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路上,有千万个未来觉者与我同行

亲身经历中见证未来觉者的伟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在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上的心得交流中,我要讲述的是在这一年来,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是如何走出修炼低谷,如何去掉私心和怕心,溶入整体的一些心得,以及述说我身边的所见所闻,以此来讴歌千千万万个未来的觉者——我的同修们。

修炼十多年了,痛苦过,跌倒过,磕磕绊绊走到了今天,每一步都少不了师尊的呵护,每一步都倾注了同修们无私的付出。十多年的修炼经历见证了伟大的大法,锤炼出了很多大智大勇、无私无畏、胸怀宽广、慈悲无量的未来觉者。

—、同修帮我去私心

今年的某一天,听到姐姐被绑架的消息后,令人窒息的那种恐惧感立时向我袭来。我嘱咐了妈妈几句,打车先到家,快速转移准备传递的真相材料,并匆匆赶到资料点,把姐姐被迫害的消息发往明慧网。

由于急躁、紧张、恐惧,导致我在上网时出现了几次故障。我当时也认识到了,自己出现了修炼人所不应该有的状态。然而,我已经按捺不住那七上八下的心。

我安稳着自己,坐下来发正念。到了深夜,我思绪翻飞,十年来被迫害的经历历历在目,就象放电影一样在我眼前一幕幕的放映。严重的怕心开始威胁我,我真的害怕在那一刻有人来敲门。走廊里急急的脚步声,一次次的让我感受心要窒息的痛苦,接着出现缺氧的病业状态,我的头象裂开一样痛。夜深人静时,姐妹情又悄然袭来,姐姐的音容笑貌不断在我眼前浮现。想着姐姐的朴实善良,又不善言辞,想着这十年中我们全家所遭受的迫害,泪水流个不停。

姐姐被绑架后,当地及周边地区同修已开始积极营救。在第二天,我和妈妈等人赶往百里外的外地公安局,国保大队骗我们,说是送到了当地公安局,我们又赶到了另一个百里外的公安局,这两个邪党公安局推来推去,不知把姐姐带到了哪里。天气炎热,路途又远,焦急、担心各种人心掺杂在一起,我感到极度心力交瘁。

几天后,得知姐姐被非法关押在某看守所。在压力和困难面前,因我的正念不足,矛盾、关难紧紧向我逼来。去外地营救姐姐时,连往返的路费都得借用,此时的状态是我修炼十多年的最低谷。饭吃不下去,整夜失眠,自己的一摊工作也无法干下去了。最可怕的是连续几天不学法、不炼功,这是修炼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现象。一想姐姐可能所遭受的折磨,我的眼泪唰唰的流。在营救方式上跟妹妹发生了分歧并争吵。随后我的手包被小偷窃走,里边有一百多元钱,是借的钱,往回返的路费也没了……一系列的关难明显让我感到,邪恶在让我方寸大乱,并伺机下毒手。

回来的路上,妈妈与我交流了一路。她说:“母女连心哪,按情来论,这时我受的打击应该最大,但我没有象你一样动心。你的姐姐是大法弟子,有师父在管,如果她正念强,她不会承受不该承受的肉体折磨,所以你不要担心。再一个,全国各地天天都有被绑架的众多同修,你怎么就没有出现天天哭的状态?你不也觉的你的姐姐才是你的亲人吗?如果你为所有被绑架的同修都这么动情痛苦,你可能活不到今天。你的悲伤来源于你现在关注的只是你姐姐一个,你心里没别人,你的私心很重啊。再说你这颠三倒四的状态还想救人吗?邪恶会放大你姐妹情的执著,消磨你的意志,分散你的精力。你的情越重,邪恶会加大你姐姐的魔难。这次回去赶紧调整好心态,静静学法,出去讲真相救人的事不能放松。”

