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悟回归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自从一九九七年喜得法轮大法身心得以净化,是师尊启悟我的来源和誓约,从千万年的轮回和转生,不知结了多少怨缘和造了多少业力,都是师尊在这短暂的十几年给我承受和善解了,谢谢师尊您的慈悲苦度。

一、悟到做到是修

得法后悟到我是法中一个粒子,也就是真、善、忍的粒子,就想得起到粒子的作用和责任,就开始组建学法小组,还请了十多本《转法轮》供给来学法的学员看,谁要真学就送给她们,不怎么真学的就借给他们看。每天都从一个迷茫的人做一个明白的好人、还有比好人还好的人。我和有的同修很快就领悟到师尊是来度人的,我们人类的人当人不是目地,返本归真才是人生真正的目地。就这样,很快就来到一九九九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真是:“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洪吟二》〈心自明〉)。同修都惊呆了,说这么好的法怎么就叫恶党江魔给污蔑成这样?!

我们交流:师尊是来度人的,正宇宙中一切不正的,还有人间一切不正的,真、善、忍不也能归正中共恶党的假恶斗吗?我们想这一切的一切能没有干扰吗?我就和他们学习《精進要旨》〈大曝光〉、〈为谁而修〉。学完后有的同修就明白了。我们还商量,不能在大法里只管受益,默默不作声,让恶党江魔们对师尊的污蔑,对大法的不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对众生的毁灭。我们是法的粒子,怎么能视而不见呢?就象我们上学升年级了,也就是大学毕业了,在各行各业找工作一样,承担各项工作的责任和兑现我们的誓约。就的做到谁想怎么证实大法好就怎么证实。

这时有两个同修来找我说去北京上访,问我去不去?我说去,当时正在做生意真有点走不开,心想:那也得去,大法为我们来的,师尊为弟子承受那么多,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这时眼泪就是不断的往下流,还有没放下的名利、买卖?大法的被诬蔑,和丈夫说他也不能同意我去,这可怎么办?真是到了“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洪吟二》〈心自明〉)。就和同修说得去。

一行三个同修就来到北京,同修配合写传单,就在北京大街小巷发送,一天只能吃两个苹果或两个菜饺子,就这样住了九天我返回来了。刚到家警察就来了。我问他们:你来干什么?他们说:看看你去北京了吗?我心想:我都回来了。我说我这人不在这了吗?他们说没去那就好,转头就走了,还没等我来得及讲真相。

晚上丈夫回来了,说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连我和买卖都不要了,你还有脸回来?我说你先别生气。我笑着和他说:一会我慢慢的和你说我干什么去了。他还是不行,就是没完没了的要和我打架。这时我威严的说:你再要这样我立马还走,你要能稳下来我就把发生的事都和你说说,你听完再和我怎么样也行。就这样我就和他讲真相:你是知道的,我学大法受益那么多,身体好,还有和你妈妈有矛盾不说话,学大法后都化解了,恶党江魔们对师尊的污蔑,不让学大法还说大法不好,我能不管吗?大法就象你我生活一样,在我心里已扎根了,就象你要被污蔑我也得去找谁说说一样,你也就别吵吵了,明天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他听我这样一说火也就消了。

二、帮助掉队的同修

我们在证实法这几年里,同修被迫害掉队的也不少,我就和同修商量怎么能把掉队的同修不受干扰的找回来。如要去谁家住几天(常人)也不能让,因为当时一般的掉队的同修和邪悟的家都不能去,那些家如要去随时都有被举报的危险。我们也不能看着这些同修叫邪恶肆无忌惮的迫害,就和同修说,谁经济好拿点钱,我们租房子,把掉队的和邪悟的同修找出来住,我们再找几个学法好的正念足的同修配合,领他们多学法发正念,也和他们一起住,直到他们明白过来为止。同修们都同意了,我们也租了房子,同修把认识的掉队还有邪悟者找出来了。

我们同修天天找师尊的讲法有针对性的学,例如:《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建议》,《北美巡回讲法》等等等等。同修们都很有耐心,在很短的时间,有些同修就找出自己的差距,邪悟的也知道被骗了。记得有一个邪悟者,躺在地板上,七天七夜不怎么吃饭,他说我要按照你们念师尊的讲法,和你们悟到的理走,就得把我在劳教所里这二年悟到的都得倒出去从新修。同修都慈悲的笑了说:我们悟的理你可以借鉴,师尊讲的法你能不学不对着做吗?看你现在还不是一般的糊涂。恶警说的你还信?它们是谁?它们变着法的装着伪善来欺骗大法弟子,直到达到不让你信师、信法、不修炼为止。我给你读《转法轮》第六讲<自心生魔>吧!“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不知它们是哪方的妖孽骗你,把你的心给动了,骗你说什么参与政治的鬼话呀!还有你圆满的鬼话,你就相信了?最后他也明白了,说:“我是被骗了。”就这样经过一段时间正邪大战,同修掉队的和邪悟的在师尊的加持下都回到了证实法中来了。

