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九年初刚得法的大法弟子,由于母亲修炼的缘故,使得我有机会接触了大法。母亲经常向我洪法,从最初的无神论到看了第一遍《转法轮》,从法中我知道了许多常人不知道的事情其实都是真实存在的,明白了一个人活着就要做个好人,不能做有损德的事,并且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尽量按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知道大法好,而对修炼和生命存在的最终意义没有更深的认识。

二零零八年由于机缘所致,使我能够一期不落的阅读《明慧周刊》。通过阅读《明慧周刊》和师父的各地讲法,我终于明白了修炼的意义,明白了母亲在遭受到一次次的迫害后为什么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坚定的修炼。心中有了想修炼的想法,但当时由于观念障碍(要自己带不满周岁的孩子,家务缠身没时间),一直没能修炼。直到二零零九年初的一天,母亲再次被绑架,使我最终走上了修炼的路。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师尊早已安排好引导着我一步步走上了返本归真的回家路。在此,深深的叩谢师恩!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合十!下面将我在营救同修(母亲)过程中的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堂堂正正去要人

母亲被绑架后,我知道不能用常人方法去解决问题,要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还要通知其他更多的同修集体发正念除恶。由于我平时不接触同修,与母亲有接触的同修我又没有联系方式,心里着急求师父加持。最后在一同修家属的帮助下,第二天消息传了出去。我又想起师父说:“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觉得应该到派出所讲真相要人。

于是第三天抱着孩子去了派出所,从此开始了到派出所讲真相要人。

当时的情况是,我从没讲过真相,一下子要面对警察真不知该怎么讲,说些什么?又怕自己做不好,救不了人,不能将同修(母亲)救出来(其实是基点不对,执着于亲情)。经常在去派出所的路上心里都发慌,顾虑重重(其实是怕心的一种体现)。很多时候脑子里总执着的想着怎样讲好真相,心里忘了求师父加持。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开始的几天里除了对派出所的工作环境、所有警察的情况了解以外,真相几乎没怎么讲。心里很着急,这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开始有同修陆续的来找我。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知道做事要把基点摆正,要从救度众生的角度讲真相,是为了救人而讲真相不是为了营救母亲而讲。而且还要曝光邪恶的恶行,邪恶最怕曝光,目地是解体它。揭露邪恶不能有怕心,怕是一种执着,越怕邪恶越要迫害你。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想到这些,整个人突然有了力量,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我想先写封真相信给负责办案的X警察,把要说的话写出来再面对面進一步讲就好讲了。于是信中我写了大法的美好,母亲修炼十几年祛病健身的例子;母亲按着大法的要求做好人;邪党对大法的迫害是不公的;善恶有报的道理。信寄出去后,当我信心十足的再次去派出所时,没想到X警察一见到我就问信是不是我写的,我说是。他立刻暴跳如雷的对我吼起来(其实是我求结果的心造成的),大叫着说:“你还敢来,你不知道你信里都写了什么吗?你居然威胁我,还恐吓我。我告诉你,我们没有抓错人,犯没犯法不是你说了算的。就你这封信,问题这么多,我会保存好作为将来的证据。”当时由于自己执著心太重,一见对方这态度,我也忍不住大声对他说:“我妈是好人,她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抓人?她一个老太太炼法轮功怎么了?没弄清楚就随便抓人就是你们不对,我当然就要来找了。信是我写的怎么了?那些全都是事实……。”就这样和他们吵了起来。当时有很多警察在场,临走时我对他说:“这件事只要不解决,以后我会天天来找你。”回来的路上很懊恼,明知道不对也没控制住自己,本来是去救人的,反倒被他带动,比常人还常人了,以后该怎么面对呢?

