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汉阳区“六一零”对法轮功的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六一零”(中共邪党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在名利的驱使下,积极执行江氏及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群体性灭绝政策,十年来利用邪党在汉阳区的公、检、法、司等专职机构,不遗余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将我们目前掌握的汉阳区“六一零”成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予以曝光,更多迫害事实将陆续整理上网。同时欢迎各界知情人士提供更多补充材料和证据。

二零零零年二月底,汉阳区委的叶主任、肖主任、刘主任、公安分局的徐主任坐镇指挥,分局的恶警扬荣华长期参加迫害法轮功学员。汉阳检察院的黄丽苹直接参加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还抽各街道办事处、派出所、法院、检察院、司法局等单位的“骨干”任陪教参与迫害。

武汉市汉阳区“六一零”的恶人一直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在臭名昭著的汉阳区陶家岭洗脑班举办了几十期强制洗脑班,每次洗脑班都是由政法委总管,然后公、检、法、司各派一名干部坐镇迫害。二零零一年五一前,汉阳区各街道工作人员纷纷到大法弟子家中,说什么政府财政困难,强迫每个大法弟子要交3000元押金。有的大法弟子家人被逼无奈,只得交纳。收据上是这样写的:“收到押金3000元。如12月底前:(1)不上北京;(2)不发法轮功传单;(3)不与大法弟子串联,就可退还,否则作为罚金。”五里墩街是汉阳区迫害法轮功的“先进”,二零零一年因此每人工资晋升一级、官职普调一级,曾在电视上宣传迫害法轮功的“功绩”,仅这个街被非法关押、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就多达四十余人次。

十年来,中共邪党这些不务正业的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上门骚扰、非法监视、跟踪、电话窃听、绑架、抄家、停发工资奖金、开除和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关禁闭、毒打、长时间不让睡觉、饥饿、罚站、冷冻、曝晒、蚊叮虫咬、侮辱人格、威逼利诱、要挟、恐吓、伪善欺骗、刑讯逼供、野蛮灌食、捆绑、吊铐、背宝剑、非法强行洗脑、非法强制劳教和非法判刑等种种残忍手段进行肉体上的摧残和精神上的折磨。有的被逼的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据不完全统计,十年间全区被迫害致死七人;被非法判刑十一人;被非法劳教二十一人;被迫害致疯二人;被非法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无计其数。具体情况如下:

一、七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朱志俊:男,七十三岁,一九九九年以来一直遭受汉阳区二桥街办及“六一零”邪恶迫害。九九年底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被汉阳区二桥街派出所及二桥街“六一零”恶徒绑架,非法关押在琴断口监狱,一关就是四年,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回家后又经常受到二桥街当地邪恶“六一零”及不法人员监视、上门骚扰,给朱志俊身心造成巨大摧残,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含冤离世。

彭兴安,男,五十三岁,家住湖北武汉市汉阳区二桥轿车村十号。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彭兴安正在家中做饭,二桥派出所王姓警察登门称:二桥派出所所长有事要找他。结果彭兴安被骗至派出所,警察将他直接送往汉阳劳教所。二十几天后就被折磨致死。

罗家芝,女,六十二岁,武汉市汉阳郭茨口人,于二零零一年七月被武汉市汉阳二桥派出所所长彭显光及刘三黑、余国强等人非法关押到陶家岭洗脑班受到非人的折磨,受尽了各种迫害。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被释放。在回家期间,受到恶人的非法监视,使她失去人身自由,有一次外出修收音机被恶人搜身。在同年六月含冤去世。

