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同修快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时光如箭,一转眼,我得法已经十一年了。从当年的小弟子,一步一步走到青年弟子,亲眼见证正法形势的发展,感受师尊的佛恩浩荡,深感自己生在一个多么伟大的时代,自己能得法是多么幸运!不敢想象自己如果不修炼大法,在世俗中随波逐流,有多么可怕!今生幸遇师尊,幸得大法,真是千言万语道不尽对师尊的感恩之心!谢谢师父!

这次是法会,想与众同修交流一下青年同修容易遇到的问题,以及克服这些执着的过程。因为我从十四岁得法,到现在二十六岁,几乎少、青年时期都沐浴在大法的恩泽下,对青年弟子经常出现的问题有亲身体会,所以特别写出来,与众同修,尤其是青年同修切磋,以期达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得法

首先说说我的得法。虽然有点偏题,但看到很多青年同修在带好小同修的问题上有些障碍,我把自己少年时的事讲一讲,供大家参考。

十四岁时,我在班上是优等生,牙尖嘴利,目空一切,嚣张的很,总以为自己聪明能干,无人能及。母亲首先得法,想让我也学,我自然是不屑一顾,认为她“迷信”。其实那时候的我并非“唯物主义”信徒,我相信有神佛等高级生命的存在,但我固执的认为那些是远古时期的事,现代不可能再有。母亲并不与我争论,只趁我安静时挑《转法轮》中的几段念给我听,当时也没觉的有什么特别的,也不觉的好。但法能清除一切不正,大约是另外空间的邪恶被灭掉了,有一天我莫名其妙要求学功,不多久开了天目,信心更坚定了,就这么走入了修炼。

那时候对大法不那么珍惜,只是炼炼功,因为年龄小,大部头的书看不下去,法都很少学。勉强跟着修,身体确实好了,自己感觉很明显。当时不知道背法的事,现在后悔的很,因为少年时正是脑子好使、观念少、思想清净的时候,那时候背法,不但背的快,而且印象深,也不容易忘。我曾半开玩笑对同修说:“如果将来我有孩子,我揍着他也要让他背法,小时候不背,长大背就费劲了。”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玩笑,小孩子自控能力差,家长不管是不行的,不管也是不负责任。

提到管孩子,很多同修很头疼。现在的孩子也难管,严了不行松了不行,弄不好吃力不讨好,还把孩子往反方向推了。关于教子的问题,我没有孩子,没什么经验,但我常看中国古典小说,书里提到的“教子”问题很让我感慨。比如《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因为不喜欢读书,他父亲贾政不但逼他念书,还打过他好几次,打的也很重。但贾宝玉从来不曾怨恨过父亲,也没起过“逆反心理”,对父亲虽怕却也敬。相比之下,现在的孩子简直是碰不得,骂他几句就可能引发他的“叛逆性”,甚至跟父母记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大约与现在普遍对孩子过份溺爱的社会大环境有关。古时候孝子特别多,现在孩子大多自私狭隘。太放纵和宠爱孩子并不是好事。

我小时候,母亲对我并不“民主”,反而还有点“霸权”。她铁着脸逼我炼功、看讲法录像带,当然如果我实在不想,她也不勉强。我修炼能坚持下来,也多亏了母亲的“霸道”。母亲似乎从来没想过我可能会产生“逆反心理”,我们母女的关系也是有名的好。由此可见,严格要求并不会产生什么不良后果。

首先纠正了思想偏差,才能谈及行动。我想,孩子投生到同修家,是来得法的,并非来被你“宠爱”的,带不好小弟子,同修也是有责任的。如果同修把孩子当成自己的儿女看,就容易受亲情的影响,亲情大于责任。要把孩子看作自己的同修,才是带好小弟子的第一步。

二、浮躁

年轻人容易没耐性、没深度,说重点儿就是没涵养。现在变异的社会文化崇尚反传统,热衷于“个性”,这大概是让年轻人浮躁的主要原因。体现在行动上,比如说我,在教同修技术时,见同修学的慢,心里就不耐烦了。还有,和同修交流时,不顾及同修的感受,说话太过直接,如果有同修指出我不善,我还认为自己说话直爽,同修人的观念太多,说话拐弯抹角的多累。在自己处理技术问题时,如果解决不了,不是向内找,而是气的咬牙切齿,恨不能把机器给砸了。

