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做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我九六年秋季得法,开始的目地是祛病健身,所以注重炼功。九七年看了《法轮大法义解》,了解到东北大法弟子认真学法背法的情况后,开始重视学法。力争做到每天学法时间大于炼功时间。个人修炼阶段的两年多时间里可写的内容非常多,但是我只重点讲一讲自己在正法十年中的修炼情况。按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从做好三件事的角度做一个小结。

一、发正念

在这个方面我开始做得很差。因为法理不清,面对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疯狂镇压,对师尊的造谣诬陷,我们蒙受的千古奇冤,我产生了无比的仇恨心理。刚开始发正念时,我带着强烈的仇恨心、怕心、争斗心天天发正念(其实是人念)。有一段时间听同修讲除了四个整点外其余半小时发一次正念,我就半小时发一次正念,忙得跌跌爬爬,心想只要能灭尽邪恶,自己不惜一切。因为法学的不好,动功也不怎么炼,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完全凭人的力气在和邪恶拼命,发正念的效果可想而知了。当时我面容消瘦、黑黄、嘴唇发乌,整天又累又饿。后来反复学习了师尊关于发正念的经文和看了同修有关交流文章,才逐渐归正了发正念的心态,仇恨心大减,但怕心、争斗心还有。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和学法的深入,现在已经去除了仇恨心,尤其最近学习了师尊《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后,深刻认识到慈悲的能量才是巨大的,尽量做到用一颗平静的心发正念。因为有许多执著没有去掉,所以在整点发正念时正念保持不到一分钟,各种杂念就上来了,我就及时抓住它,认清它是哪颗人心,及时灭掉它。然而在讲真相、发短信、散发光盘、上明慧网时,我的正念会一直很强,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加持我,一切都是师尊在做。

二、讲真相救度众生

1.面对面讲真相

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到处洪法。同事、亲友、邻居、熟人都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家中的亲人经我洪法就有二十多人得法。“七·二零”以后,我和家人同修轮番被迫害,被抓、被打、被劳教等等,在当地影响很大。邪恶仇视我们,但更多的世人同情我们。我的经历和遭遇就是活生生的真相。所以我到处讲真相。讲自己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十几年没有吃过药,我们修炼真善忍后心灵变得美好,处处与人为善,不杀生,宽容别人等等,再讲自焚伪案,邪党的疯狂镇压,自己坐牢被迫害的遭遇。人们几乎都能明真相,都骂共产党卑鄙,镇压好人。无论干什么我走到哪真相讲到哪,商场、超市、家具城、装饰城、菜场、广场、理发店、浴室、大街小巷到处都留下了我和母亲讲真相的足迹。每到过年母亲单位都会送一些鱼给职工,而这些鱼被装在袋子里辗转几百里已经死了,可是到了我们家这个能量场又渐渐活了过来。我和母亲乘三轮车、转公交车到二十里外的河里去放鱼(附近河里水污染严重)。人们看到红塑料桶里鲜活的大鲫鱼,自然就会赞叹。我们就开始讲真相:我们修法轮大法做好人身心健康,不杀生,现在要把单位送的鱼放到河里。江泽民镇压大法,不让我们炼了,我们被抓被打。天安门自焚是造假……。世人便会明真相,尤其人们看到八十多岁的母亲红光满面,牙齿整洁更是惊讶。有的人便会说出要跟我们学功的话来,一路讲来救度几十人。

洗澡、理发、购物时我们逢人就讲。来到家里的人:收废品的、装空调的、装雨棚的、木匠、瓦匠、水电工、推销员、送货的、要饭的、磨剪刀的……一个也不放过,全部救度。我经常和母亲去不同的街道,象逛街又象购物,去哪儿讲哪儿。有时为了扯上话题讲真相我们时常会买一些不必要的物品、蔬菜等,在回来的途中顺便就送给周围邻居或小吃铺。人们都知道我们全家是善良的好人,不少人都把我们告诉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句吉言说给自己的亲友,有的人专门把亲戚叫来听母亲讲真相。我还多次分别和母亲、丈夫到外地讲真相。把父母老家十里八乡的亲友,丈夫老家兄弟姐妹、同学、朋友,一家一家都讲了几遍,能劝退的人都劝退了。

