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博士生和妻子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通讯员广州报导)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的博士研究生于亚欧和他的妻子李杉杉因为去桂林看望一位昔日的同修被警察绑架,并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他们回到居住地后,一直遭到非法监视。李杉杉失去了工作,正在写博士论文的于亚欧被骚扰和威胁。

广州法轮功学员于亚欧,二十八岁,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后身心受益。现在是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的博士研究生,即将毕业。法轮功学员李杉杉,二十八岁,得法于二零零四年,她于零七年底开始在华南植物园实验楼的一个课题组做实验员(临时工)。于亚欧、李杉杉夫妇于二零零五年登记结婚。二零零八年二人被绑架,在回到单位后,李杉杉被剥夺工作至今。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的端午节,由于去桂林看望一位昔日的同修,桂林国保大队的警察闯入夫妻二人居住的旅店,将二人绑架至派出所,继而绑架到桂林第三看守所。在第三看守所里,二人遭受了强制奴工劳动的迫害,并曾经受到国保警察的威胁、诱供。李杉杉由于坚持讲大法真相,不配合强制奴工劳动的要求,不穿号服,遭受了狱警指使犯人的轮番打、骂,还有“上镣子”的酷刑折磨(就是把双手和双脚用一副镣子镣起来,难以行动)。

之后,于亚欧、李杉杉夫妇二人被分别骗到位于桂林市南溪山铁道疗养院的“法制学习班”(由政法委非法私设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机构,就是强制洗脑班),在这里,他们被强制连续多日剥夺睡眠,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书籍。并且不让夫妻二人见面,在夫妻俩间互相挑拨、撒谎。后来两人向邪恶妥协写了“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留下了污点。然后桂林国保大队的警察非法诬判于亚欧劳教一年六个月所外执行,诬判李杉杉劳教一年所外执行。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二人回到工作的单位——广州华南植物园后,夫妇二人一同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并继续修炼法轮功。

在于、李夫妇的工作单位广州华南植物园,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指使着单位的党群部、保安系统、研究生部等机构形成监控网络,对二人进行非法监控,无论是二人居住的宿舍楼上,还是于亚欧工作的办公室里,都有他们安排的监控人员,邻居、自己的师兄师弟师妹,都是他们利用来监控的人。整个研究所里还长期有那么十几辆车和几十个线人专门对该单位法轮功学员盯梢,这种盯梢,在零九年“十一”之前尤甚。

在监控中,还包括令人不齿的非法入室,经常有人趁二人不在宿舍的时候,偷偷进入其居室搜查,然后当线人向他们通知二人快要回家时,再偷偷地离开。夫妇二人,无论走到哪里,无论是买菜、逛书店、逛超市,还是在外面吃饭,都有专门的秘密警察和线人跟踪监控,与所内非法入室的人员相互联络。

2009年过年前夕,片警黄警官曾经在单位保安负责人的陪同下找到于亚欧、李杉杉二人,要求二人签字一个叫作“群防群治,保一方平安”的东西,片警哄骗说是为了保护人民的安全,要求各个阶层的人员都要签字。于亚欧、李杉杉二人当时没有识破片警的欺骗,在那个没有具体条文的空白东西上签了字。后来自己在生活中亲身体会到才知道,所谓“群防群治,保一方平安”这种东西,是专门对法轮功这种坚持正义和真理的人进行监控而搞的监控网络,也就是“走到哪里,就监控到哪里”的意思。

李杉杉由于是临时工,自桂林回所以后,虽然她的老板对于她的工作能力非常满意,也很希望她能够回到实验室工作,但由于单位的管理人员向她工作的课题组长期施压,使得她至今都没能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

现在,于亚欧马上就要博士毕业(2010年1月春季毕业),迫害法轮功的机构“610”却指使着片警、党群部负责人、保安负责人等屡屡干扰于亚欧的正常工作研究,屡屡找到正在写博士毕业论文的于亚欧,要求写“思想汇报”,“约片警见面”等,甚至拿着他未来的毕业、工作前途等恐吓,还恐吓非法“加期”等,妄图达到逼其就范,向邪恶妥协的目的。于亚欧对此一概不理,并对他们劝善,希望他们能够明白真相,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于亚欧也明确表示,对于提出的迫害要求:“我不愿意,也不承认。”“610”人员却继续向单位施压,甚至找到于亚欧的导师,根本不管他的导师工作十分繁忙的状况,让他专门来做“劝服”。

天理昭昭,神目如电,迫害法轮功的恶首元凶江泽民及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人已经被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告上了西班牙法庭,迫害的坏事决不是干完了就完了,是要清算的!希望相关的“610”人员、警察、华南植物园单位的相关负责人能够早日认清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立刻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为自己选择一个未来,不要留下永远的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