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医师:阅读大陆网上法会深受启发(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台北采访报导)明慧网自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起选登“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大会”的文章,每日必读明慧报导与修炼心得体会文章的台湾年轻女医师黄惠君,从中看到中国大陆同修坚如磐石般的信师信法,对照自己的不足,无论在学法、内找自己以及如何更好地做好三件事,都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大会

高精度图片
任职台大医院内科主治医师黄惠君

任职台湾最具盛名医院内科主治医师的惠君是许多病痛患者求助的救星,然而自幼人生顺遂优秀,受过实证科学训练,顶着人人钦羡的光环,她却对生老病死的无奈感到茫然。对于人生真谛徬徨无措的她于二零零五年因为姐姐的介绍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在体认和实践“修炼人的整个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去执著心的过程”中,找到心灵真正的宁静。

时时刻刻用法对照自己 做到是修

惠君说每天看明慧网就象参加学法组(学法小组),总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阅览明慧网选登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文章就象参加一次盛大的修炼心得交流会,从这些朴实直叙的文章看到,尽管每人脚下路不同,在法上的认识各有体悟,但在证实法或是讲清真相的过程中,每人都时时刻刻从法中去对照自己的路是否走正。

“今年最大的感受是大陆同修在法上很成熟,”惠君说:“我觉的修炼就是修心,任何心念与作为只要符合法,一切就会‘邪恶自灭’。我看今年的交流文章,大家都在讲清真相、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不断向内找,不断归正自己,同化大法,不断努力把自己不符合法的那一面去掉。”

触动自己向单位主管和同事讲清真相

多篇文章提到向单位主管、同事、邻里甚至公安讲真相的过程,让惠君印象最深刻并且找到自己最大的不足。惠君表示去年神韵巡回来台演出,医院多位主管和同事观赏后十分喜欢,都说法轮功非常好,但是时间久了,渐渐他们固守个人利益怕被中共邪党贴标签的怕心出来了。面对友善但却刻意保持距离的这些人,惠君感到难以突破窘况,自己向中国大陆打电话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等都还算不错,但是向单位主管和同事讲清真相总是缺乏那么点找机会开口的勇气。

看到大陆同修在那么严峻的环境下,可能面对着生死、被举报抄家的风险,他们单纯只为对方明白真相得以获救的心思,顶着压力向主管讲清真相,把整个环境归正得那么好,他们没有怕心,就是“纯净的去讲清真相”,把每个讲清真相的机会都把握得非常好,不肯轻易放过任何需要明白真相的生命,相对自己在台湾这么开放的环境却做得远远不够。

她查找自己遇事不喜争辩,但在默默承受或不讲清楚的背后其实掩藏一颗“怕麻烦”的心,是自己要修去的执著,也因为不争不辩的个性使得自己在讲清真相上存在隔阂。惠君说:“可能是基点上的认识还不够,但归根究底就是学法不够,对于名和情的私心放不下,有不好意思的怕心,说来说去还是为私为我的执著在作祟,这些交流文章让我对讲清真相有更透彻的认识,讲得好与不好是心态正确与否的结果。”

唯有大法才是返本归真之路

十一月三日选登的文章《走好走正修炼的路》开头提到:“人生的路是个圈,生老病死、爱恨情仇、六道轮回、生生不息。人常说命运、命运的,生命真是运转的,被时光运载着,走着周而复始、无休无止的路。我看着无休无止的路,是没有出路的死路,我想找一条永生的路。”走上修炼法轮大法返本归真之路,因而找到永生的路,而“修炼的路是垂直的,直上直下,大法是天梯。师父在上面拽,自己用心在攀登,路在心中。路很窄路很高,心性多高上多高。”

看到这儿,惠君很是触动,她说原本未曾想过,看到这段体会,回顾过来路,苦恼的、困扰的烦恼都是人生的圈圈,来来去去周而复始,惠君说:“我不想绕圈圈,我要跟着师父走。”

她觉得诚如这篇体会所言,修炼的路又窄又高,直上直下,大法是天梯,心性多高上多高,想上天梯就是学法实修,没有其它什么诀窍,大家都想走好修炼的路,但是生生世世的业力,还有各种方式的干扰,时不时的出现一些搅扰让人分心,或是陷入劳心劳力的困境,挺得过去就会发觉自己提高上来,但不久又生枝节让你无法一路保持精進状态。困顿中唯有加紧学法才能关关难过关关过,付出多少得多少,这是相辅相成的。

惠君分享之前的体验,修炼四年以来,学法一向至少能把法的字面读進去,不管有无体悟也不会轻忘,听得姐姐或同修说法学不進去,字面也是过目就忘的情形感到不解。一个多月前她却发生这种情形,感到非常害怕与徬徨,努力向内找自己哪颗心造成这种状态,那段时间虽然看不進去法,但就是加紧捧读,锲而不舍加倍学法,没多久发现回到原来学法入心的状态。惠君说跨过这座大山后感觉自己体悟更深,绝不可停顿学法,学好法,有法理的指导,用心攀登在天梯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无求而自得

《我们的学法小组》中提到帮助新、老学员二位同修过关的体悟就是“无求而自得”的法理。老学员由于邪恶的迫害,中断了修炼,刚刚走回来,她体会到只有大法才能救她,所以非常积极的参加集体学法,同修们都非常热心的帮助她,用车带她到学法小组来学法或到其他小组去切磋,但是这位学员不长时间却离开了人世,同修们都很痛心,认为该同修对自己身体变化过于执著,同时法理不清,把参加集体学法当成了改变身体的环境。另一位是刚刚得法的新学员,症状表现也很严重,基于前车之鉴,大家更积极的与该学员学法、发正念,清理家中环境,同时帮忙找漏,可是症状时好时坏,连续数月未见好转。同修们从新静下心来学法、切磋、向内找,逐渐悟到了法理,理出头绪。原来是忘记师父教导我们“无求而自得”的法理,求的执著太重。于是同修们“放弃”对一切的执著,不好的东西放弃了,该新学员的一切症状便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全小组同修的层次也相应的提高了。

惠君想到台湾之前也有类似情形,对照自己或地区整体状况,觉得带着有求之心学法、发正念或做三件事,表面不显但实质内里掺杂着名利情,让澄净的心思大打折扣,往往达不到预期的效果,看完这篇无求而自得的体会進而有所触动,同时也挖到自己某些事情正处在“有求”和“放下”之间徘徊着。她提醒自己在修炼的路上、工作中或日常生活上跳脱矛盾的圈圈,站在圈外的至高点一目了然,神清心明。

在主治医师本职中于研究所的深造即将告一段落,单位中较为稳定安逸的部门和挑战性高但具有憧憬的二个职位频向惠君招手。她也想选择较安稳的环境,多腾点时间做讲真相的工作,隐约中又觉在法理上有漏,面对师长爱护有加的劝说,更让她左右为难。

看到一篇交流文章写到一位三十岁的年轻大法弟子在是否结婚,又要事情不被耽搁的犹豫中跳脱出来,结论写到“不管结婚与否,看正法需要。”惠君觉得这个体会对自己的矛盾情结有所启发。自己想要选择安稳工作以便多做证实法的事,其实是拿大法为自己那颗求安逸心的作为掩盖,面对师长的期许,怕被说缺少憧憬,没有更上一层楼的企图心,怕被瞧不起,都是名利情的执著放不下所致。大法弟子的路是师父在安排的,师父教导我们无论在哪个阶层、哪个环境都可以修炼,都可以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就看自己那颗心是如何摆放的,“无求而自得”,届时顺其自然,怡然自得,无论在哪个位置都是修炼的好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