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修炼的心路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三年走進大法的,在这六年的修炼路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磕磕绊绊地走到了今天。六年的风风雨雨中,有剜心透骨的去执著的痛苦,有走了弯路而无法走回的绝望,有法理升华后身心巨变的感喟,有为众生得救的欣慰,有沐浴在法光中的幸福。感谢明慧给我们提供交流平台,使我有机会与全世界大法弟子互相切磋,找出不足,迎头赶上,也是向师父做一个汇报。

一、得法之初

二零零三年四月由于各种顽疾久治不愈,经同修介绍走進了大法,手捧宝书,泪如泉涌,这么好的法,在世上已经传了十一年,为什么我现在才走進来!大有相见恨晚之感。看到老同修心性修的那么高,法理悟得那么好,对法那么坚定,羡慕极了。在得法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读遍了从同修那里能找到的所有师父的讲法。如饥似渴,废寝忘食。学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知道了生命是为法而来,明确了自己的使命是救度众生。我是七•二零以后得法的,个人修炼与证实法救度众生是融在一起的。明白了这一点,在修心的过程中,严格要求自己,在师父的不断点悟下,心性关过得还好。每次在梦中过关时也都能想到自己是修大法的,也是能过得去的。

我利益心很重。师父为了我尽快地提高,给我安排好几次这方面的关。

二零零三年的夏天,姑婆到一家私人诊所镶了一口牙,共花了六百元钱,镶完后对医生说:“让我侄儿(我丈夫)跟你算帐。”当医生把电话打到我家时,我的心马上就起来了:她有儿有女,镶牙为什么让侄儿给算帐?太过份了,不给算。丈夫很为难,我愤愤不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忽然悟到:修炼的路上哪有偶然的事呀,这不是在去我的利益之心吗?师父说:“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得好,过得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转法轮》)悟到这一点,我非常坦然地拿出六百元钱给丈夫,并对他说:“我昨天做的不好,师父告诉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做什么事情都应该替别人着想。姑姑没有钱,有钱能让侄儿替她付钱吗?替她付了吧,也是尽了做侄儿的孝心。”丈夫很感动,对亲友每每提起此事,竖起拇指称颂大法。大姑姐,大伯哥也都觉得姑婆做的过份,都说:“也就是炼功人,常人谁能做得到啊!”

炼功前我各种疾病缠身,炼功十五天,扔下了跟了我八年的药罐子,两个月后所有的疾病不治而愈。在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这方面,我从自身病业的祛除,心性的提高两方面向能接触到的亲友、同事、邻居讲述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及中共迫害大法的真相和善恶有报的法理,抱着真正救人的目地,讲真相时,眼泪常常是不由自主地流下来,那时看到常人迷在世间,为名、利、情争斗,忘却了做人的目地,常常是泪流满面,恨不得告诉世上所有的人:大法来救度我们,师尊来接我们回家,醒来吧!别再相信邪恶的谎言。有一次给同事讲真相,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悲,潸然泪下,同事陪着我流泪,最后同事说:法那么好,拿来我看看吧。身边的亲友看到了我身心的巨大变化,有六人相继走進大法,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无不称颂大法的恩德。

发正念,四个整点一个不落。未修炼前,我神经衰弱、失眠,有一点儿动静都睡不着,修炼后,觉睡的非常好,有动静也不醒。每到零点发正念时,头脑里便敲钟或是家里电话铃声响起,那是师父在叫我,发正念时感觉自己在长,顶天立地。

从二零零三年四月到二零零五年一月,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是我在此之前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沐浴在大法的光辉中,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幸福。

二、走了弯路之后

得法初期,总觉得自己得法晚,和老同修的距离大,想迎头赶上,所以三件事努力在做,特别是讲真相,发资料做了很多。逐渐地产生了欢喜心,不知不觉地又滋生出多发真相资料可以树立威德的心,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五日晚与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到拘留所,由于法理不清,又执着于情,怕失去工作,糊涂地配合了邪恶违心的写了“三书”,出卖了同修。

