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阳县国保大队和冯塘乡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从九九年七月开始,我受到了河南省淮阳县“六一零”国保大队和冯塘乡派出所的多次迫害

第一次是二零零二农历十二月八日,我在郸城县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夜里十二点警察把我从朱家老店抓到郸城县南关派出所,当天上午送到郸城县公安局,又有淮阳县国保大队负责人赵继山、王全动,把我从郸城县公安局接回来,非法把我送本县看守所关押四天,赵继山骗我丈夫一千五百元钱,还不叫我丈夫跟外人说,赵继山还说,最少就是一千伍佰元,多了不限,还拿着一个厚厚的账本,让我丈夫看,账本上写着罚多少万的都有。

第二次是二零零三年农历七月初五,我在鲁台乡花庄学校南面路边看法轮大法经文时,被派出所便衣警察看见,没收了我的东西,我自行车的挎包里有四百六十多块钱,被鲁台派出所副所长于东风私吞,当天上午鲁台派出所负责人,开警车把我送到淮阳县公安局,有国保大队王全动直接带我到本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两个月后,王全动又骗我到郑州十八里河非法劳教我两年。在非法劳教我不到一年,包夹人员吸毒犯陈杰、王姗、沙文霞在大队长胡照霞、贾美丽的指示下,把我迫害的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时,大队长胡照霞怕我死里头担责任,开着劳教所的车,带着医生,把我送到淮阳县公安局,有赵继山接待他们,赵继山还请他们吃了顿宴餐,说以后送人好送。

我在家一年多不能干活,凭着我对师、对法的坚定,又有丈夫精心照顾我,我活过来了。在那一年多里,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干警,没有一个登门拜访的。

第三次是二零零五年农历三月初五,鲁台派出所王世民、刘华春、王宁等五六个警察冒充是淮阳县公安局的,说让我到公安局去一趟,我说:哪公安局的对我无所谓,你们就是邪党培养的一群大流氓,江泽民手下的小丑,不叫做好人。王世民、刘华春他俩不容分说,架着我的两只胳膊把我塞进车里,拉到鲁台派出所,王世民把我从床上拉到水泥地上。第二天早上我坐在警车里,跟鲁台派出所,所有的警察和世人讲了法轮功真相,他们都听的很认真,听完真相鲁台派出所王世民、刘华春、王宁等五个警察又把我送到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后送看守所非法关押我八天无条件释放。

第四次是二零零六农历十二月初二下午三点,我给世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方震营告发,淮阳县国保大队“六一零”和冯塘乡派出所警察都出动了,我又给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足足讲了三个小时的法轮功真相,所有警察都张口结舌无言以对。整个过程我都是听师父的话,师父叫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我知道邪党和江小丑不让做好人,是江小丑把邪党搞垮了,犯了天法,老天要灭它,谁也挡不住,我师父慈悲,不想让邪党里边的人与它一起陪葬,就叫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目地是把邪党里边的人一个一个的都救出来,所有的警察和世人都听的很认真,天黑了,他们都走了,我也回家了。

自从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起每逢所谓的邪党的敏感日,不分白天黑夜,警察经常到我家去骚扰。

今年十月十日深夜十一点多钟,我丈夫正在看电视,没听见有人敲门,警察使劲敲,我丈夫听见敲门就去开,一警察说门开的晚了,十来个干警进院就分成几组,到各个屋里去找我,我没在家,警察就问我丈夫,我去哪了,我丈夫说:外出打工三个多月了,一警察说让她回来说清楚就没事了。我丈夫说:跟你们这帮人没啥可说清楚的,不就炼个法轮功吗?一警察问我丈夫,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丈夫说:咋不炼呢?他们很尴尬,又有一警察问丈夫你东屋有一张床是谁睡的,我丈夫说:是孩子睡了。他们就走了。

干警们,你们跟江小丑跟的也太紧了吧,我是中国的一位普通公民信仰自由是我个人的权利。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你们才是执法犯法者。

今年十一月二十日早起,天还没亮,有冯塘乡派出所副所长带一帮警匪,到我家抢东西,抢走了大法弟子省吃俭用买来的救人的法器,打印机两台,一个大裁纸刀,两箱多纸,还有大小订书机,订书针,还有两本经文,三本《转法轮》,还有书皮纸和《九评》的书皮等。折合现金三千多元。

我不必多说因为你们天天都在看明慧网,这十年来为邪党卖命,迫害法轮功遭报的各级官员无计其数,难道你们看了能不胆寒吗?能不动心吗?你们真的就不为自己的亲人和孩子着想吗?非得为邪党卖命才能养家户口吗?你们的生命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可怜,因为你们分不清善与恶、好与坏,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天灭中共是天意,是因为邪党不叫做好人,才违背了天理,老天才要灭它。这不是儿戏,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希望你们能真正珍惜自己的生命。明智者赶快把抢走我所有的法器还给我,不要耽误我救人,如果不听后悔晚矣,到时候加倍弥补也是偿还不了的。

我想大道理你们都懂,我家真相光盘还有几套送给你们,让你们和你们的亲朋好友共同观看,我真心的希望你们明白真相后,赶快做出明智的选择,脱离邪党的一切组织,愿您和你的家人及亲朋好友都能够平平安安躲过这一劫。

我师父就是叫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师父叫救的,我就听师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