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否定旧势力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师父在好多地方讲法都谈到“不承认旧势力”。从《明慧周刊》同修交流文章来看,从自己身边一些同修遇到的魔难来看,我认为有些同修(包括我)没有真正的弄明白师父讲的这一法理。下边就以自己的沉痛教训,谈谈自己现在对师父讲的“不承认旧势力”这一法理的认识。

我是一九九五年五月初有幸修大法的,这就十四年了,也算是个老弟子了。二零零零年二月被绑架,由于不放弃修大法被非法判刑五年零六个月。在监狱由于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所以一天刑也没有减,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刑满释放。在监狱没有学法的环境,只能天天背已背过的《洪吟》和二十多篇师父的经文、《论语》等。老伴(同修)接见时经常在师父的呵护下递给我《精進要旨二》、《洪吟二》和一些新经文,我所在监区还有几个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我就叫他们抄写下来,有时也传给别的监区的同修,当时好多师父的新经文都没有看过。回到家后,我利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好好学了学法,在通读《转法轮》的同时,把师父近几年来各地讲法和发表的新经文都進行了认真的拜读,自己也就渐渐的溶入了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做三件事。

从《明慧周刊》同修交流和身边同修交流来看,绝大多数同修发《九评》、发真相小册子,基本是在居民宿舍楼发,我想,这么多同修你也发、我也发,你发我不知道,我发你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发重。所以我很少在楼群发,绝大多数是在公共场所发。公共场所人员流动量大,有本地的、有外地的,不容易发重。今天在这里发,明天在那里发。我发真相材料区域约占四分之一个市。为了安全我一出门就发正念:清除我空间场和我所到之处另外空间场范围之内的一切黑手、烂鬼,铲除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只要师父给我的东西,别人无论谁给我什么东西也不接受、也不要,就在大法中跟随师父一修到底。自以为这样就安全了,就不会遭到迫害了。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一日傍晚,我和老伴骑自行车从儿子工厂回家,快到家时,一个小伙子骑自行车超我,一下子就把我挂倒了,我被重重的摔到地上。虽然也感到腿很痛,但第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没事。我爬起来扶起车子,这时小伙子也过来了问我怎么样?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给人家找麻烦。于是我说:“没事,你走吧!”随后我老伴骑着自行车也到了,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就是腿有点痛,咱们先在马路边坐一会儿吧。”刚坐下,心里感到很难受,就念“法轮大法好”,没念几句就失去了知觉。大约几分钟就清醒了,我给老伴说:“回家吧”,她把我扶起来,伤腿竟不能行走,老伴用车子把我推回家。我躺在床上向内找:我错在哪里了?

回想一年多来,整天在儿子工厂里忙,做三件事就懈怠了。去年冬天没有暖气怕冷,功也不炼了,尤其是今年二月十八日接到通知,儿子租用的厂房(在高速公路旁边)限期一个月把设备搬走,要拆除搞绿化,逾期不搬强行拆除,砸了机器不管。共产邪党视人民如草芥,既不赔偿损失,又限短时间内搬走,这是对众多在高速公路边办厂、居住人的迫害呀!这几十台设备往哪搬呀?整天替儿子着急。后来找到了房子,又忙于帮儿子搬家,这一个月法也不学了,发正念也静不下来,只是我和老伴给拆装机器的、搬运机器的、搬运物品的一个不落的讲了真相劝了三退。有的是一家一家的退,多数人都表示谢谢!大约劝退几十人。不知怎么,最近自己脾气见长,时不时的就对老伴发火。我还是个修炼人吗?我这不是完全降到常人了吗?所以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当时摔倒爬起来,虽然痛但还能走。由于没有给小伙子讲真相劝三退,没有做到证实法,旧势力又加重了对我的迫害,回家时我竟不能走了。

近来我这极不精進的表现,不就是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吗?只是嘴上说说否定旧势力,发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可自己走的是旧势力安排的路,所以旧势力是否定不了的。由于自己的漏,旧势力对自己迫害,师父的法身与护法神也没法保护。

所以我认为否定旧势力必须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在法上,真正走师父给安排的路,才能够真正的否定了旧势力。不听师父的话怎么修啊?!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我怎么还这么糊涂!还那么执著儿子工厂的事!

师父不想落下一个人,可是自己不跟着师父走,师父也不能硬把你拽上去呀!这一跤把我摔醒了。我必须放下执着,再也不去执著常人的事了,要全身心的投入到做三件事上,在修心上下工夫,跟上正法進程,弥补过去一年多的损失。

我写此文,一方面是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提高上来;二是向类似我的同修提个醒,在助师正法中必须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在法上,才能真正的否定了旧势力呀!才能真正的做好助师正法的事,才能真正的不断开创更好的正法环境,才能真正的达到圆满随师还。

由于层次有限,如悟的不对,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