王振国,男,六十二岁,武汉市东西湖区的大法弟子,得法之前患有严重的心肌梗塞症和多种疾病,一年四季不能断药,救心丸是时刻不离身,为防缺药,冰箱总要储存半年以上的药品。王振国自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半年内心脏病全好了。二零零二年二月三日晚,王振国和老伴在武汉汉阳江堤发真相资料遭恶人举报,被汉阳江堤派出所一一零警车拦截,强行将他们带到汉阳江堤派出所迫害。老伴中途走脱。王振国在被非法关押的四十八小时内,遭恶警轮番审讯二十多次,被搜身、扭手、扯头发、辱骂、不准坐、不准吃、不准喝、不准解手、不准睡觉,直至王振国被折磨得精神崩溃时才被家属救回。其间被非法抄家,东西被抢。在巨大的迫害压力下,王振国精神状况一直不好,不能正常的学法炼功,后来身体出现高血压中风的病业状态,摔倒了几次,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家人照料,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四日含冤离世。

王兰玉,女,七十多岁,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建桥新村五十七号一楼。得法前,患有多种疾病,练其它功多年也不见好。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修炼后很短的时间内一切疾病不翼而飞。然而一九九九年邪党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法轮功后,王兰玉所居住的建桥新村居委会邪党叶姓书记(女)及其随从多次到她家进行骚扰、施压,不许她炼功,使她的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在邪党这种长期的迫害下,王兰玉老人旧病复发,卧床不起,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含冤离世。

徐月娥,女,七十岁,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建桥街南城社区棉花街三十七号二楼,于一九九八年得法。一九九九年大法被邪党迫害后,因讲真相被恶人告密,两次被非法关押。但她即使在拘留所等黑窝内也不停止讲真相,最后都闯出魔窟。但回家后,又多次受到当地派出所、街道、居委会骚扰,威胁,监视,心理造成极大负担,终于旧病复发,于二零零六年四月含冤离世。

付清萍,女,六十九岁,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建桥街南城社区棉花街三十七号四楼,是一位坚定的大法学员。因发真相资料,多次被关在臭名昭著的汉阳陶家岭洗脑班。回到家中,又长期受到当地派出所、街道、居委会骚扰,监视;加上老人的两个儿子都是公安警察,他们受邪党的毒害很深,为了怕个人利益受到损害,不许老人和同修来往,致使老人精神达到了崩溃的边缘。最后旧病复发,生活都不能自理,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此外,被迫害致伤、致残、致疯的有:廖某某,徐贵平。 先后被非法判刑的有:汪汉梅,吴志强、王劲松,刘清水、张全庆、宋钢、张全浩、朱平、闵长春、谢勇刚,江文涛。被非法劳教的有:张全浩,博士研究生张奕,杨震,牛丽娜、王昌慧、张杰红,丁勇,谢春娥,王桂泉,蔡汉珍,陈阳春,张思丰,朱振学,索汉华、张腊梅、孙维增,王汉莲,黄毛莉,李焕娣,张思峰,詹俊梅。

二、汉阳区“六一零”恶人及恶行

1、张临胜,汉阳区委副书记、区政法委书记、公安分局局长身兼三职。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至二零零二年,一直任汉阳公安分局局长、区“六一零”办公室主要负责人。

张临胜作为汉阳区“六一零”主要负责人,主要充当汉阳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爪牙和打手,直接策划、指挥对全区所有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绑架、抄家、刑讯逼供等;还捏造罪名、编造事实,对全区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劳改,不计其数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或绑架到洗脑班关押,直接导致多人伤残甚至死亡。张临胜对法轮功学员朱志俊、彭兴安、罗家芝、王振国、王兰玉、徐月娥、付清萍等迫害致死,对法轮功学员被逼疯都负有直接责任。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六日武汉市汉阳公安分局警察勒索法轮功学员刘小平所就职的保险公司五万元将她非法拘押在市公安局疗养院内1-3号房,每天还要交三百六十元房费、二十元伙食费。十月九日晚九点后,刘小平已睡下。汉阳区委副书记、区政法委书记、公安分局局长身兼三职的张临胜及区政法委张科长来审讯她。局长张临胜竟在其下属魏女士在场的情况下,用威胁、恐吓、打、踢,打脸部,踢掉鞋子、命令点烟等流氓手段,公然侵犯公民权利,并狂言:“我们不是某某党是黑道,公安局长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你的事就我说了算,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听我的话就可以保护你,今晚就开车送你回家,你不听我的,明天就送你到死牢。”区政法委张科长也讲:“我们局长有名的狠,他还是‘五一’劳动模范,黑道白道都晓得他,你听他的我们就保护你。”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多他们吃完夜宵才走。