我的同事、丈夫的同事能讲的都讲了,能劝退的都劝退了。受邪党毒害深的、胆小害怕的我们讲不通的都把他们的电话号码发给了明慧网,请海外同修打电话救度他们。

面对面讲真相对我来讲非常适合。我看了许多真相材料,又经常看《明慧周刊》上同修讲真相的交流文章,所以讲起来得心应手。针对不同的人都能用不同的方法扯上话题,找到切入点引入正题,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即使我被关在看守所里,我每天的活动还是做三件事,背法、向内找、发正念、讲真相救人。看守所女监房里几乎每天都有人進出,我把自己的生活用品送给刚来的或经济困难的人,大家都说我好。我是進来一个讲一个,互相之间只要问一下你是为什么事進来的?几句话就能切入正题,就把真相讲清楚了。牢房里只要几天不進人我就会在心中着急求师父:弟子没有真相讲了是不是该出去了?只要这样一想马上就会進人了。其中有几个基督徒,都是因为打架、偷东西、男女关系等進去的,通过我讲真相她们都佩服,说我们修大法的人是真修,大法能正人心。其中有一个还跟我学会了背《论语》,她还看到了我发正念时掌心发出的金黄色的光芒。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聋哑人,她二十几岁,是个艺人,会画画。她用手势和简单的字告诉我她的案情,她是冤枉的,警察刑讯逼供把她打得鼻青脸肿。我告诉她大法真相,在她手心写“常念大法好,真善忍好”案情会查清的。她非常相信天天都在背这两句话,天天问我什么时候能出去。我叫她不要着急,师父一定会帮她的。她也学我的动作,合十求师父。那天她正在默背大法好时,狱警突然开门叫她把号服脱了无罪释放。她站起来抱着我就大哭,万分感激我,依依不舍的走了。我在看守所几个月大约讲了九十多人。

然而我的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也是一波三折的,尤其是近一两年看了许多同修讲真相被绑架迫害的报导,我们当地也发生了多起同修讲真相被构陷被迫害的事件,我逐渐的生出了怕心。在面对面讲真相中不象以前那么坦坦荡荡,见什么人都讲。现在面对陌生人讲真相有些选择,对可疑人就不讲了,必须断定这个人不是便衣才去搭话讲,所以每天救度的人减少了,不象前几年一天能讲很多人。这是我执著自我,慈悲不够造成的。

2.采用多种方式讲真相

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的时候我和家里的同修采用寄信的方式讲真相,我们每天寄了大量的真相信给熟人和陌生人(都是各处收集到的姓名地址)。

最近两年我和家人同修开始使用真相币。我兑换了许多小额的纸币,在背面写上真相短语我们全家人都用,不放过任何一个用钱的机会。除了大型超市外,到处都是我们用真相币的地方,我家的生活用品许多都是真相物品(用真相币买的)。

同时我还和家人同修自己刻录神韵光盘出去散,用手机群发真相短信。多个项目同时進行或交叉進行。例如我们晚上出去把带的光盘散完后或发完真相短信后,再到超市或路边找人讲真相,一人做事一人发正念,最后坐三轮车回家,再给三轮车夫讲真相劝三退,如果来不及讲最起码也要用一张真相币。总之,十年来我力争做到“心不在焉 与世无争”(《洪吟》〈道中〉),常人的任何事都不能進到心里,只要我对哪件事执著,马上干扰就来了。所以我深深体会到自己的生命与正法同在,生命存在意义就是如何去救人,如何去证实法、同化法。