很多年轻同修大概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常人有句话形容年轻人:心浮气躁。浮,说明修的不扎实;躁,是魔性的一种体现。浮躁引申出众多的执着心,比如争斗心,不能让人说的心,私心等等。克服这个问题,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向内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在这方面存在哪些问题。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大多都是这样,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察觉不到。就更无从提起改正了。

举个例子,我以前慈悲心不够,对同修说话时,冷嘲热讽,夹枪带棒,同修被气的不行,我还认为她不识好人心,并没意识到自己哪里有错。后来同修和我接触久了,渐渐习惯甚至开始下意识效仿我的语言风格。这回轮到我被气的半死,我对她说:“你说话那口气最让人受不了。”她说:“我这是跟你学的,你不知道你这样说话的时候有多气人。”我一时语塞,还不敢相信:我平时是那么说话的吗?自己怎么没注意过呢?后来开始留心观察自己,才发现确实如此。从那以后我有意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对同修讲话尽量平和,放下一切观念。改起来也费了不少力气,直到现在也不敢说完全改掉了,但進步还是比较大的。我还要继续努力。

发现错误是第一步,大量的学法构筑坚实的基础。要想让自己不浮躁,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法来充实使自己有深度,那自然就“浮”不起来了。在遇到冲气管的事时,要按大法来要求自己,不要顺着魔性走,相信就能克服这个执着。

三、求安逸

求安逸已经成为常人社会的主流思想,不单是在中国。就中国来讲,年龄大的同修要好些,因为他们还留有一点传统文化中吃苦耐劳的底子。比如有位老同修是参加过朝鲜战争的老兵,他非常能吃苦,打坐时疼的汗如雨下也不拿下腿来,他说:“和我们当年吃的苦比起来,这太容易了。”年轻一代,尤其是八零后、九零后出生的人,因为从来没吃过苦,所以吃不了苦,也不想吃苦,追求常人中的安逸生活。我在求安逸上的表现,无非二个方面:懒惰,贪玩。这二个方面既浪费时间,又缠着人心,也不太容易克服。

我在懒惰这个问题上体现最严重的是不愿意炼功,我宁可学法也不愿意炼功。当然多学法也是好事,但炼功也是很主要的,可以转化本体。很多老同修有这样的感受:炼功后浑身舒服,哪天不炼就浑身难受。青年同修身体上的反应不那么敏感,也就不太重视炼功。我也知道炼完功以后神清气爽,轻松的不得了。可是在炼功前想到二个小时的辛苦,就胆怯了。尤其很累的时候,明知道炼功是最好的休息,可意识一软弱就睡觉去了。睡觉并不是解除疲劳的好办法,一觉醒来不但浑身酸痛,而且越睡觉越多,人整天都蔫蔫的,无精打采。

我认识的一个青年同修,她零四年得法,到现在都不能双盘,炼功的次数都数的过来。她法学的很好,几乎是过目不忘,就是炼功跟不上,当然这与她的修炼环境有关系,但最主要的还是一个“懒”。她有次读《转法轮》,读到:“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转法轮》)她念错了,念成了“人们只重视那个修而不重视那个炼”。发现错了,赶快从新读,哪知又读错了,反复几次后,她恍然明白:这是在点化她呢!可见炼功真的是很重要的!