2、徐必康,汉阳区“六一零”头子,从二零零二年起至今一直任汉阳公安分局局长、区六一零头目主管汉阳区陶家岭洗脑班。汉阳陶家岭洗脑班与汉阳看守所仅一墙之隔。于二零零二年二月修建,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二零零二年以前,汉阳洗脑班主要由公、检、法部门主管。二零零二年以后由区“六一零”主管,迫害更毒辣,不放弃信仰不放回家,或劳教,或长期关押迫害。

徐必康其人外表文静、内心邪恶、虚伪。直接参与策划、指挥区“六一零”系统对全区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绑架、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和强制洗脑“转化”等恶行。徐必康与汉阳区洗脑班的负责人黄丽萍等人先后在臭名昭著的陶家岭洗脑班举办了几十期“学习班”。汉阳洗脑班开始从外地学习迫害经验,用两个包夹监视一位法轮功学员言行,所谓陪吃、陪住、陪睡,实为干扰正常人的生活,在包夹监视下,法轮功学员炼功学法很困难。洗脑班为了增加“转化”率,单个折磨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不让睡觉,最多有十五天不让睡觉的,折磨的人精神恍惚、意识不清,有的罚站昏倒,有的高血压、心脏病复发。

徐必康二零零二年曾在洗脑班所有院墙挂了污蔑、谩骂、诽谤法轮功的标语,被法轮功学员们一次集体撕毁后,恶人不久又重新挂了上去,还把撕标语的学员全部拘留、劳教等。警察把学员吊绑在树上在太阳下曝晒,使一位老太太口吐白沫全身抽搐。他们用力扇一位女学员的耳光不知多少下。晚上都是用一百瓦的灯光照明,使学员被蚊虫叮咬,他们逼学员在烈日下围着场地跑圈,有的学员被折磨得精神接近崩溃,有的学员被折磨得吐白沫。六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体被警察殴打。警察对一位六十多岁都叫他胡爹爹的老人也不放过,老人七天不吃东西来抗议他们的暴行。他们用手铐反铐、用绳索反绑、用脚踢学员刘小平多回,他们讲她:骨瘦如柴。到后来刘小平不能进食了,于八月十八日他们才放了她。

3、张某某:二零零零年洗脑班头子为司法局局长张某,洗脑班恶徒迫害手段以拳打脚踏为主,其中一张姓法轮功学员被打的最重,在床上躺了好几天。这样酷刑折磨不到半年,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逼疯,一个叫廖某某,一个叫徐贵平。此人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大热天曾把一姓夏的坚持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吊在洗脑班大门铁栅上,脚悬空、脚尖着地,不让吃、不让喝、让烈日暴晒,因天热时间长全身疼痛昏死过去,直到昏死过去。当时被送到十里铺医院瞳孔都放大了,心跳也停了,经过急救,才保了一条命。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学员刘小平到北京上访,六月十六日被汉阳分局绑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押三十天,后又转押在陶家岭洗脑班。他们把她关押在男号3-7房,二十四小时由男看守电视监控。七月十六日星期天中午,汉阳区司法局长张某某打开监门要她出去围着场地跑,刘小平拒绝。他就把她双手臂反扣,抓住她的头发,用力往大墙上撞。如果不是天突然打雷下暴雨,他要把她打死。刘小平身上有十多处伤,随后她出来向汉阳公安分局科长杨荣华(女)讲,她不管。这里经常发生用暴力体罚法轮功学员的事情。

4、汤宗彪,汉阳区法院院长。二零零一年任洗脑班头子。其人在迫害期间把一个绝食反迫害的学员让七、八个男流氓绑架到隔壁男看守所用烧火用的大火钳撬牙强行灌食,在法轮功学员饿了五-六天,浑身虚弱时,先打嘴巴、再用四根竹签堵住鼻孔、用手、拳头反复猛压胃按头等部位,把法轮功学员四肢用绳子捆住并用手按紧妄图强行使法轮功学员张口。二零零二年曾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下毒手。十一个男的加六个女的把法轮功学员按压在看守所门上,用大钳撬嘴、棉签塞鼻孔,用手按压、击打学员胸部及胃部,差点整死人。

