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 请大庆同修正念否定迫害

  • 与陕西同修切磋几件当务之急的事

  • 烦请大连同修重新下载71期周报

  • 怀化大法弟子周春松回到家中

  • 诸城大法弟子王坚美已回家

  • 请石家庄同修8日周日下午集中发正念

  • 沧州大法弟子康兰英11月4日回到家中

  • 请大庆同修正念否定迫害

    近来大庆监狱预谋再一次迫害大法弟子,现在已经一个监区选一个恶警到沈阳去“学习”迫害大法弟子的经验,半个月后学完。

    就象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讲法说的,“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我经常听到同修的麻木的、口头的不承认,结果迫害发生了。我个人认为在不承认迫害的同时,要发出强的正念解体大庆监狱黑窝迫害大法弟子、毁灭众生的一切迫害。因为我们的基点是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切莫用人心对待。


    与陕西同修切磋几件当务之急的事

    文/陕西大法弟子

    不同空间有不同空间的法,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每个同修修炼的层次不同,每个同修修炼的状态不同,大家站在各自的层次、各自的境界、各自的角度,对法理的理解各异,不能一概的全盘肯定、全盘否定。可是,法只有一部,标准只有一个,大家都 “以法为师”,用大法衡量一切事情的是与非,对与错,就能基本取得一致的看法,这里只能以一孔之见,抛砖引玉,谈些表面现象,提醒大家引起关注,从而在法理上有所提高,稳定的走好最后最后的修炼路直到功成圆满。

    师父近期连续发表经文应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正是出现了一些有关全局性的问题,师父才会予以归正。师父发表的《警醒》、《致美中法会》、《致巴西法会》等新经文,是对我们这些不争气的学员的一声棒喝。该猛醒了,静下心来学学法,向内找找,近两年来,尤其西安、宝鸡、咸阳、汉中、安康都不同程度的遭受邪恶严重迫害,整体在哪些方面有漏?是哪些执著让邪恶钻了空子,才遭受如此大的损失?为什么还在不断的出现类似问题,每次是否都真正的吸取了惨痛的教训?还是一声长叹,不了了之?

    有的同修一提到存在的漏洞,一说某位同修错在哪里,有的同修就说,我们不能说同修的不是,不然就承认了邪恶迫害的合理性,加重了同修的魔难,同修有错有师父管,这就划了句号了。这样谁也不愿、不敢去揭那个疮疤,谁忍心加深邪恶对同修的迫害?固然,大法弟子有师父管,邪恶不配考验我们,它没有资格、没有权利迫害大法弟子,我们是要彻底否定邪恶对同修的迫害。话虽说没错,却掩盖了一个问题,总不能这样回避矛盾?掩盖问题的存在吧?这些问题的反复出现,同样错误的重犯,是不是与此有关?有的同修是不是想这个问题出在另一地区,与我们没牵扯,没再深入的向内找,看看当地是否有类似问题,需要提醒大家高度重视。

    出现问题了,不足为奇,关键在于,究竟是大家都向外找客观原因,相互指责,相互埋怨,加深我们之间的间隔,把问题复杂化得不到解决;还是大家都冷静下来学法,学法,再学法,提高心性,提高层次,在法理上去悟,就事论事不论人,找出共同存在的问题,找出整体漏洞所在,各自向内找,找出存在的执著心,各自向内修,修去类似的执著心,运用师父赋予我们的佛法神通,正念否定邪恶的迫害,邪恶必然自灭;把一切归正了,整体升华上去了,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整体深层次的问题有待进一步探讨。我先就事论事,从表面现象来谈点个人粗浅的看法。我们还是从做好三件事入手,找出漏洞,修去执著,归正修炼路,稳定的走好最后最后的路。

    一、集体学法共同提高,共同升华。

    最近师父在《致巴西法会》致词中提到:“大法弟子是各民族得救的希望。要想做好救度众生的事,首先就得修好自己。多学法才能正念足,学好法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师父每次讲法都强调学法、学法、再学法的重要。

    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一种修炼形式,也是大家共同提高的最好形式。恢复、从建学法小组,逐渐找回昔日同修,帮助掉队的同修。为维护好学法修炼环境,各小组人不宜太多,出出进进分开走,常人表面的安全也得注意。通过集体学法,做的好的带一带差一点的、正念足的带一带怕心重的,走出来的找找长期不出来的,把师父的经文给他们看,毕竟是学了大法的,找准他们的心结大家交流交流。不外乎是被人的“怕”心“私”心障碍住了,大家帮他们多学法,帮他们发正念,心性提高了,人心去掉了,神的一面出来了,也就跟上了。

