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文盲识字 说真话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我今年六十六岁,九九年三月份得到大法,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未得法前我不识字,基本上是一个文盲,得法后渐渐的识字啦。

我家在农村,家庭贫寒,我有一个妹妹,两个弟弟,我妈妈就把我嫁给了一个有精神病的粮店工人为妻,结婚当天就想死,后来听亲朋好友劝说,才活了下来,到后来有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一九七二年丈夫被开除回农村,我们两人就经常打架,丈夫还打小孩,日子很难过了。儿女们一天一天的长大,我身上的病也一天一天的多起来,各大小医院的药也吃了不少,病还是不好。

一九九九年三月我到二女儿家,我二女儿说:“妈妈你去看看有一种功法,能强身健体。”我去一看,当时就把《转法轮》请了回来,过了几天我把师父的所有书都请了回来。

我从小在农村,农活又多,学法炼功很少,《转法轮》都没有看完,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想这个功是好的,我师父是冤枉的,我要说真话,从那时起我每天都要讲真相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五日在门坎街上,有个同修给了我一本书在我的背筐里,当时就有政府的人看见了,我被非法抓了,他也被非法抓了。他被送县里去了,我走脱了。当时丈夫在大街上精神病就犯了,又打我,又骂我,我就没回家。

邪恶之徒们四面八方到处找我,没有找到我,还恐吓我儿女们,后来我被对孩子的情带动,被恶警把我骗到竹圆镇派出所关起来。里面是黑黑的一个窝,不见天,恶人拿来一个桶,桶里有大小便放在我面前,两天后我回家。回家后师父的法像和所有的大法书都被抄走了,恶人还骗了我家五千元钱。

从那时起我家就不安宁,不管怎样,讲真相我照样做。在这七年里我被抄家五次,大法书被抄了两次,恶人到家就不知有多少次,上街也要被骚扰。

今年九月十六日,我背谷子回家,还没有到家恶人就把我给包围了,我不从,他们就把我抬的抬,绑的绑,把我丢到车子里,弄到乐山大石桥洗脑班迫害。(洗脑班外面是柜尤宾馆)。

下面是不法人员名单:
井研县公安局:张建生:电话:0833.2935538
610、蒋天才:
竹圆派出所:王昌、丁克军
门坎政府:邹晓奇、李建军、等等
大水湾村村长:黄云肖、村干部:黄××、曾翠容、陈光林、黄仁全
二十二组组长:周以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