三、学好法去人心

1.背法去怕心去思想业

由于多次被抄家关押,我的怕心很重,一直去不掉。我坐牢回家后,那种恐怖的感觉整天笼罩着我,每天上午八九点钟的时候邪恶就开始袭击我,听到敲门声电话铃声都吓的心里发抖。我发正念它在脑子里骂师父、骂我的家人;我上楼梯数一二三,它马上骂我一句:判你三年。脑子里整天在编故事设想邪恶来了我把东西藏在哪儿,我被抓了怎么怎么讲……。我在精神的牢笼里受刑,很苦很苦。《转法轮》根本看不下去,嘴里在读法,脑子里邪恶在骂人、编故事,我实在受不了。怨恨自己业力重,造了这么多的思想业。尽管我能分清真我和假我,知道怕心不是我,骂人的是邪恶,但是那个东西太多了,比重太大。我想在另外空间里它比一座山还大,比花岗岩还硬,排不掉压不住。我天天学法但得不到法,学不進去,只有学师父的其他讲法才能好一点。如何才能冲出这心牢?这时师尊点化我,我想到了背法。没几天就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背法的交流文章,更加坚定了我背法的信心。同修只有小学文化,用了半年时间就背完了《转法轮》,我一定也能背完。背法的过程是艰难的也是幸福的。我每天背四页,最少两页,句句入心。随着背法的深入,思想业怕心一点一点的融化了,我的正念也越来越强。有的时候邪恶惧怕我背法干脆在脑子里骂我、诅咒我,甚至在脑子里哭号,我愈加坚定。《转法轮》我一共背了六遍。白天总是很忙的,和同修交流(因为同修都喜欢到我家交流),出去讲真相等等,有段时间还要给《转法轮》改字,有的同修岁数大或太忙就请我改字,我改了十几本字,占用了很多时间。有时晚上到十点半以后才能背法,又困又累。但这个时候背法效果最好,我知道是师尊在加持我。有时候不忙,整个晚上都用来背法,也最多背四页。有的同修说:平时上班每天也能背几页,可一到假期没事时想多背一点,结果还没有平时背的多,后来我悟到:真正是正法难求,这宇宙大法怎么能让你舒舒服服就背下来呢?你得有艰苦的付出啊!

后来我实在太忙(媳妇生产),为了使自己能时时溶于法中,我就把《转法轮》部份内容(大约一百多页)和《道法》、《越最后越精進》等反复背了下来。这样我随时都能学法,走路、做家务、哄孩子都可以背法。后来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天参加集体学法,我背法相对少了。可要把自己会背的法背一遍最少要六七个小时,现在我的怕心少多了。昨天亲戚在我的电脑上发了一个邮件(自由门),他改了一下电脑的安全设置,我没有及时恢复系统,结果用自由门(689f4)上网时受到邪恶的警告(什么“你无权访问此网路”),我当时一想糟了!邪恶发现了,马上把系统恢复一遍。心想:算了这十几个三退名单今天不发了,过两天再发或者拿到同修家发吧。转念一想:不对,这不是怕心吗?这不是对旧势力的承认吗?灭!不承认,都是假相。立即上网,发了三退名单,下载了十月三日的《每日文章》等,一切正常。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2.去情去色欲心