5、黄丽萍,女,四十多岁,汉阳区检察院主任。二零零二年任汉阳区洗脑班的负责人,在汉阳区六一零的指使下,收集武汉市其他洗脑班的污蔑诽谤法轮功的口号、标语、布满了整个墙壁和整个会议厅,在过去装有监视器的房间又加装监听器,把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木门换成铁门,还有工作人员寸步不离地跟着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毫无人身自由可言。二零零二年三月初,一个星期日的下午,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齐动手把墙上的丑恶标语、口号撕毁。警察们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等他们缓过气来后,开始气急败坏地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

二零零三年汉阳区洗脑班首恶仍是名利熏心的检察院主任黄丽萍,在迫害大法学员期,凡不放弃信仰者一律不许家属见面,不许带东西如日用品、换洗衣服等,连远道而来的外地家属也不让见,七、八十岁老人的儿孙来看也不让见,连有点良知的包夹都说太没人性了。为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及学员特别卖命,罪行累累。她常以伪善的面目出现,背后她又列出本地区法轮功学员的黑名单上报区六一零与汉阳区六一零头目徐必康主任(手机13607174116)狼狈为奸,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以此向上邀功请赏,黄丽萍曾被武汉市六一零评为镇压法轮功“标兵”,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卖力,现已升为武汉市六一零主要负责人之一。

6、杨荣华,女,四十多岁,汉阳区公安局一科科长。从二零零零年三月开班以来,此人一直在洗脑班参与迫害,她不仅亲自动手打人,还指使汉阳区人防部门姓田的工作人员,把汉阳区五里街法轮功学员蔡汉珍推倒在地,使其摔伤尾椎骨,并用铁衣架在她身上肆意抽打,她身上几处被打得青紫,很长时间都不能起床。杨荣华长期卖力配合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把其家属、亲戚弄到洗脑班当陪教,赚黑心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罚款勒索。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六个月、被勒索一万多元钱。因杨荣华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卖力,被升为科长,成为洗脑班主要负责人。

黄丽萍、杨荣华她们唆使帮教〈被强制洗脑后放弃信仰又被六一零办公室利用来做别人放弃信仰〉们把大法书绑在法轮功学员的手臂上,拖到院子里转圈,警察在一旁哈哈大笑,对坚定的学员吊铐、晒太阳、关在黑房内喂蚊子、不让洗漱、不让睡觉、唆使帮教们大打出手。警察还动手抓住法轮功学员的头发往墙上撞,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逼迫学员放弃信仰。杨荣华,现已患子宫癌。

7、叶正新,从二零零四年一直在汉阳洗脑班当头目,常以威胁、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罚站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此人道德极其败坏,时为汉阳区委干部、曾任汉阳防汛干部。曾贪污防汛公款建起一幢私房,在洗脑班与一喻姓女包夹勾搭。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罚站、不让睡觉。为了随时迫害法轮功学员,他花钱雇专职包夹备用,包夹平时不上班五百元,迫害法轮功学员期间每天加十元,现在可能涨了,迫使包夹为了利益随叫随到。

8、曾玉林,武汉市汉阳区建桥街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家住汉阳青石桥,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充当邪党的流氓帮凶,死心塌地的为邪党迫害法轮功,不但在建桥街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凶,而且还在汉阳洗脑班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扬言“想抓谁就抓谁”,洗脑班很多酷刑如灌食等,他都直接动手参与。

