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参加李洪志师父武汉讲法班的可喜时光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

(一)

师父点化 参加讲法班

薛婆婆有缘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一九九四年济南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七日,薛婆婆梦见李洪志师父在她床边打莲花掌。薛婆婆之前并没见过师父,但因为看过《法轮功》一书,书中有师父照片。她虽不识字,但认得像。之后,薛婆婆又梦见师父在房门口。六月十九日,薛婆婆的父亲告诉她:师父要在济南办法轮功学习班。薛婆婆高兴坏了,决定去参加师父在济南的讲法班。

第一次坐火车

济南法轮功讲法班六月二十一日开班。薛婆婆要参加济南班,她一个人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远门。没管这么多,拿出一百元钱托学员买了张火车票,六月二十日就上火车了。她一直挤了几节车厢,人山人海的,穿过餐厅,找到火车广播员广播,想找到火车上一起去济南参加班的学员,或者自己一个人到了济南怎么去找学习班呢?当时,薛婆婆拿了一本书,睡在她上铺的也是法轮功学员,知道薛婆婆也是去参加学习班的,就对她说:不要紧,下车等着,有人来接。

清理身体

薛婆婆有青光眼、肾炎、便血、气管炎、类风湿等病。参加济南班,一去师父就给她净化身体,病重人先行了。师父的语言,薛婆婆听的懂。二十一日上第一堂课,薛婆婆想吐、头疼,同修出去玩,她没去。第二堂课后,又没出去玩,拿着书不识字,薛婆婆就盘腿、睡觉,醒来感觉从头到脚象脱了层衣服,扒了层壳。薛婆婆未参加班时爱发脾气,参加班后再也不发了。

(二)

张婆婆和老伴有缘参加了师父一九九四年郑州学习班。多年之后,回忆当年学习班情景,历历在目,仍感动流泪。

“我只要有一口气,我就来得法!”

张婆婆和老伴在去郑州的火车上,遇到了麻城的一个癌症患者,大肚子,几个人背对背,背他上车,挤上了火车。

在郑州班上,又见到了这个人。他老俩口在门边坐着,大肚子人在他们后面,六月天,铺大棉毯在地上睡。

师父讲完第一讲后,师父说:那个睡着的,你干嘛?大肚子人说:我是来得法的!师父拿扇子在他头上敲了一下,说:你这样怎么得法?大肚子人说:我只要有一口气,我就来得法!师父说:你既然来得法,就起来吧。大肚子人说:起不来。师父说:起来,起来,没什么起不来。家人要扶大肚子人起来,师父要他家人放手。师父说:要你放,你就放。结果家人就放手了,大肚子人站了起来。

第二讲之后教功。师父对大肚子人说:起来炼功!不扶,让他站着炼!他自己就真的站着炼了。下课后,师父对他说:你站着干嘛?走吧!不牵,跟我走。他站起来走了。师父说:脚跨大点!结果他走出去了。师父说:今晚回去就会有变化,明天再来。

第二天再来时,大肚子人的肚子消了,三、四十人围着听他昨晚的故事:他晚上回去后,他可以吃东西了,晚上拉了脓血块,他肚子就瘪了。从此他就直接坐着听课了。他从学习班回去后,麻城一个月就有两千多人得法。这个人接着参加了济南班,向师父献了锦旗。

“你在那个墙角就得了”

去郑州班的头天,张婆婆和老伴在医务室开了很多药,治中风和心脏病的药,带去了。第二天早晨炼功后去听课。第一次课师父给清理身体,男左女右,调理身体。老伴因上厕所,就对张婆婆说自己是不是没得到法轮。师父说:你在那个墙角就得了。有病的人手心发凉,无病的人手心发热。老伴说:我手上是凉的。张婆婆说:你有病,我是热的。

“有老师法身保护嘛,你们不会怕”

张婆婆话刚讲完后,老伴说:有一个叫花子从我身边走了。其实这是一个破坏场的魔,但张婆婆没看见。下午两三点钟又继续上课,好大的太阳啊,可天突然黑了,大风,房子树都倒了,天乌黑。师父讲法,冰雹打在师父身旁的桌子、凳子上,师父不理它。一起去参加学习班的武太闸的老吴,冰雹都打到其表带里了。电线也断了。

师父坐在桌上打大手印后下来,将矿泉水瓶子的水喝了,两手顺着肩膀一抹,放到杯子里,将杯子放角落里,听到墙上一响,老伴说:叫花子跑了。这时雨停了。

师父说:你们知道吗?这都是来取命的,你们怕不怕?学员们一个声音:不怕!师父又说:有老师法身保护嘛,你们不会怕。

扇扇子

我進会场后,与老伴坐在顶上台子上,拿扇子摇。师父说:你们看到没有,这个场还有扇扇子的,心静自然凉嘛,手摇的不热吗?我老伴感到师父说不扇时,感到一阵凉风。

“我做了一件对不起师父的事”

在郑州班上,一个婆婆住的寝室的床头下压了一条三角裤,她穿了,她紧接着就心脏疼、头晕。她说:我做了一件对不起师父的事。张婆婆对她说:赶紧洗了放好,这是属于偷。她合十哭起来,把裤头洗了晒了,一路走着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