    对新学员、刚找回的昔日同修,重点还是要他们多学法,提高心性,不要急于去做事,等他们修炼层次达到标准时,会自然的去做该做的事,不要操之过急,硬拽着同修强他所难,不要刚走出来又遭迫害再带来损失,他们是经不起再迫害的打击。大家都把自己知道的学员找回来、带出来,还有那些邪悟的、跑到其它宗教去的,都找回来,最起码让其知道真相、做“三退”,不至于助纣为虐、破坏法、干坏事、毁众生、毁自己。这些人一旦明白了真相,会返回来的,他们毕竟是学大法了,不会真心放弃修炼,我们找回这些掉队的同修,他们一旦都走回来,再走出去救人,那将有多少众生得救啊?“少一个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曼哈顿讲法》)。

    1、真正以法为师

    自师父传法至今,始终有同修没有以法为师,而是以人为师,搞个人崇拜。有些地区的协调人被捧得晕头转向,总想搞轰轰烈烈的惊天动地的事,拽着不同修炼层次的同修走一条道,有的心性达到了那个标准,他去做就顺理成章,邪恶不敢迫害他;有的被拽着勉强去做,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难免出问题。有些地区的协调人热衷于搞大资料点,不走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路,结果让邪恶钻了空子,损失十分惨重。西安、宝鸡、咸阳、汉中几个大资料点的被破坏,其中就是由于目标大,邪恶跟踪、布控、监控就很容易,时间一长大家安全意识淡化了,不该去的人也带去了,难免不出问题。

    去年,邪党要开奥运,今年,国殇六十年,汉中邪恶提前半年开始跟踪、布控、监控,使汉中资料点连续两次遭受重大的人财物损失。有的同修想当然认为负责人、协调人肯定修的好,事实上不完全是这样,他(她)也是修炼中的人,他(她)也有各自要修去的执著。有的同修具备这方面的协调能力,他(她)在这方面能充份发挥他(她)的协调作用。有的方面比其他同修修的好,有的方面却又不如其他同修。各地有些协调人身兼数职,搞协调,上网下载做资料,建立家庭资料点,教同修破网下载资料、打印刻录、装系统、修电脑,既管这个又管那个,东奔奔西跑跑,确实很辛苦。但同时也带来了安全隐患,你在明处,特务在暗处,这样容易暴露资料点。最好还是又成熟的、懂技术、没暴露的学员做这方面的事,或者又成熟的、懂技术、没暴露的学员异地交流。关键还在于,协调人、技术上特忙的同修自身学法修心跟上没有,发正念心静下来没有,炼功坚持没有。协调人、技术同修只要堂堂正正,正念十足,师父会呵护的,师父会安排好一切的,切身体会到、实践已证明了这一点,邪恶是看不见听不着的,它也迫害不了的。而是说自身的修炼要紧紧跟上,否则长期这样下去,只能使自己力不从心,做不好协调,事倍功半,甚至误导。

    有的同修有时不是以法为师,用法来衡量是与非,有很多人在许多事情上只听协调人的,谁说的也不听,协调人×××说了,×××让干的,我要听×××的,时间一长、随声附和的人就多了,无形中成了以人为师,而不是以法为师。甚至没有了用法衡量一切的自我意识了。逐渐这种证实法的表面形式越来越轰轰烈烈,招致的损失也越来越大。西安西郊协调人组织的一次近距离发正念就是先例。当然有些重大问题确实要协调人全面权衡做出决定,但不是像常人一样一把手说了算。而是大家都要用大法来衡量,依照是否符合大法的要求为准则。