出来后我清醒了,明白自己做了一件令邪恶高兴、令师父痛心的事,痛悔不已。想从新走進大法,旧势力利用家人看管着我,不让接触到法(家里一本大法书都没有),我想尽了办法也得不到大法书,最后我告诉家人:在法中我已铸成大错,我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从新走進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来弥补自己的罪过,才会有未来,你们才会有未来。不让我走回来,我只有去死。我以命相拼才得到了大法书。可是翻开书,却看不進去,拿起书,脑中就有一个声音在说:你不配再学法,你师父不要你了。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恳求师父不要放弃我,我要从新做好,我要跟师父回家,求师父给我机会。师父派同修来了,同修的大度与慈悲令我感动和惭愧。在同修的宽容,帮助和鼓励下,我开始抄法,在抄到第九讲时,我终于学進去法了。而这时已到了二零零五年的年末,这一年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年——在痛悔中挣扎的一年。

我是一名教师,因这次事件,被邪党开除公职。二零零五年在家呆了一年。零六年初应聘到外地一所私立学校。我儿子在这所学校读高中。到这所学校应聘,是师父的点化。梦中我在郊外,看到一个急救所,有七八个垂危的病人被一个个推進急诊室,最后推進去的是我儿子。儿子绝望地大喊:妈妈救我。我跑过去安慰他,他立即安静下来。醒后悟到我应该到那所学校去,因那里有我初中教过的七八个学生在那所学校读高中,在等着我救他们。

在这所学校工作非常紧张,接触不到同修,法学得少,也不入心,白天发正念的几个点都在学校,发的念也不纯,救人的心很急,却没救多少,一年只劝退了三十多人。二零零六年末回到当地见到了同修大姐,一起切磋认为我应该回到本地证实法,救度众生,我很想回来,可当时去时答应儿子陪他到高三毕业(当时儿子读高二),而且我和学校签了三年的工作合同。想回来实在很难。但是我想:我回去是为了证实法,救人没有错,基点摆正,师父就会帮我。我把自己交给师父,听师父的安排。我首先跟儿子谈,儿子说什么也不同意,认为我自私。跟丈夫谈,丈夫也不同意,因为儿子面临高考,但回去的心已决,最后儿子以不上学了逼我留下,竟然四天没上学,也没怎么吃饭和睡觉,我的心有点儿动。同修大姐及时地发来信息,是师父的法:“能不能修,全看你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看到师父的法,我定下了心,我告诉儿子:我希望你读书,考大学。但你实在读不了那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回去的决心已定,你不上学了就跟我一起回去吧。儿子看没法留住我,打电话把他爸叫来了。丈夫看没法改变我,最后也只好同意了,并且和我一起做儿子的工作,把儿子送到学校住宿。学校辞职工作也是先生做的,实际上是师父帮我。校长虽然不愿意让我走,但还是放行了,还退了抵押金,校长说:“你不算辞职,是给你个长假,家里的事什么时候处理完了,你可以随时回学校。”这是学校从没有过的先例。

一切事宜都办好了,就要回家了,我归心似箭,可这一天却没走成。没走成,就是这一天不该走,静下心来想,还有什么事没做呢?忽然想起来时的梦,师父点化来救我教过的学生,在这所学校里我讲退了十六个学生和老师,但不是我来时想救的人。我的使命还没完成。我赶紧学法、发正念,然后从新返回学校,利用中午休息时间把我要救的九名学生叫到学校的收发室,我告诉他们:老师到这所学校工作,是为了我儿子,也是为了你们,今天老师要走了,老师要告诉你们一个真相。我向他们讲述大法的美好,中共邪党的骗局,天灭中共的语言,九名学生全部退出邪党的团队。

三、办学校证实法、救度众生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九日,在师父的安排下,我终于回到了当地,三月二十三日与和我一起被迫害失去工作的二位同修(原来一个学校的同事)办起了一个辅导学校。当我们学校的牌子在当地竖起时,同修们很振奋,也极大地震慑了邪恶。我们以真、善、忍为办学理念,培养德才兼备的学生为立校之本,在每一个学生的心底播下真诚、善良、宽忍的种子,我们以认真求实的教学态度,无私无我的奉献精神,很快的赢得了家长和学生的一致好评。家长说:“谁说炼法轮功的人不好哇,这三个老师教的好,有耐心,孩子不但成绩提高了,也懂事了。”学生说:“老师不但教的好,而且对人好,人家那老师是以德服人。”在我们学校学习过的学生都懂得不失不得的理,每当有新生入校时,老生就抢着告诉他:“到这里学习,你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人,别人打你骂你,你要学会忍,因为打你骂你都会给你德,有了这个德,你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开始我们只对学生讲真相,不敢讲三退,因为怕家长不理解。可是每天看着这些孩子戴着邪党的红领巾出出入入,我们心里很难受。能到我们学校来,无论是家长还是学生都是来得救的。悟到这一点,我们突破怕心,开始给学生讲三退,退了的学生迅速地发生着变化:成绩提高了,人也变乖了。