现在我们都成立学法小组,都由精進同修带着往日不精進还有掉队的学员,形成一个一个的学法小组。由于大陆这几年迫害严重,同修手里的大法书都不全,同修们所以学不到师尊全部每一本讲法,我们要给同修全部每一本讲法也没条件,不管人力物力都不够用。一人一份是办不到,我就求同修在救人紧的时间里,给我们做几套全部师尊的讲法书,分给每个学法小组全套大法书,同修都在有顺序的一本一本的学。学完都说,这法就象没学过似的,普遍反应很好!都有很大的提高和升华。

三、向内找、提高心性

这些年证实法的事没少做,就是向内找提高心性不够,有一次最突出的一件事。我和同修在资料点配合,他突然身体不舒服很严重,也叫黑手烂鬼给钻空子了。这突如其来的事,当时真有点承受不住,就开始起了怨恨心,就说同修你平时光做事,炼功跟不上,学法少,不向内找,和你学法你就困,唉!(这一顿的向外找、向外怨)就说同修被迫害还是还业也罢,我倒先帮旧势力烂鬼找迫害的漏,加重了同修不舒服了。

这时同修也来帮发正念,就和我说:这个同修平时修的也行,怎么能出现这么样大的漏?在这时我又出了名利心,心想是呀!这些年证实法的事没少做,这个时候出这事,怎么叫同修看我们?还有内地的外地同修都认识我们,这要知道了他身体不舒服得影响一大片(真是又一个掩盖加掩盖的名利心)。同修帮发完正念走后,我又说不舒服的同修,心里更火了,语气也重了,说你赶快向内找,否认迫害。同修都问我:你怎么回事,你怎么不和同修交流?

正在承受魔难的同修用他痛苦的眼神看着我,没有说什么。这时我似乎意识到此时我也和旧势力一伙的,就静心找自己,就想同修有魔难首先不是帮助否定迫害,还在同修最痛苦时给他加难,他本身有执著没去掉就已经很痛苦了,再加上身体被迫害的痛苦,他自己能不向内找吗?如他要找不到不是更痛苦吗?我怎么还有这个怨恨心呢!我就问自己:你算什么炼功人,纯属邪党那一套(落井下石)。再想同修们来时我的心态和不正的念头,真吓一跳,且不讲同修到底怎么被迫害身体不舒服,我有这些破烂的心,能不在我身边发生这些事吗?真是平时不知向内找,害己也害他人,真惭愧。

这时我的态度和语气就变缓和了,和同修语重心长的说:我在你痛苦时没能帮你减轻魔难,还给你加难真对不起,就把从他有魔难开始我的这些不善和人心跟他交流了,当时就看他心里减轻不少压力,我得从现在开始帮你读法发正念,你也一定要坚定正念,要全盘否定旧势力,走师父安排的路。就这样天天和他发正念学法向内找,查找了这些年光做事,忽视向内找、向内修,才出现这样的魔难。在师尊的加持下再同修整体配合发正念,同修的身体也恢复了,又能做证实法的事了。

四、如何整体协调证实大法

1、从一个为私为我走向无私无我

师尊给我的路是能接触很多同修,内地外地的都有,也随着资料点遍地开花教技术的,所以能接触很多同修,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们地区能做条幅,写“法轮大法好世界都知道”,还有“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等等。我就把条幅带在身边走到哪里就给到哪里,都是有一条的样式发展到百条几百条,有力的揭露邪恶,救度很多世人。还有外地有‘印真相币的戳’也带到本地和我能接触到的地方同修共用,还把有经济好地区的钱协调到没钱的地区用,还把我学会电脑的技术,耐心细致的都教给我能接触到的不管老年的还是中年的少年同修。有时也耐心不够,也就是慈悲心不够,也想:不教了太麻烦,私心就来了。但我想得无条件的把学到的技术在证实法时期全部传出去,这可不是我的技术,都是师尊给的,得无条件的耐心细致的教同修,还有最大的收获从中还能借鉴同修修出来的理智智慧一些精华的东西。说白了这些也都不是给别人做的,也是给自己做的。

二零零八年明慧网第五届交流大会稿里有同修交流用手机讲清真相,有个同修很有耐心教会我,先后我又帮助同修买一百来个发短信的手机,交给各地的同修怎么发送。有的同修一天能发短信一二百条,还有的同修把每天的大陆综合的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号码写上真相发出,有力的揭露邪恶也减轻同修的迫害。