    大法修炼,人人都是辅导员,人人都是负责人,人人都是协调人,就看你是积极主动相互配合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还是等协调人一件一件的给你安排,然后自己盲目的言听计从。而有的同修又走向另一极端,打着“走自己的路”的招牌,对当地协调人的统一安排不服,我行我素,拉山头另搞一套。有的对协调人的提醒不在乎、不当回事,结果让邪恶钻了空子,遭受到严重迫害。协调人所处的位置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他(她)从全局的方面考虑得多,不象有些学员他(她)站在局部、个人的角度想事情,难免有一定的局限。有的同修做着十分重要的资料传递的事,当协调人察觉到同修有一颗生怕掉队,急于做事,不注意安全的苗头,协调人托同修捎信提醒他只做资料传递,不能因小失大,不宜不顾一切的直接面对面散发资料。不知传话人不负责任信未捎到,还是当事人听到没当回事,不久就让邪恶钻了空子,在给邪党支书讲真相发资料时被举报、被非法劳教。协调人很痛悔没有及时当面叮咛。协调人听说一同修刚出劳教所就急于讲真相,急着补上这几年救度众生的事做的少的课。而不是静下心来补上学法少的课。于是给当地协调人打电话,要其先在家多学法,提高心性,加强正念,向内找找自己的漏在哪里,调整好自己后,再去救世人也不晚。不久,这位同修在别人家放真相光碟时被非法绑架、劳教不到几个月被迫害致死,真让人痛心不已。还有一同修不管不顾、不注意常人表面的安全,只顾一味的“救人”,遭受邪恶再三的非法洗脑、劳教迫害。协调人也是托人提醒其要理智智慧,注意安全。她不在乎,没引起重视,不久被邪恶非法重判了5年刑。

    师父要我们 “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 注意常人表面的安全,不是怕,而是减少不必要的损失,从而救度更多的众生。

    2、干事与学法,孰轻孰重。

    个人体会由于自己的“干事心”迟迟不去,被邪恶钻了空子,邪魔让你整天忙得不亦乐乎,挤去了学法时间,占用了学法时间。这样下去不堪设想,太危险了!太可怕了!现在我就采用先学法,再干事,能干多少干多少,不能占用学法时间,必须保证学法时间,保证学法质量,静下心学进去。特殊情况也要想办法补上。就这样,“干事心”这一执著还依然在干扰着学法、炼功、发正念,执著的事不停的往出冒,让你心放不下,让你静不下心。确实修炼的路越来越窄,考验亦越来越严。过去大资料点问题就出在这里,整天超负荷的赶做资料,饭都顾不得吃随便将就,就是挤出一点时间,也是疲惫不堪,哈欠连天,学法看完整页,不知所云,心不静能学法吗?能学进去吗。技术同修确实太苦了,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就不知不觉的出现了。这些问题一出现,邪恶就无孔不钻。有的同修由于片面理解“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忽视了重中之重的学法。不重视学法,不统筹安排,学法就会少,心不静学不进,干事代替了学法,没有了学法的基础,正念能足吗?真相能讲好吗?这种现象,这种问题在协调人、资料点的同修、被邪恶以常人超负荷的繁忙工作(家务)迫害大法弟子的同修中尤为严重。一方面以上同修一定要把多学法学好法放在首位,统筹安排好要做的事。要彻底否定邪恶用常人超负荷的繁忙工作(家务)对自己的迫害——让你没时间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另一方面其他同修真要替协调人、资料点同修分担负荷,人人要做负责人,人人要做协调人,积极主动承担力所能及的事,不要依赖、推诿,请帮帮以上同修能腾出更多的学法时间。

    坚持走师父提倡的资料点遍地开花这条路,既调动了所有同修的主观能动性,又减少了不必要的人、财、物损失。师父在《致澳洲法会》经文中明示我们:“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大法弟子都要以法为师,多学法学好法,在法理上提高,大法弟子都有了法的根本基础,法的根本保障,在从人走向神的路上才会更加稳定。

    二、发挥整体发正念的作用

    发正念是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之一,非常重要,每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都必须做好。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再谈一个问题,就是,大家知道我们都在定点清除邪恶,也就是说发正念。发正念这个词儿在过去是不这样叫的,过去就是神通,使用神通,佛法神通,常人叫功能。”

    由于各种原因,各地区有不少同修到现在还没有正确掌握发正念的时间和要领;也有的地区出现个别人标新立异自搞一套,在部份学员中造成干扰。我们一定要从法理和修炼的角度出发,搞清如何才能坚定自己越来越纯净的心念,使自己能够越来越稳定地发出“最纯净、最坚定的正念”。 发出的心念越符合正法进程对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炼弟子的要求,铲除邪恶效果才越好。否则,反而会阻碍神的一面发挥威力。因此,必须坚持“以法为师”,重大问题看明慧的态度,请大家一定非常严肃的对待发正念,严格按照明慧网2005年3月10日发正念要领和全球同步发正念的时间(更新2)的统一要求,不要各行其是,另搞一套,这样会严重影响我们各地区整体发正念的效果,从而让邪恶钻空子,加重迫害。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必须排除来自内外的一切干扰,根据明慧网发正念要领和全球同步发正念的时间(更新2)的准则,在此基础上,根据当地实际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统一组织近距离发正念。如果一段时间或临时需要集中清除邪恶目标,由当地协调人组织大家在全球同步发正念的4个时间之外(6、12、18、0点,原封不动的按照全球同步发正念的时间、要求)的其它正点时间统一清除邪恶目标。目前每天晚上8、9、10、11点可以发正念清除当地邪恶。

