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屯地下集中营是原关东军武器库(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2006年3月初,证人首次披露苏家屯集中营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供器官移植活体取脏器的线索,从此拉开了揭开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的序幕。目前国际社会已经了解到,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存在一个庞大的人体器官“市场”,从关押“器官供体”的地下死亡集中营、组织配型、手术摘取、尸体处理,到使用器官的医院,形成了程序化操作。这样的集中营遍布全国,只是来自当地的正义之士们首先揭露了位于苏家屯的活摘器官网的一角。

事件曝光后,中共沉默三个星期后邀请美国国务院官员参观苏家屯血栓医院,美国官员在现场没有找到支持活摘器官的证据,但官方发言人Sean McCormack表示华盛顿重视法轮功的指控,并督促中国政府调查。中共随后迫不及待的抛出文章在媒体转载,称“法轮功分子所谓‘苏家屯集中营’系子虚乌有”。文中引苏家屯区区长杨洪峰说:“我们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屯’藏不了这么血腥的秘密。”

那么,苏家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屯”到底有没有集中营呢?苏家屯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世界上最大的“屯”是军事重地

苏家屯有43万人口,驻军多达16个单位,号称“全国第一屯”。驻苏家屯的军警单位包括:中国人民武警警察部队沈阳指挥学院(简称武警沈阳指挥学院);沈阳军区机要技术大队;防化技术大队;电子对抗团;沈阳军区汽车技工训练大队;区武警中队;598仓库;598部队;武警辽宁省总队仓库;武警汽训队;65149部队。

苏家屯是沈阳南大门,也是铁路、公路、空运交通枢纽。北邻桃仙国际机场,西靠沈丹高速公路,现称沈阳南站的苏家屯火车站有近百年历史,是东北最大的路网性编组站,也曾是日本南满铁路系统中的一个重要站点。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件时,南满铁路守备队由大连柳树屯秘密运至苏家屯、沈阳车站一带集中,8月下旬,关东军从日本运来飞机30余架,野炮20余门,作为攻打沈阳的准备,就部署在苏家屯、浑河车站附近。

中共关于苏家屯文章中的话是:“我们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屯’藏不了这么血腥的秘密。”可恰恰是这个苏家屯藏了关东军最大的武器仓库,如果不是中共自己披露消息,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个仓库的秘密。

原八路军第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回忆,沈阳苏军曾将日本关东军最大的武器仓库──“苏家屯仓库”交给他们,他们打开仓库,发现里面的武器可以装备几十万人,他们“先后拉了三天三夜,拉出步枪两万多支、轻重机枪一千挺、还有一百五十门各种口径的迫击炮、野炮和山炮”。这个仓库就是现在的598仓库。

负责598仓库的598部队驻地位于苏家屯火车站(现沈阳南站);598仓库就是当年关东军武器仓库,因此有专门部队守卫。据2005年苏家屯党建网报导,首次发现沈阳日本侵华期间修建的地下工事群,这个地下工事群就位于苏家屯地区的沈阳南站苏北编组站附近,有一个混凝土浇筑的地堡是这个工事群的入口,也是该工事群的现地。整个工事群分为地上和地下两部份。地上分主要是炮楼和地堡,一共有5个。地下部份主要是位于地表下近8米的钢筋水泥通道。这个工事从地面上测量,有近2000米长,现在只能进入一半,剩下里面都被水淹没了无法进入,据苏家屯车站老站长丁振江介绍,这个地下工事老一辈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成的,但是工事紧挨的长大铁路是1905年左右日俄战争时修建的,从而推断地下工事应该修建在1920年左右。这个工事群和关东军武器仓库是一体的,武器库紧邻铁路从而方便运输,工事群是保护武器库的要塞。

中共关于苏家屯文章中引用中国刑警学院副教授杨涛的话:“每羁押100人需要15%警力、3%的医务配备,每 50人配备厨师1名。假设按照‘法轮功’所散布的6000人计算,那么配备的工作人员将是一个超过千人的群体。与此同时,包括被羁押者在内的数千人的物资供给不可能‘秘密’解决。可以想象,在苏家屯区这样一个人口稠密地区,如果存在这样一个规模的‘秘密集中营’而不被外界察觉和注意,那是不可想象的。”

日本关东军建了一个地下起码两公里长的工事群,按苏家屯车站老站长丁振江介绍,“这个地下工事老一辈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成的。”其次,一个仓库居然有配备同名的598部队,其“邻居”居然有沈阳军区机要技术大队;防化技术大队和电子对抗团。如果苏家屯的民众随便就知道了集中营如何运作,那这些部队已经可以上军事法庭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机要技术大队,机要技术来自前苏联,机要代表着保密,负责的内容之一就是武装绝密押运绝密物品,比如机密文件等。1953年9月,苏联机要信使局的176名官兵保护一辆火车从莫斯科前往满洲里,押运的标明“技术装备”的货箱转交中方,货箱中是前苏联代印的几十亿元人民币。