二零零七年八月,邪恶纠集公安、学校、工商三家,以我们学校没经有关部门批准封锁了我们学校。当时由于正念不足我们没有向这些人讲明真相。我们流泪了。学校是我们的全部,我们三人是一个学法小组,我们在这里学法,在法中升华,在这里讲真相,救众生,证实法。我们向内找,是我们的怕心让邪恶钻了空子。找到后我们归正自己,去掉它,哪里出现了问题,就应该到哪里去讲真相。我们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然后我们去机关、工商、学校去讲真相。离开学校(原单位)三年,这是我第一次回学校,一路上背着师父的《洪吟》,心中只有一念,我们回来了,回来救你们。去学校讲真相的当晚,校园上空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彩色光环,持续很长时间。很多师生都目睹了那殊胜的景观。那是师父在鼓励我们。

接下来我们重新租房,学校接着办,邪恶虽然不断地干扰,但是我们的学校没有停。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又一次查封了学校。接着在二十三日晚同时绑架了我们三人。理由是到邪奥了,上边有抓人的任务。在拘留所脑中打出的是师父的《洪吟二》〈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我静心查找自己,是执着于亲情,还有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发正念清理自己这些人心和迫害我们的一切邪恶因素。我悟到:我不应该在这里,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救人。邪恶找我谈话只能听我讲真相,我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七天后我就能出去,众生在等我救他们,七天后我必须出去,结果找我谈话时也真的就是听我讲真相,没向我提任何要求,七天后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现在悟到:当时还是信师信法的成度不够,如果当时定下一念,当晚必须放我回家,那么当晚就一定能回家。能正念闯出魔窟,全靠师父的法,七天里我每天除了背法,就是发正念,不让大脑有空闲而想常人的事,生出人心来。出来后马上联系同修家属营救同修,几天后同修也陆续地回家了。

我们学校没有停,还在继续办,不断地有有缘人走進学校被救度。

四、风雨无阻讲真相,踏车慈悲救众生

面对全方位、遍地开花讲真相,是为了救人,也是一个修去人心的过程。

(一)、给亲戚朋友讲真相,修去自尊心

讲真相,劝三退,我是从二零零六年从家里人开始的。家里人相信大法,亲见中共的邪恶,很快都退了。只是给小弟讲时他不退,我找自己是什么心障碍了他呢?我找到了是亲情。我家兄弟姐妹很多,他最小,我最疼他,当时就想,你就快退了吧,以免大淘汰时留不下。我只把他当作了亲人,没把他当众生,找到心后,去掉它,对他发了一段正念,再讲时,他马上同意退了。接着给亲戚朋友讲。对这些人我最怕的是他们不理解。回绝不退,所以开始讲时总是绕来绕去,好不容易绕到主题上,却被对方几句话就岔开了。我深查自己是自尊心挡住了众生得救,怕对方不退自己失面子。我大量学法,发正念清理这个心,之后回老家救人。

之前一直想去,却放不下自尊,因老家人都知道,我因修法轮大法而失去工作。这时我完全放下了自尊。一路上背法,发着正念,心态纯净,心中只有一念:众生们,我来救你们,你们生生世世等待的大法来了。那一刻,突然感到责任是那么重大,众生那么可怜。一路上泪流满面,心中涌起无尽的慈悲,那时没有了自己,只有一念:大法一定能救了你们。我给他们讲大法的神奇超常,讲《九评》,劝三退,听到真相的人几乎没有不退的。那时是二月份,晚上七点多钟,天很黑,我到乡下讲真相,独自一人穿越三个村庄,寻救有缘人,最后想回到住宿的姥姥家,在途经一片坟地时却迷了路,儿时每经过此地都害怕,可这次却没有丝毫的怕。心想师父一定会帮我,心念一出,抬眼就看到了来时的路标。回到姥姥家,八十多岁的姥姥不停的埋怨,这么晚一个人走这么远的路,出点事儿怎么办?我告诉她,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去老家三次,退了七十多人。