事情过后有一同修对我说:“那你是不是在写信的过程中就是这样想了(指威胁、恐吓),把这个因素加進去了。我们是修炼人,写真相信的时候你加進去什么想法就会使对方有什么样的表现。比如你要有怕心,他表现出来可能就说要抓你;你有欢喜心,他就会让你失望;你心里怨恨他,他就会表现出来恶;你要执着于母亲尽快出来,事情就会变得复杂、不好办……其实他就是修炼的一面镜子,你有什么怕心都会在他身上体现出来,可能思想深处真这么想过,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都不是偶然的。你只要站在救度他的角度上真正慈悲的为他好,结果一定不一样。”听了这番话,我第一次体悟到修炼的严肃性,绝不是嘴上说说的,要一思一念都符合法,真正的做到才行。否则就会使自己做的事受到影响,起不好的作用。我想这样的结果是自己造成的,我必须正念对待,不管怎样真相还得讲,人还要救,于是又去了派出所。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心里想:我就是去救你的,今天不管你什么态度怎样对我,我都不动心。我对自己说:今天不管真相能讲到什么程度,我必须做到不被他带动,只做我该做的,就算对方骂我,我也要做到始终面带微笑,心里求师父加持。到那以后,刚好他办公室没什么人,他也不忙的样子。我笑着对他说:“你看,咱们又见面了。”他看了我一眼,态度很好的说:“你来了。”我说:“为我母亲的事,我还得找你呀,那天我态度不好太冲动了,不该和你吵,我向你道歉。”他说:“其实你的心情我也理解,天天抱着孩子上这儿来也不容易,你那封信我也没给别人看。”听他这么一说,我赶紧以母亲为契机给他讲真相,讲母亲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有益,不该被非法关押,邪党迫害大法是有罪的,劝他不要参与。虽然最后他不是完全接受(我修炼还是有漏),但我知道我过了自己这一关。

那段时间,除了周末我几乎天天都去派出所。我能背下来的法不多,只有《论语》和《洪吟》。路上除了发正念,就是背法。没有了最初的心慌和顾虑,取而代之的是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开始只给负责办案的警察讲,后来也给其他人讲。有时不知道怎么讲时就站在走廊里发正念。通过学法和同修的指正,我知道讲真相应理智的顺着常人的执着讲,不能心急,不求结果,不被表面假相所带动,就按师父的要求做好自己该做的。

我讲真相都是以母亲被非法关押绑架为契机,讲大法的美好,遭受的迫害,善恶有报的天理。然后再以第三者的身份给警察写真相信加以补充。那段时间感觉自己的提高也很快。国内外同修也整体配合,电话、短信、真相信不断。一次,一警察对我说:“自从抓了你母亲,我们所里的电话就没断过(指接到国内外的真相电话),天天打,都折磨死人了。尤其所里几个领导的座机、手机都打爆了,他们都快疯了。”还有一个警察问我:“你母亲的事他们(指所里的领导)已经报到上面去了,他们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力说放人就放人,你这样天天来找根本不起作用,图什么呀?孩子也跟着遭罪,何苦呢?”我边发正念否定他边对他说:“我母亲炼功做好人没犯法,是你们在执法犯法,你们没权利放人,怎么有权利随便抓人?都说不清楚她到底犯了哪条法我当然要来找啊!不管你认为有用没用,我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件事,让大家都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中共无理镇压就是违法犯罪,人做什么都要自己偿还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都明白以后就不会再随便抓好人了。”我问他:“如果以后你再碰到法轮功学员你抓不抓?”他连忙摆手说:“我可不敢,以后别说抓法轮功了,就是看见了也当没看见。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我是不惹这麻烦。”

