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九旬老人(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首先说明一点,这三位九旬老人互不相识,也没有丝毫的联系,只是因为笔者发现“明慧网”对他们三位老人的报道时间紧紧相连,而且又都与法轮功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就把他们放在一起了。适当对比一下,通过一个小的侧面看看不同的国情吧。


李善桢恳求台湾社会,哽咽的说:“请伸出援手,救救我的女儿,不要让她每天受到凌迟和折磨。”

笔者要说的第一位老人是明慧网十一月五日报道的台湾桃园县的李善桢。李善桢老人今年九十一岁了,他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上午,在台湾立法委员田秋堇女士主持的“营救台湾人的女儿”记者会上,恳求台湾社会帮助营救他的女儿。他哽咽着说:“请伸出援手,救救我的女儿,不要让她每天受到凌迟和折磨。”


法轮功学员李燿华

李善桢的女儿李耀华也已经是一位六十三岁的老人了,香港籍,居住于上海卢湾区淮海中路833弄二十二号三楼。曾患有先天严重脊椎S畸形病,经常疼痛,病情严重时下肢局部瘫痪,难以行走。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全身病痛全部消失了。却因三十张法轮功真相资料,于今年六月四日半夜被上海公安非法劫持。同时被非法绑架的还有他的外孙女张轶博。外孙女曾向她的辩护律师透露,为取得口供,国保处警察数次长时间不让她睡觉,也曾以将逮捕她的父亲、重判她的母亲十年相威胁。

李善桢非常担心女儿的身体,怕她因脊椎错位而造成下半身完全瘫痪,大小便失禁。现已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五个多月了,上海警方根本不准家人探视。外孙女已经遭受不让睡觉的逼供,女儿又会受到什么样的刑罚呢?这都令他忧心不已。

李耀华远在洛杉矶工作的儿子张轶渊,曾经联系上海各大律师事务所寻求律师为母亲辩护,但上海没有一个律师愿意接案,他们说如果帮法轮功学员辩护,就会被无故吊销执照。最后,费尽周折才在北京找到了富有正义感的维权律师。

看过关于李善桢老人呼吁营救女儿的报道,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悲情。一个九旬老人如此高龄,本应是享受天伦、颐养天年的,却因女儿和外孙女的无辜被抓受到煎熬,怎不令人心痛?不过多少能叫人感到安慰的是老人寻求协助的陆委会、海基会、法务部,已经对他的遭遇深表关注,并获得多位立委的关切。

这使笔者想起前一天明慧网上的一篇文章来,这是明慧网举办的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的交流文章,是一位九旬老太太的自述。老人于七十七岁时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曾是一位居士,她自己说:“我看到寺院的和尚都成了商人,给钱就让拜佛,不给钱就不让拜,且有的行为表现的不如常人中的好人。”她心中很不好受。后来老人一听说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功法就去炼功了。当时法轮功炼功点上正在放李洪志先生的讲法录像,老太太看着录像就睡着了,可是李洪志师父讲的话却一个字不落全都听进去了。多年偏头痛的毛病神奇的好了;膀胱炎也大大减轻了;身上也来劲儿了,也有精神了。

老太太八十岁的时候,中共开始对法轮功迫害了,老人是啥心情?这么好的功法却被迫害,老人是非要到北京去说明真相,第一次是和另一个修炼法轮功的作伴去的。老人年龄大,没有客车敢拉她,给多少钱也不拉。百十里的路程,老人硬是徒步走着去的天安门。在北京住了一宿,几乎没有睡觉,上了一夜厕所,可是从那以后膀胱炎彻底好了。老太太第三次是坐火车去的北京。那天风刮的特别大,老人心里想:我不怕,别说刮风,就是下刀子我也得去。在火车上老太太大声的向乘客讲法轮功的真相,引来很多人的关心,有好心的人还帮她拿包。

一个老太太当然改变不了中共邪党的非法决定,可她有一颗讲真话、维护信仰的心。她从自己做起,让所有能遇到的人都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老太太在发资料讲真相中,什么样的人都遇到过:有和她发脾气大声吼叫的,有要打要骂要报警的。每当遇到这种情况她从不躲开,笑着看着他们,等他们发泄完了,如果能讲的再继续讲,不能讲的就走开。

有一次她在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时,警察来了,老太太对他们说:“你们来了,正好给你们看看。”还让他们记着“法轮大法好”。有几次警察要抄她的家,她往门口一站,说啥也不配合,就是不让这帮子人进屋。

看了老太太的心得交流,我心里很是感动。感动之余,我也很感慨,只有在当今的中国才会出现这样的事,一个教导人做好人的功法,却被流氓政府无端的陷害;一个与世无争、本应在家安安静静修炼的老人为了争取合法的修炼环境,为了给至尊的佛法一个理想的位置,也只能这样不辞辛劳的在世间奔波。

李善桢老人是台湾人,女儿在大陆被绑架,台湾的民间和政府组织以及立法的委员们帮助他营救女儿,召开记者会,呼吁社会的关注。中国迫害法轮功十年来,几十万大法弟子被非法劫持在中共的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及名目繁多的洗脑班内,有的甚至被活体摘取了器官或被酷刑迫害致死,有多少民间或政府的组织,或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为法轮功出面说过公道话啊?这难道不是我们整个大陆社会的悲哀吗?

和报道李善桢老人营救女儿紧紧挨着的是关于另一位九旬老人的报道。这位老人是日本人,已经九十二岁了。日本法轮功学员在长野县上伊那郡饭岛町举办的第五届文化节的舞台上演示了法轮功的功法。这位九旬老人马上就买了一本日语的《法轮功》,说想学功。学员们得知他今年已经九十二岁了,问他有什么保养的秘诀。他笑着说:“我想,如果我炼了这个法轮功,就会更年轻了。”

这个报道很简短,就只有老人的这一句话。但是,却分明让人感到,在自由的环境中,他们拥有的可以自由选择的权利多么大。老人只是看了看法轮功学员炼功,他就产生了学功的兴趣,很直观的感觉到这个功法好。可是在中国大陆呢?又有多少这样的自由可以选择呢?通常的情况下,人们是在中共允许后的选择中再作适合自己的选择,也就是说,中共在很大的范围内垄断了人们的选择。超出了政府允许的选择,就成了中共的叛逆,就要被打、被抓、被判刑。

同是中国人,大陆和台湾就不一样;同是亚洲人,中国大陆和日本也不一样。九旬老人相比,之间的差距尚且如此之大,更不用说其它年龄段的人了。当然这只是从能否自由的修炼法轮功这一个角度上说,那其它的差别呢,比如养老问题、看病问题、社保问题,和人家相比哪一样差别小呢?中国的老人什么时候才能象人家那样真正自由的选择适合自己的健身功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