妈妈的平和、无私,心怀众生的慈悲,稳住了我焦躁、痛苦不安的心。我平静了许多,也清醒了许多,要想尽早解体邪恶的迫害救度世人,要想让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早日闯出魔窟,想让那些失去父母或失去子女的人与亲人早日团聚,只有按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去严格要求自己,别无捷径和出路。

回家后我抄写了一遍《彻底解体邪恶》这一经文,反复背诵,牢牢的背下来后,又静静的学了其他经文。我的主元神终于精神起来了。次日,去营救的途中,开始与身边的人讲真相,借姐姐被迫害一事,讲了一路,听真相的人起初不太接受真相,讲了近两个小时后,完全接受大法真相,并欣然退出邪党组织。

妈妈的遇事冷静、无私的胸怀帮我走出了私,放下了姐妹情,觉的一身轻。我主动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给绑架我姐姐的警察讲真相。我从法轮功修炼人的善良讲到共产邪党在历次运动中的险恶。我说我不把你当成警察,你也别把我当成另类,我今天完全站在你的角度,为你的未来谈这些。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你一定要把握好尺度。在你执行所谓的上级命令时,你完全有你的做法,你善待他们还是虐待他们,这不同做法中的尺度分寸是不是完全由你自己决定?总有那么一天,事情会从新发展变化的,还是给自己留个退路吧。他无奈的说,我的工作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希望真相早日打开他的心结。这样在往返的途中,我成功劝退多人,在公安局门口成功劝退三人,劝退人数一天比一天多,其中包括两名看守所警察。

二、同修帮我去怕心

今年在我身边连续发生几起绑架的恶性事件,勾起了我的怕心。我渐渐的独来独往,整体意识越来越淡。有个外地同修知道后,来我家与我切磋,她说:“你怕什么呀?师父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大法弟子,邪恶完了,你这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是呀,邪恶完了,我怎么还认为邪恶在监视我?师父的话不相信,信谁的?真念一显,怕心消失了。

记的在几年前,严重的怕心干扰着我,做资料的事想都不敢想。有一个同修多次与我交流,她说:“我们是师父的老弟子了,我们不走在最危险的地方,让谁去走啊?不能让师父白白带一回呀。现在正法需要我们去做,等正法结束了,你想做也没有机会了,不要错过救人的好时机。怕什么?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同修的帮助下,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一次机器出现故障,当时正值邪党北京奥运前,我被邪恶在家围困近两小时,虽过了几天,但怕心的阴影还没有散尽。晚上,我带上两个小同修去同修家维修,走时在家里嘱咐说,在路上不允许说话,不允许喊妈妈。下车后,路很黑,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那一刻的怕心,又是一种让我窒息的痛感。

我忽然想起同修说的话:“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师父告诉过弟子,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弟子身边,还有天兵天将,还有协助正法的正神。我怎么就一个劲儿想邪恶要迫害我、邪恶在盯着我、邪恶在跟踪我?怎么就想不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呀!师父在,邪恶敢靠近我吗?只有做不符合大法的事时,法力才不显,而我现在做的是最神圣的事,师父就在我身边。正念一出,幻化出来的怕心“唰”的解体了。自那以后,我去同修家维修机器、切磋交流,再也没有怕过。

三、同修帮我闯关难

十年的血腥迫害中,寒来暑往,我不知经历了多少辛酸和痛苦。今天传来谁被迫害了,明天传来谁被迫害了,甚至是传来同修被迫害死的消息,心一次又一次的受着撞击。不管是寒风凛冽,还是烈日炎炎,我都是在极度的痛苦中,以最快的速度把同修被迫害的消息,传送给同修们,着手营救工作。每每消沉失望的时候,都是把同修们的坚定意志化作精進的动力尽快走出低谷。

一次,同修来切磋交流,知道我修炼状态不好,神情专注的盯着我,说:“修炼严肃啊,不要掺杂任何人心。”走时,还有些不放心,手指着我问:“听见了吗?不许放松……”我连连点头。如果我不能兑现助师正法的史前誓约,不仅犯下了欺骗大法师父的重罪,也愧对每一个关心帮助过我的同修们。

