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实学法 在救度众生中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零三年接触大法的,但因受无神论的影响以及自身原因,使我走進大法经过了一个曲折的过程,在师尊慈悲点悟和同修的帮助下走到今天。

一、得法

虽然接触了大法,因受无神论影响,又执着病,并没有真修。师父慈悲一再点悟,在零六年时,法轮带我進入另外空间,让我看到师父把真实修炼的东西给了我,根基很好,想修佛必须真修,不能带修不修,三心二意的。从那以后自己横下心跟师父回家。

由于得法晚,悟性差,个人修炼与证实法又溶在了一起,有时觉得很艰难,但是师父一直慈悲的呵护和点悟我。在决定真正修炼以后,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到家门口放着一个大花圈,我把花圈移开出了门,外面阳光灿烂自己不小心跌了一跤,弄了一身泥巴,我手里拎了一双军鞋,跑到小河边,河里有个木筏,我就坐在木筏上,一点一点的用河水清洗自己,旁边坐了两个男的看着我,最后我洗净自己在筏(法)中站了起来。醒来后自己悟到在修炼上要严肃对待,一点都不能放松。师父说:“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

从進门那天起,思想业力以及各种干扰特别大,为了排除这些干扰,我在学法上下了很大功夫,每天学法在七个小时以上,开始背《洪吟》、《精進要旨》,至今《转法轮》已背十多遍。同修也为我学法创造条件,让我参加学法小组。由于在大陆这种特殊环境下,在学法小组也曾被同修撵出来好几次。记得在二零零八年初,自己过病业关,感觉太艰难了,就到城里找了个学法小组,后来同修因为各种原因,把我从学法组撵出来了,走在街上自己眼泪“唰唰”往下落,觉的肯定是自己的原因,否则为什么同修把你撵出来了?自己找出很多人心,特别是依赖心。随后一对老年同修知道后,让我到他们那里去学法。为了不造成同修间的间隔,我几次给撵我的同修打电话,同修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又从新组成学法小组,一起出去面对面讲真相,走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

二、在实修中去怕心

(1)回家乡发资料去怕心

進入实修后横在面前的首先是怕心,怕心重,怕这怕那的,更怕病。修炼前就是因为惊吓吓病的,哪儿一痛就感觉自己要死了,整夜不睡觉,吃营养药,惶惶不可终日,痛不欲生,感觉做人好苦。修炼了知道修炼人没有病,出现这个状态都是假相,自己为什么害怕呢?当时就认为自己执着生命,怕死。记得师父《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发表后,其中有一段关于病业的法:“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看了之后我就想,我可不去医院,我要把心一放到底,去留由师父安排。当晚那个“怕”就疯狂了,把我折磨够呛,我就背法、发正念,坚定自己。而后的几天里不但晚上害怕白天也害怕,我就多学法背法,求师父加持我,慢慢的它在消弱。修炼后双盘一直冲不过一小时,有一天带公公上医院看病,一進医院觉的那个“怕”压的我透不过气来。那时法理还不怎么清晰,心想我可不怕你,我该干啥干啥。然后给公公同病房的病人和护理他的妻子讲了大法真相,并做了三退。第二天早上双盘一下子冲过一个小时。

修炼后一直在周边发资料,不敢下乡去救人。去年外甥女结婚,要开车回家乡,家乡在一个很偏远的山区,没有大法弟子,根本没见到过大法资料,我想这个机会不能错过,随车能把资料带回去。有了这个想法怕心就干扰,各种坏念就跑出来:被抓了、被发现了。心开始跳,我不认同这种想法,开始发正念清除它。临走的头一天,也就是奥运会那天晚上,心跳的一夜没睡觉。第二天下午,背着两兜子资料去外甥女家,坐在车上,那个“怕”压的我简直要过去了,当时横下心,我必须得往前走,不能后退,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在车上讲着真相,到外甥女家那个“怕”没有了,睡了一夜安稳觉。第二天随车回到家乡,家乡的主要街道都安了摄像头,那个“怕”又跑出来了,我发正念铲除它,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干扰。晚上和嫂子把资料发出去一大部份,还剩了几十份,怕心干扰的很厉害。发完资料回到家,感觉心跳的要跳出嗓子眼儿了,我就发正念,背法,请师父加持,心想:师父啊,我是来救度众生的,我可不能出事,我不能毁众生,睡不着觉我就炼功。第二天亲属找到我说:你可别发了,有人给你告到县里去了,说奥运期间有法轮功活动,县里要公安员把录像调出来,公安员和我挺好,说调不出来,摄像头坏了。在家乡待的几天里,感到压力很大,劝三退中怕心、面子心全翻出来了,走的头一天晚上,拿着剩下的资料站在大道上,身心很疲惫,这时从远处传来了真相光盘里新唐人电视台的音乐声,声音特别大,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把剩下的资料发出去,众生在盼真相,等着被救度,因此我顺利的把剩余的资料全部发了出去。