在这个问题上我的底气也不足,因为我直到今天还在纵容自己的懒惰。我知道这样不对、不好,因为炼功少,我的鼻子出现病态,老是打喷嚏,流鼻水,时好时坏的已经好几年了还走不出来。今后我一定会努力修正自己,也希望有同样执着的同修千万改正,别蹈我的覆辙。

至于贪玩,可能因为我是女弟子,对玩,尤其是玩电脑游戏并没有那么大的瘾。玩电脑游戏的害处,明慧曾经专门出过一本小册子,无需多言,我只说一说我自己遇到的一次教训。

前阵子网上流行一个QQ游戏,叫“开心农场”,就是在网络上种地,要先买种子,然后耕种、浇水、除虫,最后收获,卖出收成再买种子。因为这个游戏节奏比较慢,农作物长成有时需要十几个小时,我就开始玩这个游戏,一天登录一次去收获就可以了,也觉着并不耽误时间。在给作物除虫时,我想起明慧上曾有文章指出:在网络游戏上杀掉一个生命,另外空间那个生命就真的死了。我心里有点打鼓,但也没太往心里去。终于有一天,我所在企业的领导突然让全企业的干部职工去捉蜗牛,一人捉二斤,还有专人称重,分量不够的要重罚。面对如此荒唐绝伦的命令,母亲让我向内找,到底自身出了什么问题会被逼着去做这种杀生的事?我找了好半天才想起那个游戏,才明白玩游戏的可怕后果,赶紧戒掉了。把以前下载的所有游戏都删除,连系统自带的扑克游戏都不玩了。

戒掉电脑游戏也不是很困难的事,只要自己真的想戒。我也不是戒的很顺利,删除游戏时心里也有些舍不得,可想起抓蜗牛时的狼狈样子,还是下决心都删掉了。有小同修玩游戏玩的鬼魅缠身,知道有这样可怕的后果,还有什么戒不掉的?只要坚持个几天,以后就不想了,就能彻底戒掉它。

四、虚荣

师尊曾讲:“可中国大陆的学员要是一件事没做好,当别人指出时他马上就说:你不知道,当时这个情况,是怎么怎么样的。(笑)(众笑,鼓掌)他知道直接反驳作为修炼人不好,他拐着弯开脱,他转弯抹角的辩解。错了就是错了,直来直去的,干错了就是错了。谁敢于承认错误,才会被别人正视,才被别人佩服,神都佩服。”(《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这应该是大陆同修的普遍特点吧,青年同修尤甚,因为年少气盛,有好胜心,爱面子,也就不愿意认错。可能是从小修炼的关系,我对这一方面不太执着,相反的,我这个人还特别愿意说,在修炼中有困惑了,有过不去的关了,自己哪里犯错了,我很喜欢谈一谈。同修说我小孩子心智,他们就不好意思讲。其实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修炼人还不是神,犯了错又不丢人。而且我发现有什么事心里过不去时,我自己冥思苦想半天不得要领,和同修交流时说一说,有时话还没说完,就豁然开朗,自己就知道怎么做了。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我们把自己的执着讲出来,就是敢于面对邪恶的开始,是消除它的第一步。

青年同修虽然容易有虚荣心,但也有个好处,就是比较率真,魔过去那一阵,争斗心一退,就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真陷到虚荣心里去的青年同修,至少我没见过,倒是中年同修见过几个。

中年同修甲,从二零零八年奥运莫名其妙开始过病业关,同修们去给她发正念,也不大见效。同修询问她误在哪里,她说她也不知道。过了好久,她感于同修的真诚,终于说了实话:奥运期间,她看到《明慧周刊》上提到邪党以奥运为名四处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动了怕心,就起了不正的一念:千万不要给抓進去,哪怕在外面得病消业呢。此念一生,她马上陷入了严重且持久的病业状态。对这个多少有点荒唐的原因,同修甲一直羞于启齿,何况她还是当地的协调人。好在她总算说了出来,同修们对症下药,和她交流切磋,再加正念加持,帮她走出了魔难。然而,过了没多久,她的病业关又来了,同修又问她误在哪,她还是不说,同修们只好泛泛的劝她:“你要放下执着。”她倒来了气:“你们都放的下,我放不下。”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到底误在哪里,同修们有心使不上劲,她的病业关也一直持续到现在。