9、叶新民,汉阳区“六一零”洗脑班头子。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是法轮功学员张思峰被非法劳教一年到期的日子,张思峰的家属一大清早在何湾劳教所门口等着接张思峰回家。劳教所到期不放人,而把张思峰转交给汉阳区“六一零”头子叶新民主任、建桥街“六一零”头子曾玉林。此二人又将张思峰劫持到汉阳区陶家岭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同时胁迫张思峰原工作单位“华源电子集团工程处”派二名员工住进洗脑班,陪吃、陪住、日夜看守张思峰。

10、刘伟:汉阳区司法局 此人死心塌地为六一零卖命。

11、武汉市汉阳区琴断口街派出所所长林某,副所长和警察,积极充当汉阳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十年来从未间断过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出警力大力抓捕,使该地区数以百计的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12、刘俊: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一科警察,十年来几乎参与了全区所有被非法绑架、抄家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行动。

13、余汉明:汉阳区六一零头目。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下午,带领武汉市汉阳开发区沌口派出所恶警到水木清华小区王雄家绑架了正在学法的四位大法弟子,他们是王雄、陈满琴、郭贵兰和郭玲利。王雄、陈满琴、郭玲利被劫持在陶家岭洗脑班,郭贵兰被劫持在谌家矶洗脑班。余汉明因此而立三等功。

三、结语

善恶有报是天理!在此收集整理几例武汉市汉阳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报的事例以警醒世人。

1、汉阳区江堤乡派出所所长兼牌村管段民警吴如意(音)一直不遗余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王振国被迫害致死负直接责任。现已遭报,突然在上班时间倒地,送去医院抢救,医检为血癌。

2、杨荣华:女,四十多岁,汉阳区公安局一科科长。从二零零零年三月开班以来,此人一直在洗脑班参与迫害,因杨荣华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卖力,被升为科长,成为洗脑班主要负责人。现已患子宫癌。

3、王安和,男,五十多岁,汉阳分局琴断口街管段民警,后调入汉阳洗脑班,在此工作期间,经常破口骂法轮功学员,常说对法轮功学员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二零零一年十月的一天,有个工作人员发现有一法轮功学员抄写经文,向他汇报,他便恶狠狠地边骂边抢法轮功学员手中的笔和经文,当时他就心脏病发作,倒在躺椅上。当天下午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妻子来探望,并带来新经文,他发现后,又骂又摔法轮功学员的东西,并赶走该学员的妻子,并说再不准来探望。几天后,这个警察在下班的路上被汽车撞倒,一直躺在医院不省人事,成了植物人。

4、武汉市汉阳区二桥街民警余国强,一直全力效忠、跟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整理黑材料上报,经常恶毒攻击,是一个地道的邪恶之徒,对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罗家芝负有直接责任。现已遭报,二零零二年过年他的妻子(四十多岁)突然因病不治身亡。

5、汉阳区江堤乡派出所管段民警常明强一直全力效忠、跟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遭报已患肝癌,躺在医院里。

6、幕后指使迫害一样遭报应。中共邪党党员在历次对人民的迫害运动中都充当了同伙和帮凶的角色,尤其是它的骨干分子,邪党的各级书记更是主要的贯彻者,在背地里进行迫害,发文件、作指示、下指标。蔡建明这个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担任武汉市武昌区区长、汉阳区区委书记、江汉区区委书记的幕后黑手也遭报被法办,因受贿案被起诉。

7、武汉市汉阳区江堤乡界牌村秦玉仙(女),五十二岁。二零零零年十月初被该乡六一零邪恶组织派到汉阳区看守所洗脑班当工作人员,主动积极配合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干扰破坏学员学法炼功,看到法轮功学员相互接触或说话,就从中添油加醋打小报告;更加邪恶的是她经常挑拨法轮功学员与亲友、子女、夫妻关系。亲属前去探望,它们不让见面,秦从中捏造谎言,无中生有进行煽动、污蔑,使其亲友、子女心生怨恨,平添了法轮功学员本不应有的许多痛苦。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秦玉仙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二零零一年十月她病倒了,经医院鉴定是恶性乳腺癌。说来凑巧,医生在她的乳房中取出了十二个肿瘤,这实属罕见。印证了她在洗脑班作恶的十二个月,平均每月增生一个肿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