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江夏区邪党“六一零”迫害法轮功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邪党“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在五里界镇民兵训练基地多次办强制洗脑班,利用江夏区的公、检、法、司等邪党专职机构,特别是利用公安分局一科、派出所警察,采取私闯民宅、非法抄家、强行绑架、任意打骂、不让睡觉、体罚、威逼利诱等非人道手段,肆意侵犯人权、剥夺公民信仰、人身自由。

十年来,以江夏区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办主任杨家煜,原江夏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元春为首恶,江夏区“六一零”办公室成员易楚君、武汉市公安局江夏分局副局长杨清伟、江夏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江夏分局一科主任科员王国良、原区委、区政府信访办副主任祝敏柏、江夏区信访办主任潘世龙、副主任郭家敏、法院党委书记、院长赵瑞、及各派出所所长为元凶,不遗余力对全区法轮功学员实行地毯式的绑架、洗脑、打压迫害。在五里界洗脑班,法轮功学员遭到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用“车轮战”二十几人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不停的洗脑再加上拳打脚踢,不准坐下只准面墙而站等等。许多法轮功学员还被非法罚款、拘留、劳教、判刑。

据不完全统计:十年间,全区被迫害致死二人,被非法判刑一人,被非法劳教二十三人,被非法拘留、绑架到洗脑班不计其数。仅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在所谓的十六大即将召开之际,陆续全区共抓了两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全部非法关在五里界洗脑班。部份学员还被勒索人民币三千元,家中没钱的农民被区“六一零”伙同村干部掠夺生猪等财物。其祸之烈,可见一斑。

以下是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部份情况。

一、被非法关押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情况

黄艳枝:女,一九六二年生,家住江夏区金水闸乡镇约鱼嘴28号。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疼痛病不翼而飞。二零零一年元月被区水利局领导周某绑架到五里界洗脑班。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发资料,被江夏区公安分局、“六一零”胡新华、王国良一伙绑架到纸坊关押一天后送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送武汉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

周惠芳:江夏区物资局职工。一九九七年四月修炼法轮功,半年的时间使多病的身体神奇的健康了,思想道德升华。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到省政府上访被抓。二零零零年元月到北京上访,被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一名女警及单位书记、工会主席等绑架回汉后直接送武汉市妇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三月被绑架到五里界洗脑班非法关押近一个月。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在回家路上遭恶警绑架,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十多天。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发资料被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送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非法劳教一年半,因劳教所拒收又非法判监视居住。

黄慧平:江夏区农机站家属。二零零零年元月到北京上访,被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劫持回后非法关在区邪党校洗脑,又转五里界洗脑班非法关押。十年间曾五次遭绑架。

刘文平:男,一九六七年生,高中毕业,原江夏区法泗镇人,一九九七年租住于江夏区郑店镇关山桥村从事早点及自行车修理。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到北京上访,被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等劫持回江夏公安分局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后经常遭受片警汪金茂的骚扰。二零零零年三月去北京上访,被区公安分局一科李焱堤带片警汪金茂等去北京绑架后送江夏区五里界非法关押洗脑约一个月左右。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八日因在法泗镇讲真相在租住屋内遭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与付维超的绑架,非法关押在江夏区看守所一个半月,后送武汉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

吴梅:女,一九六九年生,在江夏中建三局工作。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元月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回汉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妇教所半个月。随后被江夏中南商场开除工作。二零零零年三月被绑架到区邪党校洗脑,几天后送江夏区五里界洗脑班非法关押三个月。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在家被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王国良一伙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送到武汉何湾劳教所六大队关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在家中被绑架到五里界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三年夏天被警察绑架到武汉市妇教所,绝食五天才放出来。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片警涂华一伙绑架到武昌杨园洗脑班洗脑一个月。

陈 胜:男,一九五二年十一月生,江夏区广播电视局有线电视台技术工人。二零零零年三月被绑架到五里界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下旬至二零零二年二月中旬被绑架在五里界洗脑班一个多月。二零零三年元月下旬,被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带恶警十几人绑架,家遭两次抢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二零零三年三月被绑架到五里界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天。后在单位长期被监控迫害,精神受到很大摧残,致使陈胜二零零八年离世。

陈 俊:家住江夏区纸坊镇明熙小学旁。二零零一年因去北京上访半路截回纸坊被非法关押拘留所十五天。二零零二年因在公汽上发真相资料被纸坊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三年六月在庙山挂横幅时遭绑架在狮子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尔后遭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被送往武汉何湾劳教所。

王 霞:原江夏区有线电视台职工。二零零零年二月到北京上访,遭绑架回汉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妇教所,后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继续关押,二零零零年三月被送往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第二次因做真相资料被区“六一零”杨家煜一伙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手被铐在栏栅上达一个月之久,身体遭严重创伤送劳教时被拒收。回单位被开除,至今失去生活来源。