营救同修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也是同修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过程。母亲在非法关押两个月后,被非法批捕。后来同修提出应该将要人的全过程都记录下来发到明慧网上,彻底的揭露邪恶,解体邪恶背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当时只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并没有多想。回到家里刚一提笔,人心开始不断往上翻:这样会不会暴露太大?警察一定知道是我写的。知道也要写,证实大法是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要不就简单写写,别太详细了。那不行,那不是滋养邪恶吗?你到底怕什么?怕被迫害吗?为什么这样想?如果以后警察问我该怎么说?并且在心中一遍遍打着底稿。想着想着,突然意识到自己这种状态不正确,这不是承认邪恶吗?怕被警察知道不就是另外空间的邪恶不想死,利用我后天形成的人心和执着强加我的一念吗?它越是这样我越要详细写。不但要利用这件事情彻底去掉自己的怕心,还要彻底曝光邪恶。发正念解体自己不好的人心和执着,排除所有干扰,正念正行。然后心里求师父加持:只要神念,不要人心,弟子一定要将这件事做好。结果连草稿都没打,一气呵成。过程中不好的思想不断往上涌,每一次我都正念解体它。我对它说:“不管你强加给我什么不好的思想,我就是要做我该做的,我连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就是要让你死。”这样不好的观念马上就没有了,从那以后凡是经过我需要上网的信息,再也没有这种怕心了。

二、学会了向内找

为了抵制迫害,更好的讲清真相,在同修们的建议和帮助下为我母亲请了律师做辩护。请律师要花很多钱,而我是没有这个能力的。那时候由于学法少,在请律师的问题上一直想不明白,总觉得营救同修真正起作用的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虽然正义律师也会协助我们起到更進一步的作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作用,但毕竟是常人手段。当时自认为事情的進展还没达到非请律师的程度,为什么我们不先做好该做的就先请律师呢?后来悟到是为了去我的利益之心,但总觉得这只是表面,而隐藏很深的根本执着还是没有找到,因为我从没把钱看得太重。自从修炼后,对其它的一些物质利益也逐渐放的很淡,对于利益心应该修去很多了。那段时间总是在这件事情上想不明白,最后心想顺其自然吧,过多的想也是一种执着。

一天,想起律师自会见过母亲一次后,就再没有消息了,电话也没有打过一个,什么都不做,忍不住给律师打了个电话。可对方却告知目前的阶段他们做不了什么,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主要还是靠我自己不断的去各部门反映情况和要人,虽然辛苦但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放下电话,我意识到修炼人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有我要修的因素在里面,我下决心要找到问题的根本原因。学完法后,我认真的向内找。当时为了解决律师费我需要卖掉房子,但卖房子不光是为了请律师,由于其它原因我很早就想把房子卖掉,只是请了律师后这件事就变得迫切了些。也和丈夫商量过,他也同意这样做。想来想去也没有想明白。我想起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你看问题的时候,你不再陷在它那里边去看,你不要在这个具体问题里边去就事论事,你跳出来观察观察这个问题,看它符不符合真、善、忍。如果是一个修炼好的人,或者一个神、菩萨来做这件事情,会怎样做?你这么想,正念一出马上你就知道。”(《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于是我试着问自己:“为什么觉的律师做得少?”答:“因为觉得花了很多钱。”问:“如果请律师没有花钱还会这样想吗?”答:“不会。”问:“房子卖掉后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律师费,虽然你自己能够正确的面对这件事,家人也同意,可房子子毕竟现在还没卖出去,假如现在已经卖掉了,心里会不会觉得可惜或是遗憾。”答:“会。”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从中看到了自己隐藏的很深的利益心。表面好象是修掉了,可是觉得可惜或是觉得遗憾,这心一动不就是利益心吗?根本的执着没有去掉还隐藏着。同时通过学法,在法理中也悟到,正义律师的出现不仅仅是天象的变化,也代表着师尊正法進程的又一步推進,我们应该无条件配合。而在常人这一层理中,律师的参与和协助确实也起了一定的作用,让更多的世人包括警察都在思考:法轮功怎么可以请律师作无罪辩护?原来法轮功是合法的。帮助我们更好的、有力的讲清真相,救度更多众生。清除了自己不好的人心和执着后,在法理上升华上来,在这件事情上再也没有想法了。而后期律师还额外的帮助了我很多。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的学会了向内找。