(2)下乡发资料去怕心

我们地区下乡发真相资料的同修少,我就一直想参与進来,救度那里的众生的同时,突破自己,有了这个想法,同修偶尔带我下乡发资料。有一次,我和同修几人白天到一个乡镇发神韵光盘,以前很多同修曾在这个乡镇遭绑架。去的时候师父一再点悟有危险,但一直没悟。结果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警车把我截在了公路上,当时一念是我绝不能配合邪恶,我就進了屯子。警察追上来把我抓住了,他使劲拽我,我全力抵制,同时给他讲真相,我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发资料是在救人,让人远离灾难。你也有父母,你也有兄弟姐妹,我们都有家庭都有孩子,你不要迫害我们,你不能做坏事,对你不好。我们是在救你你知道吗?”虽然当时被警察抓住时怕心上来了,但我没有怨没有恨,善心的和他讲真相,最后正念起了决定性作用,警察把我放了,最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進了一个善良人的家里,我善心的和老太太讲真相,同时横下心把自己交给师父,发正念铲除邪恶。老太太明白了真相,领着小孙子守在大门口,为我站岗。不一会儿,挨家挨户搜资料和搜大法弟子的警察来了,老太太说我家啥也没有,警察就走了。此后师父慈悲的点悟我没有危险了,让我马上走,我出了屯,到了镇上,在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的情况下,搭上了一辆拉货的车在镇上停留不到十分钟就离开了,在一百多里以外把我拉回了家。

在车上我一路讲着真相,开车的兄妹俩非常认同大法,并作了三退。其间他们还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每次他们拉货都挨罚一二百元,带着我那天到上高速的路口警车却走了,没罚着钱,他们还很纳闷,咋走了呢?我就给他们讲善恶有报的道理,我是修大法的,你拉着我做了好事得了福报,哥俩非常感谢。我说你不用谢我,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福报。回来之后得知,在我抵制迫害的过程中,牵扯了警察的精力,使被绑架到警车上的同修走脱,使邪恶的迫害没能得逞。

(3)面对面讲真相去怕心

《九评》发表之后我认识到面对面讲真相的重要性,同时也知道救人的艰难,世人受无神论的迷惑,信神的底线很低,我自己深有感触,当时同修领着我学了一遍《转法轮》,问我有啥感受,我说:“书里神啊佛啊,哪有神啊。”当时同修说修成了就白日飞升了,我问白日飞升是啥,同修说就是大白天飞走了,当时嘴上啥也没说,心想简直太可笑了。我做生意时有个老年同修总骂共产党,那时就想共产党给你开工资你还老骂。有时候看到大法弟子贴的真相资料“真善忍好”,不知道“真善忍”是啥,更不知道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修炼之后我深知世人被无神论毒害到什么程度,所以在讲清真相方面下了很大功夫。看《九评》等各种真相光盘,听《侃侃而谈》,基本上天天出去讲。由开始给人家讲真相一个多小时也没说到正题,到现在我能马上和有缘人溶到一起象朋友一样,几分钟劝退,这其中经过了很长的磨练过程,也积累了不少经验。

我讲真相一般都不讲高,有些人受媒体造谣宣传,你先跟他说法轮功他马上就不听了,所以我先说我是信佛的,世人一般都能认同。然后我说我是信仰真、善、忍,告诉他真、善、忍最表面的含义,一般都能认同。告诉世人现在天灾特别多,接着劝三退,让他保平安。最后告诉世人要看到法轮功发的资料你拿家好好看看,这些资料都是法轮功学员用省吃俭用的钱做出来的,目地是让你明白真相后远离灾难,有个美好未来。

在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刚开始的时候,讲着讲着就往出冒怕心,特别碰到拿着手机要给派出所打电话的人,心跳就开始加速,我从法中知道它肯定不是我,我还是笑容满面的讲真相,劝三退,用善解体一切邪恶,救度众生,就象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的:“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和坚持不断的讲真相,也就很少遇到这类事情了。

风风雨雨由师父领着走到今天,虽然在法中逐渐成熟起来,但是我还有好多的不足,离师父对我的要求相差很远,名利情也很重,怕心、争斗心、显示心都有,有时候还很自卑,觉得自己修的慢,象蜗牛一样往上爬,但我会牢记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一直跟着师父往前走,记得修炼初期看到师父说:“我全盘的看一个生命的整体,哪怕还有一线希望我都给他希望。”(《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那时就想:师父我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放弃。那时法理还不清晰,那个“怕”压的自己很难过的时候,除了发正念,我就意想自己象个孩子一样由师父领着,紧紧抓住师父的手,不松开,现在想来那也是一种正念吧。去年曾看到网上有一同修因怕心造成的身体不适,有想轻生的想法,我很理解,我在那个过程中走过,但我想活着,活着能修炼,能助师正法,能救度众生。其实就是吃苦的过程,放下生死的过程,也是个修心的过程。不论邪恶怎么干扰,只要按师父的要求做,就能走的过去。

在写稿的过程中,我思想一直很矛盾,觉的自己的修炼很平淡,很艰难,不象有许多同修,得法没有障碍象火箭一样往上窜,没有遇到什么大的魔难,也许正因为这样使这些同修逐渐的产生了安逸之心,我也看到正法到了最后,救人非常紧迫,而出来面对面讲真相的人却很少,就象师父《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说:“我看到了有一些学员长期不出来,我也不想丢下他们,想让那部份学员出来先做些简单事情,第一能使他们走出来,第二能够给他们自己树立点威德吧,不然将来怎么办?”我之所以写出我的修炼过程,是想告诉那些不重视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一般都是怕心、面子心在作怪,我有那么强烈的怕心和各种人心,在面对面讲真相的实修中,师父都帮我去掉了,而你们有那么好的根基,不要被安逸心等人心所左右,辜负了师父对你的苦度与重托,要尽到自己的努力,不给修炼留下遗憾。

借第六届法会之际,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也感谢帮助过我的同修,由于得法晚,写的过程中也许在认识上有太多的不足和不成熟,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