几年前的一段时间中,我被夫妻情所累,陷入无法自拔的常人状态时,有个同修时常来帮我解心结。每次我都诉苦,她总说:“你不对呀, 人中的那个幸福是修炼人所追求的吗?人中的东西在上界看是反的东西,快放下吧……。”

很长时间走不出这个状态时,一次这个同修严肃的跟我说:“此时此刻,同修们都在干什么,你想过吗?你应该做些什么?比起修的好的同修,你太差劲了。”说完就走了。我受了当头一棒,当时都愣住了。我问着自己,我在干什么呢?我在苦于追求常人的东西又得不到,从而感觉很苦很累。与师父讲的法的要求差距太大了。

四、同修们的无私奉献光耀寰宇

我身边的同修为了让各资料点顺利运转,在资金上都是主动自愿的捐助。有位同修家里很贫困,但时常从生活费中节省出一些钱来,一点儿一点儿的攒,攒到五十或成百时,就托我交给资料点,这个同修所穿的衣服都是多少年前的了。一次我劝她说,买件新衣服吧,现在资料点的资金不成问题,随时都能解决,劝说了一阵儿,最后她说不买了,这几百元钱捐给资料点得救多少人呀?把钱无私的捐给了资料点。富裕的同修,往资料点都是上万元的拿,除了保障本地资料点的正常运转,还帮助周边地区。

我身边有这么个同修,流离失所多年,家里不太富裕,单靠丈夫的那点辛苦收入。多少年了,没有添补一件衣服,长年穿姐妹们穿旧了不再穿的衣服,孩子也不能象别人家的孩子要啥给啥、也学会了生活简简单单,但这位同修还拿钱帮助被迫害的同修及同修的家人,辛辛苦苦攒下来的积蓄中,几千几千的往资料点拿。这种在困难中还想着他人的博大胸怀、无私奉献的心象金子一样发亮。

姐姐的两个孩子在念大学,她被非法劳教后,巨额的学费着实让我们全家感到莫大的压力。一对夫妻同修知道后,当时就答应借给一万元,并引用一个同修说的话,说:“这些小同修,不是一个人的孩子,是我们大家伙的,有这么多同修在,不会让孩子辍学……。”妈妈后来告诉我,姐姐被绑架后,爸爸没有掉泪,但看到同修的无私帮助,哭了一场,在这个人情淡漠、金钱至上的时代,谁能做到没有任何个人目地而又无私付出呢?只有大法弟子。

五、同修的修炼如初催我精進

每当出现放松状态时,我除了加强学法,就找同修们切磋交流,有时同修的一句话,就能化解我所执著的东西,同修们修炼如初的意志,催我更精進,我更深层次的领悟了师父在法中写到的“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的内涵。

有对夫妻同修,自明慧网发表大法弟子晨炼时间后,每天早三点多钟保证能起来炼功。女同修对四个全球整点发正念时间更是严肃对待。她自己说,就有一次出门在外,住别人家,没有定点,睡过了头,醒来已是深夜一点多。她说当时那个后悔难受劲甭提了,她当时就坐起发正念,补发夜晚十二点的正念。她说,我要再下决心和功夫,让整个村民百分之百的退出邪党组织。有个八十多岁的老年同修,怕错过夜晚十二点发正念,时常从十点坐着等到发正念时间,发完正念才睡觉。

同修们勇猛精進的意志,每次都让我信心倍增。风雨路上,我与同修们就这样,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六、小同修的正念启悟我

三岁的小同修真真(化名)是在娘胎里得法的。真真的妈妈在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得了怪病,医院无能为力。五脏六腑好象被人往外掏一样火辣辣的剧烈疼痛,伴着呕吐腹部的绞痛预告着随时都可能流产。不能坐卧、不能行走,只能双膝下跪,才能稍好些。所以就日夜双膝下跪。困了就双手伏在床上,面部朝下,跪着睡觉。