    平时24小时,除全球统一发正念的4个正点外,其它每个正点,甚至随时随处,每个同修都可根据自己的实际,清除当地邪恶。大家都在这时不约而同的发正念,使用神通清除当地邪恶,能量会很大的,环境会改变的。不要总是被动的等邪恶迫害了才重视发正念,要变被动为主动。

    为确保神的一面充份发挥作用,我们人这一面应以入静状态,保持正念,越清净越好。修炼人不能有常人的有求之心、争斗心,眼见为实、不见即不信的常人观念。发正念除恶的基点是慈悲救度众生,而不是出于针对邪恶之首或者任何破坏大法的邪恶之徒个体的愤恨。当我们在人中的主体用慈悲、平静的心态念动师父的口诀,并指定要“铲除宇宙中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后,依据我们正念的纯净度,我们修成的在各个空间的层层神体就会主动、智慧地去做一切该做的事,不需要任何更具体的指令,因为他们是神。至于我们发出的指令能够调动多少神体参与,则完全取决于我们正念的坚定和纯净,因为如果我们发出的心念掺杂很多人心在其中,神是不会听人的安排的。

    请每个同修都能按照明慧网2005年3月10日发正念要领和全球同步发正念的时间(更新2)的统一要求,慈悲、平静的发出正念,清除邪恶,救度更多的众生,各民族得救的希望全靠我们每个同修啊!“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三、只有正念足,才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学好法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只有学好法,才能正念足,只有正念足,才能讲清真相、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多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不是对立的,不是相互可替代的,是不可分割的,是相互依赖的,是相互作用的。不是说多学法,就不用发正念,不用讲真相;也不是说整天发正念,可以不学法,不讲真相;亦不是整天只顾讲真相,不发正念,不学法。 “学好法、做好讲真相的事,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正念足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致美中法会》 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但是在多学法、学好法、正念足的前提下。千万不要本末倒置走极端,理解为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而忽视了多学法、学好法,或者将二者对立起来,为了“第一位”的救人,把自己的学法修心性放在第二,往往出问题就在于此,让邪恶钻了空子。关在监狱里能救多少人?固然监狱里也有可救度的众生,那不是主要目标吧?地狱里的小鬼不是救度的重点吧?你无法救人还要外面的协调人组织同修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救你,这不又分散了同修救度众生的精力,从而进入一种恶性循环。而是要在多学法的基础上,正念足的前提下,才能讲好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多学法,执著心无存,发正念时才能清净入静,保持正念,正念越坚定越纯净,各个空间的层层神体就会主动、智慧地去做一切该做的事,那么讲真相的环境自然也就开创得很好,救度的众生也就更多。

    1、走自己的路,不要大帮哄。

    每个人的修炼路不同,每个人的修炼层次不同,每个人的修炼状态不同,修炼是没有榜样的。各自根据自己的特长充份发挥各自特有的作用,以形成整体的无形的能量。有的同修做得非常好,根据自己的特长,根据自己的条件,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周围的环境,稳健的开辟自己的修炼环境,三件事做得很好。大道无形,再不能搞那种轰轰烈烈、大帮哄的事。正如汉中同修所总结的“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集体行动给大环境带来的损失。三月底南郑恶党法庭要非法开庭审判大法弟子,南郑大法弟子提前就贴不干胶,引起邪恶的注意。大法弟子之间也相互通知,要正念阻止邪恶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判刑,有人还说这也是给师父的答卷,对怕心考验等等。结果损失惨重,抓人、抄家、判刑,资料点也受损失。八月听说要把杨华等人转到西安去,有人倡议要阻止邪恶的这一举动,大量的去探视,去的人都是比较精进的。好象这次被抓的人都榜上有名,多少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我认为这两次事件都是不理智的行为,对我们现在当前做的工作会有影响和损失。因为我们环境还不够好,而本地邪恶在一定程度上还很猖獗。这样的事情只能理智的去做,不能莽撞、意气用事,人为的使我们自己遭受损失,那救度众生的使命怎么完成啊?” 首先,认识上有问题,“不去现场发正念就是有怕心,就是没完成好师父的考卷”。这种说法本身就有问题,就不对。师父从来没这样说过,即使是同修自己悟的,也不能把自己的认识强加于别人,搞大帮哄啊。再有,有家庭资料点的,负责一些事情的,在这两次集体行动中也冲锋陷阵,我觉的不合适。要为自己的资料点工作负责啊,一个家庭点可以管多少同修的资料正常供给啊,不利于安全的行动都应该停止。近几次师尊讲法中也多次提到安全性的问题。不能被邪恶钻空子,被钻空子了就会有损失。现在正是用人之时,老这么损失,众生谁来救啊?”