胡冬生:男,一九六二年十一月生,江夏区大桥新区大桥村人。二零零零年一月三十一日为要回被收走的大法书,被区公安分局一科王国良送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二月下旬被片警夏光平绑架到区邪党校后到北京上访再次遭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又直接绑架到五里界洗脑班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一月又被绑架到五里界洗脑班非法关押三十多天。二零零一年十月在郑店发资料遭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区分局一科胡新华绑架到纸坊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后又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王贤秋:男,五里界法轮功学员,学法前,是街上的一个小混混,学法后判若两人,变成了一个好人,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遭劳教迫害,回家后妻子与他离婚,搞的妻离子散。

刘祖娣:女,五十一岁,江夏三三零三兵工厂职工,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十八天,后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半。

张洪嫒:女,五十岁,江夏三三零三兵工厂职工,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四十天,后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

刘金娥:女,五十二岁,被非法关押在江夏三三零三兵工厂派出所三天,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后又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

孙足英:女,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八日生,江夏区粮食加工米厂职工家属。二零零零年初到北京上访,被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杨某绑架到武汉市妇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丈夫病逝,上午火化,下午被派出所警察杨生铺等人绑架到江夏区五里界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女儿孤身一人在家无人照看。二零零一年发真相资料时遭纸坊派出所警察许红的绑架,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半。女儿的抚恤金有关部门借故不给,致其生活、读书困难。

张代元:江夏区五里界乡孙家店村人,夫妻俩于一九九七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老俩口一身病不翼而飞。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老俩口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五天,绑架回后在江夏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江夏区六一零在五里界办洗脑班每次都不放过他们老俩口。

郭金丹:女,一九七三年生,一九九七年五月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在北京上访遭绑架,被金桥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又被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八大队非法关押一年。

陈闯前:原郑店中学青年教师,因进京上访和在当地揭露迫害真相,多次被绑架拘留。在非法劳教一年半后,因坚持真理又被非法送进了江夏区洗脑班(五里界原民兵训练基地)强制洗脑。陈闯前回来后表示,洗脑班迫害人的手段太惨无人道了,那些打手往死处打,直到说写才算完。由于被区“六一零”、区分局、郑店镇派出所等单位无理骚扰,后写严正声明全盘否定“转化”,至今仍被迫流离失所。

杨淑芳:原江夏区煤气公司职工,为证实大法多次进京上访,多次被拘留,并送劳教,洗脑班。

唐春莲:江夏区乌龙泉矿职工,为法轮功进京上访被劳教(所外执行)。二零零零年至今被单位开除工作,停发工资,包括基本生活费,同单位另二名学员因进京上访均被劳教两年。

高文刚:二十五岁,武汉市江夏区金口街大青埠村人。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被抓,被江夏区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送洗脑班,因坚修大法抗议非法关押而绝食,后被放回家。二零零一年七月上旬,在金口街发真相资料被邪恶抓捕,非法判刑二年。

汪淑慧:江夏区金水闸。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号晚,武汉江夏区近二十名恶警们闯到汪淑慧家中,强行将汪淑慧绑架到洗脑班。当时遭到汪淑慧老伴的严词拒绝和反抗,并向其讲清真相。恶警不但不听,反将汪淑慧的老伴打倒在地,扬长而去。全院的职工家属们都目睹恶警们撬门、绑架汪淑慧到杨园洗脑一个月。

钱友云:女,江夏区饲料公司职工。二零零三年五月从江夏区五里界洗脑班成功走脱。从九九年底两次进京上访后被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主管王国良刑讯逼供,并受尽市妇教所、市第一看守所非人折磨虐待,后被区公安分局诬为带头在看守所绝食闹事,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零三年回家后刚过完新年,一伙人在钱友云家中将她绑架到五里界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在江夏区大桥镇发传单时再次被绑架,二零零四年元月被区“六一零”绑架至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六个月。后又被江夏区“六一零”绑架到杨园洗脑班后又送往江岸区谌加矶洗脑班非法关押。

张开霞:女,一九六七年三月二十一日生,江夏区五里界镇中洲村钱家湾人。先后三次被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一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二零零八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吴柏林:男,六十岁,江夏区湖泗镇人。二零零二年六月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先后在武汉狮子山劳教所、沙洋劳教所三大队非法关押。二零零七年老俩口遭江夏区湖泗镇派出所所长石建民等警察绑架与非法抄家。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被江夏区湖泗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七天。

黄美玲:女,六十八岁,江夏区湖泗镇人。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早九时被江夏区湖泗镇派出所所长石建民等警察绑架并通知湖北省黄石市大冶铁山公安分局六一零将其从湖泗劫持到铁山;几天后绑架到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敲诈现金三万元。先后遭到铁山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关押七、八次。

