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山东姑娘孔茜的遭遇看谁在破坏人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看着儿女承欢膝下,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是最温馨、快乐的事。再贫穷的人,也有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的乐趣。可是中国山东潍坊市孔茜的爸爸妈妈,却享受不到这样的乐趣了。

孔茜是个漂亮姑娘,家住潍北监狱宿舍,爸爸妈妈均是潍北监狱警察,原本有个和睦、美满的家。

孔茜的爸爸因身为监狱警察而遭中共邪党施压,承受着比其他法轮功学员家属更大的压力,被迫与孔茜的妈妈(法轮功学员)离了婚,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被活生生拆散了。

在潍北这个保守正统的地方,离婚总不是件好事,如果不是因为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孔茜的爸爸是不会与一起生活了二十来年的结发妻子离婚的,更不会饱尝失去女儿、晚景凄凉之苦。

孔茜从此与妈妈无家可归,没有家的温暖。孔茜暂住的住处四壁空空,没有家俱,不象个家的样子。长期住在这样的地方,一般人是忍受不了的。孔茜想念爸爸,希望回到以前一家人快快乐乐一起生活的日子,怀念昔日温馨的家。渴望有个温暖的家,是她一直的愿望。二零零四年双方家长为孔茜和法轮功学员李建刚(陈子秀的外甥)定了婚,领了结婚证,准备举行婚礼。孔茜和妈妈以为从此可以有个像样的家了。

潍坊不法警察却在婚礼前,把孔茜的未婚夫李建刚非法劫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现在仍非法拘禁在山东王村劳教所),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早六点,潍坊市国保大队不法警察,又把法轮功学员孔茜从电力三公司的暂住的住处绑架到潍坊看守所。在把她非法囚禁一年多后,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寒亭伪法院无视孔茜的律师为其作的无罪辩护,知法犯法,对孔茜枉判九年重刑。

孔茜在被非法囚禁期间,曾经被绑在钢筋铁管制成的“十字架”上八天七夜,孔茜痛得死去活来,孔茜被从“十字架”解下来时,已经不能活动,只能被抬下来。

在被绑架后的前四个月里,孔茜几乎天天被非法提审。潍坊市国保大队孙武兴和叫国文(姓未知)的人共六个人每两人一组,轮流24小时不间断地非法审讯,连续四至五昼夜不让她睡觉,他们还准备了两根竹竿,孔茜打盹的时候他们就用竹竿打、用扫帚扫。

二零零八年八月,在孙武兴和一个姓张的恶警对孔茜无休止地折磨时,为了抵制迫害,孔茜将捅打她的竹竿折断扔了,姓张的恶警揪住她的头发打了二十多个耳光,孔茜脸被打肿了,呼吸困难、全身痉挛、抽搐,他们怕承担责任给孔茜打针、做心电图并拉到潍坊市人民医院抢救后脱险。

孔茜的爸爸,曾去潍坊市看守所看望孩子,可是潍坊市看守所不法警察为了阻止孔茜的爸爸看到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不成样子的女儿,为掩盖孔茜被酷刑折磨的腿脚肿胀、疼得睡不着觉的真相,不但拒绝探视,还欺骗孔茜的爸爸说孔茜不想见他,破坏其父女关系。这位多年未见女儿的父亲只好失望而归,连孩子的面都没能见上。

如果没有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孔茜的爸爸仍旧能和孩子生活在一起,看着最疼爱的孩子长大成人,为漂亮懂事的女儿举行婚礼,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颐养天年。这场迫害造成的家庭悲剧又何止孔茜一家。

历史上再专制再集权的政权也都认为清官难断家务事,不去干涉百姓的家庭之事,劝合不劝离,使得百姓能够安居乐业。而中共管天、管地、还要管人的思想,还要管人的家务事。连人家结婚、离婚这样的事都要管。真是千古未闻,世间罕有。孔茜一家的遭遇,使更多的民众看到了,中共以国家暴力逼迫百姓离婚,破坏人家家庭、破坏人家亲情;又以国家暴力破坏人家的婚礼,阻止人家结婚。

这种以拆散和破坏为兴趣的丑行,只能使越来越多的民众看清中共才是破坏人伦、破坏亲情、破坏家庭和睦、破坏百姓安居乐业的罪魁祸首,并不齿与之为伍。而这场造成无数家庭悲剧的灭绝人伦的迫害也必将在越来越多的民众的觉醒中走向失败和结束。中华大地上不再有罪恶杀戮、百姓安居乐业、中华民族走向伟大重生的那一天一定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