    有的同修心性达到了一定标准,做救度众生的事“润物细无声”,做起来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有的同修见别的同修干啥,也非得和同修一样,心性又没达到那个标准,正念不足勉强行事,难免会被邪恶钻空子。有的同修坦然去北京证实法,来去平安无事;有的同修看别人去自己也去,有的被警车拉走,有的还喊叫警察把他也拉上,他也是修大法的。“我要去”和“要我去”,基点和出发点不同,结果迴异。有的去北京是为了证实大法,还师父的清白;有的是看别人去,自己也去生怕掉队;有的认为是到天安门报到等待圆满……看到明慧资料中介绍同修去单位、派出所要回自己7.20没守住心性而写的保证书,有的同修不考虑自己肩负的重要职责(资料接受、传递),恶人正找不着他,自己送上门,暴露了自己,断了外界资料传递这条线,损失太大太大。还不吸取教训,后来既做一手传递资料的事,因下手一时抽不出时间没取走资料,自己又急着去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让邪党恶人举报,再进劳教所受迫害。最近汉中大批同修被严重迫害,其中就有做资料的同修对资料点安全不管不顾冲锋陷阵在前,修炼人不是常人中的个人英雄。这不是考验修炼人有没有怕心的标准。这是正念不足、人心凡重的表现。问题出在:一是修炼没榜样却要学榜样,二是怕跟不上进程掉队,三是有一大误区,似乎只有面对面讲真相才是救人。岂不知做资料、传递资料、做协调工作是救度众生中一项重中之重的事项,甚至是别人无法代替的。这里不是贬低面对面讲真相,面对面讲真相也是需要胆识、理智和智慧的。大道无形只是各自修炼的路不同,修炼的状态不同,救度众生的方式不同。

    2、证实大法,不证实自己。

    有的同修自认为“正念足”,不管不顾不注意安全,这不是证实大法,而是证实自己。有的甚至以九进九出为荣。你确实吃苦了,叫人欲哭无泪。好事不过三,怎么来个三称以三?有的同修听到协调人的提醒,但不在乎,甚至反感,结果让邪恶钻空子被非法判重刑。无意指责谁,无权指责谁,不忍心评判谁。我们面对邪恶,无论同修哪里做的不好,有我们的师父管,邪恶无权迫害,我们不承认邪恶的迫害。但是,不能因此而回避这一问题,掩盖这一问题的存在。作为大法弟子这个整体我们各自向内修、向内找,同修的教训损失太大了!教训太惨重了!应该引起我们深思,都向内找找,自己是否也存在这些该去掉的执著,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同修中恶性循环。这和隔岸观火的旁观者说长论短变相承认邪恶旧势力的迫害有理是不同的。我们既否认它的迫害,同时把它作为教训予以记取,不要再犯同类错误,不让邪恶旧势力钻我们有漏的空子。

    一发生矛盾,一出问题,都各自向内找、向内修,还是相互指责?同修被迫害,是横加指责同修这没做好那没做好,变相承认邪恶迫害,还是由此找自己是否存在和同修相同的执著还没去掉,自己应该吸取哪些教训,自己是否提醒过同修。

    有八十多岁的同修,不仅解决了自己的学法、看明慧资料、讲真相资料的问题,还帮其他同修、世人做资料。有的年轻同修是有条件的,有条件却不想办法充份利用,是什么执著障碍自己不去解决学法、上网、看明慧资料的问题?有电脑却捧着金饭碗要饭吃。“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其实你不是给别人做,也不是给大法做,当然更不是给我这个师父做。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修炼,因为这个修炼就是这样一种形式,无形的形。”(《曼哈顿讲法》)

