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编写当地迫害资料中修心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在明慧网没有下达“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征稿启事”时,我就想,这一届大法交流会自己一定要认真总结一下近一年来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但是,由于自己的写作技能提高的很慢,总觉的这篇文章欠缺点儿什么似的,不管怎样,还是把这张答卷交上吧。

一、揭露当地邪恶迫害

早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师父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师父评语》中明确指出揭露当地邪恶的重要性。两年前,我曾经参与揭露当地邪恶迫害一事,由于学法不深,人的观念很强,当将本地被迫害的总体情况整理成文后,还未发往明慧网就不幸遭邪恶绑架,存有此文的另一同修第二天也遭绑架。我用人的办法保存的原始稿件,后来也因我的怕心而被家人销毁。这样,我地系统揭露迫害及真相传单的制作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为此事我痛悔了很长时间,是师父的法理“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使我从痛悔中站了起来,没有继续消沉下去。

可能师父看到我有痛悔之心,还有想做好此事的想法,师父再次给了我机会。我知道,这是师父的选择,是宇宙的选择,同时也是我自己的选择。今年年初,我有幸担当起了揭露当地邪恶迫害及制作真相传单事宜。在同修的协助下,对当地以前曾经发生的以及在此过程中新发生的非法迫害同修的情况、恶警们的恶言恶行及时整理成文发往明慧网,明慧同修协助修改整理后登在明慧网上。这样,我地真相传单和真相小册子也相继制作成功,刊登在明慧网上,对我地救度众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也使我地在这方面跟上了师父的正法進程。

但是,就象师父《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讲法说的那样,

弟子:我们发现“揭露当地邪恶”的真相资料力度不够,是有些地方被严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且资料中普遍没有写明恶人的家庭成员、特别是子女的相关信息,这样恶人感觉不到舆论压力、有的还更加疯狂。这样的教训不少。不知这个认识对否?

师:有这方面的原因,这些可以在明慧网上报道,叫学员把邪恶了解的更清楚一些、报道出来,叫当地学员大力揭露这些坏人。这些是明慧要协助的,也把有些地区没这样做或做的不足告诉学员。

我地现在也存在着对恶警本人的姓名,照片,家庭住址,电话号码,恶行恶状,及其亲属,朋友的电话等揭露的力度不够,对他们的情况掌握不足。这是我们以后需要更進一步做细的事情。我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现在做的这件事,继续深入的揭露当地邪恶,在制作真相资料过程中,净心、平和,站在世人能接受的角度,站在世人喜欢看什么的角度考虑,揭露邪恶,讲清大法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使每一份真相资料都发挥最大的救人的效力。

二.在整理、编辑、制作当地迫害真相中修炼升华

1.修口

师父《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讲:“而明慧网是更進一步的直接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反映大法弟子修炼情况和被迫害的情况,特别是能拿到第一手材料,这方面其它网站还做不到,这就更显的明慧网的举足轻重。所以不管怎么样,你们都得把他办的更好,而且要注意安全,注意对邪恶保密。”“作为修炼来讲,法轮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但是对于中共邪党的迫害就是要防。”

这样,修口就更显的重中之重了,揭露邪恶,就是销毁邪恶。因为我也处于比较封闭的状态,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法给予我的智慧,能比较完整的完成整套工作。有时只与很少的同修有来往,但从不谈论此事,他们有什么消息就告诉我,我也只是很低调的问明情况,最后自己在根据所掌握的情况整理迫害文章,发往明慧。

2.协调配合

由于当地邪恶的迫害很多情况我都不直接了解,需要同修给提供情况,但是有时提供的情况不完整,或者整理成文时缺少必要的内容,这时就需要和同修配合好。有时,是和我有联系协调做这件事的这名同修,不辞辛苦辗转将情况补充上来;有时,我自己也去搜集一些情况,尽最大可能将每一篇文章比较完整的发往明慧网。在明慧同修的协助下,整理成可读性较强的文章,刊登在明慧网上,以便资源共享。

记得有一次,明慧同修将文章给退回到信箱中,指出文章的不足之处,我就与另一同修打听她所知道的有关信息,将文章补充完整,从新发往明慧,最后刊登在明慧网上。我每次也都把自己写的文章及编辑的真相资料,和在明慧网上发表的進行对比,以此找出自己的差距。在此感谢明慧同修及在网上刊登如何写文章的同修,是这些文章,是同修平和耐心细致的指点,使我的写作水平提高了很多。

