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魔窟后应更加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今年上半年,我突遭邪恶绑架,十几天后正念闯出看守所。回家以后,我发现自己因此而产生一些执着,障碍着自己的修炼与提高,也障碍着我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现在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正之处,烦请慈悲指正。

第一,欢喜心。回来以后,面对同修和常人的赞扬,我不自觉的产生出欢喜心,觉的自己修的好,否定了旧势力的迫害。当然,比起那些消极承受迫害的弟子,能够闯出来是好一些。但是,如果我们能够看到自己为什么被旧势力迫害,和遭迫害后给正法带来的损失,我们还会有这样的欢喜心吗?不是有很多修的非常好的同修没有被邪恶迫害到,没有使大法遭受损失,一直稳步的做着三件事吗?

正法進程走到今天,在邪恶已经被清除的所剩很少的情况下,还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判刑、非法关押,这不该出现的现象也是很多大法弟子都在问、都在想的问题。作为大法弟子,不能时时保持精進、向内找,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或者虽然看起来三件事都在做,但是某一方面有漏,并且因为执着,一直没有看到自己的有漏之处去掉它,漏洞越来越大,导致旧势力以此为借口对我们下手,那我们还有什么可欢喜的呢?!我们能做的只有不断在大法中精進,修好自己、救度众生,不给邪恶以迫害的借口。

第二,不理性。能够闯出魔窟,是师尊加持和弟子正念否定迫害的结果,但是它并不意味着邪恶迫害我们的借口完全不存在了,也就是说我们不一定当时就找到了自己的有漏之处,因此,虽然邪恶畏惧大法弟子的正念不得不放人,但是仍在虎视眈眈,伺机加害。在看守所,我经常背师父的诗《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每天,在我的思想当中除了背法、发正念、讲真相,就是向内找,确实也找到了不少执着,比如色心、证实自我的心、不理性、学法少、做事心,很多很多,每天都能看到自己的一些不足,对于直接导致邪恶绑架的那件事,我也自认为找到了自己的执着所在。回家后,对于这件事就没有再多想,以为问题已经解决,一切都应该理顺了。不料,这件事还是一直干扰,麻烦多多,我开始警觉,又重新向内找,终于在五个多月以后看到了隐藏在这件事背后的、自己一直掩盖、从未意识到的根本执着!“原来是这样!”当我看清招致此次迫害的真正原因,蓦然心惊,同时也感受到了师尊无量的慈悲——也就是说,当我们遭受迫害的时候,虽然暂时没能找到自己的执着所在,但是只要不承认这场迫害,师父就会加持我们,为我们做主。

而我,刚刚回家的时候,认为自己什么都想明白了,什么都能放得下,也没什么执着,证实大法的事,怎么做都没有关系,邪恶不敢把自己怎么样。这样的想法有很想做好的正的一面,但是里面也包含了十分不理性的因素。因为欢喜心和显示心,导致我在很多方面表现的不理性,尤其在注重安全方面。有同修曾经提醒过我,要我注意电话安全,也要为别的同修着想,邪恶一时不敢对你下手,但可能会对稍微薄弱一些的同修下手。当时我把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和不理性当成“强大的正念”,一意孤行地做着我想做的事,后来和我接触过的几位同修在两个月之内相继被恶警绑架,虽然表面原因仍不明确,但是我心里一直很内疚,因为其中一定有我的不理性而导致迫害的因素。该警醒了,我们不能总是等到这惨痛的教训发生后才看到自己的不理性!

第三,证实自我的心。正念闯出后,我在对待遭邪恶绑架迫害、需要我们营救的同修的态度上,表现出了强烈的证实自我的心,但是当时并未觉察,还以为自己在“正念很足”。以前,我曾和几名同修一起营救过被非法判刑的同修,在谈到被营救同修的个人状态对营救结果有多大影响时,那时我认为,即便被营救同修正念不足,我们也一定会利用各种方式展开营救,而且,也一定会通过整体的力量把同修营救回来。

我回来以后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几名熟悉的同修相继遭绑架,其中两位同修都托人从看守所带信出来要求请律师。此时,我感觉自己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经常就会冒出埋怨同修没有做好、不能自己闯出来的念头:如果自己能够正念正行、彻底否定,按照师父的话去做,每个遭绑架的同修都能自己闯出来,就不用占用我们这么多人力、财力和精力去营救了。我还觉得同修要请律师的想法出发点是为了营救自己,念不够正。当时我只顾埋怨同修、在自己正念闯出中自我陶醉,完全没有看到自己强大的执着:没有把救度众生摆在做事的第一位,证实自我,对同修很不善。