中年同修乙,是个很孤僻的人,常钻牛角尖。我曾半开玩笑说他:“除了师父能说动你,别人谁也说不了你,说了你也不听。”他背法背的很好,背的也快,三件事都做,就是不愿意和其他同修接触,独修。他是有意识的排斥他看不上的同修,比如他认为不注意安全的同修,他就有意冷落,弄的很多同修都不上门。他尤其讨厌老同修丙,成天对我说老同修的不是。有一天,他突然对我母亲讲出了他的心结(他不好意思对我讲,因为觉的在比自己年轻的人面前暴露自己的不足羞于启齿):他与同修丙有很深的积怨,不过都是私人恩怨。同修乙待人非常真诚,所以他希望别人也真心的对待自己,尤其是同修丙,他以前对同修丙特别好,可同修丙却伤了他很多次,所以他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打心底里烦透了同修丙,想尽办法想跟他断绝来往。可他越这样同修丙就越来找他,弄的他心烦意乱,甚至有了“不修了,不和任何人接触了”的想法。最后还是通过大量的学法,还是法理点醒了他,他终于决定放下这些恩怨,从新面对同修丙。

如果同修乙自己不讲,我们到现在也认为他没什么大魔难。常人还讲有什么事要说出来,不然就容易憋出病。把事情憋到心里,钻進牛角尖就很难再出来。这件事显然是同修乙的心促成的,但他并不这样认为,他认为同修丙的背后有邪恶的东西操纵同修丙要害他。矛盾憋在心里太久了,越想越觉的自己有理,就可能出现这样法理不清的现象。当然象同修乙这样极端的同修毕竟是少,可是如果有了心结碍于情面不肯承认,不敢说出来,就等于绕开矛盾,修炼能容许你漏下这一关吗?拖的久了,魔难越来越大,就更难。所以还不如早点面对,早点过去。

五、色欲

我原本认为色欲之心就是一般意义上的色心,后来才发现远不止那么简单。

“色”,指的是“有色”,我理解,就是人这层空间有形的物质实体。明慧网上有同修指出执着减肥是“色心”的表现,说的很有道理。

先说说一般意义上的色心。我原本在这方面思想业力挺重的,后来意识到了这思想业的根源:言情小说,言情电影、电视,我就直接把这些东西戒掉了。青年同修容易执着这些常人中的小说、影视作品,殊不知如今社会道德大滑坡,这些东西里充斥着魔性,无时无刻不在毒害着世人。大法弟子的身体无比纯净,千万不要人为的灌输这些肮脏的东西。脑子里满是这种低下的毒素,怎么能不起色心,又怎么能消的掉它呢?离三界近的神佛尚需十年更换一次,何况我们身在常人中,怎么能自己主动去被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污染?

我认识到“色心”的深层涵义是因为一件小事。有一天我看新唐人全球华人小提琴大赛,注意到一个男选手的手非常漂亮,忍不住赞叹了几句。第二天早上出门,路上好几次和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看对眼,心里开始有所警觉:有同修提到过,如果有异性喜欢你,说明你修的不好、人心多。我今天老遇到这些外相好的人,是哪里有漏了?找了很久,突然想到昨天称赞男选手的手好看,我恍然大悟,同时也很惊讶:我从来没想过对人的外相的倾慕也属于色心,修炼的要求真高啊!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稍微偏一点都不行呀!不要认为我小题大做,觉的这些都是小事,我曾经因为一个帅小伙的回眸而动了一天的色心,不严格要求自己真的是不行的!

顺便说一下婚姻问题。很早我就下定决心不结婚,不过那时还在上学,可以不去考虑,现在工作了,年龄也不小了,我的初衷依然未改。母亲支持我的想法,因为父亲是常人,我从未对他提过我的想法,他也并不着急,所以我没有什么压力。后来一件事更坚定了我的态度:有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要结婚了,我突然后悔,就对别人说,他们说你现在后悔不晚了吗?这时母亲来了,跟我商量了几句做真相的事,见我的新郎来了,就要走。我拉着她不让她走,她还是走了。我想到以后的事,突然感到非常非常的害怕。这时,我醒了,心还在怦怦跳,恐惧绕着我久久不去,因为这个梦太真实了,当时我的心里不住念叨:幸好是梦,幸好是梦……,从那以后我对婚姻再不存半点幻想。