(二)、给认识的人讲真相,修去情,修出正念

亲戚朋友劝退完之后,接着给认识的人讲——邻居,教过的学生,家长,家里的租房户。我家有出租房共九户。我悟到:我有这些房子出租,是师父安排的,安排有缘人来得救。所以这几户人家,我家家不落,每户每个人都讲退了,而且这些租房户不断地有亲戚往来。我都一个不落地救他们。有时不知道租房户家来人,都是通过别人的嘴告诉我。我悟到:只要你有救人的心,师父就会安排有缘人。

真相讲的多了,一些熟人就把我讲真相,劝三退的事传到我丈夫和儿子耳中,丈夫由于害怕,回家跟我发脾气,不让我再讲,邪奥期间他们父子联手,看管着我。邪恶指使儿子说:“你对你师父发誓,说你不再去讲真相。”我告诉他们说:“我是助师的法徒,讲真相救人是我的使命,我对师父发誓,我一定要讲真相救人。”真相虽然是继续在讲,但却害怕他们知道,有几次和他们在一起,看到有缘人擦肩而过却讲不出来,心里非常难过。我为什么被带动了呢?向内找是对他们的情很重,怕他们为自己担心,怕他们生气。师父说:“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找到这个心,发正念清理,静心学法,去掉它。然后平心静气地在法理上跟他们讲:“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在大法遭受不白之冤时,我不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还是人吗?中国人受邪党毒害,在迷中,向他们讲清真相,劝他们退出邪党组织,人类淘汰时,这个生命就有救了,我是在救人。”儿子明白了之后说:妈妈,我理解你,支持你,我代表全国人民向法轮功致敬!丈夫也不再说什么了,有时我讲真相时,他还帮着劝三退。去年出差还把他叔叔家里的人退了十多人。

(三)、走上街头讲真相修去怕心

对亲友、熟人讲真相毕竟有限,想走上街头向陌生人讲真相却觉得很难,不知怎么开口,还有怕心。讲真相怕迫害也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我是师父的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那就得用神的标准要求自己,神在救人时会怕邪恶迫害吗?我是做宇宙中最神圣伟大的事,师父就在我身边,谁敢迫害我,谁又能迫害得了我?没有了怕心,也就没有了叫你怕的因素了。法理明白清晰了,我便开始向陌生人讲,从市场的小商贩开始,从买东西为由跟他们搭上话后就讲,特别是每月的三天大集日,人多,买东西卖东西的人都是我讲真相救度的对像。可这些人还是有限,所以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份我开始走上街头面对面讲真相。穿街过巷,天天出去讲,开始时觉得难一些,一周后就觉得不那么难了,只要出去,每天都有有缘人得救,冬天有时路上没人,我就進到路旁住户的家里去讲,这时家里有几个人都能得救。

有一个星期天,我到广场寻找有缘人,有五个小学生在一起玩,我走進他们中与他们搭话,却怎么也张口不开讲真相,原因是周围的人太多,呆了很长时间也没讲成,后来骑车离开了他们,心里难过极了。师父安排的有缘人我错过了。转了一圈在路上又碰到了他们,他们主动跟我打招呼,又告诉我他们都叫什么名(因为当时心里想五个人怕记不住名)。跟他们走了一段路,路上人来人往,还是没讲成,在我转身离开时,难过的眼泪流下来了。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怕什么呢?心念一转,我毅然追上他们,心里对师父说:弟子一定救他们,弟子一定能救了他们,求师父加持。我心态平稳的讲,五个学生争相报名三退,并且说回学校叫同学都退了。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这时我忘记了路上的行人,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也是讲真相中解体了怕的物质因素。

我们地区夏天下雨天较多,有时一下就是一天不停。我给自己订下一念:什么都阻挡不了我救人,下刀子我也得去。有了这一念,师父就帮我了。所以从来没有因天下雨或因有常人的事而影响救人。有时雨正下的大,当我讲真相时,雨骤然停下。有一次雨天骑着车,打着伞出去,雨一直没停,路上遇到一个有缘人,讲退后就再也遇不到人了。这时心中顿生慈悲,觉得众生太可怜了,泪流满面地对师父说:“弟子不怕难,求师父给弟子安排有缘人。”抬头一看对面走过来一个女孩对着我笑,我马上拦住她,对她说:“阿姨今天冒着大雨出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阿姨真心为你好,就希望大灾大难来时你能平安度过。”给她讲真相,她马上同意退了。这一天在雨中转了二个小时,退了五个有缘人。回到家里,衣服全湿透,鞋里全是水,身体却被能量包容着,一点儿也不冷,心里踏实而幸福。