    3、修口与安全

    有的同修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还喜欢捕风捉影、打听小道消息,四处炫耀自己知道得多,给同修制造的麻烦很多,给大法造下的损失很大。宝鸡同修谈到有一个最严重的问题待解决,再三强调修口,不要谈资料哪来的,有同修就喜欢打听,就喜欢炫耀,给协调人、资料点的同修增加很大的压力甚至是生命危险。知道那么多有什么好处,给自己找麻烦。不守心性不修口,关键时刻出卖同修(若同修修成佛)你出卖的是谁?同修冒着生命危险做的是救度众生的大善事,同修的行为是完全合法的、正义的,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世人的尊重;诬告大法弟子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被邪党洗脑,不明真相执意诬告),都属于犯罪行为,都应受到法律的严惩。邪恶把此事当作“罪行”,你当作减刑的“筹码”,有的已非法劳教,关了一年多,还在里面咬出没暴露的同修,为资料点捐了款,害得同修被邪恶罚款,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有的出卖同修,致使同修被邪恶迫害致死,你良心何在?怎么去偿还?你今后的修炼路上会没有魔难?护法神会放过你?你被邪恶利用,另外空间的邪恶旧势力它认为它在考验大法弟子,一看你是这样反而不放过你,加重考验、加大迫害。不说同修看不起你,连常人、恶人恶警都瞧不起你。

    有的人总想探听一些不该自己知道的事情。特别是大陆邪恶仍在行恶的环境中,尽管我们修炼是没有任何秘密,但我们任何事在行动之前是不能公开的,特别是我们制作救度世人法器的重地资料点。这是我们重点保护的要地。保护好资料点是每个同修的责任,那就更不能随便经常议论、寻找,甚至猜测谁谁在干什么,干什么,甚至有的人刺探式的用一种激将法让别人说出自己的所为,那就更不应该了。有的同修把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情告诉不相干的同修,其实也是在给他增加负担。因为知道的越多一旦把握不好的时候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就越大。

    对于修口的问题,有一个深刻的教训。某地区有一个被邪恶迫害得丢了硕士学位的做资料的同修,在下载、排版方面很有专长,一些负责复印的同修都曾经和他合作过,很多同样做排版工作的同修有问题也都请教他,大家对他都很放心,没有戒备,因为觉得他舍弃的多,心性一定是靠得住的,而且有扎实的学法基础,方方面面做得都很好,所以他几乎知道所有人的工作内容、联系方式、背景等等。可是他被恶警绑架以后,整个地区做资料的同修接二连三地被绑架,没有被绑架的也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干扰(因为他接触的面积实在太大),损失非常惨重。就是这样,大家也没有人觉得会是他的原因,而是猜到了另外一个怕心比较重的同修。几个月后,明慧网上登载了他的消息,说他被绑架后没有多久就背叛了大法,供出了和他接触的所有同修,包括非常细小的细节。大家这才知道是他,才认识到:不管什么人,他看起来修得多好,没有必要告诉他的就不要告诉他。不告诉同修不是不信任,是保证安全的一种做法,而且是保护同修,为同修考虑的心态。

    什么叫“零”口供?不配合邪恶的指令、要求,一字不说,既保护了同修,也保护了自己。邪恶把你是没办法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师尊说:“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精進要旨》〈道法〉)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

    有的同修在修口上做得比较好,经常去外地建立家庭资料点,尽管在一个点去过多次,从不透露个人资讯,资料点的同修也很不错,从不打听对方一切,在这种特殊环境中,特殊条件下的相互理解,难能可贵,这是常人无法做到的。同修修口相互保护着对方。有的做资料的同修,相互都不知道对方在做什么,甚至接到自己做的资料,也无言的接收,不暴露自己,他不是自私,而是为了大法,减少不必要的损失,不象常人生怕别人不知道而自我炫耀。同修与同修、同修与常人之间切不可将资料的来龙去脉随意泄露,目前资料点与资料点基本上都是单线联系,从机制上就有效的保证了体系的安全。大法修炼者不为名不为利,为大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也是为自己负责,以利于做好三件事。