我认识的青年同修对婚姻问题都看的比较明白,倒是很多中老年同修不能接受,尤其是农村同修。我一提到这个问题,他们就会说:还是要符合常人状态。有这样认识的同修,如果你也有修炼大法的儿女,你的儿女也抱定了不婚的想法,而你不能理解的话,请听我说几句: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宝贵,如果你的子女被你逼着交了异性朋友,一天二三个小时的打电话,他(她)该怎么办?如果异性朋友三天两头拉他(她)出去约会,他(她)该怎么办?如果他们结了婚,你要为他们置办房子、婚礼、宴请亲友,又要耽误你自己多少时间?如果他(她)结婚后迷于欲念,从此沉沦,那又怎么办?如果他(她)有了孩子,一方面要工作,一方面还要伺候孩子,没有时间做三件事怎么办?请问这些你们想过吗?虽说这些事情都有办法解决,可问题是现在形势不同以前,现在还有时间让你去面对这么多的问题,解决这么多的问题吗?如果子女因此掉下去了,谁能承担这个责任?当然,我知道在农村,子女不结婚会招人非议,作为父母确实承受很大的压力,可是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来人世的目地是什么?如果能站在法上看问题,我想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大法要求的是真修自己那颗心,并没有要求学员结婚或者要求学员不结婚。

六、名利心

青年男同修尤其不易放下名利心。当然,想多挣点钱养家也没什么错,关键是自己的心态,以及这个“名利”在自己心中究竟摆一个什么位置。

我的工作挣钱不多,但够用,而且家庭条件不错,也不指望自己的工资生活。但我的工作有个好处,空闲时间很多,对做三件事来说再好不过。我意识到这是师尊的慈悲安排,因为前几年上学,修炼环境不太好,落下不少,可能师尊是想让我“补补课”。本来我对这份常人看来不太好的工作没什么意见,但突然有天有人放出风来,说企业要给我们调整工作。我的心一下子就动起来,因为工作调整后工资能加一倍,高兴的我不得了。当然最后结果是没有调整,我有点郁闷,意识到自己还有名利之心。调工作后就会忙起来,我“补课”的环境也就没有了,没有想到在大法与利益之间,我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真是惭愧。虽然这次做错了,但从那以后我的心静了下来,再不为利益所动,这也算是把坏事变成了好事吧。

男同修,尤其是成家之后,因为肩负养家的责任,压力大,对利益也就看的重些。本地有两个青年男同修小A和小B,就都遇到了针对名利心的魔难。

小A原本虽不是很精進,但三件事都做,而且是本地的技术骨干,做出的贡献不小。后来他为了多挣点钱和有更多的发展空间而报名调到外地,失去了修炼环境不说,钱也没多挣。现在他很后悔,打电话给我说他已经有点象个常人。

小B倒是很精進,尤其面对面劝三退做的很好。他遇到的问题和我一样,工作不好挣钱少,可是从修炼的角度讲却是个学法的好环境。可惜小B似乎没认识到这一点,他埋怨自己钱太少,一门心思想多挣点钱,说想买辆车做真相用。当然不排除同修的确是那样想的,可是在这冠冕堂皇的理由下,放不下的还是利益之心,但是因为理由比较“充份”,小B并不认为自己的想法有错。结果前阵子他们公司效益不好,让一部份职工放假,可能是只能拿很少的一部份生活费(也有可能是直接没有收入了,我记不清了),小B也在其中。

这都属于执着名利的教训。如果在大法和利益之间不能正确权衡,选择错误,旧势力就可能会对你下手。一失足成千古恨,有时一步迈错了就再也无法回头,一定要慎重!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错过了万古机缘!

写的太多了,一写就收不住笔,想说的话太多,最后归纳成想对同修,尤其是青年同修讲的几句肺腑之言:师尊的慈悲救度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荣耀,亘古以来只此一次,以后也不会再有。我们有幸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有幸得法,如果为了常人中的幻象而与大法擦肩而过,是最可惜的事!我见过不少青年同修被俗世诱惑不能自拔,同修们啊!如果不想将来在沉沦中永恒的痛悔,快快勇猛精進,救度众生,走好最后的路,这样才能不辜负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浩荡洪恩啊!

谢谢师尊!

因本人层次有限,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