有一天,骑车在大路上找不到有缘人,这时看到路旁玉米地里有个大娘在掰玉米,我停下车,下到地里,地里很洼,脚直往下陷,跟大娘搭上话后,给她讲真相,大娘非常愿意听,怕自己记不住,拿出烟盒来让我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在烟盒上,并且说:“共产党太坏了,你帮我退了少先队吧,我叫我孙子也退了。”我离开她时,她挥着手对我说:大善人哪,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姓什么呢,我太感谢你了,以后我天天念‘法轮大法好’。我告诉她,要谢就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叫我来救你。

讲真相中,得救的人,有的千恩万谢,有的告诉我他们家住在哪儿,叫我有空一定去他家坐坐。有一次去街上买菜,卖菜的大姐说:“你是神,你说的话真准,我退了之后买卖做的很顺。”还有一次走在街上,迎面走过来一个我讲过真相退了少先队的小女孩,一把抱住我。她生命明白的那一面懂得是我救了她。

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份到现在,这十一个月的时间里,只有五天没出去讲真相,一天不出去救人,心里头就空落落的,很难受。这三年来,讲退了二千一百多人,但我知道这是法在救人,是师父在做,没有师父,没有法,我能做什么。我知道自己做的还很不够,我现在只觉得时间不够用,只求师父能多给我点时间,让我修好自己,多救人。

在这十一个月走上街讲真相中有几点体会:

一、学好法,发好正念是讲好真相,能多救人的前提

我们的一切来源于法,学好法,特别是背法极其重要。我背法背完了四讲,遇到问题时,法就从脑中一段段的打出。法理清晰,就能时刻明晰自己的使命,正念就会强,讲真相才能讲到位。发好正念,自己和众生的空间场纯净,没有邪恶的干扰,救人才会顺利。我每天出去救人前先背《转法轮》,至少半讲,然后背《洪吟》或学师父近期的经文,接着发正念,清理自身、本地区及所要救度的有缘人的空间场,对所要救度的众生打出真念:我要救你们,你们一定要愿意听真相,愿意三退。然后踏上救人路,心中涌起的是庄严与神圣,看到有缘人,搭上话就讲,见对方沉默就发正念,接着告诉他:大姐真心为你好,不求别的就希望你将来平安。有时话一出口,眼泪就流出来了,而对方马上点头同意退。

二、心念纯正,不生人心,以慈悲善念去救人

讲真相时基点要摆正,只为救人,不掺杂人心。每天出去,也有心态不好不想讲的时候,这时我就想:哪怕只救一个人,我也要讲,一个人得救,这个人背后的层层生命都得救,救一个人就是救一个天体。就是这一念支撑着我能天天出去救人。讲真相时真正发自内心的慈悲,话一出口,对方马上就同意退。

三、修炼人的念应是神念

修炼人的念应是神念,尤其是第一念,对于天天出去讲真相,我的第一念是:我是助师的法徒,救人是我的使命,谁都不允许也不配干扰。所以无论什么情况,我都能风雨不误天天出去讲,见到有缘人,我的第一念是:我是神,我一定能救了你。人神一念,发出的是神念,就是神在救人。

四、整体配合,讲真相连成一片,无脉无穴,邪恶自灭。

我在讲真相时,有很多是同修讲过没退的,也有许多看过真相资料,同修做了铺垫,所以我讲起来很容易,一讲就退,有几次我在路上讲真相,同修看见就站在路边发正念。如果我们每个同修都能出来讲真相,达到整体圆容,无脉无穴,连成一片,邪恶自灭。

回顾六年修炼的切实体悟与心灵历程,写出来或许能使同修有所借鉴,我还有很多不足,我深知修炼的严肃性,越到最后法对我们要求的越严越高,我们越应该精進,在有限的时间里,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走正走好每一步,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与众生的期盼,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