    4、修心断欲

    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欲”与“狱”是否相连。是不是思想和行为中有色欲的因素或实际行为,从而造成了自己的牢狱之灾?是不是因为“欲”迟迟不放或形成了事实,才造成了“狱”的出现呢?劳教所、监狱是不是旧势力对色欲较重的修炼人的一种管理和制裁方式呢?师父讲过:“看来旧势力当初把这样的安排到大陆的监狱里才能改,是不是?”(《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师父在《欧洲法会讲法》中曾经讲:“大家知道,西方人对中国人男女之间还那么拘谨不理解。我告诉大家,那才是人哪。”大法弟子做到男女有别,这是真正人的标准,也是真正在符合常人状态中修炼,让旧势力无漏可钻。同修啊,我们为证实法做了那么多,吃了那么多苦,为救度众生正念正行;因此在男女同修相处上我们应当更检点些,保持适当“距离”,身正影子正的更成熟、更理智的完成我们史前的使命,救度所有在等待着我们的众生啊。我们应该互相尊重,男女同修在相处之间也要充份注意生活礼节与言行,不要给情魔烂鬼提供任何钻空子的条件。修炼非儿戏啊,任何一念动错了,就会有魔难和劫数。危险至极啊!严肃至极啊!

    “何为人 情欲满身 何为神 人心无存 ”(《洪吟》〈人觉之分〉)。师父说:“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说:“什么叫坏人你们知道吗?坏人他为什么会坏呢?就是因为他脑子里灌的坏东西太多了,他学的坏东西太多了,他满脑子都是坏东西了,表不表现出来他都是坏人了。那么这些坏东西哪儿来的呢?不就是听进去的吗?我什么都不要,那些不好的东西我不听,视而不见,有耳朵不听。什么是好人?满脑子装的是好东西,你就是好人。你脑子都是好的东西,你做的事就会符合标准,行为都是大脑的指挥做的,当然就是做好事。”

    不只是为别人,更是为我们自己。我们不能毁了这千万年的等待,毁了这千古不遇的好机缘。为了得法我们生生世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在就要回家的时候我们不能为此而掉了队,不能自己毁了自己的前程。能干这样事的人恐怕是再傻也没有的了。什么是傻,这才是真正的傻子,实实在在的大傻子。现在还不断的有同修准备结婚,离婚后想再结合,甚至要与常人再结合。在此提出忠告:想走这条路的同修一定要谨慎!再谨慎!千万不要给自己留下永远的遗憾和污点,甚至是毁于一旦!

    在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我怎样对待婚姻与家庭(加注)》这篇文章中,明慧编辑加了评注:“老学员和常人或者新学员结婚,好比神与人结合,天上是否会发生这种事,大家可以更理性的思考一下,以便在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更好的在法上修。”明确表示在正法现阶段不赞成老学员和常人或者新学员结婚。这种表态是以前没有的。

    当年开了天目的同修看到过这样的景象:一列疾驰的列车上坐满同修,师父就坐在第一节车厢,列车每到一站停下来报的站名都与我们心性考验有关,当报到一站“情人谷”时,有许多男女同修,双双对对下了火车,步入“情人谷”,沉浸其中,以至当列车出发时,他们已听不见车上同修的召唤。列车越开越快,当他们发现时,猛然醒悟,拼命追赶,却已来不及了,由于没追上列车,“情人谷”的污泥渐渐往上涌,渐渐的埋没了他们。这虽然是某一位同修在当时自己修炼状态和层次中看到的,但对其他许多同修是有参考价值的。

    一颗人心也带不到天上去呀!同修们清醒吧!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让我们记住师父的嘱咐,稳定的走完从人走向神的通途。

    一孔之见,敬请同修归正


    烦请大连同修重新下载71期周报

    因《明慧周报大连版》第71期有更新内容,烦请大连同修重新下载。


    怀化大法弟子周春松回到家中


    诸城大法弟子王坚美已回家


    请石家庄同修8日周日下午集中发正念

    2009年11月8日13时30分(周日下午1:30分),河北省各监狱的狱长、副狱长到石家庄的北郊监狱(四监狱)参观、开会。
    请同修持续、密集发出强大正念,解体石家庄北郊监狱另外空间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请有条件的同修近距离发正念(并请注意安全)。
    注:
    1.因二监狱、四监狱正在合并,石家庄北郊监狱将改名为石家庄新监狱。
    2.北郊监狱地址:石家庄红星街北二环以北一公里处路东侧。
    3.请同修发正念时注意以后不要用石家庄四监狱的名称,应用石家庄新监狱的名称。


    沧州大法弟子康兰英11月4日回到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