还有一次,在经过了国内同修的整体配合,讲真相、打电话、正念解体邪恶非法开庭之后,仍然传来了法院确定非法开庭的消息。我一下子觉得很茫然,觉得自己这么长时间辛辛苦苦、跑前跑后做了这么多事,还是换来这样的结果。心里知道绝不能放弃,但不知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这时同修提醒我不要执着于亲情,一定要纯净自己把基点摆正,真正的站在法上去悟。我很早就明白营救的虽然是同修也是我常人中的母亲,对我而言,首先放下去的就是亲情,为什么提醒我不要执着于亲情呢?我问自己:“非法庭审的结果是无条件当庭释放,你会怎样?”答:“高兴。”问:“如果非法庭审的结果不尽人意,你会怎样?”答:“沮丧、不高兴。”这一次又暴露出了自己还有对亲情的执着。虽然表面自己已经很注意的修了,但是只要你没有认真对待,它就会深深的隐藏起来,一有漏就会干扰你。这一次认清它后,立掌发正念彻底否定、解体它。我悟到,其实修炼人在修心过程中有些执着会反复出现,就看你怎样去对待。当我们真正认真对待它时,在法理中升华、正念对待,有时它一出现,只要我一意识到,还没等立掌它就解体了。

在母亲被非法关押期间,邪恶一直不允许家人与她见面。在一次正念的作用下,邪恶终于妥协,通知我与母亲见面,并要求带上身份证和户口簿证明亲属关系。我不配合邪恶,坚决否定它,什么也没带。当天到了看守所过的第一关就是检查证件,所有要求会见的家属排成队,每个人把身份证交上去。我站在人群中发正念解体邪恶的这一迫害计划,我就是要堂堂正正的進去。到我时,警察问:“身份证?”我说:“丢了,还没办下来。”他挥挥手示意我進去,而其他没带证件的都没進去。我心中一阵高兴,马上意识到不对后又否定这一念,但没有认真对待。進了第二道门,又進了第三道门,大家开始等候接见。

按邪恶的规定,要等里面的人都到齐了大家才可以一起接见。这时走过来一个人坐在我身边说:“第一个人出来了,好象是法轮功的。”我一听,立即起身到里面张望,心想:该不会母亲吧,肿胖胖的难道被打了?什么也没看到,回来坐下后意识到自己动这心不对,被邪恶带动上了邪恶的当,立即发正念解体它,否定这一念。但没有认真对待,走形式,还抱着侥幸心理觉得都進到这里了,求师父加持不会见不到的。结果最后被警察告知因为母亲是在上诉阶段,不许接见。但这之前看守所曾对我明确表示过母亲因种种原因已经放弃了上诉的机会了,我还对此常发正念。就这样我被莫名其妙的赶了出来,站在看守所门外,我给负责人打电话,又被他三言两语打发了。我心中顿时升起对警察的深深厌恶和痛恨。稍微平静以后,开始清理自己。然后站在门口发正念,解体邪恶黑窝内一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

回来后,通过学法向内找,终于认识到我对警察的怨恨都是从情中派生出来的执着心,加上发正念时没认真对待,抱着侥幸心理过关,使得自己错过了这一次见面的机会。当然法理清晰以后也提高上来了。通过以上的三件事,使我懂得把坏事变成好事,学会了真正的向内找、向心找,认真对待不流于形式,在法中升华。

三、师父时刻在我身边

修炼没多久师父就让我在一次发正念时看到了手心中飞速旋转的法轮,从无色到有色,一个、二个、三个……使我增添了发正念的信心。刚开始修炼时,学法炼功我一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后来意识到这样不行了,不管怎样忙都要合理的安排时间,保证每天有固定的学法、炼功时间。这样一想,师父就安排我每天下午有几个小时的学法时间。每天只要时间一到,孩子几分钟就能哄睡,一睡两三个小时,有时四个小时不醒,不但能好好学法,还能发几个正点的正念。晚上孩子睡着后炼功,还可以学上几个小时的法。除夜里十二点,还可以再发几个正点正念。白天出去做事,每一天都过得充足有序。有一次同修建议我把以前师父的讲法都看一遍,答应帮我找一找,其实也正是我心里想的。过了许多天,我想联系一下同修,看准备好了没有。又一想,同修都很忙,准备好了一定会通知我,就不去打扰了吧。结果当天下午同修就把师父讲法都送到我手中了。师父真的是什么都知道。