苏家屯曾是百万军队的供应站

1950年,中共秘密出兵进入朝鲜,1950年6月26日,在当时的东北政府的主持下,苏家屯军用饮食供应站成立。10月19日,第一批4个军和3个炮兵师秘密进入朝鲜,苏家屯成为赴朝过往部队后勤补给的重要一环,据苏家屯军供站提供的资料显示:“当时一昼夜可以不间断地供应1200人用餐,2000人饮用开水。1951年共接待129.64万人,其中用餐的为72.26万人,供应开水11.61万担,补给马草10.49万斤、马料2.2万斤。” 据当事人郭文才回忆,“过半个小时就来一辆火车,一车至少有一个团,少说也有一千四五百人,这辆车还没吃完,下辆车又来了。”所有来军供站工作的人统统要政审。整个站也实行军事化管理,即使是本站职工也不得随意进出。有一个排战士专门负责小站的安全保卫,每当有重要部队过站,沈阳市的公安局长都要亲自过来。”苏家屯能被选中作为近一百三十万入朝部队的军供站,靠的就是东北最大的苏北中转站和关东军留下的598仓库。

中共关于苏家屯文章中的所谓证据是:“如果关那么多的人,一天吃的喝的,不得成卡车拉呀。”的确,因为关押地就在军事仓库里。消耗的物资根本就是按照军事运作,一个苏家屯在1950年就可以供应七十万人的饭(下图一),何况是五十年后,给关押的几千法轮功学员供应食物?那么,苏家屯军供站消耗了多少人力?正式职工八名(下图二),经过政审的火车站职工和家属八百人,按照比例计算,给几千名法轮功学员供应给养几十人就够了,除非五十年后的人工作效率还不如以前。那所谓“15%警力”其实远远不够,因为负责关押的其实是现役军人,轮不到警察出面。


图一:韩战期间在苏家屯用卡车供应物资的景象


图二:苏家屯军供站的八个正式工作人员

不为人注意的细节

中共关于苏家屯文章中谈到,“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张玉琴在发布会上说,医院只有300多张床位,根本住不下6000多人,也没有谣言中所说的‘地下室’、‘焚尸炉’,更没有条件和资格进行任何器官移植手术。司炉工赵海云气愤地说,这里天天烧煤,怎么可能是焚尸炉呢!”这文章还引用了“一位在楼下散步的老太太说:从我家里就能看到锅炉房,谁都知道这是医院的锅炉,不可能烧人。”这样无名无姓人的观点来否认。

中国很多地方的公共浴室的锅炉就已经足够焚烧尸体,因为份量够大,而且尸体燃烧充份,基本上没有什么声音和味道,而且锅炉烟囱很高,在高空,粉尘一般不会那么容易地落下来,被发现的可能性很小。血栓医院的锅炉房的规模超过了日本731部队的焚尸炉(见照片图三,图四)。而且,在东北,天气寒冷,而东北取暖是靠暖气,对热水的需求量很大,所以大的住宅区和单位都有锅炉,主要是冬天取暖和供应热水。这样规模的锅炉处理一百多斤尸体绰绰有余。更不会引起人的怀疑。


图三: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院的锅炉房


图四:731部队的焚尸炉

中共后来进一步表示,血栓医院在中国医院分类中属于二级甲等,在医疗手段、设备水平、医师权限等多方面都不具备摘除人体器官的能力。而按中国大陆《第一财经日报》的报导,2006年3月27日,在卫生部下发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之前,中国大陆一直没有对医院开展人体器官移植手术准入具有法律约束的文件。仅以广东为例,2003年,广东省共有50家医院向省医学会申请了资质评估,共有32家医院通过评估,其中有多家医院并非三级甲等医院,部份属于二级医院、民营医院及地区医院。从全国范围来看,可以开展肾移植的医院达到368家,肝移植的有200多家。而在医学技术最发达的美国,能够做肝移植手术的只有约100家医院,有资格从事肾移植的不过200家。广东省医学会资质技术评估部部长毛晓玲对记者说,“这仅仅是在卫生部门有备案的医院,而事实上,据我所知,现在广东省起码有十几家医院没有申请准入但也同样在做移植手术,而且几乎都是公立医院。一些没通过评估的医院也照样做。”因此,血栓医院是二级甲等所以不能做移植的说法根本就是谎言。

与关东军武器库连通的日军地下工事群,目前公布于世的就有两公里,而位于雪松路49号的血栓医院到苏北编组站地下工事群的入口直线距离约1.6公里,300多张床位当然住不下6000多人,而真正的答案就在地下的日军和中共用来残杀中国人的武器库。

苏家屯集中营并不是唯一的集中营,还没有被披露出来的集中营遍布中国各地,随着中共的毁灭证据和舆论遮掩,更多的真相还没有浮出水面,而就苏家屯一地而言,历史和现实的证据已经足以证明中共的狡辩背后隐藏的血腥秘密。来自全世界的取证和努力已经对中国大陆仍在进行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达到了很大的震慑和抑制,而更多的真相还有待于水落石出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