方金舟:江夏区有线电视台职工。被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

胡运华:女,江夏区大桥新区大桥村人。二零零零年初到北京上访,被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杨某绑架到武汉市妇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发真相资料时遭绑架,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几乎所有时间都上铐中度过的。后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半。

李 清:女,二零零一年发真相资料时遭纸坊派出所警察许红的绑架,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半。

江 兆:男,江夏区被非法劳教。

王来新:男,江夏区金水闸乡镇被非法劳教。

二、遭酷刑迫害部份案例

吴 梅: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片警涂华一伙绑架到武昌杨园洗脑班洗脑一个月。期间遭野蛮灌食,食物中放有损害中枢神经的药物,灌食当天晚上人不能入睡,精神非常难受,随后四、五天人一点睡意也没有,人承受不了。还将她的两个手吊铐在铁窗户上两天。

陈 俊: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被折磨成双脚几乎残废,双脚成天疼痛,疼的夜不能入眠。双眼视力模糊一米之外看不清人样。

王 霞: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手被铐在栏栅上达一个月之久,身体遭严重创伤。

胡冬生:二零零一年十月被区分局一科胡新华绑架到纸坊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遭受野蛮灌食、灌盐水,上门板镣,毒打等。后又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绝食一百多天,却遭到野蛮灌食、灌盐水、灌大蒜生姜水、灌辣椒油等非人折磨,长期关小号等酷刑。

刘金娥:女,五十二岁,被非法关押在三三0三工厂派出所三天,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后又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已经被迫害致死。

孙足英:女,二零零一年发真相资料时遭纸坊派出所警察许红的绑架,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大年三十遭到罚站、上吊铐几天,吃喝拉屎也铐着全靠别人帮忙。

张绍尊:男,七十七岁,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纸坊街,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在邪党江氏流氓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大法迫害以来,一直都在坚持学法炼功。由于镇压,张绍尊内心极度痛苦、忧郁,导致过去患的疾病复发,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九日含冤离世。

钱友云:在武汉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三年中,被警察罚站一站就是半年,冬天只准穿单衣站在刺骨的风口上,致使全身浮肿半年。不许睡觉,不让接见。参与迫害的狱警有监狱喷织二中队陈姓教导员、马启梅指导员、张彩虹队长、刘信队长。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遭到女恶警的长期吊铐,几次昏死过去,遭多人多次的惨无人道的野蛮灌食,差点窒息死亡;长期罚站不让睡觉,做奴工活,钱财被掠夺。参与迫害的有六大队长黄红、胡芳、邹姓、侯姓等警察。劫持到洗脑班再次遭受长期吊铐昏死过去的残酷迫害。

胡运华:二零零一年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几乎所有时间被铐着。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一年半的非法关押中,长期吊铐差点被迫害致死。

三、抢劫、掠夺法轮功学员钱财的部份情况

陈 胜:男,江夏区广播电视局有线电视台技术工人。曾三次被绑架到五里界洗脑班非法关押共从工资中扣款八千多元。二零零三年元月被区公安分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被敲诈勒索一千多元。二零零三年十一期间单位又企图绑架他到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一个多月,遭单位扣工资奖金及风险金近万元。五次勒索共计近二万元。两次非法抄家遭抢劫的物品:法像,炼功服二套,坐垫二个,录音机,炼功录音带及洪法展板等。

胡玉荣:女,被江夏区纸坊街派出所勒索三千元。

王 霞:被非法劳教后,遭江夏区有线电视台扣发工资以及停发工资至今。

胡运华:二零零零年初到北京上访时被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勒索人民币三百元。几次被非法劳教、关洗脑班,家中无钱交洗脑班三千元罚款,被村干部和“六一零”合伙把她家三头大肥猪抢走。

吴柏林: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月被江夏区湖泗镇派出所警察抢走现金八百五十七元。三次遭警察抄家抢劫损失近万元。

黄美玲:二零零八年五月被绑架后被敲诈现金三万元。

唐春莲: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被区乌龙泉矿开除工作。

方金舟:非法劳教后被江夏有线电视台开除工作。

赵华南:江夏区电力工程局会计师。被迫害的买断工龄失去工作。

钱友云:二零零零年初到北京上访时被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等人抢劫人民币三百元。把钱友云非法关押在招待所逼供四天,让其家人付人民币二千元,最后由单位付的。

行恶者必遭恶报

善恶有报是天理。正当武汉市江夏区政法委、“六一零”的恶人们紧锣密鼓地策划又一轮对法轮功的迫害之时,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日,该区多次迫害大法弟子的大桥派出所所长唐泽民与他的同行一行五人乘坐一辆富康轿车,在驶出107国道路面时,翻在路边水塘中,造成五人死亡的特大交通事故。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武汉市江夏区法泗镇“六一零”专案组成员喻水斌被确诊患有严重肝癌,年仅四十岁。这正是上苍再次警醒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们。

在此奉劝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们:为了你与你的家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请立即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将功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