孩子也是小弟子,从一出生就听过师父讲法录音,我也经常给他念法。虽然还不会说话,但是见到师父法像知道双手合十,见到法轮就用小手划着旋转的样子。在家里玩时,经常指着天花板告诉我法轮旋转,看见师父就双手合十。我知道他看得见。一次,我们在去法院的路上,孩子一直用小手奋力的向天空指着边叫。我只顾着发正念,也没在意,以为是小孩看到新鲜事物太稀奇。走了很远,他一见我不理会,就用小手使劲的比划着法轮旋转的样子,我这才意识到,他可能看到法轮了。我试着问:“法轮转了吗?”他一边兴奋的叫,一边用小手比划着法轮转了。我又问:“宝宝看见师父了吗?”他就指着天空双手合十。我这才知道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

前段时间由于修炼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我的修炼状态一下子变得很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很麻木。虽然知道这种状态不对,一定与自己修炼有关,可又悟不到是需要我过哪一关,去什么心。时间一长,心浮气躁,不管做什么都当成任务一样麻木的去完成,三件事的效果可想而知。心里很苦闷,加上家人对我各方面的干扰,常常一个人偷偷的哭,不知道今后的路要怎样走下去。一天,面对着师父法像,我流着泪双手合十,在心里对师父说:我是大法弟子,不管面对的是怎样的关、怎样的难,不管我有什么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要坚定修炼的心至死不动,谁也别想把我从大法弟子的位置上推下来,求师父加持,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接下来静心学法,师父看到我有一颗坚定的心,在学法的过程中不断将法理层层展现给我,使我逐渐看到了自己的执着,最后完全暴露出来。

经过这次经历,我对修炼又有了更全面的认识,不久我又恢复了以往正常的修炼状态。

我在常人时就有怕麻烦的心,经常事情还没有做完就先把困难想出来一堆。当同修建议我写这次法会交流文章时,心中第一念就是还得打草稿,又要占用时间等等。结果真正是写了改,改了又写,修来改去的,占用了大部份学法时间不说,还没写好,发正念也没见效。在写的过程中才发现一直有怕麻烦的心,越怕麻烦越麻烦。正念解体掉以后就很顺畅的写下来了。希望同修们都不要被自己的后天观念所障碍,其实写的过程也是修的过程、清理自己的过程,能够发现以往修的有漏的地方,及时发现及时修正自己。

我悟到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还是一直没有把基点摆正,一直把其当成是营救的事有为的在做,而没有真正的把这件事放下,其实我的修炼和三件事都贯穿在里面。每个人的修炼情况不同,只要按照法的标准修好自己,走正自己修炼的路才能无求而自得。在做事的时候总想着邪恶,今天这样了我要怎么做,邪恶明天那样了我要怎么对待,总是把邪恶摆在前面,给了它一个位置,等于承认了它再去否定它。应该是无视的状态,不管邪恶怎样,我就做自己要做的,从根本上否定它。

我知道我能走入大法中来,能得到师尊的救度是多么的幸运,也明白我的个人修炼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溶合在一起的,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对我的要求也很高。虽然母亲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黑窝内,但是我会在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只要修好自己,做好自己该做的,与同修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一切都在其中,邪恶必定瞬间即垮。

我也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时不时求安逸,特别是对待小弟子,总觉得是自己的孩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也给他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在今后的修炼路中,我一定正确对待,在值千金、万金的有限时间里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破除观念,救度更多的众生。精進实修,正念正行。

最后再次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