还有一次去外地返回时坐在车上就和身边的一个退伍的也是军队的干部讲真相,就和他先说起社会道德下滑,贪官污吏横行霸道,共产邪党就迫害善良,你还给他卖力。他很敏感:你说你怎么象法轮功的人说话?话里和他的动态很反感。我说法轮功的创始人讲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有什么不好?他说你还是和我谈谈别的,别提这个事。他问我你是做买卖的吧?我说是,他说我现在也做买卖,他就说他做什么什么,你要有兴趣你也可以和我合作,我把我的电话给你。他就把他的电话给我了。他说你把你的电话也给我吧,我顺手就拿出做的真相小光盘,里边有退党电话、还有破网软件,《九评》、《江泽民其人》等等,一些内容给他。我说我的住址和电话都在这里了,你回去打开看就知道了。也许他明白的一面看见了,他笑着说好吧!当时他对这个小光盘很敬佩。

2、提高心性化解矛盾

有一次在我们协调的同修之间发生很大的矛盾,已经在一段时间里不能达到整体配合了。

有一天,一个同修来找我说某某同修都说你什么什么了,一天光做事,你也形成不少心吧!有很多同修都在为你担心呢!还关心你呢?你得向内找找你自己了,别光做事了。在那一段时间里我做证实法的事很多,学法少,当时没守住心性一下就火了:你说很多同修在关心我,还说我什么什么了,我这些年做这些证实法的事这些同修怎么都不来关心,还说我如何如何的,揭露邪恶救度世人怎么没这个精神?这些话一出口,这个同修也火了,不怪同修都说你,你真到了谁说都不行,都这样的态度了,他起来就走了。

同修走后我就躺在床上大哭,修炼怎么这样难?就想你这样的同修我以后不和你配合了,就看我的不足。我后来冷静一想是啊!同修的提醒,我是可能有问题了,都是同修他能害我吗?我得把我手头证实法的事先放下了,大量的学法找自己,用法一对照找了很多做事心,形成很多名、利、色、气等等的心,就想同修对我的提醒,都是大善的心,不能叫我光做证实法的事,带着这些肮脏的心能圆满吗?也怕我这些心严重了被邪恶要钻空子怎么办?那就给法和同修带来的损失就大了。真让同修为我操心了,同修对我的关心是用什么都回报不了的,我就默默的说谢谢你们我的同修,对我的大圆满负责。在此也谢谢多年来对我还在默默关心和帮助的同修,表示我的谢意,想到这我的眼泪不断的流,就再也不想同修说我什么不好了。

我得找同修把我的没做好和对整体有什么影响的事情解开,这是修炼。不能带着这些怨缘圆满。再说叫黑手烂鬼看笑话,间隔我们整体做三件事。这时有的同修来告诉我:某某同修把你张扬的很不好,是你接触的地方的同修都不让和你来往了。我就想不能和他对着干,就在心里指责自己:早点在做事时修自己,何必有现在的这个局面?

又一想指责也不能把修不掉的人心造成的损失找回来。没有别的办法,就得严肃的无条件的找自己。找对我有看法的同修承认我的错误和不足,就是要打开同修间的间隔,我就一个一个的找到和我有矛盾的同修,就说我的不足,这些年光做事,形成了一些心,不知要伤害多少同修,你们要多多原谅。同修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你能找出没修掉的人心,共同圆满才是目地。我就说我还要找某某同修,听说她不想见我,你能帮我找她吗?但同修说:你自己去见吧,我不能去。我就想同修不见我的背后是什么因素,还是我找得不够,带着什么心去找的呢?又找出了个不诚心的心,就想反正我对你也没有什么想法了,你要有什么想法就是你的事。我就找到能去和我有矛盾同修家有钥匙能开开门的同修,说明情况。同修一听说我带你去,要想打开间隔还不是好事吗?

刚一進门她正在做饭,她就和我一起去的同修说话,没有和我说话,我就主动的说做饭呢?就自我调节气氛的说我还没吃饭。这时她说话了,她说那就现做点吧!还没有现成的饭。我说那就不用了,今天来了就想和你交流交流。她就坐下了,气氛就不象刚進屋那样紧张了。我心想我来了能看见你,我们之间的不好的物资和矛盾就解体一半了,另一半就看我的心态了。我就提当前做证实法有没有叫我配合的事,以前有哪些不足请你原谅。她说别提那些了,我现在也和别的同修也有矛盾。我说有矛盾现在就得放下,我能来你这,我想有矛盾不管谁是谁非,都得找自己,把人心都放下,还有发觉不了的妒嫉心找出来去掉它,就没有打不开的间隔。她听了笑了说我叫你落下了。她事后也找和她有心结的同修,也把心结打开了。真是“好事坏事都是好事”。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现在我和有矛盾的同修成立了定期学法小组。吸取教训,办法只有一个:共同学法,共同向内找,就能共同提高。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