我的想法直接影响了营救的進程和结果,加上人手很少,家属的工作也做不到位,和律师的接洽老是拖延,营救迟迟不能展开,几位同修先后被非法劳教,我们痛失这次利用法律形式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营救同修的好机会。

第四,安逸心。身陷魔窟那十几天,我感到当时自己的状态特别好,真是把自己身处的环境当成了修炼的环境、证实大法的环境,每天炼功、背法、发正念、讲真相、向内找,可以说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包括对自己身边发生的任何一件小事都很用心,向内找,然后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感觉到师尊每时每刻都在身边慈悲呵护,感觉自己身体的每个细胞都浸润在大法当中。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在正常的生活环境我也能够做到这样,迫害根本就不会发生!我暗下决心,回家后一定也要象现在一样勇猛精進!让旧势力逼着修实际上也是对迫害的承认,也会成为迫害的借口。

但是回到正常生活环境,常人的求安逸心在各种没有意识到的执着滋养下每时每刻都在消蚀着修炼者的意志,稍有懈怠就会造成“不進则退”。天冷、天热、困倦、家庭琐事等等都成为我们做三件事懈怠的借口。尤其在提高心性方面,做不到当时那么精進,时时处处向内找,稍不留神就失去修炼人的心态,过起常人的日子。

“天性豪气洪 消磨也不去”(《洪吟二》),我常常想起师父的这句话。这肮脏险恶的人世间,弥漫着的到处都是消磨修炼者意志的败物,而我们大法弟子,就是要在这样的常人环境当中超脱出来,走正我们的修炼之路。我们的修炼不能象常人的那种“应激状态”一样,只有在被迫害到了才想起来精進,不要给邪恶制造迫害的借口,在任何环境都保持精進、保持大法弟子的慈悲状态。

第五,怕心。经历这次魔难,我对彻底否定旧势力的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过程中也放下了很多人心,包括怕心。于是我又极端的认为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怕心了。但是实际上我发现自己远远没有达到自己想象的那样无所畏惧,怕心在很多方面都有表现,因为怕心本身并不单纯,只要有任何一颗人心执着,就会产生怕心,它的表现也是方方面面的。

回家之前的一天,看守所监室里一个吸毒的老太太根据她自己的经验,建议我回家以后换个住的地方,最好是“人户分离”,这样会减少很多麻烦。我明白她之所以这样提议,是因为我动过回家后就搬家的念头。到底要不要搬家?其实答案不言自明,师尊要我们符合常人状态生活,没有给我们安排流离失所,不让我们回家正常生活的是旧势力!那么,我为什么想到要搬家呢?其实就是一颗怕心啊!因为我的住地派出所片警以前并不了解我的情况,现在这样回家,我认为他们一定会经常来骚扰我,我怕他们干扰我的生活,也怕邪恶知道我的住地会随时找到我、迫害我!我没能正念否定这个不正的想法,反而是怕字当头,怎么还能认为自己修的不错呢?想起来真是令我汗颜!

我绝食十几天后,看守所通知家人把我接了回来。因师尊的慈悲承受,我的身体没有受到任何损害,一切正常,家人都很惊讶。但是为了不被骚扰,家人谎称我的身体没有恢复,阻止片警来“探视”的要求。实际上,这恰恰也是我的想法。我一方面把自己回来叫做“正念闯出”,一方面又认为邪恶是因为害怕我身体出现生命危险才肯放人,所以也想给他们制造身体没有复原的假相,希望以此来避免邪恶骚扰。那几天我一直呆在家里没有出门,突然间就感觉到自己做的不象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难道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只能被迫害到生命垂危才能脱离魔窟吗?难道我身体恢复了它们就应该继续迫害我吗?!我本无罪,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生活!而且,我这样呆在家里,哪天是个头、怎么救度众生啊?!

想到这里,我发正念清除这些变异的观念,毅然走出门去,象平时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心态很平静,而周围的环境也并没有象我原来想象的那样恶劣,一切也都和我一样很平静,没有人骚扰,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闯出魔窟不是修炼的结束,而是更加精進的开始。在此,感谢师尊对我的加持与呵护,也想禀告师尊,弟子一定会更加理性、更加成熟的走好走正未来的路,时时精進,助师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