3.加强自己的正念

我曾经遭受迫害,“怕”这种人的观念在一段时期内还很重,尤其刚开始整理迫害文章时,邪党文化的东西总是在大脑中出现,比如:想自己被非法迫害的情景,有时想自己如果被怎么样怎么样,我就怎么样怎么样。心里也知道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想多了就是执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执著追求了吗?”所以每当冒出这些不好的念头时,我就及时清除它,分清观念形成的“假我”,找回“真我”。“一个神谁都动不了他的心,该做什么就堂堂正正的去做。”(《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通过大量的学法、发正念及与正念强的同修交流,这些不好的物质渐渐的都去掉了。一层一层的扒掉了人的观念。纯净了自己的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正念也随之增强了很多。

4.学会向内找

“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其实世人如何看我们,这不是关键,也不重要,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自己接触到的人或事,都是与自己修炼有关的,只要在某些问题上动心了或出现问题了,就是自己需要向内找的时候了。因为,别人的表现就是自己的一面镜子,而镜子是照自己而不是照别人的,所以,就象同修切磋文章中说的那样,向内找要形成一种机制,要象呼吸一样自然。

比如,发往明慧的文章等没有发表,自己都要好好想一想,是不是自己的“情”没有放下?是不是带有“仇恨”的心理?是不是没有注意保护同修的安全?或者不符合文章的基本要求?等等。再比如,在家庭中,自己吩咐丈夫做一些家务,丈夫如不高兴,自己就看看还有没有非得自己说了算、别人都得听我的、我说的都对这些人心。有时爱指责丈夫和孩子的缺点,其实就是不符合自己意愿的言行,他们顶撞我时,从中看自己还有没有怕碰、怕说的心。如有这样的心,就赶快抓住排斥它、去掉它。

5.区分人念、正念,按照更高法理指导自己的修炼

其实这个问题自己以前还真糊涂,不清楚自己的做法符不符合法理的要求?做的对不对?在涉及到揭露自己被非法迫害的情况时,对此问题才有了新的认识。当我对单位揭露公安局恶警们对我的迫害及采取的手段时,以及说明按照真诚、善良、宽容、忍让做人没有错时,丈夫对我大发雷霆。通过这件事,我问自己:揭露迫害对吗?答:对。说自己按照“真、善、忍“做人对吗?答:对。这件事情应不应该去做?答:应该。几天后,我就将有关内容写成文字交与单位。

另外,还涉及到被扣工资等问题,开始的时候,自己就考虑如何找单位?从何说起?想的都是人对人的办法。后来,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有了现在的一些悟法。要工资有错吗?答:没有。又想,要工资不是目地,救度众生才是目地,如何救?给他们讲真相,如何用智慧去讲?是直接还是间接?再后来又想,讲真相是必须的,但是讲真相不是为了要回工资,而是为了让他们不要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因为我们知道,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其罪过大如天,那样他们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必须做好,按照法的要求做,不给他们提供迫害的理由和机会,这样才是真正慈悲于他们,真正的为了他们好,才能最后真正救了他们。就现阶段的悟法,对于这事,一切听师父的安排,就做自己应该做的就是了。

6.参加集体学法,修去私心

前段时间,我不太愿意参加集体学法,而且,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总认为参加集体学法,学法少、慢,人多切磋对自己提高也不快,还耽误时间。这几天,我就在想,为什么我有这种想法?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一定是最正的,我为什么在集体学法时感觉不能提高?或提高很慢?自己向内找,最后发现是“私心”、“不谦虚的心”在做怪。由于自己学法的时间稍微充裕一点,自然学的遍数就多一点(不等于法学的好),同修切磋时谈到的法理自己也基本上知道,“不谦虚的心”促使我不想参加学法小组。现在认识到,这是一颗非常不好的心,也非常危险,一定得去掉。

与此同时,我发现我的“私心”更严重,既然自己认为法学的多一点(其实离师父的要求和修的好的同修比,还差的很远),那么为什么不在学法小组上切磋时,大家共同在法理上提高呢?把自己现阶段的一些体悟与同修交流?只顾自己,没有想到整体,没有想到其他学法时间少的同修,更需要共同切磋吗?假如自己悟到的法理,能使同修更快的提高,岂不更好?何况自己在其中也能提高呢?“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转法轮》)是师父对我们的要求,看看自己的“私心”,离师父法的要求相距是何等的远?这时,自己才悟到参加集体学法,不仅是走师父安排的路,也是修去自己“私心”的过程。

以上是自己在现阶段所在层次的粗浅认识,如有不符合法理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