我对情很执著,结果我执著什么,邪恶就利用什么给我制造魔难。太多太多了,只举几例。我坐牢回家不到一年,因为对儿子婚姻问题放不下,整天在心里盘算。结果派出所片警带了八九个人突然到我家,要绑架我去洗脑班。我当即在心中向师父认错,并发正念解体旧势力对我的邪恶安排,同时给来人讲真相,他们明白了真相,不想助纣为虐就走掉了,其实是背后的邪恶被清除了。母亲听到这一消息,放不下对我的情,被邪恶钻了空子,头晕得不能站立,我到母亲那儿一看,她面容憔悴、目光无神,和平时判若两人。我当即就让她放下情向内找,她说知道错了,这绝不是病,不承认旧势力安排。于是我们两人决定该干啥干啥,到老家乡下去讲真相救人。正念一出,她头不晕了。马上洗脸梳头收拾行李,出了家门母亲的脸变得白皙光亮,一路小跑到车站。在乡下三天我们讲真相劝三退,从这家到那家忙个不停。村上人都说母亲是老神仙,无比敬佩。孙女发烧,我心里放不下。邪恶就叫孩子烧到42.5度,我向内找放下情,孩子烧也退了。丈夫咳嗽高烧,我心里放不下,带着情给他发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自己也高烧咳嗽,腰疼的象刀割一样,不能睡觉,只能倚在床上,白天还要做饭带孩子。邪恶抓住了把柄就往死处整我,我不停的发正念,不停的向内找,求师父,整整一个多月才走出魔难。这些情关还不算什么,最大的魔难是我对母亲情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母亲修炼十年,过了许多大关大难(大多是身体上的病业和情关),救度了无量众生。可最后还是没有走出旧势力给她设的死关---情关。家中一个亲人同修因为不精進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很危险。母亲说了一句完全不在法中、修炼人千万不该说的话(让我先走也不能让他走),结果母亲出现了严重的病业。我执著于她的执著,怕邪恶夺走她的生命。整天为她发正念,叫她向内找,而自己却不向内找。母亲听了也烦,不想理我。邪恶在我们家庭同修之间形成了很大的间隔,每个人都正念不足,相互之间埋怨,动不动就争吵,我们这个整体漏洞太大了。母亲走了,我所执著所害怕的都变成了事实,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才彻底清醒,是情魔害了母亲,决不能再让邪恶毁掉众生。我们立即做出决定,封锁消息,一切从简。母亲去世的当晚就把老人送到了火葬场冷藏室(夜里三点多钟)。当母亲火化时,我的内心真是剐心透骨的疼,自责、悔恨。她的离世给我讲真相救度众生造成了损失。我作为亲人同修有很大的责任,我对情的执著加大了邪恶对母亲的迫害。

因为我过去看的中外“名著”太多,色情描写的东西在脑子里形成了顽固的观念(思想业)。修炼初期只记得师父讲的“保持一个正常的和谐的夫妻生活就可以了”而对“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转法轮》)的法没入心。第一次梦中色关没过去也没有重视,后来经常过不去,想不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就是坐牢了我也没悟到与色欲之心有关系,后来从师父讲法中才知道旧势力把色心重的大法弟子都安排去坐牢。虽然自己在行为上早已断欲,但色魔还在干扰我,那个物质已经被旧势力扩大加强。我把“炼功招魔”那一节法反复的背,但邪恶还会不定期的在梦中干扰我。有时在脑子里发出一些肮脏下流的念头来干扰我学法、炼功、发正念,这时我便及时抓住灭掉它。但是过一阵还有。向内找发现许多地方都体现出色心没去,例如执著于漂亮,喜欢穿新衣服,喜欢看漂亮人,以前看电视都看俊男靓女演的节目。就是去年还在常人网站上浏览过影视明星的私人信息等污七八糟的东西。现在我必须在师尊和众神面前将邪恶曝光,根除色魔,纯净自己的身心。

3.其它方面

我在自己初步掌握了电脑基础知识后,就动员周围的同修学电脑,同修电脑买来了,就叫家人同修装系统,然后我教同修学电脑,原来跟在我后面看《明慧周刊》的同修都能自己上网、下载和发三退名单了。然而十年正法修炼最悔恨的是自己曾经走过弯路,九九年和二零零一年底被邪恶逼迫写过一些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东西,虽然后来写了声明作废,但那是我永远的耻辱。另外我没有象同修那样去大量的散发真相资料和传《九评》。认为自己是被迫害的“重点人物”,谁都认识我,其实还是怕心。只是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引用《九评》中的观点和事例,在这一点上是没有跟上正法進程的。还有不修口,通过背法改了许多,但时不时还会重犯。身上共产邪灵因素还不少,学法不好的时候党文化思维还会控制大脑,争斗心上来了,会与丈夫争辩,嗓门就变大了。这些都是我没修好的地方,我坚信我会用大法纯净自己,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随师尊回家。

因为修的不好,不敢写稿,觉的不够资格。看了同修对法会投稿的文章,心灵受到触动,觉的无论如何要向师尊和众神交上这份答卷,才不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