有个大法弟子知道后,前去给讲真相。真真的妈妈走入了修炼。不久妈妈的怪病不翼而飞,几个月后真真顺利出生。在月子里,真真就跟着妈妈听法,不哭不闹。哭闹的时候,只要放讲法录音,就变的安安静静。真真的爷爷,供着狐黄白柳,反对真真妈妈修炼大法,偷走并毁坏了师父的法像。几个月大的真真瞅着曾放过师尊法像的位置,哭闹不停,真真的爸爸可急坏了,费尽周折从远处同修那儿又把师父法像请来了,真真见到了师尊法像,咯咯的乐个不停。这些经历,让被邪党毒害很深的真真的姑姑也走入了修炼。真真的姥姥家人先后也都全家走入了修炼。真真会走路了,玩着玩着就跑到师父法像前下跪,双手合十。

真真妈妈说,有一阵儿活多活累,学法放松了,心性也守不好了。一次正在做饭,真真从外面走進来,搂着妈妈的脖子,很认真的说:“妈妈,妈妈,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真真妈妈说,这是师尊点化我时刻好好学法,别放松。

小同修宁宁,家里放电视时,一出现邪党画面标志马上就关掉电视。如果小朋友在场,他就告诉小朋友,别听国歌,是害人用的,共产党就知道杀人害人,说话间早就换了频道。幼儿园毕业时,有一天宁宁很认真的跟妈妈说:“我要离开幼儿园,有一个秘密,想跟老师和我的好朋友说。”妈妈问他是什么秘密,宁宁说:“我要告诉她们,我为什么听话,为什么不欺负小朋友,我身体棒棒,我不吃一粒药,因为我炼法轮功。”

宁宁上小学了,每到星期一,他就强烈要求戴真相护身符。妈妈担心让老师同学们发现,不让戴。宁宁央求说:妈妈我平时不戴,我就星期一戴。星期一那天,我们学校升血旗,放邪歌,我站那儿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想让护身符帮着我。

当我听到小同修的这则故事时,感动奔涌而来,那一刻我感到我整个世界的所有生命都被震撼了。我想就在那每个星期一,就在那学校升血旗的时候,有一个大法小弟子——未来的伟大觉者,全神贯注的默念着正法口诀。我心想,小同修啊,用不着护身符助你,你力不从心的时候,全天的正神都会助你。这个小同修只要见到标有邪党的标志,会自动清理干净,所学的书本不能撕毁,他就打上叉号。小同修的所言所行代表着他们的一思一念,这些小同修每每都启悟我的正念,鼓励我精進、更精進。

姐姐被非法送往外地的前两天,我带着姐姐的孩子去看望她。路上,姐姐的女儿(小同修)说:见到妈妈我一定要让她坚强,堂堂正正的走好每一步。我告诉她,你的妈妈正念抵制了邪恶的盘查审问,保护了资料点,保护了同修。

小同修见到妈妈后边哭边说着,告诉她在学校的学习状况,还叮咛妈妈要保养好身体,家里不用惦记等等,最后补充说一句:“妈妈,你一定要走正路。”姐姐会心的摸了摸孩子的脸。监视我姐姐的女警察恶狠狠的把姐姐拽走拉回囚舍……

听到小同修的这句话后,我再也没有因为姐妹情而掉泪。有多少个象她这样的小同修,都承受着亲人分离的那种痛苦而依然心存正念,再苦再难,发自心底的信念是:走正路。伟大的大法成就了千千万万个坚不可摧的大法弟子。

回顾十多年的修炼经历,每一关我都与伟大的同修们肩并肩屹然走在神的路上。十年的风雨路上,时刻有千千万万个伟大的未来觉者与我同行,让我从未感到过孤单和无助;松懈的时候,同修们催我精進;人心重的时候,同修们帮我解心结;迷茫的时候,同修们的正念正行让我看到希望的曙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