了空子,遭绑架。

这次恶警用各种酷刑逼我招供。最后残忍的将我双手反铐,上来四个恶警劈我双腿,我拼力抗争,这时又上来四个帮凶,剧痛使我撕心裂肺,我咬着牙挺着不出一声,用力忍着不掉一滴眼泪,只有在心里求师父救我、救我。很快恶警住手了。表面现象我好象昏死过去了,但我心里非常清楚我没有事。也就在这时我一下感到正像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就是人在死亡的那一瞬间没有害怕的感觉,恰恰相反却突然感觉到有一种解脱感,有一种潜在的兴奋感;有的人觉的自己一下子没有身体的束缚了,轻飘飘的非常美妙的飘了起来”。当时我感觉自己真的起来了,没有痛苦的感觉,甚至没有人的思维,完全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意境。

这次之所以能在酷刑中闯过来,我认为在关键时刻能不能想到师父与大法,能不能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在面对死亡怕不怕是关键问题。怕死不等于不死,不怕死不一定真死。其实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放不下自己,放不下人心,放不下就是人,人就是生、老、病、死。“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只有真正做到才能真正体悟和感受到大法的玄妙体现,也证实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法理。没有师父的呵护,我走不过来。

四、反迫害也是为了救人

在劳教所里,它们强制我执行监规,强制我做奴工。我就在心里想:我没犯法、我不是犯人。于是我不穿号服、不站排、不做奴工。我向它们讲真相,要它们不要象对待犯人那样对待我们。它们不听还派几个普犯看管我,不让我炼功,还连打带骂。恶警也天天盯着我们。动不动就挨打。

一天劳教所指导员跟我们十几名大法弟子说:有一批手工活让我们去干,干一天减一天刑期。我们抵制不干,恶警开始打我们,用电棍电击我们,我们集体绝食反迫害,恶警以为是我带的头,就用了三、四根电棍击我,后背被击焦了。这时才想起来师父救我。立竿见影,马上他们就停手了。师父又一次帮了我。(过后后悔没有想到师父的经文“无论恶警用电棍或是坏人用药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电流与药物转到施暴者身上去。”(《正念制止邪恶》)关键时刻没有想到这段讲法,又白白遭了不应该遭的罪。)

后来副所长伪善的对我说:你不吃饭会饿坏的,我给你买好吃的,你不带头“闹事”,我给你减刑期。我说:“我不要你的这些,我要回家,我要炼功”。他生气的瞪眼说:“这不是你家,你想回就回,你想炼就炼?”然后就走了。后来,我向内找,认为是我的自私和不善使他产生了恶,是因为我的争斗心,使他对我蛮横无理。修炼人应该善待他人。我的心一变他们也跟着变。再谈,他们也承认打人是错的了,看到我们炼功和发正念也不象以前那么凶了。从中我领悟到向内找是法宝,形成整体抵制邪恶才能真正震慑邪恶。后来我们在劳教所里又开创了讲真相的环境。当我得知三退的事后,自己退了队,在劳教所里我劝退了五十多人。

二零零七年一月,我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的大门。北方的冬天很冷,当时我穿着单鞋,身上没有一分钱。妻子在外面打工已有两年没见面,回到家才知道房子已让妻子卖了供孩子上大学,一时间我连自己住的地方也没有,而且还有近两万多元的债等我还。我人心上来了,感觉好凄凉、好苦!这时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真修〉中的一段话一下打入我的脑海:“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我一下惊醒了,我这不是求常人中的福了么?常人不就是在人世间的物质利益中追求享受吗?就算我常人间的物质没有了我就不修了吗?修不修不在物质的本身有与无,而是我要放下的那颗人心。想到这我的心逐渐平静了,感觉身心轻松。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工作与经济条件也逐渐好转。更体悟到了师父“无求而自得”的法理。

五、协调好、广泛救人

我们这个地区没有具体的负责人,就是有几个精進的、有热心的同修常常和学员接触,只要是做大法的事他们都走在前。他们对大法对同修那种责任心也带动我在做这项工作。在证实法与救人的过程中。我发现光有热心还不够,还得有包容心、责任心、遇事稳、和对大法法理要有清晰认识。我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看到同修有不足先查找自己,看到同修之间有间隔及时切磋沟通。当“三件事”被干扰,在短时间内尽快弄清解决。有一次本地同修遭绑架我们马上召集同修到位,有写揭露恶警恶行,查找恶人名单的,有向遭迫害同修家属讲真相,要同修家属协助我们去警署要人的,不久这位同修就被要回来了。体现了修炼的整体,和整体配合的重要。

还有两次,曾经有两位在监狱很坚定没有向邪恶妥协的同修很快就要从监狱出来了,可是我们本地“六一零”伙同本地派出所恶警,密谋要把同修用车拉回后送往洗脑班转移迫害。这次我们早有准备,召集一部份同修在家高密度发正念,另一部份同修很早和被迫害同修的家属赶到监狱门口等待接人。这期间我们早已向被迫害同修的家属讲好真相,告诉他们不要再相信邪恶“六一零”的骗人伎俩,不能让邪恶流氓继续迫害我们的同修了。在我们的感召下同修家属正念也很强。这时我们看到邪恶“六一零”的车也赶到了!不一会同修出来了,这时“六一零”人员对监狱警察说我们要把人接走。这时我们上来对同修说,不上他们的车。我和你家的亲人也来接你来了。说话间“六一零”的人上来就要抢人。这时同修的家属上来,把恶人推向一边说,这是我们的亲人,不用你们接。很快我们就把同修夺了回来,同修配合很好快速上车后我们马上就开车走了。这时邪恶“六一零”望着我们象傻了一样,呆呆的站在那里,一会才反应过来说:不能让他们走啊!可是已经甩它们很远了。象这样的事我们本地已经经过了两次,所以不能让同修和他们的家属听从邪恶的安排,不能让同修被邪恶随意的摆布。

在救度众生方面我看到还有一些同修走不出来,有的学员只在家看书,不做“三件事”,也有因怕心而不修了的。我看在眼里也急在心里。为了帮助他们走出误区,我先找自己,然后再找他们一次次的谈,鼓励他们到学法小组,渐渐的他们也能按师父的要求做“三件事”,陆续的回到正法修炼中来了。

我个人认为,只顾个人修炼圆满那是为私的,大家心性提高上来那才是整体的升华,才能够更好的救度众生,这就需要我们同修之间互相协调好、配合好,那整体的力量才会强大,得救的众生会更多

人神一念,有人心就苦,没人心是无为的状态,修炼中执著越少越好、生活中吃什么都香,在人中没有敌人,看谁都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